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王俊凯,打钱。”

今天是2017年9月21日,王俊凯的十八岁生日。

就算不是粉丝,在这几天里也无法躲避相关的消息,被动地知道王俊凯粉丝又做了哪些疯狂的事——比如纽约广场的LED大屏应援,比如“买下18颗星星”。

在类似微博或公账号文章下,你总能看到一句“跟我一样不认识王俊凯的点赞”——似乎不认识王俊凯是件值得骄傲的事儿,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表现。

01

王俊凯闯入“文化精英”们视野里的方式,往往与那群狂热的“脑残粉”绑定在一起,形成一个个谈资或笑料。

就像这次生日,粉丝们送给王俊凯的18颗星星、把带有他形象的广告牌发射到太空、花钱在全世界范围的各大屏幕上做投放,自发在微博上带着话题标签做转发抽奖。

meitu_1

精英们觉得这种抽奖刷话题的行为是一种自嗨,把“粉丝送王俊凯上天”当成一个梗,嘲笑“送星星”行为的被认可度,并计算出18颗星星其实没有iPhone X贵。

又比如TFBOYS的粉丝们曾在微博上,为自己的爱豆争夺应援位喊战,一边是易烊千玺的粉丝喊“我们内蒙人每年有5个杀人机会”,

neimeng

另一边是王俊凯的粉丝说,“湖南湖北黑道白道政府我都可以解决”。

hunanhubei

一场场闹剧和群嘲之后,“粉丝”这个群体就被扣上了“脑残”的帽子。

文化精英们不理解,他们觉得粉丝疯了,觉得自己跟不上这群小孩子们追星的节奏,并在内心猜测这群“脑残粉”追捧着的爱豆也不会怎么高级。

这些人让我想起许知远先生。最近,他因与马东的一场访谈再次被人记起。

他自言是一个跟不上时代的人,是一个唱挽歌的人。这个“过分娱乐化和粗鄙化”的时代让这位精英主义的知识分子不满。他不理解《奇葩说》,不理解俞飞鸿和马东的入世,也绝对不理解这一代新偶像和那群狂热的粉丝。

许知远说,自己要带着偏见去看世界,等待这个偏见会打破或被再次印证。

《十三邀》的第三集,是许知远对话二次元。这一次他的偏见是被打破的,他说自己发现了“了不起的一代人”——虽然他自己仍然无法爱上二次元文化。

xiix

而那些会在文章或微博下留言“跟我一样不认识王俊凯的点赞”的人,并没有许知远先生这种和时代沟通的欲望,只是为了往鄙视链上爬高一层。

他们看到了一部分“脑残粉”的行为,就对这个群体嗤之以鼻。他们有着许知远般的偏见,又傲慢着不愿意去看世界,那些偏见便失去了被打破的可能。

02

“脑残粉”们会在爱豆登上杂志封面或代言某产品之后,疯狂消费。悠闲的中年人们选择群嘲,精明的中年人们说,“愣着干嘛,快赚脑残粉们的钱呀”

似乎只要一句“我,王俊凯,打钱”,就能尽享脑残粉们的真金白银。

我倒觉得粉丝们并没有精英们想象得那么脑残。一位王俊凯的粉丝说,她们不在乎这些中年人们的群嘲姿态,因为这是一群“无价值用户”

她解释,这些为爱豆疯狂打call的行为目标受众是媒体、是娱乐群、是资本爸爸们。她们要用行动向资本证明,自己爱豆是有商业价值的,从而让爱豆本人有机会获得更好的发展资源。

中年人们经历过的追星方式,无非是买点海报、贴纸和明信片,磁带、CD和写真集。这一代新粉丝和过去不同,是因为这一代新偶像们也不是过去的偶像。

当今的新生小鲜肉们,个个儿眉清目秀、细致白嫩,更别说王俊凯这样刚刚高中毕业、带着小虎牙的幼齿感男孩。

0D1pBQ00

今年的这场生日应援,为王俊凯买星星,是因为他以前发微博说重庆灰蒙蒙的没有星星看;把王俊凯的广告牌发射到太空,是因为他曾说过想去看看宇宙。这些都不是一时兴起,也不是为了给外人看,只是想给自己的爱豆一份浪漫。

王俊凯的粉丝们对他的喜爱,是一种保护欲,是觉得“全世界都可能欺负你,但我们一定要守护你的纯净”。所以才会有TFBOYS三家的粉丝互撕,都觉得自己爱豆是组合中资源最差、最受欺负的人。

试想一下,有人会冲到威武雄壮的吴京叔叔面前说,“没事,我来守护你”么?

粉丝们觉得委屈的是,那些夸张的笑料总是被无限放大,他们做的其他事却只能在小圈子里传播。

是的,他们疯狂打call,他们脑残。

他们脑残到愿意为偶像过生日花钱、愿意为偶像的代言和商业价值买单,但同时也脑残到愿意和偶像一起做公益、用偶像的名义捐钱捐物。

去年9月,王俊凯发微博说,“每一头小象都渴望有妈妈,每一颗象牙背后都是戛然而止的生命。”

xiaoxiangweibo

今年,粉丝们就真的以王俊凯的名义陆续领养了18只孤儿小象,并承诺:我们的领养是终身领养,负担起小象孤儿的生老病死。

18zhi

他们还曾为湖北特殊教育学校捐赠“王俊凯音乐教室”,

jiaoshi

给孤儿院送去钱和物资,

guer

为周口小学捐赠“王俊凯悦读室”,筹集1000多本图书,

tushu

为孩子们送去新衣和筹款,

xinyi

为山区儿童筹集免费午餐,

mianfeiwucan

给流浪动物站捐赠猫粮猫砂,

mao……

这种公益应援在应援活动里非常多,但往往只能在粉丝小圈子里传播,而那些所谓“脑残粉”桥段则人尽皆知。

03

今年夏天,王俊凯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开始他的大学生活。

才开学不久,微博热搜榜上就不断出现带有王俊凯名字的关键词:#王俊凯军训晒黑#、#王俊凯室友#、#网红坐王俊凯床铺拍照#……

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举着长枪短炮或手机,甚至还有私生饭(打扰到明星私人生活的粉丝)混入学校礼堂,不停打扰现场秩序。

去米兰时装周走秀,上杂志封面,拍电影……王俊凯的这种幸运也引来了一阵阵质疑。

个人关注度被消费、私人生活被打扰、种种质疑不断来袭。明星的光环似乎让人们忘了,今天才刚刚18岁的王俊凯,还有另一个身份——普通学生。

最早期,他和王源只是重庆商圈的“卖唱”男孩,可以让人们点歌。

zao

2013年刚出名时接受采访,被问是否有女同学追求,两人相视笑得像个傻子。

xiao

那时候的王俊凯还喜欢在厕所录歌,说因为回音效果好。

cesuo

他在高考时超过艺考线200多分,中学时得过全校最高的奖学金,当年参加音悦台音乐盛典时还见缝插针地在后台写作业。

被问一个青年人该是什么样子的时候,王俊凯提到说要多做一点公益,粉丝们就对这些小细节心心念念。

gongyi

王俊凯在接受采访时说,觉得自己表演方面还是一只“小菜鸟”,也知道自己在哪些方面有问题,大学时光会给他更多的积累和进步。

粉丝把他当成正能量的榜样,一起做公益、一起进步,想为王俊凯成为更好的自己;王俊凯也说,带来正能量就是他身份的意义。

wang

一路走来,他已从小孩变成少年模样。

希望在今天成年的,不只是王俊凯,还有粉丝和看客们。

xiaoshihou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