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的敦刻尔克

贾跃亭终于跑了。

7月7日,贾跃亭在自己公众号上留下一篇《我会尽责到底》的表态文之后,辞去了多个职位。不过密集发布消息的背后,是他5日即成功金蝉脱壳、悄悄飞往洛杉矶的尴尬事实。

财技过人的贾跃亭栽了跟头,魔幻现实主义闹剧还在继续,而贾本人暂时退场。表面看来,沉疴已久的乐视和贾跃亭则被“缺钱”打趴下了,但为了解决缺钱这个“表面问题”,贾跃亭一脚踏入了“借款→出让股份→失去话语权→卸任要职”的泥潭。

孙宏斌的150亿元巨款,则加速了贾跃亭和乐视的这场劫难。短短半年,高管团队翻天覆地;原本风光的体育、手机、易到等风光无限的业务都面临被关或被卖的命运;遭遇欠款的供应商也越来越多。而在孙宏斌、梁军和乐视的切割动作面前,贾跃亭毫无反抗之力。

一年前还能呼风唤雨的贾跃亭,如今在缺钱、孙宏斌进逼、高管倒戈、亲信全无的绝境中,快速失去了对他一手创立的乐视帝国的掌控权。

 

金钱与权力的游戏

乐视的主人到底是谁?乐视的钱从哪里来?乐视的钱到哪里去了?这是2017年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最大悬念和终极追问。

ytjia-sunhongbin

2017年1月15日,贾跃亭和孙宏斌在媒体发布会上。(乐视网视频截图)

伴随这个终极追问的,是一场金钱与权力的游戏。

“LeEco要么伟大,要么死亡,绝不会委身于任何一个第三方,如果委身于第三方就不是生态公司或者不是乐视了。”2016年11月初,在乐视财务风险初见端倪之际,贾跃亭在媒体沟通会上如此信誓旦旦。

而在2017年1月融创战略投资了乐视。一个强烈痴迷于“生态化反”的造梦人,和一个对资本和权势有强烈欲望的地产大鳄,就这么违和地同框了。在双发举办的合作发布会上,孙宏斌也表示,自己不会参与乐视的管理。

但跨出第一步就会有第二步。人们很快发现,孙宏斌可不甘于像鑫根资本曾强那样只做个二股东,他更乐于谈论乐视的现状和未来战略走向。至此,贾跃亭何时交权、乐视落入孙宏斌的掌控只是时间问题,而乐视网原二股东、鑫根资本合伙人曾强也曾婉转表示,孙宏斌在乐视的话语权上是否会超过贾跃亭,甚至最终挤走贾跃亭,这要看他们两个人的智慧。

贾跃亭与鑫根资本曾强(来自鑫根资本官网)

贾跃亭与鑫根资本曾强(来自鑫根资本官网)

这场“智慧的较量”很快便见分晓了。

5月21日,上市公司乐视网公告称,贾跃亭请辞乐视网总经理职务,乐视致新梁军接任。在当天召开的媒体见面会上,贾跃亭还称,他与孙宏斌“不是二股东关系,已逐渐发展成朋友”。

正是这位“朋友”,使得贾跃亭越来越边缘化。

6月间,一位要求匿名的乐视控股核心人士曾跟PingWest品玩谈到一个细节:在孙宏斌投资乐视、梁军接任乐视网总经理之后的某次高管会上,不断谈造车梦的贾跃亭被质问“如何拿到钱”的时候,贾回答“要再融资贷款”,梁军直截了当地插话:“贾总你还有信用吗?”

“梁军早就是孙宏斌那边的人了。”该人士表示,“老贾出局是早晚的事。换以前,梁军敢这么跟老贾说话吗?”

 

崩溃的防线

贾跃亭大概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出局。

在6月13日乐视控股完成法人变更(由贾跃亭改为吴猛)的第二天,接替贾跃亭任乐视网总经理的梁军即开始在乐视网的人事布局,其中新任乐视网市场传播营销高级副总裁,兼乐视致新CMO任冠军,来自梁军的大本营乐视致新。

而就在同一天,乐视控股也发布了一通人事变更消息,被褫夺乐视网财务总监职位的杨丽杰,开始担任乐视控股全球监察及内审副总裁。

乐视控股与乐视网在同一天发布人事任命,绝非巧合——这似乎表明,贾跃亭退守乐视控股之后,依然试图巩固他剩下的半壁江山。

但这场防御战很快结束了。从7月4日开始,“缺钱”的火烧到了贾跃亭自己身上:不仅是贾跃亭夫妇超过12亿元的资产被冻结,贾跃亭和乐视控股所持有的乐视网26%的股份也很快宣告被冻结。这意味着,贾跃亭及其掌握的乐视控股对乐视网不再有控制权。

后面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就在7月6日, 贾跃亭终于全面放弃,辞去包括乐视网董事长、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审计委员会委员、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等五项职务。同时乐视网发布公告称:

乐视系公司的母公司乐视控股(贾跃亭持股92.07%),已将其所持有乐视影业的21.80%股权质押给融创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同时,乐视控股所持有的乐视影业21.81%股权已被司法冻结;贾跃亭所持有的乐视控股92.07%股权已被司法冻结。

澎湃新闻梳理发现,截至目前,11家乐视系公司至少有30条资产冻结记录,而乐视控股对这11家公司的持股,已经大部分被冻结。

简单地说,贾跃亭可能没想到,乐视控股手里所有的王牌都被法院冻结了,贾跃亭苦心孤诣经营的最后防线,一夜之间崩溃。

 

剥洋葱:那些无关紧要的业务的最终命运

在谁终将操盘乐视的问题上,贾跃亭和孙宏斌是绝对的对立面,但“大厦如倾要梁栋”,在危急时刻抛下不必要的业务,则成为二人共识。因为,原本以为还90亿即可脱困的乐视发现,追加100亿元也不够还债了。

只不过孙宏斌态度更坚决,他曾直截了当地表达了对乐视体育烧钱模式的不满。随后,乐视体育被迫放弃了亚冠、中超等多档体育节目独家网络转播权,也放弃了五棵松体育中心的冠名。如今,获得B+轮救命钱的乐视体育,已经计划将总部搬往宁波。

乐视体育CEO雷振剑

乐视体育CEO雷振剑

而贾跃亭未必想把第一斧砍向乐视体育。事实上,手中有天量地产项目和土地储备的贾跃亭首先想到的是卖地救乐视。

在融创中国入股之前,乐视就试图出售位于工体北路的世茂工三大楼(30亿元购得,现报价42亿元);3月,乐视还曾将位于上海的隆视广场项目转手给融创中国(获利10亿元)。至于各种办公用地、厂房用地等土地初备,算起来超过20000亩……

但卖地卖楼的速度还是太慢,比如世茂工三大楼至今还在胶着谈判中,所以放弃非地产项目已势在必行。在过去半年中,乐视和贾跃亭收缩了不少战线,对美国互联网电视品牌Vizio的收购,被认为是乐视国际化的标志性案例,但经过漫长的纠结之后,乐视于今年4月放弃了收购意向。

在今年4月,乐视控股、易到与周航还因为控股权而争执不休,而6月底,乐视就放弃了易到控股权。

甚至贾跃亭准备all in的汽车战线也在快速收缩。6月初,贾跃亭就出售了硅谷智能汽车公司Lucid Motors的股份;7月初,退出与阿斯顿·马丁的合作项目Rapid E;与广汽合作的大圣科技汽车项目投资也陷入停滞……

这些撤退之举固然可以止血,但过去两年捅的资金窟窿,依然无望彻底补上。

 

亲信的倒戈

就在7月6日宣布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位之后,乐视网还新提名了三名非独立董事:孙宏斌、梁军和张昭。

至此,在1月15日还宣称“不会参与乐视管理”的孙宏斌,完成了在乐视网的权力布局:拉拢乐视致新梁军成为乐视网总经理,拉拢乐视影业张昭,许诺其未来负责乐视致新、乐视影业和乐视网的全部内容业务。

贾跃亭的亲密战友中,乐视控股联合创始人、乐视网COO刘弘则在6月28日被选为乐视网副董事长,顺利倒戈;乐视视频总裁高飞也传出即将离职的消息;至于深得贾跃亭信任的“乐视九千岁”阿木,如今略显尴尬——毕竟,他是少数位高权重且还没被动过的贾系高管之一。

乐视移动代理CEO阿木

乐视移动代理CEO阿木

几年前,乐视的业务线高管们都以成为乐视控股高层为荣,如今都做了鸟兽散,要么离职,要么噤声,要么投靠乐视网。手握多家子公司股权的乐视控股,如今已摇摇欲坠。

半年来,贾跃亭经历了一场漫长的“敦刻尔克大撤退”,曾誓不将乐视控制权交出的他,还是向现实妥协了:乐视不再是曾经的乐视,而当家人也已不是贾跃亭。但比起乐视生态,“法拉第未来”更像是个骗局,缺钱、缺人、缺技术且信用丧失殆尽的贾跃亭,到北美加冕去了,至于还能不能来一次“诺曼底登陆”,还是个未知数。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