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了Facebook,还能跳槽去哪?答案是:白宫。

随着社交媒体和移动互联网的迅速发展,获得一个来自 Alphabet、Facebook、Twitter、Uber  等硅谷新贵的工作几乎是人人梦寐以求的事,甚至许多从前不是IT行业的人也纷纷以各种渠道涌入到这些优秀的公司里来。倘若不是为了创业,要突然放弃一份这样光鲜的工作跳槽到别处,在外人看起来简直不可思议——尤其当他才 24 岁的情况下。

然而,真的有人这样做了。因为新的雇主的名字叫:白宫。

Josh Miller 是社交媒体 Branch 的联合创始人,在研发 Branch 的时候他仅仅 20岁,就获得了由 Obvious ( 由Twitter 三位创始人创立的公司)的 700 万美元投资。去年一月,他将这款帮助用户发起并主持讨论的产品以 1500 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 Facebook 。此后在 Facebook,他曾经负责开发一款匿名论坛类应用。基于他对于新媒体的深厚研究,业界对他在 Facebook 的前途也一直看好。

不过,就在上周,Josh Miller 却突然宣布离开 Facebook,前往白宫,去担任那里的第一任产品总监。

为什么他会选择跳槽?看看他之前的履历或许可以略知一二,与许多潜心技术的极客不同,Josh Miller 一直是政治的积极参与者,他曾经在参议员身边担任实习生,业余时间拍摄过纪录片抨击公立学校的种族不平等现象。甚至在加入Facebook的面前,他曾经对马克·扎克伯格的游说组织 FWD.us  写过一个很长的批评,称它在许多方面不够透明。

在加入白宫之后, Josh Miller 在他的个人网站上发布了一篇博客,或许我们可以从中了解他对于自己的新岗位和新产品的一点想法。

2008年,当我终于到达我选举的年龄时。我正大学一年级并给奥巴马投票,奥巴马宣称的“希望与改变”的消息让我非常认同。在选战中,我亲眼目睹了人们如何用新颖而有意义的方式使用互联网,并深受鼓舞。之后,奥巴马总统宣誓就职,我决定用暑假的时间在政府实习,在一名参议员身边担任实习生。

我不知道对那些日子应该如何评价,但那是2009年,直到iPhone推出一年以后,国会仍然依然故我,丝毫没有在意最前沿的技术革命。在那个夏天,整个团队还停留在打电话、发邮件的阶段,当看到议员们仍然用这样的方式与他们的选民互动,我并没有觉得被鼓舞。当人们试图用充满激情的观点和诚恳的声音向我们求助,他们普遍遇到的都是机械的回应。罪魁祸首并非在于缺乏用心,而是缺乏工具。

我构想了一个不同的系统,写了一个备忘录,概述了如何通过简单网络应用程序,提高我们与选民沟通的水平。不出所料,故事到此结束了,但这段经历促进了我的雄心,让我想在其他的地方做产品。

一晃两年。我搁置我的大学学业,开始了 Branch 的创业。Branch 让人们可以就任何一个他们感兴趣的话题发起一次谈话。例如,PBS 的 前线 邀请 詹姆斯 · 法洛斯和大卫 · 马拉尼斯(两位皆为美国政治记者)的支持者 谈论2012年总统选举 。我们的直觉是,如果 Branch 可以让人们领略了不同的观点交锋和碰撞,它会让对我们获得对对立意见更多的理解。这个灵感有一部分要归功于我在国会山的时光 。在我们的公司规模上升到十个人,两款产品之后,Branch 加盟了 Facebook。在那里,我一直在引领着新的网络和移动产品的开发至今。

现在,我又开始了新的一步,同时也回到了那个对我很重要的老问题的起点。今天,我开始在白宫的新角色,作为白宫的第一任产品总监。我感到晕眩,睁大眼睛,但决心如初。白宫有很多数码产品 – 从 WhiteHouse.gov 到 “We the People ” 请愿网站。我的梦想是能够为这些优秀的产品之后再添新丁。

为了做到这一点,我的计划是依靠产我在过去的四年中 建立 Branch 和在Facebook的工作经验。如果你的政府不得不与你平等交流,而不是仅仅对你宣传,那不是一件意义深远的事情吗?奥巴马政府已回应 255 封 在线请愿书,这些在线请愿书曾经集体聚集了超过 1100 万个签名。试想一下,如果跟政府沟通能够像在社交网站上与朋友上聊天一样轻松,那会是什么样?白宫官员已开始定期在 Twitter 上与网友问答。这些举措代表了惊人的进步,但仍有许多新的工作要做。我很高兴能运用我在技术行业学到的知识为我们的民主服务。就像我的一个导师喜欢说的那样,“这一定会很伟大!”

从这个内容里,我们有理由对于这个新的产品有所期待。至少,他的利用技术改变政治的信心值得赞许。而且,距离下一届美国大选还有大半年时间,选战如果 Josh 的产品能够在那时推出,哪怕仅仅是测试版,说不定都能够对美国政治产生相当的影响。

不过,政府与人民缺乏沟通,应对需求效率迟缓,公民收到的反馈千篇一律,网络讨论质量低下这些问题,真的可以通过技术来解决吗?Josh 的解决方案这一次会被大洋彼岸的中国人借鉴吗?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