Airbnb创始人说别搞砸了公司文化,他们的公司的文化是什么?

“Don’t fuck up the culture.”

Airbnb联合创始人之一Brian Chesky最近在阅读网站Medium上贴出了他在2013年给团队写的一封信。在这封信的开头,他说在2012年Airbnb完成C轮融资后,他请Peter Thiel——PayPal联合创始人之一、也是Airbnb的投资人——到Airbnb的办公室里,询问作为硅谷前辈的Peter Thiel对Airbnb有什么建议,Peter Thiel的回答是,“Don’t fuck up the culture.(别把公司文化搞砸了)”。

Brian Chesky公开了这封邮件。并解释他对企业文化的看法:“与人合作,去做让你充满热情的事情,企业文化关乎企业的方方面面——如何招聘、如何发邮件、走进公司大楼的时候第一感觉是什么……”

Airbnb的新总部位于旧金山SOMA区8街和Branna Street的交汇处,附近是旧金山设计中心(也就是TechCrunch举办Disrupt的地方)、社交游戏Zynga总部、Pinterest办公室以及贯通硅谷与旧金山的高速公路出口。因为这条街处于SOMA地区不怎么受欢迎的Tenderloin,附近的街上有不少流浪汉和汽车修理厂,会让人感到冷清和害怕。不过如果推开门走进Airbnb的办公室,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办公室也是一个产品

photo 1

“公司的装潢也是它文化的一部分,看看你们费的心思,做的多夸张啊。”今天下午在Airbnb总部举办的一个活动中,当年在Airbnb创始人找投资受挫时帮助了Airbnb的硅谷创业教父Paul Graham对Airbnb CTO Nathan Blecharczky开玩笑说,他们坐在台上做一场对话,对自己常年挂在嘴边的Airbnb(另一个是Dropbox),Paul Graham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口气是开心和满意的。

Airbnb的办公室装修精致。现在全球拥有超过800个员工的Airbnb总部员工数在200左右,办公桌不算宽敞,与普通的共享办公空间差不多。不过每个团队都会挑选一个动物来代表自己;由于提倡自由平等,它并不像其他公司需要刷卡进办公室,即便是访客,进办公区域也不需要注册,只要有在Airbnb工作的朋友陪同就可以;最有趣的地方是,Airbnb的每个会议室都会用Airbnb在全球落地的城市命名,比如巴黎、伦敦等,而每个会议室的装修则会挑选一个当地的Airbnb的房源,还原一个真实的Airbnb的房屋的样子。也就是说,如果你坐在叫“伦敦”的会议室里,你就像是坐在Airbnb伦敦的某个房间里。

“我来Airbnb工作了三年。可能很多新员工不知道,公司里的每个细节都有故事。”Airbnb的一个员工对我说,除了会议室的命名、公司内部有电影院、从Google挖来的主厨就有一个13人的厨师团队,他指着Airbnb顶层餐厅的一面墙,这面墙由很多幅大大小小的铅笔画组成,“这里面每一幅画都有一个故事。你看这幅晚餐的图片,我记得它,是根据某次产品更新后我们团队一起吃饭时的照片画的。”

装修精致、环境自由、可以带宠物上班、提供食物……对一个硅谷公司来说可能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过对强调旅行体验和设计的Airbnb来说,Airbnb对待办公室就像Paul Graham说的那样,“办公室也是你的产品”。

你喜欢旅游吗

不少Airbnb的员工都对我说,在面试的时候,在专业以外通常会被问到这么几个问题:“你喜欢旅游吗?你认为Airbnb的旅行体验有什么价值?”一位Airbnb的员工对我说,Airbnb提倡“每个人都是一个房东的概念”——有不少Airbnb的员工本身就在Airbnb上出租自己的房子,也是旅游爱好者。是否热爱旅游、关心旅行中的体验是这个公司衡量面试者是否对工作有兴趣的参考因素。

其实换句话说,对任何一个公司来说,找到有共同目标的人是招聘中最重要事情。有Airbnb的员工告诉我,早期Airbnb拒绝了不少从其他硅谷知名公司跳槽过来的人,原因就是“不适合公司文化”。对一个做产品的公司来说,如果员工不用自己的产品,让他们充满热情的工作也就无从谈起。“公司希望每个人都有创业者的精神,热爱我们的产品,自己就是用户。”Airbnb的员工对我说。他自己并不是房东,但他说他在鼓励自己的家人和朋友把空余的房源放到Airbnb上出租。

一切都是社区

“从房东到用户,从北京到旧金山,其实你看到的一切都很简单,就是社区。”一个Airbnb员工说即便离Airbnb产品比较远的厨师团队,也会尽量保证提供有机食物,“厨师团队和他们的食材供应商也建立了很好的关系。”Airbnb员工的言下之意是如果以Airbnb为圆心,向外部世界拓展的每条半径都在培育社区。“我们认为房东是我们的朋友。”Airbnb风险管理负责人对我说,提到对房东利益的保护,除了有一个人数众多的运营团队,其中大部分人负责与房东和用户沟通,他还谈到2009年和2011年发生的一个Airbnb用户“洗劫”房东家的事情,他说,“当时有整整两个星期的时间,所有工程师都在做和信用体系、身分认证相关的工作,希望这样的事情以后不再发生。”随后Airbnb就成立了这个风险管理团队,主要来监测虚假房源或信用卡信息等。

“One Airbnb”

在今天的内部活动一开始,Airbnb的工程副总裁Mike Curtis和硅谷知名投资公司Andreessen Howrowitz联合创始人之一Ben Horowitz进行了一段对话,其中Airbnb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当一个公司从小型的创业公司走向中等规模时,你觉得最关键的问题是什么?”

这个问题其实正好体现了Airbnb现在的处境——它已经不再是一个创业公司了,正在经历规模化发展带来的企业管理挑战。对一个持续增长的创业公司来说,成长的烦恼除了持续获得新用户,更重要的也在于如何在扩张、解决规模化发展带来的“产能不足”的问题的同时不稀释企业文化。

在和我谈到这个问题时,几位Airbnb的员工都说到一个词:“One Airbnb”. 这个“One Airbnb”既包括由产品和服务保证的用户体验统一,也包括Airbnb在全球各地的员工有“归属感”。

现在Airbnb的团队按照产品线划分(数据分析会作为“公共团队”来支持各个团队),Airbnb的几个工程师都对我说,硅谷常见的模式是工程师至上,Airbnb既不是工程师说了算、把设计的事情丢给设计师,也不完全是设计师主导,即便这是一个设计师做创始人的公司。他们强调的除了社区,更多的是,“我们是个平等的公司,大家都一样”。

另一方面,Airbnb还在其他城市设立了办公室。为了把旅行和One Airbnb的理念打包,Airbnb各地的员工每年会有三次出差机会,也就是去全球其他办公室办公,方便交流。今年年初,Airbnb甚至把全球各个办公室的员工叫回总部。租下Airbnb办公楼旁边的旧金山设计中心,从创始人演讲到发给每个Airbnb员工的纪念品,都在强调“One Airbnb”的概念。在给员工准备的纪念品里,Airbnb的一位设计师用两个星期的时间为Airbnb全球超过800个员工手绘了他们每个人的照片。

可能你也想到了,在Airbnb内部,有一个团队在推动这些事情。这个团队叫做“Ground Control”,在Airbnb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中写明:这个团队的成员要成为Airbnb的“文化大使”,在公司内部组织活动落实企业文化、协调与旧金山总部和其他城市办公室的沟通等等。据PingWest的了解,这个Ground Control团队在需要时可以获得其他团队的支持,例如要拍视频、设计海报等都可以向有相关技能的员工请求协助,而对方通常都不会拒绝他们。

不过世界上并没有完美的公司。在听完Airbnb员工描述了这么多“美好图景”后,我问他们,在条件允许的前提下,你最想解决什么问题?一个Airbnb的员工想了想告诉我,“公司的愿景、员工的工作感受、公司的形象等等这一切都在每一件小事里,事情靠人去做。细节落到实处也需要时间,我们需要抓紧时间。”

Brian Chesky在那封公开邮件中也写到,Peter Thiel之所以会说“Don’t fuck up the culture”是因为他正是看中了Airbnb的企业文化才投资,但当一个公司增长到一定规模到时候,不可避免的会“搞砸”自己的文化。

“我们真的注定会毁掉公司的文化吗?我和其他两个创始人谈了很久,当然有可能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只不过,要把公司文化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Brian Chesky说。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