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巨额融资背后的尤里·米尔纳:搅动中国科技市场的俄罗斯力量

Facebook、阿里巴巴和小米,有什么共同点?

他们背后都站着同一个人:尤里·米尔纳。

用这个俄罗斯裔的风险投资家的话来说,新一轮11亿美元融资过后,小米的估值能够超过1000亿美金,有机会成为下一个千亿美金公司,像他投资的Facebook、阿里巴巴一样。

昨天,小米CEO雷军在微博上宣布,已经完成估值450亿美元的新一轮11亿美元融资,前摩根明星分析师季卫东创办的All-stars投资基金领投,新加坡国有性质投资机构GIC、国内PE厚朴投资、俄罗斯互联网投资机构DST和马云牵头的云锋基金跟投。

其中,DST就是尤里·米尔纳在2003年创办的投资机构。而此前,DST还多次领投小米:在2012年6月,DST领投了小米40亿美金估值的第三轮;去年8月,它再次领投了小米100亿估值的第四轮融资。

在财务上,DST已经与小米紧密地捆绑到了一块,而小米也是DST投资的第一家生产、制造硬件的公司。在米尔纳看来,小米很有机会成为中国第一个走出去的全球性消费品牌。米尔纳正是被这样前所未有的机会所吸引,在他看来,目前还没有哪家公司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收入达到10亿美元。

当然,米尔纳与雷军除了在财务上有交集,私底下的互动也不少。引爆中国科技圈冰桶挑战的便是这位1961年光棍节出生于莫斯科的硅谷大佬,他在太平洋的另一边点名了雷军。而雷军在接受挑战后,点名了刘德华、郭台铭和李彦宏,接着在中国科技大佬中扩散开来。

就像米尔纳将冰桶挑战带到中国科技圈,他也成为了中、美双边科技大佬进行互动的中间人。雷军与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几次在北京和硅谷的会面,甚至扎克伯格办公桌上会摆着小米的玩偶——米兔,很大程度是因为Facebook和小米共同的投资人米尔纳导致,可以想象这位俄罗斯人在背后的牵线搭桥。

与米尔纳的私下密会也成为中国科技圈人士标榜的某种方式,B轮接受DST投资的陌陌创始人唐岩在酒吧与同行的朋友聊到Whiskey时,便谈到尤里·米尔纳专门给他的一瓶Whiskey,“说是特别好”。

而随着智能手机时代的到来,中国逐渐成为与美国平行的互联网世界,甚至某些方面完成了超越。与此同时,DST在中国的投资力度越来越大,中国也在成为与硅谷平行的尤里·米尔纳的投资主战场。在几个当红的创业公司中,都出现了DST作为投资方的身影,包括口袋购物3.5亿美金C轮、滴滴打车新一轮7亿美金的融资。

而在过去的一段时间,中国科技企业已经给DST非常丰厚的回报,包括阿里巴巴、京东的上市。DST在2011年分别投资了阿里巴巴和京东,注资5亿美元获得了京东11.2%的股份。

成立于2003年的DST,名声大噪还要追溯到2009年,米尔纳与扎克伯格在硅谷的帕洛阿托达成了一项交易,DST向Facebook注资2亿美元换取1.96%的股份。

当然,除了在一票科技公司中树立了名声外,在Facebook上市后,DST也获得了超高的回报。而对于一支专注于互联网企业的基金来说,DST的团队组成却有点怪异,是由一批从高盛出来的前投行人士构成。团队成员对互联网的一级和二级市场有很深的理解和研究,与其说VC,投资金额更像PE,不会投早期,一般争取在公司上市前1-2年投资。这一点可以从DST过往的案例中看出,无论是2009年对Facebook的投资,还是2011年DST 8亿美金投资Twitter,或者DST在2011年对阿里巴巴、京东的投资,现在参与滴滴打车7亿美金的融资,都是大手笔投入。

尤里·米尔纳个人持有股份的创新工场CEO李开复曾经给出解读,DST能够带给CEO的最大帮助就是推迟上市1-2年,不要浪费时间找投行等,而在这段时间专注地把公司做好(或用这笔巨额把竞争对手消灭)。另外,有些关键员工上市后就会失去斗志,离职退休,离职创业等。能推迟1-2年等于得到这些员工多两年的服务,也可以做更妥当的交接工作。

同时,DST愿意收购部分员工股份,让CEO用合适的方法决定哪些人可以卖,可以卖多少。这么做的理由是推迟上市但是让部分员工可以少数套现,只要不损失个人动力(比如说每人最多套现25%,最多套现100万美金)。

对于他们的投资风格,李开复也列举了一些特点:

只投资他们认为会爆发性成长的方向;

只投资10亿美金以上估值的公司;

只投资下列两种公司之一:(1)已经盈利而且利润即将爆发成长的公司,(2)拥有较高门槛+巨大用户群,盈利可以推迟的公司;

非常在意创业者和CEO,是否有能力塑造、经营下一个巨大的公司;

因为这样的公司不多,他们每个billion dollar 公司都希望看,因此也来过中国几趟;

他们希望成为CEO的伙伴,所以股份交给CEO投,这样甚至有和VC对立的可能;

他们在每个国家都有若干信任的朋友,可以做reference check,筛选项目;

一旦锁定一个公司,他们的决策非常快速,并且不吝啬,愿意出比别的VC/PE更高的价钱;

随着这个在硅谷成长起来的犹太裔俄罗斯人在中国科技行业的投资力度日渐加深,我们对这种投资风格会有更深的理解。从现在DST在中国的投资盘来看,它是一股不能忽视的资本力量。

除了给中国企业输送资本外,米尔纳还将会是一个中国企业对外的桥梁,不信,你看他最近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是如何给小米背书的。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