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悬一线的乐视能跑赢时间么?

乐视事件又起波澜,这次是乐视投资的神秘初创公司法拉第汽车。

11月16日,多家媒体报道,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发言人Ezekiel Wheeler于当地时间11月15日宣布,其位于北拉斯维加斯市的工厂暂时停工。这名发言人表示,法拉第工厂停工是因为“战略调整”,资金和精力会专注在明年1月将亮相在CES的概念车上,也就是贾跃亭寄予厚望的乐视超级汽车。从今年10月份开始,法拉第和其代工厂AECOM之间的欠款纠纷已经闹得纷纷扬扬,根据报道,AECOM的发言人于当地时间11月14日向腾讯财经表示,AECOM正在等待2017年年初恢复动工。

法拉第汽车虽然被乐视看作非常重要的业务,但它的实际运行状况却是一个谜——拖欠合作伙伴货款,AECOM的工厂还未建成,而且从《财经》等媒体的现场照片来看,这家公司也没有在正常运转的迹象。而根据路透社报道,法拉第已经在今年10月份已经陆续有6名高管离职,一位前经理向路透透露,几名离职的资深高管“看到公司的财务状况陷入困境”,贾跃亭一直未能获得足够的投资“支持乐视的所有项目”。

就在一个月前,乐视在美国召开了一场盛大的发布会,但因为“车祸”原因,备受关注的乐视超级汽车没能到达现场。所以,乐视超级汽车至今仍是一个停留在PPT上的产品,再加上最近一连串的财务危机,这辆汽车能否按照乐视计划的那样按时登场,还是一个未知数。

几乎与法拉第停工消息同一时间被曝光的是“中国好同学”事件的最新进展。就在昨天,乐视还高调宣布贾跃亭6名长江商学院的同学确定了对乐视汽车和LeEco Global的投资意向,今天,意向投资方之一敏华控股就高调否认了这一消息。随后,敏华控股董事长黄敏利解释称,对乐视的投资是他的个人行为。

半个月之间负面信息集中爆发,乐视的未来扑朔迷离。

 

敏华控股董事长为什么要以个人身份投资乐视?

 

11月15日,乐视对外称贾跃亭受到了来自其长江商学院同学的支持,目前有6家国内上市公司明确了对乐视的投资意向。这些意向投资人将出资6亿美元,首期3亿美元一个月到账,投资对象为乐视汽车生态和LeEco Global。不过,这些投资人和乐视之间还没有计算股权结构,他们只是表达了一个态度:不会参与具体业务,因为“信得过贾跃亭”。

如果按照一般的一级市场投资流程来看,这充其量只是一份Term Sheet,并不是SPA,投资是否能够到账还是个未知数。况且,发了Term Sheet最后不投的情况也并不新鲜,所以现在就对乐视的融资情况抱有乐观态度还为时过早,等待融资到账再说不迟。

可就在今天,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敏华控股董事会公开宣布公司并没有投资乐视的计划。随后有媒体向敏华控股董事长黄敏利求证,黄敏利解释称投资乐视的不是敏华控股这家上市公司,而是他本人。

这其中有几个关键点需要注意:

几位长江商学院同学的力挺,挺的是贾跃亭本人,是因为“信得过他”;

作为上市公司主体的敏华控股没有投资乐视,这是黄敏利的个人行为。

这背后隐含的意思分别是:

其一,乐视目前的财务危机已经严重打击了机构投资者对公司的信任,乐视现在拿私募基金的钱已经十分困难。对乐视的投资需要“商学院同学”对他本人的信任,而不是对整个公司实际业务的运行考量,这属于江湖救急,跟乐视的业务状况没有关系。

其二,个人投资而不是上市公司主体投资,这笔交易理论上不需要遵守上市公司规范对外披露对乐视的投资数额、乐视的估值情况以及财务运行状况。

几天前我曾经对乐视的融资状况有过分析,乐视的融资能力与其实际业务是脱节的,它完全取决于私募和公众投资者的信心。所以,我认为这一次乐视或者说贾跃亭采用这种资本运作方式的根本原因在于,在保护自己财务状况的情况下最大程度上提振投资者的信心,让它们认为自己投资乐视是“安全的”。

昨天长江商学院同学力挺事件过后,乐视网的股价难得地出现了上涨,收于39.10元,今天开盘时股价更是回到40.50元,说明这种刺激已经反映在了二级市场上。不过,在11月16日交易日收盘的时候,乐视的股价又跌回到了38.96元。

这更验证了我的判断,乐视现在更需要的是企业家们“力挺”的姿态,至于融资什么时候到账、最终是否到账,不是现在最紧急的事情。

 

乐视手机也缺钱,但为什么没有像汽车业务那么幸运?

 

乐视近期的一波负面新闻起源于媒体曝光乐视拖欠手机业务的供应商货款,而《财经》杂志的一篇报道也从信源处得到了确认。

但法拉第发生的事件表明,乐视的超级汽车业务同样处于现金流短缺状态。昨天,乐视宣布几位贾跃亭的同学投资的也是“乐视汽车生态”和“LeEco Global”。

一位手机行业业内人士向我透露,平均计算下来,包括各种包销费用及市场费用,乐视每卖出一台手机就会亏200到300人民币。《财经》杂志估算,如果按照3个月账期计算,乐视逾期的欠款在60-80亿元之间,按照6个月计算则是20-30亿之间。

如果贾跃亭真的要开源节流,为什么不把钱补给手机业务,而是计划把钱用在超级汽车的身上呢?何况谁也没见到过这台超级汽车的真容。

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是,相比起手机、电视、影业、视频音乐等等一系列业务,乐视汽车生态和国际业务是整个乐视更最好听也最有想象力的故事。作为一家业务完全在国内的公司,乐视选择了在美国投资汽车公司,在美国造车,在美国召开发布会,超级汽车也准备在CES上亮相,意味着乐视在向资本市场讲故事的时候可以选择在美国上市的Tesla作为对标对象。可这个汽车故事在国内讲不通。

反过来看,无论国内还是国外的投资者,对手机、影业、电视等其它业务未必会有太大兴趣——这些业务要么是市场已经饱和竞争激烈,要么是容量本就没那么大,而且最近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的资本运作还失败了——这些都不足以短期内吸引大量现金流给乐视填窟窿。

所以很明显,“汽车生态”能够把乐视对大量现金流的需求合理化。而且,除了影业的运行还算健康之外,乐视手机、电视等因为高额的补贴亏得一塌糊涂,拿什么说服投资者们投资这样的一些标的?难道是“对贾跃亭有信心”?

投资者有时候会不理性,但不傻。

 

和时间赛跑

 

之前分析过,乐视通过不断讲故事画大饼刺激股价吸引融资的方式,只要现金流不断裂,公众和私募投资者对乐视网和乐视控股非上市公司的信心还在,贾跃亭就有足够的时间进行资本运作,一切拆东墙补西墙的行为都可以不对外披露,按部就班地进行。

假设这些信心还在,长江商学院同学们对贾跃亭的信任是有用的,乐视的生态故事也是成立的,因为谁都无从得知乐视除了乐视网之外其它业务的状况。况且已经上市的乐视网数据都有可能有问题(李量承认帮助乐视网上市),更不用说那些未上市公司了。

现在都不一样了,“只有当这些漏洞被曝光于公众视线当中,才会对乐视造成真正的伤害”。供应商的拖款事件、法拉第的停产事件、贾跃亭同学疑点重重的个人投资,都揭开了盖在贾跃亭双手上用于遮挡其运作的桌布。在美国开发布会、高管集中回购股票、找企业家同学给自己背书,这些用来迷惑外界的烟雾弹,都是为了让大家放宽心,Everything is OK。可如今,大家仅从公开信息中就可以大概了解到,乐视现在的状况不容乐观,这也是乐视真正担心的。

所以,贾跃亭在事件爆发之前可以不紧不慢地讲故事秀PPT,这些事件爆发后,原本他最为擅长操纵的时间一瞬间反过来成了他的毒药。供应商的账期要求乐视必须尽快找来资金填上,手机和电视业务盈利以及汽车业务落地都需要很长时间(如果乐视撑下来的话),可现在,相信乐视那些长期故事的人正在随着一波又一波消息的曝光迅速减少。

乐视能跑赢时间吗?我相信事情很快就有分晓。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