饺子正式成为Emoji了!听它的设计师讲讲背后的故事

你知道吗?Emoji 大家庭又将迎来四位新成员。巧的是,你应该对它们很熟悉:

emojis-4

没错:过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在手机的 Emoji 输入法里,找到“饺子”、“筷子”、“幸运饼干”和“中餐便当盒”了!

为了这四款 emoji,“万国码组织”(Unicode Consortium) 进行了长时间的讨论、审核与投票,最终才达成这个结果。这应该是除了国旗🇨🇳、龙🐲、熊猫🐼和麻将牌🀄️之外,第一次有具有明显中华特色,与中餐文化密切相关的 emoji 正式入围。

全世界的饺子和中餐外卖爱好者此刻都在欢呼雀跃,但没有人比这些 emoji 的设计者更开心。她就是陆怡颖  (Yiying Lu),一位硅谷、悉尼和上海三地共同制造的华人女生。


2015 年,已经在悉尼有了稳定生活的陆怡颖,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之一: 去硅谷。

住在旧金山的好朋友珍妮佛·李 (Jennifer 8. Lee) 得到了这个消息,立刻邀请陆怡颖来家里参加包饺子派对。“珍妮特别喜欢 emoji,于是我就想用 Emoji 来回复她,”然而陆怡颖把手中 iPhone 的 Emoji 列表翻了个遍,也没找到饺子。

initial-sms-1

在任何一款手机输入法或软件里,都能轻易找到代表笑脸、苹果、汽车、电话等不同物体的 emoji,根据系统不同,数量少则几十,多则几百。根据统计,在目前最新的通用计算机文字支持系统里一共有超过 1,850 个 emoji。

nyt-emojicon

在珍妮佛·李去年创立的 Emojicon 大会上,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 emoji。图 / 纽约时报

于是,陆怡颖拿起电脑自己制作了一张饺子的表情,发给了珍妮佛·李。

dumpling-original

后来她觉得不过瘾,还把表情做成了动图,起名叫 Bling Bling Dumpling:

initial-sms-2

她跟珍妮佛·李一拍即合,决定启动这项“把饺子送进 Emoji 大家庭”的伟大事业……二人的分工其实也特别简单:”珍妮佛·李在《纽约时报》做记者的时候就对 Emoji 有很深的研究了,自称为“Emoji 激进分子的她,决定负责所有的行政工作。在此之前,陆怡颖对一款 emoji 的由来,中间究竟经历了什么并不十分清楚,“我想还是把重心放在设计上就行了!”她告诉我。

其实,所有的 emoji,对于计算机来说都是一段代码,而代码与 emoji 之间的对应关系,和代码与文字之间的对应关系一样,是由万国码组织 (Unicode Consortium) 来决定的。这是一家非盈利组织,其成员主要来自负责 Unicode 技术的早期团队、做出过贡献的科技公司(Google、FB、微软、华为等),以及任何愿意支付一定费用加入组织的人。万国码组织没有固定办公地址,开会也主要在线上通过邮件组、Google Hangout 进行讨论。

陆怡颖一打听后发现,想要提交新的 emoji 申请,其实并不难,但如果一个 emoji 真的想要通过,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一方面需要大量的时间精力,意味着申请人需要提供详细的设计稿件,和万国码组织的核心投票成员进行细致的沟通,当面宣讲,进行后续修改,最后的用时往往长达一年半、两年之久。

另一方面,不花钱也是成不了事的,因为该组织规定至少支付 2,500 美元才能提交新 emoji,而想要成为投票成员,每年需要支付 18,000 美元……而那年的投票成员只有 11 人,每一票都很关键,这钱不能不花。

为了筹集这笔钱,陆怡颖、珍妮佛·李以及她们线下和线上的一众好朋友,成立了“Emojination”组织,在众筹网站 Kickstarter 上设立了页面介绍这四款 emoji。她们本来只想试着先筹一点钱,够提交就行——结果稳稳地超募了……到募资结束时,Emojination 一共从 318 名支持者的腰包里筹得了 12,478 美元。

emojination-kickstarter

 

万国码组织就回复她,“你这个饺子未免有点太可爱了吧!”(其实在所有描述物体的 emoji 当中,除了便便💩上有个笑脸,其他都没有表情。)

还能咋办,改呗!于是去掉表情就有了第二版:

dumpling-2nd

不过同一天到来的,还有另外一个好消息——筷子、幸运饼干和中餐便当盒也入围了,不过还没有决定谁来操刀。万国码组织告诉陆怡颖:要不你就一起设计了吧?

当时陆怡颖正在阿联酋出差,听到这个消息别提有多高兴了,在大巴车上,她立刻打开电脑,绘制出四款 emoji 的初审稿。经过了多轮讨论,虽然还未开始投票,好在万国码组织已经对这四款 emoji 的通过达成了共识。接下来修改的意见接踵而至:大部分食物 emoji 都是“斜着”的,有一个立体的、透视的效果。陆怡颖马上跑到公司旁边的中餐馆点上几份饺子,作为参考,修改设计:

original-4-emoji

第一次拿给万国码组织进行演示的稿件,注意和最终稿件之间的细微差别,比如筷子的摆放方式和颜色。

2015 年 8 月,陆怡颖和珍妮佛·李带着修改好的稿件,造访了圣何塞的 IBM 总部。在大楼的一个小会议室里,万国码组织的季度会正在召开,正是在这里,陆怡颖第一次亲眼见到那些几十年来决定着计算机如何编译和显示文字,也掌管着 Emoji 生杀大权的人们。“投票成员大部分都是白人大叔和老爷爷,只有一位女性(来自华为)。现场一位 Facebook 来的非投票成员,带了他的女朋友,说这次是专程来见我和 Jennifer 的,让我们特别开心,也受宠若惊。”陆怡颖说,她想通过饺子、筷子、幸运饼干和中餐便当盒让 Emoji 大家庭“多元化”,而在这次会议上认识的人,也让她加深了对 Emoji、对万国码组织更多元化的信心。

有趣的是,在 IBM 的那次会议上,一位投票成员把陆怡颖的初稿发到了自己的 Twitter 里,立刻引发了全球讨论。

tweet-dumpling-unicode

一位在台湾桃园的文字出版工作者 Bobby Tung 在 Twitter 上回复,初稿中交叉起来的筷子“不太吉利”,对于长辈可能会有所冒犯。陆怡颖立刻做出了修改,并发到了 Twitter 上。最后,这四款 emoji 终于确定了各自的模样:

emojis-4

这件事给了我的感触很深。其实在进食这件事上,你会发现很多食物在流传中都演变出了更有趣的形态,有了新的名字。比如我们都吃过旺旺仙贝,但有多少人知道,其实‘仙贝’这个舶来的翻译,正是日语里‘煎饼’的音译呢?

陆怡颖说的有道理,没准仙贝和中国南北的煎饼,几百年前是同门师兄弟也说不定。在这方面,饺子可能是最好的例子。在意大利有 Ravioli,在韩国有만두 (Mandoo),在日本有ぎょうざ (Gyoza),在尼泊尔有मम (Momo),统计下来,在全世界可能有十多种名字不尽相同,但都和我们熟悉的饺子形态相似的食物。

中餐便当盒的故事也很适合用来讲这个道理。这种外带纸盒被绝大部分中餐馆采用,在设计上毫无疑问参考了日本折纸 (origami) 艺术,但却是地地道道的美国产物。它最早的被用来装可食用的生牡蛎,因为折纸的设计能够保住汤汁不漏出来,后来也被中餐馆大量采用。至于筷子这种餐具,也已经很国际化了,在硅谷,你可以轻易地在一家中餐、日料或者韩餐馆里找到熟练使用筷子的本地人。

box-cookie

幸运饼干 (fortune cookie) 更是如此。它是一种类似于贝壳状的酥脆甜饼干,里面夹着一张写有吉祥话的小纸条,因此得名。珍妮佛·李在《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中指出,全世界每年生产 30 亿个幸运饼干,但几乎全部是在美国生产的。无论在美国、英国、墨西哥、意大利还是法国,幸运饼干几乎成为了所有中餐馆在客人饭后结账时必须提供的零点——在中国却没人吃它。后来有研究者发现,幸运饼干的真正源头可能是日本,但因为日本移民开设的美式中餐馆曾在美国历史上格外流行,以至于中国移民开的糕饼厂和中餐馆也开始热衷于制作和消费幸运饼干,它才跟中国发生了如此之深的关联,以至于有人以为它来自中国。

正是这些一不小心就让人“没想到”的趣闻轶事,才体现出多元文化融合的独特魅力所在。如果有人说饺子和筷子是中国的,在陆怡颖看来,它们更应该是世界的。

十多年前,陆怡颖就已经在澳大利亚开始了自己的留学生涯,先后就读于新南威尔士大学和悉尼科技大学,并参加了英国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的交换生项目。在悉尼和伦敦两地之间奔波,使她结交了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

那时 Facebook 已经开始在全世界流行,陆怡颖经常在网站上收到远隔重洋的聚会邀请,不能参加的人可以在活动页面的评论区留下信息以示抱歉。陆怡颖觉得文字不够生动,为什么不用图片来表达呢?

于是,她从澳大利亚的新南威尔士州借来了 “wales” 的谐音,绘制了一幅“Lifting a Dreamer”。主角是一条身形巨大的白鲸,被几只小鸟用线带着翱翔天空。这幅画作的意义是“我的祝福和鲸鱼一样重”。

lifting-a-dreamer

2007 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当时刚创立没多久的 Twitter 找到并爱上了这幅作品,于是跟陆怡颖签订了使用这张图片的协议:当 Twitter 服务器过载出现故障而“宕机”时,就会显示这幅作品。2008 年,Twitter 用户尼克·卡兰托提议将这条鲸鱼命名为“Failwhale”。

twitter-down-fail

Failwhale 在全世界激发了大量的二次创作,数量多到陆怡颖自己也数不清:

lifting-a-dreamer-redesign

在纽约,人们甚至用 Failwhale 为灵感,设计了淡色艾尔啤酒和鸡尾酒:

failwhale-paleale

更有趣的是,从 Failwhale 开始,当网站维护或宕机时显示一张精心设计的“失败页面”的做法,开始在硅谷流行。现在?如果你的网站还在显示 502 Bad Gateway,那你的产品一定土到掉渣,恐怕没人会用了……

跟当红炸子鸡科技公司 Twitter 发生关联,为陆怡颖带来了巨大的关注,也使她在 2008 年获得了美国社交网络行业最受关注奖项之一的 The Shorty Awards。到纽约领完奖,制定回程计划时,陆怡颖突发奇想决定去硅谷转一圈。她发现,因为那条鲸鱼,整个硅谷都跟她成为了朋友。当时整个美国都处在金融危机最糟糕的时候,她在 Twitter 的联系人想了一个绝妙的点子:把欢迎她的派对命名为 FAILparty,还做了这样一个蛋糕……

failparty-2

派对中每一个人的欢乐程度让人难以想象,这场危机使他们的公司无法上市,融资破裂,让每一个人都徘徊在倾家荡产的边缘……也正是那次派对,让陆怡颖爱上了硅谷,“这里让我感觉充满了能量。”

之后的几年间,陆怡颖给上海迪士尼世界、柯南秀、百事公司、微软、索尼、Expedia、西南偏南大会、500 Startups 等多家公司、机构和孵化器担任过设计顾问。如果你见过下面这套融入到艺术作品中的二维码,它们也是陆怡颖备受好评的作品之一。

yiying-qrcode-1

yiying-qrcode-2

因为经常亲自操刀制作宣传材料、Logo 和字体,她被媒体和周围的朋友形象地称为“one-woman marketing machine”。2015 年,陆怡颖决定搬来旧金山,接受 500 Startups 的邀请担任其创意总监。这下,在硅谷最受欢迎的设计师,终于真的来到硅谷了。

在硅谷,陆怡颖让 500 Startups 的路演会变成了独树一格,备受追捧的派对。

在硅谷,陆怡颖让 500 Startups 的路演会变成了独树一格,备受追捧的派对。

和饺子、筷子、幸运饼干以及中餐便当盒一样,陆怡颖的故事,其实是一个全球化的故事。在上海出生,在悉尼和伦敦留学,在硅谷小小出名后,陆怡颖已经成了全球化的最佳代言人。饺子、筷子、幸运饼干和中餐便当盒已经成为独特的全球文化现象——即便如此,它们还是没有自己的 emoji。“改变的时刻就是现在,”Emojination 的筹款页面上如是写道。接下来,就有了本文的故事。

好消息在 2016 年 2 月传来:万国码组织正式确定,四款 emoji 将随 Unicode 10.0 版本在今年推出。根据 Unicode 10.0 的发布计划,四款 emoji 的正式上线时间将会是是今年 6 月。

Failwhale 之后,时隔 10 年,陆怡颖的创意再一次被世界上最知名、最有地位的机构所接受。透过科技和互联网的力量,诞生于她笔下的四个惟妙惟肖的形象,已经准备好进入全球数以亿计数字公民的手机当中。

dream-come-true-for-dumplling

著名设计师施德明 (Stefan Sagmeister) 认为,好的设计应该感动人心。对于陆怡颖来说,如果自己的设计能碰到人们的指尖,她就已经很开心了。

 

图片除非注明,均来自陆怡颖个人网站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