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自拍的另类解读——是什么造就了“全民自拍”时代?

2012年被Facebook以10亿美元收购时,照片共享应用Instagram仅有约3000万用户。而2016年,ins的注册用户数量已突破5亿,用户上传的照片约有200亿张。在ins上搜索“selfie(自拍)”可以检索到超过2.6亿的帖子。

不可否认,全民上下已经进入了席卷全球的自拍大潮。

为什么自拍这么流行?

当我们将自拍展示到社交平台上时,必须承认的一点是,我们都事先假设了大家对于我们所展示形象的可能反馈。当内心开始这种演练时,我们已经启动了印象管理这一经典的社会交往工具。

美国社会学家欧文·戈夫曼(1959年)在其《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一书中提出:“社会交往就像戏剧舞台,每个人都在扮演某个角色,在社会互动中每个人都竭力维持一种与当前社会情境相吻合的形象以确保他人对其做出愉快的评价。”简而言之,绝大多数人会竭力给别人带来愉快的感觉,从而影响别人对自己产生良好的印象。

语言表述是印象管理通用的手段之一,比如在面试中回答:你觉得自己有哪些优势?为什么我们要选择你?然而相比文字信息,人脑更偏向相信那些视觉性的传播方式:由于人脑“所见即为真”的思维惯性,这些方式更接近现实,并且分享的时间和成本更低廉。

因此,人们更倾向于在社交网站上分享照片,而不是文本、音频或是视频。而相比那些没有露脸的照片,在社交平台发布露脸的照片(无论年龄),有38%的可能性收到like,32%的可能性收到评论(Bakhshi, Shamma, and Gilbert (2014))。

这或许解释了,为什么自拍逐渐成为人们进行自我印象管理时最常用的方式。

肯达尔·詹娜在ins上发布了一张自拍,在全球社交媒体上掀起了一阵#hearthair(心形头发)的模仿热潮

前自拍时代:“展示与炫耀”

人们在社会中想要扮演的角色是因人而异的,甚至因时而异。2014年,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手机腾讯网对34993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6.5%的受访者有自拍习惯,31.1%的受访者会将自己的自拍照发布到网上。调查中自拍的动机排在首位的是“展示与炫耀”(31.5%)。

一大波用于自拍的美颜软件应运而生,使用各种方式满足人们对呈现在照片中自身形象的期望。例如磨皮美白,修脸瘦身,使自拍达到 “炫耀个体的美”。软件应用美化功能的无差别使得人们对自拍的追求变成千篇一律的“美”。

各种用于自拍或美颜的软件,满足了人们对美的炫耀

各种用于自拍或美颜的软件,满足了人们对美的炫耀

网红群体的自拍淋漓尽致的体现了这种技术影响下的印象管理趋势。网红本是社会中的普通人,由于众人的“围观”而被代入了视野的中心,为了收获更多的注目,无论是美妆、美衣还是美食,绝大多数网红都在传达可以被“展示与炫耀”的“理想中的形象与生活状态”。然而,这些自拍或美颜软件修正后呈现的个人形象, 处理的痕迹非常重。这种同质的“美”,掩盖了个体真实的神采,也磨灭了印象管理的个体特质。

千篇一律的“网红脸”标准照

千篇一律的“网红脸”标准照

硬件技术推动下的新自拍态度

自拍的流行使得满足需求的手段从专业软件发展到专业硬件,最先引领硬件进步的是卡西欧自拍神器的风行。自拍神器让拍照更加专业且简单,并且能够更自然的展示个体的美。卡西欧的成功引领了简单易用的专业自拍产品的发展。包括小巧便携,防水防震的GoPro相机,可以让人们在极端状态下进行自拍,并乐于在官方平台推广这些富有感染力的自拍。这种极富个人魅力的自拍方式受到冲浪、滑雪、极限自行车及跳伞等极限运动爱好者的狂热喜爱。

GoPro通过官方微博推广的方式鼓励用户“个性化自拍”

GoPro通过官方微博推广的方式鼓励用户“个性化自拍”

专业的自拍硬件极大提升了自拍效果的真实性,扩展了人们自拍的环境,进而促使消费者追求更为便捷、真实、个性化的拍照效果。随着移动设备的发展,智能手机逐渐成为消费者使用最频繁的自拍硬件产品。在这种需求下,手机自拍也变得更加专业化。

以vivo、三星为代表的手机厂商开始将自拍作为最核心的功能卖点。例如vivoX7在新产品中配置更高像素、高解析力的专业镜头,配备具有专业补光效果的柔光灯,并研发倾向于真实表达的美颜算法与夜景算法。基于硬件本身优秀的光线控制和画面质量,vivo提出手机自拍不再需要过分的涂抹和增白来美化,不再受限于环境的制约,人们可以更自由的记录自己“真实的美”。这一产品上市后迅速受到消费者的热捧。

vivo的广告鼓励消费者“记录最真实的动人一刻”

vivo的广告鼓励消费者“记录最真实的动人一刻”

除了注重拍照专业化的移动设备,周边硬件的发展也给个性化的自拍提供了更广的空间。比如曾经的自拍杆让自拍从清一色的大头照拓展到了半身照,自拍可以有更多动作的表达, 而Dobby代表的自拍无人机进入消费者市场,足以让自拍通过全身、集体或任何可能的新颖角度出现。

从“展示炫耀”到“表达真我”

技术进步推动着新一代消费者心智的成熟,人们对于自拍的理解逐渐趋于理性。线上电商The Outnet和舆情监测平台 Pulsar 平台在今年五月对Facebook、Instagram、Twitter 上发布的与“愉悦感”’兴奋感”相关的 3300 万份帖子的内容研究显示,我们发布的自拍更多了,但不再只是为了对外展示个人魅力,创造“美好的自我幻想”,而是通过自拍更好的认识自我,记录生活与成长的真实体验,比如进行减肥打卡、长跑记录。

关键词关系图,其中多个与“愉悦感”相关的词汇(如”微笑“”快乐“)都聚集至“selfie”自拍

关键词关系图,其中多个与“愉悦感”相关的词汇(如”微笑“”快乐“)都聚集至“selfie”自拍

也就是说,人们自拍的动机正在从炫耀转向真实自我的表达。这种趋势在名人自拍中越发明显。事实上,越来越多名人认识到利用自拍“向下”管理印象能够带来好感度,开始用自拍彰显自己真实、琐细、个性的一面。比如Sprout Social统计的instagram2015年最火明星照10强榜单中,“霉霉”泰勒·斯威夫特一人独占5席,内容是生活、度假、与猫咪玩耍。而米歇尔和女儿们通过自拍展示迥异于公众形象的生活状态,提升了公众对于总统夫人的亲近感。

迥异于公众视野形象的名人自拍,更有利于提升围观群众的愉悦感

迥异于公众视野形象的名人自拍,更有利于提升围观群众的愉悦感

总而言之,自拍是互联网时代人类印象管理的现代诠释。印象管理的需求会随着科技的进步变得更加深入与具体,而印象管理向理性的需求转变,也会促进自拍产品向专业化的方向发展。

在自拍经济时代,产品想要讨好越来越理性的自拍人群,唯有在需求洞察和技术功能上下足功夫,贴心的陪伴自拍者达到印象管理的最终效果,才能够赢得消费者的信赖。毕竟美人之美者,人恒美之嘛。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