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涉黄”的教育App里逛了逛,我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风口

如果不“涉黄”,而是投放了《王者荣耀》的广告,家长是不是也得炸?

没有抢学生,没有抢老师,两个在线教育App正面对打竟然是因为涉黄。

8月14日下午,小猿搜题召开发布会公布了“学习软件内容涉黄”一事的调查结果:所有证据指向 “涉黄”事件系百度作业帮栽赃陷害并蓄意抹黑。

小猿搜题副总裁李鑫称:“这是我见到的史上最肮脏的攻击陷害行为,简直是触目惊心,而且还发生在了教育行业。”

2

在互联网行业,很久都没发生过公然点名竞争对手的指责了,更别说闷声发财的教育行业。

小猿搜题如此激烈的指责百度作业帮,到底是因为啥?

抹黑小猿搜题的大戏,被百度作业帮演砸了

经小猿搜题调查,百度作业帮策划了一出让人哭笑不得的闹剧,而且策划这场闹剧的人反侦察能力又实在太弱。

小猿搜题APP中“小猿日报”栏目的评论跟帖区出现数条涉黄的跟帖,一些媒体和社交大号转发并指责小猿搜题内容涉黄。

8

小猿搜题调出了发布涉黄贴账号的信息发现,账号注册所用的手机号归属地为广东佛山,是开通没有出售的手机号,没有进行实名登记,发帖所用的IP归属地为湖南益阳,此IP为虚拟IP。

虽然发帖人进行了伪装,但却伪装的不彻底,使用的设备让其露出马脚——小猿搜题调取的数据显示,此次引发争议的两条帖子均为同一台手机发出。从去年10月今年7月,这台手机使用小猿搜题369次。除了此次的帖子之外,其他几次访问均来自5个IP,这5个IP均为百度作业帮办公区的IP地址。(五个IP分别为:210.12.147.107,210.12.147.108,210.13.41.83,210.13.41.84,210.13.41.86)

1

用同一台手机,用公司的WiFi去“黑”竞争对手,百度啊百度,说你什么好?!下次能先换个手机,切换成4G网络再发吗?

小猿搜题的调查还显示,百度作业帮指定公关公司将涉黄内容页面截图在微博上进行散播,还录制了视频,以“家长李先生”身份爆料,声称自家孩子在小猿搜题上偷看涉黄内容,向小猿搜题客服投诉无果。

小猿搜题调取了客服通话记录,找到了这位“家长李先生”的手机号,发现百度作业帮又演砸了:手机号的主人为百度作业帮的销售王某。

6

 

 

对于小猿搜题的指控,百度作业帮没有正面回应,只简单表示,某同行的陈述与事实相悖。在小猿搜题召开发布会之前,百度作业帮大规模传播其完成C轮融资的消息,而该轮融资在8月初就已经完成。

百度作业帮似乎并不是毫不关心小猿搜题的指控。在小猿搜题发布会结束后,PingWest品玩在会场门口遇见一位自称媒体记者的女士,说来晚了想了解一下发布会说了什么,有没有说作业帮发黑稿的问题,但她却不愿意进会场和小猿搜题的工作人员询问。

中招的还有学霸君,在小学生用的App发涉黄贴挺无聊的

搜题App的主流用户是中小学生,和快手的用户一样,离掌握传播话语权的人群比较远。

极光大数据的监测显示,作业帮、小猿搜题、学霸君三个搜题App,月活较高的已经达到千万级别。

但由于KOL、科技媒体及主导主流舆论的大人们不是搜题App的主要用户,这些应用一直在默默发展。

要不是小猿搜题主动曝光百度作业帮发涉黄贴一事,恐怕很多人都不知道搜题App这一品类的存在,也不关心小猿搜题、百度作业帮、学霸君们在做什么,更没太多人意识到这几家公司已经达到独角兽的级别。

3

实际上,近期,涉黄贴的问题在搜题App上已经发生了数次,中招的不只小猿搜题,还有学霸君。如果涉黄贴出现在微博、微信这样的平台上,很可能在大V、众多普通用户的议论下形成舆论风波,但是搜题App不会。

大多数教育类产品都是家长付费,孩子“很不情愿”的使用产品。与其他绝大多数在线教育类产品不同,搜题App门族的是学生自己的需求,算是K-12在线教育里的一个异类。

其它的K-12产品千方百计想赢得家长的购买欲——家长反感的内容坚决不涉足。搜题App是个例外,这是一款少见的学生自己下载、自己使用,甚至自己付费的应用,家长只是偶尔看看。

同样在近日发现涉黄贴的学霸君选择了沉默。直到15日下午,学霸君才发声明说出了自己的遭遇:APP中出现的涉黄信息共计42条,均由4个不同账号发出,但该4个账号均为近期注册,且集中于7月28日至30日期间,蹊跷的是所有账号均来自同一IP地址。

4

但这倒是引出了另一个问题——在这样一个学生主动使用,对学生有亲和力的产品品类里,怎样商业化才能既变现,又保护了“祖国的花朵”呢?

 

搜题App这个精准的流量入口,发涉黄贴还不如发点广告

涉黄的内容再劲爆,也要分人群,在搜题App里发,真的无耻。

极光大数据的监测显示,学霸君、小猿搜题、作业帮的用户中,19岁以下的用户占比超过接近60%,女生用户的占比达到80%以上,用户人群非常单一,是个精准的年轻人的流量入口。

5

搜题App目前都在闷头做产品,还没有大规模商业化。这么高活跃度、精准化的社区,套用微博CEO的话来说“加点广告怎么了?”

搜题App们显然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尽管几乎所有App都还没有进行大规模涉黄。但此次大规模“涉黄”的正是搜题App里“搜题”以外的功能。

小猿搜题、作业帮的App中都加入了内容、社区的功能,这可能是自校内(人人网)式微之后中国活跃度最高的校园社交平台。在涉黄事件前后,作为嫌疑犯的作业帮自己把自己的同学圈功能关闭了。

一个学生版的“今日头条”和“网易严选”

一个学生版的“今日头条”和“网易严选”

对于搜题App自身来说,主动涉黄其实是没有动机的——搜题、获得答案和讲解本身就已经是App的刚需。

围绕这个刚需衍生出来的社区、电商,原本是可以用户来做商业化运营的,比如投一些年轻人喜欢的潮牌、玩具、零食饮料或低价位的数码产品。

如果社区里充斥着黄色内容,不仅会增加自己的政策风险,而且被不良内容吸引的青少年,哪还有功夫看你的广告。

所以,你就能理解为什么这个行业里会血雨腥风到在对手的App里投黄这么下作的程度了。

因为这完全不是在竞争在线教育啊,是在争做下一个Facebook。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