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玩APP 注册
关闭

品玩APP, 重版出来!

点击下载

逍遥小妖

发布于 2017年12月31日

把智能音箱送进敬老院?没想到老人和护工都High了

讲道理,听到阿里 AI Labs 在养老院搭了一个样板间,我的第一反应是「破罐破摔」。

和国外的亚马逊 Echo、Google Home 不同,国内的智能音箱从一开始画风就有些不对,因为国内用户的智能电器买的少,大多数人买回家只能拿来尬聊。

而在智能音箱的评测和用户反馈中,我们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过「最喜欢的是家里的长辈」、「家里老人拿来听歌听相声不错」。

所以天猫精灵在养老院搞得这个智能样板间,可以说是一点作秀的感觉都没有,反而给人一种「哦,你们终于放弃了的感觉」。

当然,这话是不敢同阿里同学讲的,因为要是提前让他们知道了,可能就去参观不成了。

周四一大早,PingWest品玩(微信号:wepingwest)就跟着阿里一起来到了北京市房山区的普乐园爱心敬老院。

这家敬老院也算是北京的明星敬老院了,院长闫帅今年 29 岁但从事养老行业已经 10 年,起初进入这个行业就是为了能在照顾家里老人的同时给自己找份工作,一做就是 10 年。

普乐园爱心敬老院和北京城里的那些开在小区居民楼里的小敬老院也不一样,有一大片垂钓园、一片种植园,老人住的都是二三层没有上楼障碍的小矮层……

然而,最让一众年轻年轻记者们感到眼前一亮的既不是敬老院的设施,也不是天猫精灵的神奇,而是这张佛系作息时间表:

为了来参观敬老院起了一大早的记者们看到晚上 9 点就能睡觉,纷纷发出了「想过」的心声。

看到院里来了这么多年轻人,几位老阿姨也从自己屋赶过来围观,并自告奋勇的想要给大家演示一下「老年人」用天猫精灵完全没问题。

她和我们说:「这东西可好玩了,来的第一天我就试了,让它念大悲咒,它就念大悲咒。」

结果在现场演示的时候,她说「天猫精灵,给我来一个大悲咒」,却几次都没能得到正确的反馈。后来,闫院长说「阿姨,你就直接说『天猫精灵,播放大悲咒』就行了。」

一时间,整个屋里充满着佛系的气息。

看来天猫精灵对于这种模糊的语音指令,还有待加强。在后续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北京中心负责人聂再清的介绍中,解释了天猫精灵会根据不同的场景和用户习惯进行学习。

如果以后有越来越多的老人用上天猫精灵,那么天猫精灵也会适应爷爷奶奶们「叫孙子式」的口语命令。

当然,如果只是在老人的房间里放一台天猫精灵就叫智能养老院,那也太糊弄事儿了。这次智能养老方案的另外一个合作伙伴是智能家居品牌 LifeSmart。先不说都在房间里安了什么设备,先来讲讲都能干什么——

很多年轻人买智能音箱的第一需求其实都是躺在床上关灯,但对于租来的房子没有办法改造顶灯来说,这可以说是一种奢望了。但是在智能养老方案中,老人可以躺在床上就遥控房间里的灯光。

不仅关灯开灯,拉窗帘这项对于某些行动不便的老年人来说有点困难的事情,也可以靠语音控制来解决了。

到了夏天,老人想打开空调,想调节温度也不再需要和字儿特别小的遥控器较劲。想热点就说热点,想冷点就说冷点。

除了和天猫精灵的语音交互之外,LifeSmart 还在房间里装满了传感器,老人摔倒了——有报警;半夜老人起夜了——自动开小夜灯;窗户没关——自动提醒护工;温湿度异常了——自动调节空调、净化器和加湿器。

当然,给爷爷奶奶找一堆「智能小孙子」并不能解决他们的寂寞问题,LifeSmart 还为每个房间配备了一个可以 360 度旋转、双向通话的摄像头,与房间中的电视连接,可以让老人随时与自己远在家中或远在其它城市的子女视频聊天。

你们猜在普乐园爱心敬老院,这样一个单人套间多少钱?

被改造成智能样板间的套间,这是客厅部分

闫帅给出的价格是 1300 左右。而在上图中被阿里巴巴 AI Labs 改造为智能养老间的是一个套间,拥有两张床和一个起居室,包吃包住包护理价格仅为 3500 左右。

听了这个价格,我们这些年轻人真是一阵吐血,恨不得自己能早点有机会住进去。

但是,普乐园爱心敬老院背后,还有一段蛮心酸的故事。

左边就是这家养老院的院长闫帅

10 年前,这家养老院其实是闫帅的父母一手创建的。但是开院不久,闫帅的父母就相继得了非常严重的疾病,自己也成了「需要照顾」的对象。19 岁的闫帅从一名开跑车、泡夜店、叛逆不听话的「纨绔子弟」一夜长大,全权负担起了养老院的工作。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闫帅不分昼夜照老人,为的就是办一家人人都住得起的养老院。在这十年间,他陆续把家中的一千万左右积蓄都投入到了养老院中。

而普乐园爱心敬老院是一家民办非企业单位,这样的机构股权不允许转让,利润不允许分配,除了基本的工资和运营之外,每一分钱都必须重新回到老人的身上——更新设备、修建更好的房舍、为老人开辟垂钓园和蔬菜地等。

在这样的艰苦条件下,闫帅其实最烦恼的是「人手不够用」,这也是闫帅特别欢迎 AI Labs 智能养老方案的原因之一。

「从事养老行业的年轻人太少了。在夜间,我们的护工其实非常忙……」

为了保障老人的安全,每个老人的窗前都一定要有一个呼叫铃。过去这种呼叫铃是单向的,夜间值班的护工只能看到有老人按下了呼叫铃,但是并不知道老人具体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有的时候同时几个老人按下呼叫铃,有的可能是真的遇到了危险,但有的可能只是行动不便想让你带他去厕所。」

有了天猫精灵和 LifeSmart,在老人按下呼叫铃之后护工可以第一时间直接通过 iPad 看到摄像头拍摄的房间中的场景,也可以通过语音与老人询问按下呼叫铃的原因,能够更好的服务老人。

遍布房间的传感器

还有给每个房间调节空调、开关窗帘、检查门窗这些基础而又不得不做的工作,都可以远程统一进行了,节省了单个工作人员大量的时间。

关键是,这套智能方案的价格并不贵,天猫精灵原价 499 元,在双十一的时候才卖 99 元,智能开关、智能灯、摄像头的价格也不过百元上下,传感器的价格大多低于百元,一个房间的改造成本可能在千元左右就能解决。

对于普乐园爱心敬老院这种,想让每个老人都能住的起的养老院来说,是最大的方便。

说了这么多,那么老人们是怎么想的呢?

PingWest 品玩(微信号:wepingwest)采访了玩天猫精灵玩的特别溜的王阿姨。王阿姨今年刚 60 出头,按常人的眼光还远不止于住进养老院,但她本人却表现出了十分时尚的养老观:

「家里就一个儿子,每天都要出去上班,在家里呆着多无聊啊。而且啊,和子女在一起也吃不到一块儿,我们老年人就喜欢吃软烂的,他们又不爱吃。再说了,他也有自己的生活,平时也和我聊不到一起,还不如在这里和同龄人一起玩的开心。」

今年被朋友介绍进入普乐园的王阿姨还并没有完全住进这里,她打算每年先住进来几个月「适应适应」,等到未来岁数再大一点,觉得自己住在家里「不安全」了,就完全搬进来。

「我们这一辈儿人啊,子女都是独生的,很不容易。养老不能只等着儿女,肯定要借助这样的外部力量,所以住对来住养老院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对于阿里 AI Labs 和 LifeSmart 打造的这间智能样板间,王阿姨觉得在使用起来没有什么障碍,「我也就学了十几分钟吧。」、「有了这个之后,剩了他们(护工)们的很多工作,他们也挺不容易的。」、「而且最主要的是,能听歌、听相声、听大悲咒,我就觉得特别方便。」

我们注意到,王阿姨手里拿的也是一台智能手机,但对于她来说,除了一些十分基础的操作之外几乎不会用别的功能,「字太小,界面老变」。

闫帅介绍到,关于天猫精灵招牌的网购功能,他们也会在接下来进行试点——录入老人的声纹和子女的支付宝帐户和敬老院的收货地址,老人如果想买什么东西可以直接通过天猫精灵语音搜索下单就行了。

当然,在这个初次的试点中,智能方案也并非十全十美。

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北京地区负责人聂再清

比如聂再清坦诚说,针对一些老人所说的方言还不能很好的识别,所以这次的试点才选择在了北京这样说普通话老人比较多的城市。而还有一个问题是一些老人的听力不是很好了,针对这一问题,下一步的解决方案是将天猫精灵的结果反馈以电视或平板的形式视觉呈现出来。

但总体来说,天猫精灵与 LifeSmart 的联动在养老这一场景中的应用效果,比年轻人自己买了用还是大了不少。毕竟,对于我们年轻人来说抬抬手、动动脚就能解决的那些事情,对于老年人来说已经构成了「不方便」。而命令天猫精灵关灯、开空调、拉窗帘做这样的小事,又不会给老人带来「什么都要麻烦子女」的心理负担。

对于聂再清这样的人工智能算法科学家来说,看到了老人们真的能把这套方案用起来,也十分激动:「我们的工作最有价值的部分,不是发表多少论文,拿了多少奖,而是看到研究成果实实在在的产生了社会价值,帮助到最需要帮助的人。」

而闫帅也对未来的智能化养老方案多了许多期许:「我们正在调研,看看能不能有一种方案把医院和养老院连接起来,让医生不用来养老院就定期对老人进行问诊、简单体检。这样就能减轻定点医院那边的负担了。」

也许到了我们今天去探访养老院的这些年轻人养老的那一天,养老院就全靠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了吧。

智能家居 人工智能 智能音箱 天猫精灵 养老
逍遥小妖

0 条评论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