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暴雨、洪水和气候变暖,你需要知道的七条常识

今天早上,我从加州的酷热中醒来,新闻说,这个州百分之六十的地区仍然处于严重或极度干旱的状态;正在同时,我的父母要搭乘飞机离开西安,暴雨突然袭击了这座以往气候偏干燥的中西部城市。地铁被淹,飞机起降也一度停摆。

这不是巧合。事实上,全球不少地区都出现了极端天气。

在中国,很多地区都遭受了特大暴雨袭击,比如河北邢台从 7 月 18 日开始出现强降雨。据河北省政府最新统计数据,截至23日18时,河北洪水受灾人口达904万,直接经济损失163.68亿元;法国中部17个省份同样遭遇洪水肆虐;德国巴登符腾堡州洪水和雷暴交替发生。

天气学家普遍认为,类似的极端天气其实是“全球变暖”的伴生品。这个词人们从小就听说过,然而大多数人只觉得夏天越来越热,电费越来越高,并不明白全球变暖的真实含义和可怕作用。

那在暴雨、洪水和气候变暖发生时,人们应当怎么办?我们从爱尔兰科克大学的教授威尔·迪纳耶(Dr. Will Denayer)在政治经济学博客“flassbeck economics”上发表的一篇文章里,梳理出了你需要知道的七条常识。


 

一、气候变暖到底有多严重?

美国国家宇航局 NASA 数据显示,全球高温连续 7 个月破纪录。

global-warming-visualized

上面这张动图由气候学家艾德·霍金斯(Ed Hawkins)制作,它显示的是从 1850 年到 2016 年平均气温增长幅度,中间曲线颜色越暖,气温升高越严重。离 2016 年越近,温度增长的图示就变成了一条向外开放运动的曲线,即将超过每年上升 1.5℃ 的临界值。算出这条这条曲线背后的公式,你就能得出人类被热死的大概时间节点。

还是没感觉?更可怕的还在后面。

随着对煤炭、石油等化石燃料使用量的变化,大气层温室气体浓度通常会在一年之中上升和下降,但总体平均水平仍在增长(见下图)。2013 年时,大气二氧化碳浓度一度超过了 400 ppm,达到了学界普遍认同的临界值。而今年,这个值已经永不可能在一年之中回落到临界值以下。更加严重的温室效应,以及像特大暴雨、洪水等次生灾难的频繁化将无法避免,我们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703

 

二、气候变暖致极端天气变成常态

特大暴雨,就像我们在北京、武汉以及邢台所经历的那种,正在变得越来越频繁而且在全球范围内同时发生,以至于我们可以不再用“极端天气”这个词来形容它们。

迪纳耶博士称特大暴雨为“降雨炸弹”,特点在于短时强降雨,每小时甚至不到一小时内降雨量逼近 100 毫米,伴随引发的山洪、泥石流和城市洪灾,让将与地区社会经济运转完全停摆。

看看今年的全球天气吧:美国加州大旱,南部州遭遇罕见洪水;澳大利亚人口最密集的东海岸接连暴雨 ,而东南角岛州塔斯马尼亚的世界遗产森林却在山火中被烧毁;巴黎洪水;上个月德国巴登符腾堡州 8 小时内经历 33 万次闪电,降雨炸弹还附赠了雷暴。

这种极端天气不是跟气候变暖有关——它们就是气候变暖本身。

 

三、气候变暖正在加剧吗?

人们早就预料到了结果。可气温升高的情况比人们的最坏预期还坏。一个时间轴:

2007 年,“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宣布到 2100 年全球平均气温将提升 1℃
2008 年,哈德利气象研究中心将这个数字提升到 2℃
2009 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将数字提到 3.5℃,并指出届时地球将不适宜人类居住;同年,哈德利气象研究中心指出到 2060 年会提高 4℃,而“全球碳计划”组织宣布到 2100 年提升 6-7℃
2010 年,联合国宣布到 2050 年,5℃
2012 年,气温升高的预估期从数十年后调低到了五年,国际能源机构宣布到 2017 年,气温将升高 2

从“百年不遇”到“四年一遇”再到一年几遇的特大暴雨和洪水,足以证明气候变化的事态严重性。现在的地球,离 2009 年联合国预测的那个“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球已经不远了,而时间却离最初预测超前了大半个世纪。

当全球平均温度上升 3.5℃,人类食用的蔬菜无法在高温下存活;海洋中的浮游生物死亡,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降低,加剧温室效应,海水酸化杀死更多海洋生物;陆上生物同样无法幸免,最佳的案例是蜜蜂将会灭绝,植物将因为授粉断档也将大量灭亡,食物链终将断裂;禽畜会热死,给他们开空调也没用,因为那会带来更多的温室气体。很多像这样能够自我强化的负反馈循环已经成立,如果我们现在没有被洪水淹死,被森林大火烧死,也会在终焉之刻到来之前,热死,饿死。

 

四、特大暴雨为何越来越多?

水有三态:冰、液态水和水蒸气。气候变暖不光让更多的极地冰融化带来更多的海水,海水本身升温也带来了更多更热的水分蒸发。气候学家凯文·特伦波斯(Kevin Trenberth)发现,目前大气中的水蒸气含量较 1968 年水平增加了 5%。

Water_cycle_zh

上面这张图对很多人都很熟悉,它是高中地理课本的地球水循环规则。我们顺着这个规则看:

首先,更多的温室气体导致了更多更热的水蒸发进入大气,更多的大气水产生更多(而且更酸)的降雨,更多的降雨为海洋带来更多的水,循环往复。

其次,太阳可见光加热地表,地表发射红外线释放热量,温室气体高效率吸收红外线使热量无法释放,加剧气候变暖。水蒸气是最主要的温室气体,大气水蒸气含量每提高 5%,地球多吸收一倍太阳光辐射。NASA 估计,随着气温升高,水蒸气导致大气每平米储能增加了 2 瓦。这些能量会在水的相变过程中释放出来,将闪电强化成雷暴,普通降雨强化成强降雨、特大暴雨,同样循环往复。

曾经在生命的孕育和多样化过程里扮演重要角色的大气水循环,在气候学家的眼中已经了沦为最可怕的,自我强化的负反馈循环。

 

 

五、谁该为这一切负责?

一个悲伤的事实:所有人。

我们既是暴雨、洪水和泥石流的受害者,也是促使它们发生的源头。人类燃烧的每一捆秸秆、每一吨煤,开车跑过的每一公里,空调开着 18℃ 的每一分钟,都产生着人工温室气体。有人反驳说水蒸气并非人工温室气体,在特大暴雨中人类是无辜的。 但仔细想想,如果没有人类过度发展,超量人工温室气体进入大气,气温又怎么会升高,海水又怎么变热,水蒸气又怎么会变成我们的敌人?

更容易被当做罪魁祸首的还是能源公司。这些公司反对激进但预期效果明显的碳排放税,并且对以太阳能发电为代表的清洁能源推广缺乏积极性。

为何能源公司在气候学界招人恨?根结在于我们高喊的“节能减排从我做起”其实是一种悖论,普通人有决心,却没有选择权,人们以为开电动车环保、清洁,却没想过电是燃烧煤炭所产生的;有选择权的能源公司却无法做出正确的选择,客观上用清洁能源取代石油/煤炭,还是主观上减产停产,所有情况都意味着能源公司的收入大打折扣。

 

六、气候学者怎么说?

仅过去的一个星期全球科研人员就发布了 46 篇气候变化主题的论文。但这些论文中的发现或研究成果并不受人重视。

气候问题专家,哈佛大学教授奈奥米·欧瑞斯克斯(Naomi Oreskes) 发现气候变化学者普遍感到心理不平衡,更有甚者出现了抑郁症。《时尚先生》一篇报道提到,气候变化学者中普遍存在“预创伤后应激”(pre-traumatic stress)——简单来说,就像一个先知已经告诉愚昧的人们世界即将毁灭,而人们却愚昧得毫无反应。

气候变化是与全球 70 亿人性命攸关的议题,但很遗憾,不知道何时,我们才能意识到气候问题的严重性。

 

七、几个残酷的“笑话”和事实

能源行业拒绝改变,逻辑在于认为打破现有能源结构的社会总成本太高,会造成严重的经济衰退(参考内蒙古煤炭城市和东北钢铁城市)。去年,花旗银行发布报告,深入比较了“行动”和“不作为”两种方案的花销,最后的结果是“行动”的投资花费和经济影响大约在 190 万亿美元,而“不作为”所带来的各种修补措施和生态毁灭最后总计 192万亿美元,仅仅 2 万亿美元的悬殊差别。

然而能源公司仍然无动于衷。原因毫无悬念,“行动”会对化石能源企业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这份报告估计如果“行动”,未来 25 年煤炭行业投资将减少 11 万亿美元,石油行业 3.4 万亿美元,基本意味着化石能源行业破产——激进人士认为如果人类想要幸存,这一未来不可避免,但谁又有能力和有激励去做出那个更好的决定?

而为了开发,人们可以罔顾气候变暖到什么程度呢?印度“先开发,不参与减排”的口号还不够疯狂。

俄罗斯一直在鼓励民众去远东开发。前不久,该国正式出台了“远东一公顷土地法”,也就是《俄罗斯远东地区土地免费配发法案》,解决远东联邦区下属九个州的经济发展问题。

前不久,NASA 卫星拍到了一组照片:西伯利亚正在燃烧。

fires-near-nuya-russia

massive-siberian-wildfires

特别是下面这张图,显示了西伯利亚北部一块面积约为 170 万平方公里,比中国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还要大一点点。

south-carolina-sized-siberian-region-covered-in-smoke-and-flame

每一个白色的浓烟起始点都是一处大火,每处的面积都超过了一个大型城市的规模,可观察到的最大一处火焰覆盖了超过 8 万平方公里的地区,跟整个重庆一样大。大火从西北端的北冰洋的沿岸,一直烧到东南端的贝加尔湖,绵延 3200 多公里。它们所产生的烟尘顺着风飘,在北半球上空形成了一条长达 4000 公里的烟带。卫星观测到,着火地区的大气温度比平均温度足足高了 20 ℃。

86-degrees-near-arctic-ocean

这些极地区域的永冻土层中,蕴含着巨量的甲烷水合物,甲烷本身是温室气体的一种,而这些晶态的化学物质会在温度升高时化学反应释出二氧化碳。科学家估计全球永冻土层含碳量超过 1.3 万亿吨,仅上述区域就有超过 5000 亿吨。遗憾的是,为了给经济发展铺路,永冻土必须燃烧。

巴黎发大水了,有人搞笑称已经在 LV 店门口等着包包飘出来了。

卢浮宫宣布歇业并开始研究怎样转移馆内珍藏的世界顶级艺术品。前不久,各国政要和经济精英刚刚在巴黎齐聚一堂,召开第 21 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1)暨《京都议定书》第 11 次缔约方大会。和之前 20 年一样,这届大会在各国宣布继续遵守旧的减排约定和制定新减排计划的好消息中,皆大欢喜地落幕。

然而在气候学界,一个问题也已经问了 21 年:COP 有效果么?

哦对了,这届的首席赞助商是埃克森美孚——这不是个玩笑。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