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品玩APP 注册
关闭

品玩APP, 重版出来!

点击下载
第三方认证作者

颛顼

发布于 9月10日

马云的两张1972王牌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银杏财经(ID:threemornings)

作者:李越,编辑:秦简

图片来源:CNBC.com

生于1964,赶上了一个好时代。求伯君、杨元庆、张朝阳和马云,中国高科技历史上四大科技偶像是同一年出生的。

这4个人,每个人都有10年以上的黄金期,相互交棒各领风骚。求伯君的金山在90年代就已声名在外,杨元庆带领联想在新世纪的前五年完成了对IBM PC的惊天收购,张朝阳的搜狐是互联网泡沫之后行业崛起的代表性公司,而马云的阿里巴巴更是跻身全球市值前十阵营。

可以与1964年相提并论的年份,则是1972。这一年往前数,出了丁磊和马化腾,往后数出了刘强东、陈天桥和邹胜龙,其中,丁磊、陈天桥和马化腾都很长时间是中国首富。

同样是1972年,在上海市和安徽省全椒县,还有另外两个不起眼的人也出生了,二人的名字分别是张勇和井贤栋。

在《赢在中国》做评委时马云说过一句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CFO做CEO。”理由是,财务官的职业是检查、控制,所以财务官出身的CEO可能会缺乏远见。如今,马云身边掌舵最核心业务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的两大左右手,正是张勇和井贤栋,二人均是CFO出身。

曾有人评价阿里的合伙人制度:如果李彦宏离开百度,公司所受的影响是70%;如果马化腾离开了腾讯,公司所受的影响是50-60%;如果马云离开了阿里巴巴,公司所受的影响大约只有30%。马云听后回应:这个比例还应该再低些。

张勇和井贤栋都是在上海念的大学,张勇1995年毕业于上财,井贤栋则早一年毕业于上交。

作为证券专业的学生,张勇一直梦想着毕业后能够进“中国证券之父”管金生掌舵的万国证券。1995年,张勇还没开始报考,突发爆发的“327”国债事件使拥有14亿资产的万国证券瞬间损失国有资产9.6亿元,管金生因此彻底告别了他的中国证券业职业生涯。

万国证券整个公司出了问题,招聘已经暂停,张勇只好另寻他处。他接着去投了巴黎银行上海代表处,当他过了第一轮到第二轮的时候,突然新加坡出事,招聘又暂停了。阴差阳错之下,张勇去了会计师事务所安信达,工作了7年。

随后,张勇还在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担任审计和企业咨询部门资深经理。2005年-2007年,张勇在同龄企业家陈天桥创办的盛大历任财务总监、副总裁和CFO一职。

前盛大员工曾撰文称,在盛大不需要你有创新能力,因为自己就站在业界巅峰,在盛大需要的是执行力强的人。等级制度还不算最厉害,最厉害的是独裁。张勇当时进盛大的时候,是最专业的财务高管之一,几乎天天被骂,离职前终于吐了句:“我来盛大是工作的,不是来被骂的。”

井贤栋则在毕业后去广州工作了12年,先后在广州标致汽车公司、HAVI食品、太古可口可乐等公司工作。2004年初,出任广州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首席财务。3年的时间里通过卖糖水将团队打造成“黄埔军校”,向长沙、哈尔滨及湛江输送财务团队。

2007年,井贤栋从明尼苏达大学卡尔森管理学院EMBA项目毕业已两年。那时他接到了两份工作邀请:一份来自于世界500强企业,另一份来自阿里巴巴。“前者是一手安全牌。而阿里巴巴,当时我只知道这是一家技术公司。”井贤栋最终选择了阿里。

作为阿里引入的第一批精英型职业经理人,井贤栋最终成为阿里27位合伙人之一。井贤栋的英文名为Eric,内部花名叫“王安石”,夹在阿里巴巴武侠小说人物中,这个花名有种古朴甚至古板的味道。在年轻的90后员工眼里,70后Eric不算一位有趣好玩的老板,有时候甚至都听不懂他们的笑话。

而这却印证了井贤栋最大的特点:低调实干。在公司内网的个人信息签名档中井贤栋是这样说的:“life wants 1 thing from us, our best. If we give life our best, it will give us its best (人生在世,尽力而为。当你以最大的努力拥抱这个世界,世界也会给你最好的回报)”。

这一年的8月29日,作为CFO,张勇在盛大集团发布完最新季报,结束了他在盛大的所有工作。第二天,简单收拾了行李,张勇从上海出发,前往杭州,履新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花名“逍遥子”,正式开始11年阿里生涯。

当年刚进阿里,马云和他聊天时,逍遥子说:“已经干过一个30亿美金企业,想再干一个300亿美金的事业。”没曾想到,现在自己却成了5000亿美元市值企业的掌舵者。他后来在接受第一财经电视采访时又随口说,来阿里是因为太太是淘宝粉丝。

逍遥子的好运开始于2008年,刚刚加入阿里一年就被任命为淘宝网COO和淘宝商城总经理。上任之后,逍遥子做的最成功的一件事是便是打造出“双十一”,将人们自嘲的“光棍节”变成了购物节。2011年,逍遥子主导将淘宝商城升级为天猫,自己则担任天猫总裁。从此,天猫交易额逐步攀升,成为淘宝之后阿里最大的支柱型业务。如今,天猫在阿里系的重要程度甚至已经超越淘宝。

由于天猫的成功,逍遥子职务也越来越高,2013年升任集团COO,当时比他职务高的只有CEO陆兆禧、董事局副主席蔡崇信和董事局主席马云三个人。

而同一年加入阿里的井贤栋,则在2009年去了支付宝,任职支付宝CFO。2014年,蚂蚁金服正式成立,由于蚂蚁从事的业务具有天然的金融属性,财务出身的井贤栋被重用,直接担任了蚂蚁金服COO,向董事长兼CEO彭蕾汇报。

某种程度上,也许逍遥子和井贤栋不会这么快有机会成为老大。相比起1964年出生的马云,1969年出生的陆兆禧和1971年出生的彭蕾都要年轻很多,按照常理并没有到退位的时候。或许,这还要归功于逍遥子和井贤栋的运气。

2013年,互联网金融元年到来,巨头纷纷抢滩布局。这一年,马云让出阿里集团CEO的职位时,负责支付宝的彭蕾曾被视为接班人之一。最终马云还是选择了“学习能力最强”的陆兆禧,彭蕾以一封内部信宣布效忠:“无论谁接任集团CEO,我的任务都只有一个,帮助这个决定成为最正确的决定。”

事实证明马云看走了眼。有着“救火队长”名号的老将陆兆禧竟成为了危及阿里大厦的一团火,两年不到时间就被灭了。陆兆禧最主要的败笔在于,任职集团CEO期间,眼看着腾讯的微信长成参天大树,而阿里却束手无策。全公司之力推广的来往也吃了败仗,能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手淘。

正是因为阿里没有成功阻止微信,才导致后来微信支付在2014年出横空出世,一举拿下支付宝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这个锅,第一个就该由陆兆禧来背,第二个才是蚂蚁金服的掌舵者彭蕾。

2015年,陆兆禧被弃用,马云换上逍遥子。也就是这一年,在彭蕾麾下蛰伏了7年的井贤栋迎来职业生涯的大腾飞,从彭蕾手中正式接管蚂蚁金服CEO的帅印。

自从逍遥子开始担任阿里集团CEO以后,马云当起了甩手掌柜,很少过问公司具体业务,换言之,阿里在业务上基本上可以由逍遥子说了算。不过,此时彭蕾在蚂蚁金服依旧是“一姐”。

2015年前后那场支付宝与微信的移动支付之战,马云并没有“降罪”于彭蕾,但不代表他会忘记。

两年后,蚂蚁金服再度遭遇众多麻烦,其与监管层关系很差,原本寄予厚望的芝麻信用流年不利,由央行牵头的信联才真正得到了监管层认可。虽然蚂蚁方面也持股8%,但是也意味着芝麻信用的价值大打折扣。

自2017年底起,蚂蚁金服极为重要消费者贷款业务遭遇ABS融资大幅锐减74%,ABS融资的下滑会限制其贷款总量的增长,进一步影响公司利润情况。

如果这些都是彭蕾去职导火索的话,那么另一大巧合则是拼多多的崛起。拼多多背后离不开投资人孙彤宇的支持,而孙彤宇正是当年跟随马云创业的“十八罗汉”之一,前淘宝总裁,也是彭蕾的老公。2017年,拼多多快速崛起,阿里和京东相继在拼团出招,但却于事无补。一年后,高歌猛进的拼多多订单量超越京东,威胁淘宝的地位。

2018年4月9日,井贤栋被正式任命为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而原董事长彭蕾将主要负责东南亚电商平台Lazada日常业务。尽管lazada也是阿里旗下一块很重要的业务,投入也超过20亿美元,但是其规模和体量与蚂蚁金服仍不可相提并论。

马云时常调侃:逍遥子和井贤栋似乎在挑战自己说的那句“天不怕地不怕就怕CFO做CEO”。并用了一句话总结相关人事调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方可闲庭信步”。

那时,黄龙时代广场22楼,一间名曰“光明顶”的大会议室左边即是井贤栋的办公室。“光明顶”的右边是一个叫“诚善钱庄”的小会议室,旁边的走廊里挂满了国家领导人、高层视察或是高管合影的大幅照片。

工作中的井贤栋,最常见的装扮便是一副黑框眼镜、一身藏青色西服和熨得一丝不苟的衬衣。在社交媒体对阿里27位合伙人的传说中,射手座的井贤栋是个“星巴克粉、麦霸,也是个爱红酒的顾家好男人”。

在公司很多年,井贤栋一直自己开着丰田 Highlander(汉兰达)每天上下班,即便担任CFO和COO也是如此,直到2015年他已出任蚂蚁金服总裁,经人提醒要“顾及公司形象”,才换成了奔驰。

而逍遥子从上海来杭州工作以后,并没有举家搬迁来杭,而是常年住在杭州西溪喜来登酒店,等到周末有时间才会回到上海,不少住店客人都曾在这家酒店遇到过他。比如,逍遥子曾与银泰商业CEO陈晓东聊零售业态,就是选在这家酒店的一个餐厅内。

阿里内网上,员工们给张勇贴的标签之一是“比你聪明还比你勤奋”。张勇说自己工作时间是早上9点半到晚上9点半,但菜鸟网络董事长童文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揭露”:“我觉得自己够努力了,但我发现老逍比我还努力。我做菜鸟这两年,真的挺辛苦的,经常是晚上很晚才走,但我出去的时候基本上会看到他的车总还停在那里。”

《中国企业家》曾打了这样一个比喻:如果说马云是个舌灿莲花、魅力四射的ET,那张勇就像个从未来穿越而来的AI(人工智能):逻辑严密、算度精准、不知疲倦、很少犯错。他的经历就像只用一条命把一款名为“阿里巴巴”的游戏打通关那样,容错率极其之低。

从COO到CEO,张勇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是all in无线。通过手淘,阿里总算拿到了移动互联时代的一张船票。

而另一边,执掌蚂蚁金服仅一年,井贤栋就完成了两件改变中国金融格局的大事,一是推出“互联网推进器”计划与近400家金融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二是指挥完成了蚂蚁金服的两轮共计65亿美元的私募融资,刷新互联网历史上最大的私募融资纪录。

2018年6月,蚂蚁金服完成140亿美元融资,再次刷新全球最大的单笔私募融资纪录。1500亿美金估值,使其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非上市公司。井贤栋带领7000人的团队正式吹响IPO号角。

蚂蚁金服也有了全新的办公地——新支付宝大厦。16楼的参观大厅会实时滚动着当天各种交易数据,井贤栋说:“总部16楼参观大厅的巨幅屏幕可以时刻提醒我们每个用户是怎么来的,不忘初心。”

不过,一年之后,蚂蚁金服作为阿里巴巴的子公司,井贤栋应该就要向逍遥子汇报了。

腾讯和阿里持续几年的AT大战胜负未分,如今,马化腾总算熬走了比他大7岁的马云。但这并不代表着腾讯就更有胜算,毕竟无论是井贤栋还是逍遥子,都与马化腾同龄,年轻人对事业的投入程度一点也不比马化腾差。

马化腾以凌晨两三点回复邮件或找产品Bug而闻名,而井贤栋同样可以在博爱亚洲论坛期间每天只睡三四小时,逍遥子是比那个从前台一路干到菜鸟网络董事长的童文红还拼命。

腾讯阵营的掌舵者是1971年出生的广东潮汕人马化腾和1973年出生的香港人刘炽平,而阿里阵营的掌舵者是都在1972年出生的逍遥子和井贤栋。未来,腾讯与阿里的对决,就成为几个出生于1972年左右的同龄人之间的战斗了。

只不过,眼下阿里已经解决了接班人以及新旧更替的问题,但是腾讯正为这件事而烦恼。在腾讯内部,有很多中层甚至中高层管理人员早已过了财务自由的阶段,在自己的岗位上很难再有创业的心态,个别管理人员甚至都是处于养老等死的状态。另一方面,腾讯相对温和的企业文化,很难开除这些当年有功、如今混日子的“老人”。

在腾讯与今日头条以及抖音的大战中,这个问题得以充分暴露,头条系更懂年轻人的个性化需求,而腾讯系总觉得自己逼格很高不屑于做头条那种很low的产品。但是结果,头条茁壮成长的劲头,BAT谁也没有办法阻止。腾讯总办也开始意识到,是时候将权力交给更年轻的一代了,但是要怎么实施,仍然还需权衡。

阿里与腾讯的对决,马云时代只是拉开了一个帷幕,张勇时代将会更加白热化。之前更多是资金、资源和流量的竞争,之后自然而然地会上升到文化、制度和人才竞争的对决。

也就是说,一个全新的竞争态势才刚刚开始。

马云 阿里 张勇
  • 4
颛顼
第三方认证作者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