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玩APP 注册
关闭

品玩APP, 新版上线

点击下载

Hao Ying

发布于 4月16日

报道产品,以及与产品有关的人和事。

手机市场的冬天到了,余承东喊话:过冬的唯一方式就是多卖华为的产品

过去的一周,上海陆家嘴正大广场门前的两块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 4 月 14-15 日华为 P20 快闪店的海报。

右侧几十米,隔着陆家嘴环路便是苹果在上海的第一家 Apple Store,也是它在大陆地区的第二家店,于 2010 年 7 月 10 日正式对外营业。近 8 年后,这里已然成为上海的地标之一。

华为和尤伦斯 UCCA 联合主办的快闪店,位于南京东路世纪广场。那里有另一家 Apple Store。

就在前一天,华为以全球上半年手机市场最强、最豪华也是最激动人心的产品阵容,P20、P20 Pro、保时捷设计 Mate RS 点燃了上海,轰轰烈烈,好不热闹。热门的极光色 P20 Pro 依旧一机难求。

这个行业里的多数玩家们,却没有热闹可言

只剩萧条,活下去才有希望。

它们被欠债、裁员,乃至倒闭的阴云笼罩。其中不乏老牌大厂,十余年前便因当红天王代言家喻户晓;也有偏安一隅的老牌小厂,一路磕磕绊绊内乱不断始终走不出自己的小格局;当然也有绝地求生的互联网新贵为筹备上市优化人员结构。

2018 年第一季度,中国手机出货量下降 26.1%,其中智能手机出货量 8737.0 万部,同比下降 27.0%。近期工信部旗下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这组报告,用一组一组数字让外界感受到了手机行业的冬天到底有多冷。

早前市场分析公司 Canalys 的统计显示,2017 年中国智能手机年总出货量 4.59 亿部,较 2016 年下跌 4%,这中国智能手机年度总出货量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下滑,也随之拖累了全球市场的表现。

“手机行业正在经历全球洗牌期。”

P20 新品发布后,余承东在上海接受包括 PingWest 品玩在内的媒体采访时再次强调,“活下来的不超过 3 家。就像制造业,八十年代的时候除了空客、波音之外,还有一些小厂家,但是大的就只有两家。

连续多年,在几乎每一次面对媒体和镜头时,这位华为消费者业务掌门人都会抛出类似有争议的论调,不管其中有多少营销的成分,了解他行事风格和过往事迹的应该知道,他眼里从来“只有第一,没有第二”。

余承东,1993 年清华研究生毕业即加入华为,是 25 年的华为老员工,参与过华为第一代交换机的研发,曾是华为无线部门核心人物,成功打入欧洲市场,是一位开疆拓土的功臣。

工程师出身的他是一个学霸,从小争强好胜。荣耀总裁赵明曾透露,将近二十年前,还在无线部门的余承东就喊出了超越爱立信做世界第一的豪言壮语。

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

放在整个华为来看,以狼性文化著称的它被一种根深蒂固的紧迫感和危机感驱使着。

2011 国产手机群雄并起的那一年,整个行业正经历着一次大洗牌。

诺基亚当年裁员总数达 14000 名,手机业务从鼎盛到颓败也不过两三年的时间。次年的第一季度,诺基亚智能手机出货量被三星超过,长达十四年的市场霸主地位拱手让人。

2011 年 8 月份,Google 以 125 亿美元收购了拆分后的摩托罗拉手机业务,两年半后联想以 29 亿美元接盘,然而没多久这个发明了大哥大的老牌手机厂商的核心人员几乎被裁得一干二净。

华为见证和参与了几乎每一场厮杀。

2011 年之前华为虽有手机业务但不过是运营商的雇佣军,生产没有含金量的贴牌机,后续才真正投身 Android 智能手机市场。

从那一年开始,它就开始了高速运转。2011 年至 2017 年,其手机出货量分别是 300 万部、2000 万部、3200 万部、5200 万部、7500 万部、1.08 亿部、1.39 亿部、1.53 亿部。

最终,它成了目前唯一一个能和三星、苹果在国际市场正面抗衡的国产手机品牌,以 10.4% 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三(IDC 2017 年数据)。

强者更强

“这是一个淘汰赛。”余承东补充,“技术、创新上有了领先优势,消费者才会更多选择我们。”

此次 P20 系列的相机以碾压性的姿态问世,领先同行一代甚至两代,发布会上余承东喜欢用“底大一级压死人”来形容。

他说:“(P20)的相机技术,今年之内能够超越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技术出身的余承东笃信华为的技术优势。我们在简单的试用对比后,已经被 P20 Pro 变态的 6 秒手持夜景功能折服。

这种技术优势随着研发投入的的增加还将继续扩大。

余承东表示,华为 2017 年研发投入 120 亿美元,全球排名第六,按照它每年研发投入占比(通常 10% 以上),三四年之内将达到全球第一。不久前公布的年报显示,华为消费者业务营收 2372 亿美元,同比增长 31.9%。

“华为持续的研发投入,产品陆陆续续会进入爆发点,陆陆续续会有技术能力领先同行,构建出更强大的竞争优势,华为未来的爆发能力会更强,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

IDC 的数据报告印证了市场的残酷。2017 年出货量下滑的主要是 Other 之列的中小手机品牌,排除全球出货量 Top 5 的品牌后,它们的份额仅剩下 39.5%,而在 2016 年它们的集体占比还有 44.4% 之多。

包括三星、苹果、华为、OPPO、vivo、小米在内的重量级选手,则在以不同的姿势扩张势力范围,或携全产业链布局的资源优势,或借设计、技术和品牌上的全方位领先,或寻求单点技术突破,或靠密如毛细血管的渠道和明星效应,亦或者是简单粗暴、无法拒绝的性价比。

现在更像是战国中后期,蕞尔小国被渐渐清扫出战场。只有最强大者,才有资格参与终极之战。

国内市场格局基本已定,华为占据了 19% 的市场份额。而它觊觎的美国市场,因种种原因停滞不前。

“今年中国市场的整体大盘在下跌,而华为却在逆势增长,整个情况非常好。现在更希望在美国之外,尤其像欧洲这类发达国家、发达区域(进一步抢占市场)。”余承东最后透露,“华为今后还会有技术上的更大突破,可能就在两个月之内。”

他不忘喊话经销商:“多卖华为的产品就可以过冬,度过寒冬最好的办法就是跟有未来的公司合作。”

当然,余承东也没有忘记明确一下他的目标:“也许今年,最差明年华为手机将做到全球第二。”

华为 余承东 P20 Pro
  • 2
Hao Ying

报道产品,以及与产品有关的人和事。

0 条评论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