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严进更要严出:Y Combinator如何让创业者远离安乐窝?

两年之前,俄罗斯投资人Yuri Milner和硅谷超级天使Ron Conway在两年之前创建了Start Fund。一言以蔽之,这基本上是一个用来送钱的东西。(当然,VC们也不傻,他们这样做的原因被我的一个朋友用北京土话概括的最为精辟:“占坑”)。Start Fund的条款友好的惊人——自动给每个Y Combinator的公司投资15万美元,并且投资率是100%,也就代表着所有的公司只要从YC毕业,就能拿到又让它们支撑一年半载的资金(具体的时间每家公司不一样)。值得注意的是,这个项目并不是YC自己组织发起的,而是来自于Yuri Milner大手笔的“捐款”行为。此人在2009年投资Facebook时就曾为了分一杯羹而不顾一切。

而现在,YC似乎觉得自己的地位更加强势不可撼动了,便做出了将这个别人设立的基金“收归国有”的举动。新的YC合作投资项目的8万美元投资额来自四个投资方,Yuri Milner, Andreessen Horowitz, General Catalyst和Maverick Capital分别投资两万美元。与此同时YC还宣布了一系列“新政”措施,对创业者更加严格,并致力打造一所绝无仅有的“创业精英大学”。

 

与VC“合作办学”,打造严格的贵族学校

当然,随着更少的投资数额而来的是更多和VC们一起建设公司的机会。YC这次的新举措是像办大学一样,将风投公司的合伙人们作为“教授”,把他们请到孵化器里来开启“答疑时间”,并确保每一个公司都能获得答疑的机会。其实很多创始人都觉得,能拿到多少钱并不是最重要的——很多时候钱多了就花得多,钱少了就省着点花而已,都问题不大,而能和投资人们保持思想上的随时同步,不时被叫去“耳提面命”一下才是最重要的。有的创始人们把现在YC的模式说成是“一点孵化器,加上一点天使基金,加上一点大学课堂,再加上一点校友网络。”

另外一个体现出YC的流程严格化、正规化的举措是他们项目的缩编,以及更加苛刻的录取流程。到现在为止,2013年冬季的面试都结束了。2012年夏季的一批YC达到了创纪录的84个公司,不过这次看起来他们只会接受50个左右。Paul Graham自己也承认,过去的这个夏天他们有些增长过快。公司的数目从66个增长到了84个,但是成功数目似乎还不及以前,由于各种原因倒掉的公司多了许多。

在从前,YC的投资哲学就像David Tze之前说道的一样,他们更多去花时间挑好的、独特的东西,而不是去避免常规的错误,当然这就不免造成这种几十上百个公司只有一两个变成大牛,其余全死掉的情况(power law)。事实上,既然积极的方面是可以总结出来的(加分的地方),那扣分的地方就是更可以规律化的——这样也可以让YC在可以缩减自身规模的同时不错过任何Dropbox或者Airbnb一样的公司。说实在,这个遴选过程的逐渐完善倒是让YC越来越像一个标准严格、严进严出的创业大学了,以往那种凭着理想、第六感挑选黑天鹅的浪漫年代恐怕也是一去不复返

 

融钱太多带来的罪过

Paul Graham如此坚决的居然把别人友好的开给自己的投资数额减半,其实也是必有深意。其实融钱还真不是越多越好,而是刚刚够用最合适。经过对他们以前的多届许多案例的观察,YC认为大部分的创业公司是不需要8万美元以上的资金的。如果钱来的太容易的话就尤其有问题:假如一个公司钱来的太容易了就会比较随意的花钱,并且不在如何盈利上花心思。假如哪天市场行情变坏,这样的公司就完蛋了。所以Paul Graham一直教导他的学生们,每次融到钱都要觉得这是自己这辈子最后一笔钱一样,就算融到了很多也不要花,因为你对投资人的依赖是最小的,他们会更加喜欢你,同时市场行情对你的伤害也会减低到最小。尤其是,假如公司的初始估值太高,可能不免遇到越往后融资估值降低的情况(俗称“down round”),这对所有人都是绝对的一场灾难,创始人很可能分崩离析,投资人的钱也蒸发打水漂了。

而且,小公司里人们之间的关系就像结婚,手里钱越多,大家的想法也就越多,万一出事情打起来的时候也就越复杂。比如说公司闹矛盾,一个创始人想解雇另外一个,要在平时就分手好了,拍拍屁股走人。但是如果钱还有,而且还挺多,然后另外一个人就想处心积虑把一半儿钱拿到手,就像富人们离婚一样,折腾的不休。

据Paul Graham的妻子,YC的共同创始人Jessica Livingston说道,她在YC的主要时间都花在处理创始人们之间的纠纷上了。毕竟,导师们的时间是有限的,在YC,花他们精力最多的其实是两种公司——即很成功的公司,和很不成功、队员互相打架的公司,且恐怕很多时候后者占得时间还要更多。Paul Graham自己对YC的成员们表示过大概有四分之一的公司都会出现内部问题,且每次有内部问题成员们都会选择“告老师”的做法,即向他们反映。自然,一个当务之急就是处理纠纷变得更有效一些 – 因为调解这些事情不光很痛苦,还很无聊 – 从而让合伙人们有更多的时间去帮助那些成功的公司。

 

一张一弛:黑天鹅训练之道

马基雅维利在『君主论』中曾经讲到:阿基琉斯是被半人半兽的喀戎养大的,这代表一个英雄长大既需要仁慈的谆谆教导,也需要严酷的、兽性的训练。尽管YC的公司在硅谷乃至其他地方都是VC们追逐的超级抢手货,Paul Graham居然主动要所有人少给自己的学生们投钱。可见他头脑相当冷静,且一直用心良苦。毕竟,这一点在硅谷是非常异类的 – 这个地方的竞争非常激烈,人们一般都是贪婪的占领一切可以占领的资源,哪有给钱还不要的。毕竟,今年前段时间他就在TC Disrupt SF大会上表达过这个观点:他觉得YC公司拿钱还是拿得太容易了——拿钱容易就代表大家接受你;就代表你的观点很受欢迎,没那么新颖;也就代表你颠覆现状,改变世界的可能性真的不大,只不过是多赚些钱让所有人都高兴罢了

然而,从另一个方面讲,创造这种自动的注资模式,也是鼓励大家去勇敢的做更有风险的事情的一个办法。按照他的理论,世界上有三种公司:第一种是一定会成功的公司;第二种是肯定会失败的公司;第三种就是那些需要多给它些时间和精力才能发展成黑天鹅的“丑小鸭”。一般来说这些丑小鸭的特点都是他们在Demo Day的时候并不是非常惊艳,但不能因此就剥夺它们继续走下去的权利。所以像类似Start Fund一样的自动获得融资的办法自然可以帮助不少乍看起来没有那么闪亮但是依然有潜力的创始人们。毕竟,假如大家都担心自己拿不到钱,就会都去求稳,因而扎堆在那些比较“安全”的领域,比如云计算、移动应用,等等。有这些钱,起码能让他们去无所顾虑的再冒险一段时间,再观后效。

 

现在看起来,这家2005年创立的创业加速器公司真的是要在孵化器领域一骑绝尘了,不光如此,它的模式也结结实实的挑战了现存的风险投资产业,因为YC的投资回报率已经超过了不少知名VC,虽然说它投的钱也就基本上是卖皮萨付房租的钱而已。AngelList的创始人Naval Ravikant对此评论说:“YC已经成了一个事实上的硅谷创业公司联盟,而现在它的实力有增无减,越来越大,直到有一天改变整个风投行业。”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