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梦魇!等不起的中国科技公司为何扎堆上市

从2013年6月垂直电商兰亭集势开始上市以来,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先后有十数家中国公司在美国提交IPO申请书。最终决定赴美的阿里巴巴、刚刚成为中国最大赴美IPO公司的京东、去而又止的触控科技,以及正准备第三次冲击IPO的迅雷……这些公司都不约而同地选择在2014年4-9月间扎堆上市。这个赴美IPO大年背后,是微妙而短暂的上市窗口期。

一场长达两年的信任危机

2011年3月,美国的龙昌会计事务所,罕见地举报其所审计纳伟仕、岳鹏成电机、中国晒乐照明等4家中国客户,涉嫌财务造假。一时间,包括浑水(Muddy Waters)、Citron Research在内的几家做空机构嗅出机会,纷纷出动。而中国企业本身因为借壳、业绩疲软和财务造假,最终未能躲过资本上的折戟的厄运,也在华尔街埋下影响长达两年之久的信任之殇。

那年4月开始,包括人人网、优酷、当当网在内的中概股,在一个月内的跌幅超过35%,并有15家公司停牌、5家公司退市。2011年所有退市的公司中,年末盛大的退市可谓是标志性事件——从4月中开始,盛大股价就开始持续半年的下跌。而同年6月,马云和阿里巴巴让依然举步维艰的中概股雪上加霜——为了尽快获得牌照,他将支付宝股权从外资公司转移至内资公司,再度引起美国市场对于中国企业的集体质疑。

直到2012年,这股做空潮也没有式微,甚至愈演愈烈。借势中国经济整体下行的背景,美国公众在中概股认知上的信息不对称,加之监管机构加大了对在美中国企业的监管。2012,有近20家中概股从美国资本市场退市,超过10家中概股收到退市警告,有25家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宣布了私有化计划,其中,分众传媒的私有化邀约,更是导致市场的热议。

浑水们甚至还盯上包括新东方、奇虎等财报表现优异的中国企业。一时间,曾经喧闹不已的赴美上市,变成了一滩死水。包括迅雷、聚美优品在内科技股纷纷搁置了IPO计划,对上市话题意兴阑珊,而全年仅有唯品会和欢聚时代成功IPO。

在这动荡的2年内,最得意是浑水公司的掌门人Carson Block,他从一位众达律师行的普通律师,摇身一变成华尔街“空神”,成为约翰·鲍尔森这样华尔街大佬的座上宾。

“电商妖股” 一石激起千层浪

2012年3月30日,南派电商唯品会,迫于市场扩张和融资压力,被迫赴美流血上市,开盘即破发,最终收于每股5.5美元,较发行价下跌15.38%。尽管开局不利,但唯品会凭借随后持续强劲的营收——2012年每季营收同比增长均超过100%,使得唯品会迅速得到市场的认可,市值节节攀升。在2014年1月,其市值甚至逼近100亿美元。这使得唯品会被人们戏称为“电商妖股”,它的强势,也给了华尔街的投资人们一个信号——中概股中不乏好股票。

紧接着,2013年6月,外贸电商兰亭集势借助唯品会的概念成功上市。上市当天,兰亭集势收盘于11.61美元,较发行价上涨22.21%。这家市值不足6亿美元,2012年第四季度才开始有111万美元净利润的外贸电商,在接下来的13个月内,股价上涨了91.3%。

终于,美国市场的情绪出现转机。

受兰亭集势的影响,中国企业赴美IPO的热潮复苏。在2013年年末,58同城、去哪儿网等中概股均在上市首日表现突出,收盘时分别较开盘价上涨42%和89%,随后上市的久邦数码、500彩票网、汽车之家都没有让人失望。而这也开启了2014年中国企业赴美IPO的最好窗口——去年IPO回暖以后,一些国内公司就开始了赴美IPO的准备,这个周期大概就是5-7个月时间,这也是2014年这波IPO比较集中的原因。

一位投资人也向PingWest表述了类似的观点:去年下半年开始的IPO回暖,与此番科技公司密集上市恰好相辅相成。而且这个窗口期,很可能会在今年下半年阿里巴巴上市,吸收市场上绝大部分对中概股有兴趣的资金后关闭。当然,这是最主要的导火索,此外还要受到市场情绪的影响。

借道阿里巴巴&京东

不久前,京东成为中国公司在美国资本市场最大的IPO。2014年5月7日已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书阿里巴巴,预计IPO融资金额将在160亿-250亿美元之间,将很快赶超京东。这两家公司在美国市场的惹眼,也给了国内一些公司一些机会——由于它们带来的眼球效应,很多国内的名不见经传的互联网公司,开始被海外资本关注。

有投资人士告诉PingWest:阿里巴巴和京东上市,所带来的示范效应,让华尔街资本侧目。对很多企业来说,只要顺着阿里巴巴的模板,讲一个中国市场增长前景和还算靠谱的故事,盘子不是太大的话,投资者还是愿意接盘的。

同时间的利好消息还有总体市场上的资金充足。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共经过了三轮量化宽松政策的调整,而过去一年以来,主要反映科技股走势的纳斯达克指数上涨了约20%。尽管2013年年底,该货币政策开始回调,美联储宣布缩减量化宽松的规模,但整体市场资金充裕,这也导致华尔街对风险偏好投资的热衷。另外,中国国内没有像去年那样出现“钱荒”,经济不景气的状态有所改善,也减少了投资人的担忧。

等不起的中概股们

除了上市机会外,许多公司还因为内在原因,再也不能错过这次窗口期,因为它们已经等不起了。

比如,刚刚成功上市的京东已经经历了4轮主要融资,总融资达到22亿,接下来如果再烧钱扩大份额,已经很少有投资机构能够负担得起,很早就已经投资京东的机构有着退出的压力。在2014年3月京东更新招股书的时候,沙特王国控股公司Kingdom 5-KR-233已经退出,其持有的约5%的股票,可能以一个较高的溢价卖给了腾讯。

阿里巴巴显然也等不起了,为了补偿雅虎的损失,阿里巴巴与雅虎之间签订了对赌协议。阿里巴巴有权在IPO之际回购雅虎持有的一半股权,但前提是阿里巴巴需要在2015年12月之前完成上市。尽管还有一年多时间,但考虑到2014年较好的市场环境和电商股扎推上市,阿里巴巴也需要卡在这个时间节点拿一个好估值。

而好不容易在“微博大战”中,打败众家门户确立“中国正统Twitter”的新浪微博,因为管理层和员工套现愿望的强烈,需要着急在一个较好的市场环境中,收获一个好回报,所以在实现盈利后,马不停蹄地赴美IPO。

其中,还有聚美优品这样的角色,它在上市前已经连续两年盈利,并自称是化妆品垂直细分领域中的老大,它需要用上市来拉开同类对手乐蜂网的差距,同时我们也不能忽视了它们背后的红杉资本。在红杉投资的唯品会成功上市后,聚美优品类似唯品会垂直电商+特卖故事,加之背后相同推手红杉资本在其间操刀作梗——在聚美上市前运作红杉投资的乐峰网卖给唯品会。这无形抬高了聚美估值,进一步推动聚美上市的欲望。

当然,这中间也有些只能等下去的——触控科技匆匆提交IPO,触控科技CEO陈昊芝希望用一个游戏平台故事去打动美国投资者。然而,投资者们并不买账触控持续烧钱的开源引擎生态和游戏分发生意。而2013年以来,触控科技除了《秦时明月》外,也没有流水表现特别突出的游戏。所以,在投资人眼里,触控科技就好比King、Zynga这样的游戏公司,这使得触控科技不能得到陈昊芝想要的高估值。陈昊芝在说明暂缓IPO的内部邮件中说道:“惨胜如败,我只要大赢”。

可下一次可以“大赢”的窗口期,又会是在何时呢?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com

订阅更多文章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