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是真的天天读书,读书日也就不会装得这么累了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自诩为文艺青年和读书人的大家一定都至少参加了一场读书沙龙。作为公司中最爱读书的人,我的同事黑猫去参加了单向街举行的“阅读马拉松”——每个人捧着自己最爱的书,在众人面前读完自己最喜欢的部分。黑猫选择用自己标准流利的贵阳话朗读了布罗茨基的《小于一》片段,引得台下的文艺女青年们面色绯红,尖叫连连。

bookday3

(单向街书店的读书日活动现场)

听了黑猫的经历,我羡慕得不得了。于是作为公司中最不爱读书的我,也在转天去参加了一个豆瓣的读书日活动——那更多的是一个关于豆瓣原创文学作品颁奖和IP转化的沙龙。按照黑猫教给我的技巧,我和身边一位细腰长腿的女青年不停搭讪。

“是的是的,我也喜欢村上春树,尤其是杨少华的译本。”

“林少华吧,杨少华是说相声的……”

然后女青年就拒绝了我一起去吃冰淇淋的邀请。

在这个读书主题周末的最后,黑猫安慰我:你要是真的天天读书,读书日也就不会装得这么累了。

bookday2

(豆瓣的读书日活动现场)

其实这本就是一个只关乎书籍与版权的纪念日,情怀化的阅读体验不过是点缀而已。世界读书日,更规范的译法应该是“世界图书与版权日”(World Book and Copyright Day),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1995年确定。之所以选择4月23日,是因为塞万提斯(Miguel Cervantes)与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都于同年的这一天辞世,很多知名大作家的生卒日期也都在4月23日左右,例如:纳博科夫(Vladimir Nabokov)、哈尔多尔·拉克斯内斯(Halldór Laxness)、莫里斯·图翁(Maurice Druon)、何西·布拉(Josep Pla)与曼努埃尔·巴列霍(Manuel Mejía Vallejo)等。

纪念日设立的初衷是点燃阅读乐趣,并保护创作者正当权益。如今,图书作为通胀中涨价最不明显的商品而存在,同时Kindle和智能手机上的移动阅读资源获取又极致便利,书籍阅读反而成了最唾手可得的生活乐趣。

根据亚马逊中国在这个读书日周末最新公布的中国读者阅读习惯报告显示:

  • 近半数受访者已经做到了平均每月阅读一本书,每天阅读时长半小时到一小时之间的人群占到被调查者的半数。
  • 高学历人群的阅读时长更长,且阅读行为更加实用化、功利化
  • 男性比女性更偏好于长时间阅读和深度阅读。
  • 其中60后与90后人群用于日常阅读的时间更多,阅读类别按照年龄存在明显不同——00后为教材教辅、90后为文学励志,80后关注经济管理和孕产育儿,70后多读生活体验,60后的趣味则是集中于社会科学领域。
  • 相比移动设备短的电子化阅读,纸质书的阅读仍是主流。分别有16%的人群只阅读纸质书,另有4%的人群只在电子平台上进行阅读。
  • 纸质书的阅读完成比例仍高于电子书的阅读完成比例。
  • 深度阅读仍然是人们读书的主要方式,睡前是最主要的阅读时段,周末、通勤途中也是很多人的阅读时间时段。另外,阅读也经常伴随如厕发生。

黑猫的言传身教和铁一般的数据事实都在证明——阅读,从来不是阳春白雪的情怀,而是最下里巴人的欲望和满足。它本就该私密、单纯,充满乐趣。

在我领悟到这样的道理之后,黑猫欣慰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明年读书日,我带你去,你也上台朗诵一个你自己熟悉擅长的文学作品,比如天津话朗读《报菜名》。”

(最后附一枚动画短片,阅读的趣味与书籍的魔力。)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