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酷直播:小扎对话三名太空中的宇航员,还让他们表演了后空翻

休斯顿:这里是休斯顿任务控制中心,请呼叫国际空间站以测试声音。

小扎:好的……国际空间站,这里是 Facebook 的马克·扎克伯格,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国际空间站:嘿小扎,声音非常清楚,很高兴今天能跟你通话。

facebook-live-iss


就在昨天,Facebook 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给全世界小朋友带来了最好的儿童节礼物:太平洋标准时间 6 月 1 日上午 10 时左右,他跟国际空间站上的三名宇航员/科学家进行了长达 20 分钟的视频通话,并在自家的 Facebook Live 上做了全程的视频直播——顺便让自己变成了所有人都羡慕的直播网红……

mark-zuckerberg-facebook-live

在海拔 24 万米高空以 7.7 公里/秒的轨道速度与扎克伯格以及全世界观众打招呼的,是蒂莫西·柯普拉(Timothy Kopra)、蒂莫西·皮克(Timothy Peake)和杰夫瑞·威廉姆斯(Jeffrey Williams),分别在上图的中间、右边和左边。

和空间站接通后,扎克伯格向三位宇航员提出了第一个问题:宇航员在太空中都在进行哪些试验?为什么它们无法在地面上进行?

不瞒你说,国际空间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试验的对象,包括宇航员自身……这是因为失重状态对人身体会带来负面影响,而这个影响也在研究内容之列。柯普拉介绍,为了弥补失重对骨密度和体重流失所造成的影响,宇航员们每天都要在空间站里锻炼数个小时。

但除此之外,逃离地心引力的控制也为一些基础科学的试验敞开了新的可能性。国际空间站里会进行各种不同学科的研究,比如燃烧(物理、化学)、流体力学以及微生物学等等。

ISS

国际空间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

紧接着,扎克伯格又提出了第二个可能很多人(不止小朋友)都关心的问题:如果我们想要去到火星的话,有什么样的技术可以实现呢?

事实上,国际空间站本身就是人类为了实现未来的地外生活而进行的一项长期实验。而这个实验的过程不止是科学家的工作。“我们将国际空间站制造出来,发射到太空里,然后每天维持着它的运行,这已经是伟大的成就了,”在拥有超过 3000 小时飞行经验的前美国陆军上校威廉姆斯看来,怎样长期保障一个地外生活空间的运转,就是他们在这里得到的最重要经验。

谈到具体技术,就在这次直播的前一周,美国宇航局在国际空间站里成功测试了 BEAM——Bigelow Expandable Activity Module(毕格罗可扩展活动模块)。简单来说 BEAM 是一个可“充气”扩大的太空生活空间,能够在发射的时候折叠“收纳”起来,到了太空中再充气展开,而且展开的过程中还能保证里面的气压充足,不会泄露到太空中。如果这项技术未来能够实装,将可以在更少的发射负载基础上,在太空中承载更多的居民,显著提升宇航任务的效率。

beam-inflation

扎克伯格将更多时间留给了观众提问,而从我翻过的评论来看,提问最多的问题种类基本上都是“在太空里怎么上大号”,“最怀念地球上的什么食物”,以及“能不能把摄影机转到对着地球”……

而谈到太空里伙食的问题,大部分宇航员都慢慢地开始爱吃辛辣的食物了,原因可能在于大部分营养都要通过袋装的流食摄入,时间长了口味变得很淡。

那么建议宇航员就不要试 Soylent 了……

而当观众问到太空里有没有冰激凌时,柯普拉回忆起了 2012 年 SpaceX 的龙飞船给空间站带来的冰激凌,“那可是上好的美味!现在我们还留着一些准备节省一下吃的久一点……”

iss-ice-cream-2

关于语言和沟通的问题,答案永远是最好玩的……可能很多人都会以为英语是通用语言,但事实并非如此。

“第 47 批任务的六名宇航员里,有两个美国人,一个英国人和三个俄罗斯人。我们三个其实都会说不少俄语,只是程度不同而已。但我们的俄罗斯队友的英语都很不错,”柯普拉介绍。

除了这六名宇航员之外,国际空间站里还会有来自其他国家太空或研究机构的宇航员,比如日本、德国和加拿大的宇航员。由于美国和俄罗斯是世界上最主要两个的火箭发射/宇航任务执行国家,所以其实,各个国家的宇航员都至少要会英语,会一些基本的俄语就更好了……“在太空里就是英语和俄语混着说,我们管这叫做‘Ruslish’。”

ISS-47

看来,想要当好宇航员,除了要懂科学、会驾驶飞船以及每天健美级别的锻炼以外,还得是半个语言学家啊……

“我们在太空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在这得到的试验结果,会在长期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家园地球。”这次第 47 批国际空间站任务的指挥官柯普拉对百万观众说道。

根据实时的数据,在直播的过程中加入观看的观众数超过了 100 万人,而截至直播完成后的三个小时,发布在扎克伯格 Facebook 账号上的直播视频回放数已经超过了 200 万,获得了 2.7 万分享和 13 万评论,以及将近 28 万个赞。

“当我们在打造一个连接全世界的产品时,连接到太空中的兄弟们简直是最极端,同时也是最酷的可能性了。能跟你们通话太赞了。”在直播一开始声音测试完成之后,扎克伯格颤抖着说出了这段话。在之后的整场直播中,扎克伯格都显得十分紧张,在提问的时候有些不知所措,偶尔还会四处张望,跟在 F8 以及其他科技大会上面对近万人演讲时自信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就像是在跟自己小时候的偶像对话一样。

661035509368953687

联想到扎克伯格在 F8 大会上所展示的研究进展以及 Facebook 的十年路线图,Facebook 已经准备好让超大型无人机布满全球,向地面发射网络信号,从而让世界上每个角落的人都可以享受到互(Face)联(book)网。在直播里扎克伯格也问宇航员 Facebook Live 的使用体验怎么样,有没有反馈意见可以提出。而宇航员则回答互联网在国际空间站里也是最近才有。

说不定几十上百年后,Facebook 也会参与到未来的“太空联网”计划里,让那些去到别的星球生活的人们也可以继续跟地球保持连接。到时候,如果扎克伯格还在世,还能有机会跟宇航员们聊天的话,他也许可以骄傲地自称自是宇航员们的“同僚”了。

其实整场下来,让我印象最深的是扎克伯格收尾时的一句话:

It’s amazing that this worked.

我想他说的没错,无论是宇航员在宇宙中维护国际空间站正常运转长达 20 年之久,还是首次宇宙-地球直播得到数百万人的在线收看,都是再“赞”不过的事情了……无论从内容信息量和吸睛度的角度,还是实现这次直播所需要的技术支持角度来讲,这 20 分钟绝对是我看过的最棒的直播。

跟这 20 分钟比起来,那些 V 字脸,咬着耳机看着屏幕,对每一条无聊的评论和每一份送礼毫无诚意地答复,之外只剩下撩头发的直播,恐怕连相形见绌的份儿都没有。你说,有什么能比在 Facebook 上看宇航员直播后空翻更好玩的呢?

mark-zuckerberg-facebook-live

图片均来自 NASA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