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依靠设计师们热情支撑起的网站,十年了

在北京酒仙桥乐天玛特超市后面小路边,鸿运大厦四楼的一个工位上,Q 哥每天只做一件事,这件事他整整做了八年——坐在电脑前审核一张张设计师和摄影师们上传的图片。

7*24 小时轮班, Q 哥和其他六个同事负责审核上传到设计师社区“站酷”的图片,每人每天平均要审核 3000 张。八年来 Q 哥一共审核了数百万张各式各样的设计作品,包括平面、插画、UI 等几乎所有设计门类。一张图片,该打什么标签,能不能过,给什么样的推荐等级, Q 哥了如指掌。

在设计师社区站酷,负责审核的一共有七人,每天有两万张上传到社区的图片需要他们处理。这就是他们加入站酷以来每天的工作,但仍然不知疲倦。你甚至无法理解他们对于这件事的热情。这些每天沉浸在机械重复工作中的年轻人,常常面无表情,但好像在他们的内心里有着燃烧不尽的火焰。

WechatIMG8

站酷首页

站酷是中国最大的设计师社区之一。创始人梁耀明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礼节性地和我握了握手。

他不擅长交谈,大部分时间他都会站在公司天台上一个人低头玩着手机,左手捻根烟。

梁耀明和他网站大部分用户一样,不善言辞、性格内敛,但是内心却总是有着一种热情。他喜欢摄影,当我提到想看看他的摄影作品的时候,他的眼神里立马闪了光,一张张为我展示他去各个地方游玩拍下的,上传到站酷社区的摄影作品。

站酷一开始只是梁耀明用来存放、分享收集到的素材的个人博客。没想到过了十年,站酷从 2006 年一个小小的个人博客发展到 BBS,再到 UGC 社区综合平台,成了现在注册用户数高达四百三十万的设计师聚集地,还成功推出了旗下正版图片交易平台,站酷·海洛创意 。现在很多设计师面试都会在求职邮件或是简历上附上自己在站酷的个人主页,用于展示作品,作为自己专业性的背书。

WechatIMG9

海洛创意首页

对我们这些非设计师职业的人,可能站酷·海洛创意更为人熟知, PingWest 品玩很多图片用的就是海洛创意的版权。

梁耀明解释,传统的图库网站依靠着出手阔绰的大企业活得也不错。很多小公司甚至个人用户也有用图需求,但是他们是很难承担传统图库的高昂成本,也没必要买那种高清尺寸,这正是站酷·海洛创意的市场机会。

在站酷·海洛创意上,最便宜的图片只需花 20 元就可以获得相应的永久使用权。所有素材明码标价,选图、支付、发票全部流程都可以在线完成。

站酷十年至今,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设计师用户们的自愿支持。

很多设计师很内敛,不大爱和人打交道,但是他们对于站酷有种别样的热情。站酷十年,每年都会组织线下活动的“大趴”,每一次活动都是用户自发自费组织的。站酷只做周边礼品的赠送和活动流程指导的辅助作用。

秦鹏从 2009 年开始接触站酷,从一开始顺着百度搜索找到站酷的设计小白,到现在秦鹏已经在太原拥有了一家自己的小公司。他也是站酷十周年设计大趴首站太原站的组织者。

秦鹏为我展示了极为详细复杂的活动策划过程,甚至小到一个片头的剪辑和抽奖程序的设计。他为了这次大趴,放下了公司的事务整整一个月。我能透过冰冷的屏幕感受到他的热情。

WechatIMG71

用户自发捐赠价值上万的字画作为线下聚会抽奖礼品

相比秦鹏这么外向,水姐可能更符合大家对于一个设计师的想象,安静、内向、不善言辞。2007 年站酷网成立了 BBS 论坛,水姐当上了版主,在上面认识了许多设计师朋友。

她是上海站线下大趴的组织者。刚毕业工作没多久的时候,水姐就曾经拉上一个朋友千里迢迢跑到北京,参加站酷的线下设计师年度大趴。

2009 年水姐也成为了一名组织者,直到现在仍然热情不减。我问她,一个女孩子在日常生活工作压力之外,还要承担这些组织工作,不会太累么。她回答说:“无怨无悔。”

更重要的是,秦鹏和水姐这样曾经的设计小白,在站酷社区慢慢成长成了合格的设计师。

他们从一开始因为好奇乱逛,膜拜设计大神的作品,到试着上传自己的作品,受到大神指点,一点点成长。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结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互相间的感情也很深。

就是这样一群人聚到了一起。很多设计师可能一辈子都只有普通设计水平,毕竟天赋不是人人都有的。他们可能永远不会成为他们所崇拜的那种大神,只能在三四线城市甚至偏远地区做着很普通的绘画工作。但是他们对于设计和美本身拥有着共同的热爱,催生出了站酷这种其实并不大众的社区平台。要知道,在 2014 年未融资之前,站酷一直就是盈利的,完全可以依靠自身造血存活。

全心全意为设计师服务。这是我听到站酷的用户们说过最多的一句话。

订阅更多文章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