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tagram能发视频了,最“受伤”的是YouTube

Instagram-video-1

Facebook吊人胃口的产品发布会终于揭开了面纱——相信各位Instagram用户已经试过它的视频功能了。这个能录制3-15秒视频并分享的新“特长”,让Instagram迅速地被冠以“Vine”挑战者的称号。的确,从表面上看来,事情是这样的。

不过,受到挑战的真的只有Vine吗?这个问题换句话问,即短视频应用到底“伤”到了谁的利益?我算不上是Instagram的重度用户,但从使用逻辑和应用价值角度出发,事情貌似不是这样的。

谁是Instagram短视频功能的真正“受害者”?

今天中午我更新了Instagram之后,便迫不及待地录制了一段5秒左右的视频准备上传,但由于某种问题我始终无法成功上传这个视频文件。与被滤镜化的照片一样,通过Instagram录制的视频会被自动保存到iPhone的Camera Rolls中。于是在尝试了Vine依然没有成功后,我打开了YouTube Capture这个应用,顺利将这段5秒长的视频传到了网上。

对,我要说的“受害者”就是YouTube Capture这款应用。当然我针对的不是无法上传文件或应用本身的设计这些事情上,而是Facebook、Instagram、Vine等公司的服务器与YouTube的服务器之间的对比。

因为,我们知道Facebook的网页版和移动端都是可以上传视频的,而Instagram又是它的子公司。可以说,Facebook的服务器上存储了海量的用户视频。据2010年的一份统计数据,包括手机上传在内,Facebook用户每月要上传超过2000万段视频。如果这些视频资源以网站列表的形式单独剥离出来,则会成为另一个YouTube。

youtube-capture-setup-nyc

回到本节开头我所说的个人经历,其实在没有Vine之前,用户用手机录制一段视频(受容量和网速限制,一般不会很长)上传到视频集散网站理应是由YouTube(的Capture)来帮助完成的。可现在,Vine和Instagram满足了用户的这一需求。

这里牵扯到一个使用动机问题,即从用户的角度讲,我为什么要上传一段短视频至Vine呢?原因可能有很多种,但无非是基于社交的考量。对比Instagram原始的照片分享职能,Vine更有利于实现社交的目的。因为Vine上面的视频大多数为用户自己用手机拍摄的,基于这种视频素材的获取途径,因此Vine的短视频更像是Facebook上的“Status”,是对于用户当前生活状态的一种更新。

因此Vine实际上是将这一使用动机单独剥离出来,做成一个短视频素材库。而原本由YouTube Capture可以实现的“将本地视频上传到网上给大家看”的这一职能则被忽略掉了。导致这个结果出现的最根本原因是YouTube并不具备社交职能,而且它的发源地是网页而非移动互联网。当然,从One Channel这种设计的初衷来看,YouTube也正在极力强化自己的社交属性。实际上,我们YouTube客户端左侧的频道列表不就是一个个“被我们关注的人”吗?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YouTube Capture是否可以做成Vine这种形式呢?完全可以,但目前YouTube缺乏Vine的基本设计理念,其主打的应用职能仍然停留在“视频库”这个层面上,而不是引导用户用短视频进行“对话”。

所以,Instagram视频功能的发布,其实最受挑战的不是Vine,而是YouTube。且不说YouTube整体会受什么影响,单单是YouTube Capture这款应用其实就让用户失去了使用的动机。在Instagram可以收录视频后,Facebook服务器上的视频资源将会更加丰富,对YouTube的“江湖地位”无疑构成了极大的挑战。

Instagram添加视频功能的价值在哪里?

这主要体现在两点:

一是对于普通静态表达的补强。Instagram始终都是照片分享应用,视频的加入无论是顺应民意还是功能补强,都不会是它的核心价值。当用户认为静态的照片不足以表达一定的意思后,15秒的视频或许能够把这个故事讲完。因为我们经常看到,在Instagram的某些照片底部会有一大段文字介绍。所以,表意能力更强的视频就可以包含更多的信息量。

二是作为Instagram广告模式的扩展。虽然目前Instagram没有较为明确的广告推广方案,但在今后的商业化进程中,视频作为一个信息承载量较大的媒体形式,毫无疑问是展示广告的绝佳载体。因此,当Kevin Systrom决定开始让Instagram赚钱后,我们很可能会看到视频广告的植入与推送。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是,之前为了宣传《金刚狼2》,制片方在Vine上发布了一段6秒的预告片。

短视频应用面临的最大问题

在我看来,Vine也好,Instagram也罢,这些应用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黑客袭击或宕机事故,而是色情问题。在今年1月份,由于用户通过#porn等标签可以在Vine上搜索到色情内容,所以被从App Store“编辑选择”中给剔除了。同时间段还有500px被强制下架。可见,黑客攻击和宕机事故都是可以立刻解决的问题,而色情内容就像是癌细胞一样斩不断——根本无法从彻底杜绝色情内容的存在。

现在在Instagram上输入#porn或#sexy等标签,完全查询不到内容。可见Instagram对于色情内容采取了零容忍的态度,但这真的能够根除色情资源的传播吗?

此前Vine为了应对色情问题,特别限制年龄低于17岁的不得下载。这看似是一种应对措施,但也侧面反映出了一个问题,即Vine上的色情内容是根本无法根除的,只能从用户入口处阻拦一部分不适宜人群。

不过说实话,听到Instagram可以添加视频时,我第一个想到的不是YouTube Capture或Vine,而是那款Cinemagram!这才是视频版Instagram的“鼻祖”啊。它诞生年月比Vine还要早好几个月。因此Instagram支持视频这事也不必被夸张解读,类似的模式早已存在,而且运作比较成功。Instagram这一举动,既是一种功能创新,也是一种战略防御,至少Cinemagram的“山寨”职能被Instagram这样正主给取代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