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HTC Vive,王雪红说以前的错误不会再发生了

以前的 mistake 不会再发生了。

HTC Vive 出色的 VR(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体验,把这家风波不断的台湾品牌重又推到了聚光灯下,像极了当年 HTC G1 问世时的惊艳范儿。

|“比 Oculus Rift 好太多,这个你们可以自己去体验”

一般来讲,很少会有某个品牌的掌舵人如此直白地与同类产品做比较。这也就是为什么聪明的中国商人给竞争对手冠上了如此多的“雅称”——“友商”、“友媒”、“竞品”,最次也可以用万能的第三人称来替代指名道姓的比对。

关于 HTC Vive 在虚拟现实体验上的优秀之处,媒体上的报道已经很多:

110°视场,90fps,低延迟,独有的 Lighthouse 赋予玩家更大的活动范围和以假乱真的沉浸感,新加入前置摄像头组成 Chaperone 系统,可以让玩家看到头盔之外的现实世界的轮廓,增加安全性。

要说服别人,告诉他 HTC Vive 的优秀,如果言语上无法达成的话,就直接给他体验。HTC Vive 虚拟现实新科技部门副总裁鲍永哲说,这是屡试不爽的手段。2016 年 1 月底的大日本印刷地球仪体感项目就是鲍永哲通过这种方式争取过来的客户,而之前对方原定用 Oculus Rift 进行 VR 方面的展示。

HTC vive consumer version final MWC 2016 PingWest Photo By Hao Ying-20

而为了让更多人亲身体验到 Vive,HTC 从去年下半年就首先从大城市开始举办线下活动,几乎是场场爆满。

但 HTC Vive 也还有不完美之处。比如连 HTC 自己都想去掉的线缆束缚,但囿于超大的数据量(15~20Gbps,2160*1200 分辨率,90fps)和延迟方面的考虑,无线传输还无法满足要求。

另外,HTC Vive 消费版整体和开发者版相差不大,也就意味着让密集恐惧症患者不适的头盔孔洞(里面安装着的是光敏传感器,头盔上共有 32 个,直接影响着外壳的设计)设计也一并保留了下来。

|价格,价格,还是价格

去年底,Oculus Rift 开启预订的时候,给了 HTC 不小的压力,尤其是 599 美元的定价。

现如今,HTC vive 价格已出,799 美元的售价让所有体验过的人深感超值。在早前的猜测中,有玩家给出过 1500 美元的定价,而这一定价是基于对产品成本和体验上做出的判断。

但从微博等社交媒体的反馈来看,799 美元的价格是有待商榷的。即便 HTC Vive 799 美元的套装中包括了 Vive 头盔,两个无线 VR 控制手柄,整套空间定位装置 Lighthouse。

问及 799 美元的税前定价,HTC 方面表示自己获得的反馈是正向的。一方面的原因是 HTC 现阶段的商业模式主要是与顺网等尝试网咖合作,企业用户对价格的敏感度低,而微博等社交媒体上的声音主要来自于最直接的消费者。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媒体和 HTC 获得的反馈存在偏差的原因。

引起更大风波的还属人民币 6888 元的国行售价,其官方微博被“声讨”的声音淹没,宣告国行定价的那条以删除告终。从手机时代起,价格似乎就一直是 HTC 在大陆的软肋。

当然,如果继续深究的话,定价的背后牵扯到产品的定位、品牌的溢价等多方面内容。尽管对比了 Oculus Rift、PS VR 以及各色移动式 VR 头盔后,不同媒体包括 PingWest 品玩在内都谈到过 HTC Vive 体验上的出类拔萃,但这并不能确保普通的消费者一定会买账。

而且别忘了,要体验让众生癫狂的虚拟现实,头盔只是第一步,另外你还需要一台配置彪悍的 PC:

  • GPU: NVIDIA® GeForce® GTX 970, AMD Radeon™ R9 290 同档或更高配置
  • CPU: Intel® i5-4590 / AMD FX 8350 同档或更高配置
  • RAM: 4 GB 或更多
  • ……

粗略算下来,要保证游戏的流畅,PC 的成本也相当可观。高标准的 PC 配置是 VR 超大量图形运算、渲染的客观需求所致。这反而是 Alienware、华硕等设备厂商和英伟达、AMD 等显卡品牌所乐于看到的状况。

毕竟能在 PC 的死水中掀起波浪的并不多,VR 就是其中一项。但不管上面这些 PC 供应链上的品牌如何在第二春里狂欢,配套设施的投入都在无形中提高了蠢蠢欲动者尝鲜的门槛。

htc-vive-set.0

|“内容为王”

有了好产品,产能跟上,然后热销大卖,这是一套连贯的流程。王雪红常在有意无意间透露出对于旗下首款 VR 产品 HTC Vive 所寄予的厚望。在讲到出货量预期时,她就间接地表示,“我觉得(Oculus 预计一年销售一百万台设备)一百万是一个非常对的数字”。

诚然如王雪红所讲,Vive“比 Oculus 好太多”,但产品的营销推广对 HTC 来讲却并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手机时代遗留下的弊病不见得会随着战场的转移不治而愈。

在进行产品推广的同时,HTC 还在努力发展内容生态,在采访的过程中,王雪红多次谈到“Content is the King”。

投资好内容就是其中一项。根据鲍永哲给出的一个粗略数据,到目前为止,HTC 投资过的 VR 内容团队已经有 5、6 家,在内容上达成合作的则有无忧我房、天舍、TVR、爱奇艺、超凡视幻、SHVR 等。

除了向优秀开发者提前发放 Vive 设备这种常见的策略,HTC 也通过召开开发者大会的形式来笼络开发者资源,2015 年底已经在北京举办过一场,即将到来的 3 月份则会转战深圳。HTC 与奥迪等知名品牌的合作也在同步展开。

作为一款偏向游戏娱乐的产品,知名 IP 对 VR 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不过从目前来看 HTC Vive 平台上还未有非常有吸引力的 IP 出现,关于这一点,HTC 董事长王雪红卖了一个关子,说在 3 月 14 日的 GDC(游戏开发者大会)见分晓。

Vive 除了给智能手机上每况愈下的 HTC 赢得赞誉外,也有声音开始担忧它在 VR 领域会不会重演手机上的剧本?而与 Valve 合作模式的模棱两可更加重了这种忧虑,以至于王雪红每次面对媒体都要反复解释,即便她对于自家的产品有着十足的自信。

这是一颗定时炸弹——Valve 与 HTC 的合作并非独家。也就是说 HTC Vive 所搭载的 Steam VR 平台有可能会成为其他厂商的座上宾,最明显的例子是,与 Oculus 决裂的 Valve 从 2015 年 12 月份开始又重新支持 Oculus 平台。

HTC vive consumer version final MWC 2016 PingWest Photo By Hao Ying-16

凹陷处为光敏传感器所在位置,与 Lighthouse 结合实现对玩家的头部定位。

对于这个问题,在这一次的采访中,王雪红的回答和前几次并无太多不同:

什么人都会去下载 Steam 平台的内容,包括 Oculus 也是一样,(这是我们)从第一天开始就知道的事情。但是如果说有任何人要 360 度的 Room-scale,只有我们。跟他们一起发展技术的只有我们,没有 Oculus。

然而,关于如何一起发展技术,王雪红未做进一步的阐述。但对于与 Valve 合作的风险 HTC 也并非全无戒备,前面谈到的内容生态的推广和投资也可以看作是它在努力摆脱一条腿走路的风险,“就像我今天很喜欢 Valve 这家公司,但是不能只用它的内容,我们现在有一大堆其他内容,总不能够等着他的内容。”

只是整体来看,这一切又是何其相似,不同的地方在于另一边的主角从“不作恶”的 Google 换成了游戏巨头 Valve。

无论如何,代表着未来科技的 HTC Vive 还有数小时就要开启预订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