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想让手机取代“城市一卡通”,它的难点在哪?

yikatong22

支付宝要联合住建部IC卡应用服务中心,推出支付宝未来“交通计划”的一期产品——支付宝钱包将实现35个城市一卡通的空中开卡和空中充值功能,预计年底将达到60家。在目前已经合作35个城市中,已经支持相关NFC技术的手机,能够在支付宝钱包中进行空中开卡充值,直接用手机进行公交出行结算,也能通过支付宝钱包进行空中圈存,对实体卡进行充值。

这与PingWest报道的支付宝之前通过和e乐充合作,实现为北京一卡通充值的模式有所不同。其具体的实现方式是,用户支持相关NFC功能的手机打开支付宝钱包App。通过“城市一卡通”入口,选择发卡城市并输入支付密码,就能完成空中开卡,支持多张虚拟卡的存储。乘客能够直接通过手机终端,完成公交卡的刷卡结算,即便在异地也能使用。而在部分城市,还能支持地铁、轮渡、自行车租赁、出租车中的部分功能。同样在“城市一卡通”入口,除了能对虚拟卡进行空中充值,同样还支持对存量实体卡用户的卡片圈存。

然而,在整个生态链中,支付宝作为“离用户最近的一层皮”去推进这件事。但这样一种便民的方案,为什么此前无法推动?这并不是简单用技术不兼容就能解释通的。

140619122216

(支付宝内部关于NFC生态的分析示意图)

不同手机终端的NFC芯片需要技术对接

按照支付宝的计划,预计到今年年底,主流带NFC功能的手机都能够接入支付宝。支付宝NFC项目负责人曹寅告诉PingWest,支付宝首先与OPPO合作,接入旗下几款手机机型。对于世面上的存量手机,由于不同品牌手机NFC芯片上的安全模块(SE:Security module),接入TSM(可信任服务机制)的协议和标准不一。支付需要联合NFC芯片厂商和手机厂商,通过软硬件进行调试,进行适配。

这其中,NFC芯片中的安全模块(SE)是存储应用及密钥的载体,用于手机应用的支付、身份认证等安全性要求高的应用功能。而手机终端厂商可以控制SE预置及下载的过程,通过在SE中预置主控密钥和管理软件,并建立安全信任管理机制(TSM),可以将SE开放给更多的合作伙伴。简单的说,支付宝需要联合手机厂商、芯片厂商(主要是NXP和欧贝特),为不同手机终端对接TSM平台做技术适配。曹寅告诉PingWest:“这其中各家的技术都是兼容的,但需要一家家调试,除了技术支持,另外商务合作上也需要OK。”

OPPO公司商务副总监刘洋也向PingWest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公交公司和通卡公司的意愿不足

由于目前不同城市公交公司使用不同的机具、不同的服务器后台。如果没有外力推动,国内主要的公交公司并没有太大的意愿去改造。

思智浦半导体公式是国内主要几家生产NFC芯片的公司,该公司业务拓展经理余新浪告诉PingWest:不同公交公司所使用的POS机具技术主要是我们的,这些机具之间是比较兼容的,并不主要因为技术上的问题,而是商业模式上的问题。就比如说北京的公交,理论上也是可以空中发卡去刷,但公交公司没有意愿去改造系统。因为原本系统本身就能自成体系,而POS机后台改造需要投入额外的人力物力,去实现服务器对接、保证空中传输的安全。这需要有外部资金支持和商业模式上的协调。

协调行业链需要一个统一的接入标准:不仅对支付宝,对微信支付和百度钱包也得开放

目前,住建部IC卡应用服务中心希望通过主导一种“具有强制性的智能卡领域工程建设国家标准”,协调产业链上的芯片组厂商、手机厂商、机具厂商、卡厂商、App开发者按照这个的技术标准研发生产。简单来说,IC卡应用服务中心类似公交系统的“银联”,负责制定数据清分、资金清算的标准,不涉及通卡公司利益分配。按住建部IC卡应用服务中心申绯斐的说法,“如果没有统一的标准接口和统一的安全体系,是无法实现35个城市互联互通的”。

住建部申绯斐告诉PingWest:手机消费方式,以支付宝的案例为例子,它会涉及到手机芯片、手机终端、系统、通卡公司、安全密钥和住建部密钥系统,涉及到方方面面,就需要对原来的系统进行改造。另外,这背后还涉及到不同公交公司的商业问题,比如钱是怎么走的、资金怎么划拨、利益攸关方利益怎么协调。

目前已经有近35个城市互联互通的城市,这个标准未来还会延伸到小额消费领域。申绯斐告诉PingWest:通过统一City Union体系,把35家甚至更多城市联合起来,去和第三方机构谈合作的筹码更高,它们的接入的成本也越低。同时,我们欢迎更多的第三方支付能够进来,这对微信支付、百度钱包等都是开放的。

已实现互联互通的城市名单:上海、宁波、绍兴、湖州、台州、常熟、兰州、白银、南昌、永州、葫芦岛、锦州、江油、抚顺、昆州、江阴、淮安、天津、沈阳、福州、三亚、湛江、无锡、南通、辽源、松原、克拉玛依、榆林、龙岩、舟山、泰州、长兴、驻马店、鹰潭、凯里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