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品玩APP 注册
关闭

品玩APP, 重版出来!

点击下载

lianzi

发布于 10月26日

只有Loser才说硅谷“养老”

很多硅谷华人工程师从入职第一天就做错了,一直错到了今天。Rick Sun在一次私下的聚会上和朋友们表示觉得硅谷养老的工程师都不是好工程师。

博士毕业于南加大、在Google工作过6年的Rick现在已经是一家硅谷名气不小的创业公司CEO,甚至刚刚获得俞敏洪在美国的第一次投资。

“而这种错,直接导致了他们职场生涯的停滞,甚至是自己给自己造了一个天花板假象。”Rick说在硅谷,就是有些人忙死,有些人闲死的地方,哪怕他们现在看起来都是同级别的工程师。

“但不超过5年你看,他们就成了职场上的两级。”Rick说,总有人把职场的失败归结于外因,毕竟硅谷有太多外因可以归咎。但他所接触的不少人都是自身做的不够好——从实习到入职,到该如何和上级打交道,到如何提出升职诉求,再到下班后的自我提升,他们都有大把的机会做的更好。

硅谷的忙人和闲人

每天早上10点到公司,蹭着早饭撤下去之前吃点早饭。开一两个会,然后就可以午饭了。有些年纪稍微大点的,下午三四点就去接孩子了。有些单身的,愣是早早健身耗在公司等着晚饭,吃完回家一通打游戏。

张风(匿名)说这是大多数硅谷码农的生活。“很轻松,也很让人羡慕。不少工程师茶余饭后的谈资就是哪家公司午餐好,哪家公司福利好,哪家公司假期多,却丝毫不愿意讨论技术。”他说几乎很少有人否认硅谷会让中国工程师在本该奋斗的而立之年提前进入“养老”状态。

“不点名地说,个别吹泡泡的,工资特别多的创业公司中午还能一群华人码农在公司旁边公园遛个弯。”张风说码农这个职业在其他人眼里成了钱多,活儿少的代名词。

更可怕的是,其中一些工程师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有一些人觉得自己因为起薪高,就比别人能力高。张风虽然自己也是个Google工程师,但是却认为工程师赚钱多,不过是赶上了科技圈的好时候。

“无论原来读商科、文科的,不少都开始转码农。”他说这些人图的就是个“轻松”。

所以,每当我们“吐槽”起硅谷,就会吐槽它的无聊以及闲散的生活像是在“养老”。

只有Loser才觉得硅谷能养老。Rick说真正合格的工程师每天都非常忙——上班忙,下班也忙,忙着为升职奔波,忙着上课提高自己的技术。

不少人都忘记了,科技公司是个迭代很快的地方,硅谷更是。现在放松下来很舒服,但是未来不超过10年,就会发现自己技不如人,甚至面临淘汰。他说。

Rick说,好的工程师一周最少要花费10几个小时钻研新技术,提高自己,甚至去上一些在线教育平台的技术课。可以说,不会人工智能,也不会自动驾驶,或者没有什么一技之长的工程师很难有真正的职场上升。

不过,大多数人可能都忽略掉的是——除了技术,他们还需要提高职业素养。而缺乏这种职业素养的结果,就是让他们第一天就失去了和其他族裔工程师一起迅速升迁的机会。

职场利益和素养不是拍马屁,而是真正 be professional(专业度)的一部分。Rick在接受硅星人采访时这样表态。

 

你“看不起”的印度人正在超越你


2018年的确有很多外在的因素让毕业生们更难在科技公司找到工作。你可以把它归结为签证问题,也可以把它归结为科技公司的不景气,甚至也可以归结到坐在你身边的印度同行们。但更多的问题,都在你自己身上。

虽然某种程度上来说,印度工程师和中国工程师会在硅谷科技圈被来来回回比对,也有不少华人工程师不太认同印度同事的想法和做法。但是根据移民局(UICIS)官网显示的信息来看:2017年,印度学生签证数量仅仅是中国学生签证数量的一半,但拿到H1B的数量却占同年工作签证受益人总数的76%,是排名第二中国留学生的8倍。

实际上,中国留学生数量每年高达30万,却只有20分之一拿到工作签证。

除了印度ICC(外包咨询公司)不合理占用了数量之外,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中国职业教育是个荒漠——很多人都没有足够的职业素养,也缺乏明确的职场发展目标。

“很多人眼里,求职这件事只有刷题进到Google,没进到Google这样简单的想法。”Rick说这把面试看作是刷题是很浅薄的,而在毕业求职时把进入Google当作职场成功的标志更是短见。

实际上,很多人从找全职之前的学生时代实习就出现了问题。Rick说之所以印度人拿到更多的return offer,并不全是印度裔管理层的“包庇”(当然,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很多中国学生实习期间,不但没有和自己的manager(经理)说过多少话,甚至到实习结束都不认识自己的director(总监)是谁。Rick说这就让实习本身的意义大打折扣。

Rick说自己在Google带过很多印度实习生。他们入职第一周就会e-mail询问manager是否可以一起坐下来喝杯咖啡。他们会趁着喝咖啡的和你聊聊他的职业诉求,甚至明确提出来自己有兴趣毕业后回来全职工作。他们会仔细地询问自己和拿到return offer有什么差距,需要怎么提高。

这种和上司主动沟通和寻求指点和帮助,是中国实习生相对比其他族裔实习生所欠缺的。

很多华人看不上喝咖啡这件事儿,把这个叫溜须拍马;甚至把印度人主动对项目提意见叫指手画脚;把做项目演讲(presentation)看作只会吹牛。Rick说实际上,这是职场不可或缺的流程。这样做只会提高你的专业度——明确提出你的诉求,并且请上司和mentor(导师,美国科技公司入职后,会分配一个比员工资历长的人成为他的职场导师)给你提出有规划的建议。

很多小细节不善沟通的年轻华人工程师也做得不尽如人意——例如不太知道去Manager家做客需要怎么办。

“当我还在Google的时候,director庆祝产品上线,邀请所有同事去他家吃饭。他的太太准备了烤肉和酒。第二天,所有的中国以外的同事都准备了一张小感谢卡,让director带给太太,只有组里的中国同事没有任何反应。”Rick说一些中国工程师看不上这些“表面工夫”,但殊不知这是西方文化下最起码的礼貌和礼仪,以及职场上非常重要的一点——要懂得感激别人的付出。

“不要说感激,实习结束,很多中国实习生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走了,更不可能主动去和上司、同事沟通、复盘自己的表现。”Rick说这样的人很难给团队留下好的印象,甚至将拿到return offer机会也拱手送给了他们曾经“瞧不起”也“看不上”的其他族裔竞争者,更可能让实习本身也失去了价值。

 

升职加薪要自己争取


“在硅谷科技公司里,升职这件事,除了你自己,没有人会主动替你想着。”Rick说很多中国工程师在职场上工作很多年没有升职,就怪公司制度,怪自己的领导不是伯乐,却忘了最重要的一点——他们从未和上司明确提出自己的升职诉求。

“提出诉求的时候,也需要明确向上司摆明自己过去六个月的工作业绩。简单来说,就是自己做了哪些项目。”Rick说这就需要有升职意愿的工程师们提前6个月以上就开始做准备。

具体来说,在提出诉求时,你需要明确列出过去六个月你做的三个以上项目,并且询问上司,例如升职到senior(高级工程师)职位,还缺乏哪些能力和经历,甚至询问上司能给你哪些支持和帮助。Rick说在硅谷的职场上,懂得合理地和上司沟通自己的诉求是华人工程师需要恶补的一门必修课。

如果往再高的职位升职,工程师们就需要主动带小团队做一些项目,甚至站在管理的角度去想问题了。他说。

此外,想要在职场上升职足够快,也有一些Rick和他的同事们总结出来的硅谷职场秘诀。

“今天就说两个。”Rick大方地分享。

怎样判断自己的经理(manager)是好的经理?

Rick看来,manager分为五个等级。同时,manager的好坏会直接影响你的职场升迁。

1 导师(mentor)级别。这类人能部分充当你职场上的导师。除了行为上是你的榜样,同时,能够主动给你一些适当的指导,并告诉你该如何规划你的职业生涯。

2 有求必应:这类manager接到你的升职请求可以做到有求必应,积极地帮你准备升职材料。

3 公事公办:也是大部分比较好的manager的类别。他们客观办事,不会特别表现出对你的偏爱,但也不会故意给你使绊子,属于中规中矩的那种模式。

4 苛刻:他们对你的付出和努力视而不见,不给你任何机会升迁,甚至对其他个别其他同事特别偏爱。

5 负面:他们通常直接给你打出了PIP(全称Performance Improvement Plan。简单来说,就是公司对你的工作非常不满意,给辞退你走一个过场)。

Ps:职场上跟对上级很重要。那些能指出问题,提出帮助的经理会让你成长很快。Rick说一旦发现遇到第五类上司,不如走为上策。


什么样的项目(project)才是好的项目?

在科技公司工作,除了脏活累活抢着干外,也需要主动地去选择,甚至是“争夺”好的项目。

科技公司内部,项目的好坏主要取决于项目对于整个公司的可见性(visibility)和影响力,更简单来说,能给公司带来多大的利益。

尤其是那些影响力、带来的收入、新用户可以被量化,以及公司当下或者未来会非常重视的项目都很可能让你在公司内部“扶摇直上”。

相反,不好的项目就是那些零散的,没法量化的,日复一日重复的简单劳动。而一味地在团队里被动地干重复的,边角料的活儿,或者在美国的公司里,以为还需要像国内职场那样等着领导分配项目的工程师,很可能就是升职最慢的人。

“不爱发声的华人工程师常常吃闷亏。”Rick说美国科技公司和中国不一样,工程师们需要自己主动去争取好的项目。

“有些人认为自己有五年、十年工作经验就必须被升职,否则就是被印度manager故意压制。”Rick说其实有些时候是这些人自己在职场规划时做的不够多。

“一年工作经验乘以十并不等于十年工作经验。”Rick说日复一日重复着同一件事是不会让你变得更有“经验”。

 

工程师永远不要停止学习

“在硅谷,一个无人车工程师市场平均薪资接近24万一年。其中优秀的人才每年收入可达40多万美元。”Rick说那些愿意提高自己技术的工程师“生逢其时”。

“所有人都知道无人驾驶工程师薪水高出普通软件工程师30-50%,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每天晚上不休息、不闲逛,多花费好几个小时上一门无人驾驶课程,为自己在未来赚得一个好前程。”Rick说在这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事情。

从2013年开始,Rick发现周围有越来越多学弟学妹、甚至是大家都在刷的Leetcode题库创始人本人都因为找不到理想工作,来向他寻求面试经验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对于职场素养的技能可以让更多人获得更好的职业发展。

也就是那一年,Rick创业成立了一家华人的科技公司职场培训公司来Offer。而发展到2017年,已经有接近2000名学员拿到FLAG (Facebook, LinkedIn, Amazon, Google)等硅谷一线科技公司的实习和全职工作offer。

而在创立的第5年,也就是上个月,来Offer刚刚成为新东方在美国唯一直投的创业公司。朋友圈里大家都笑称他是被俞敏洪Pick的男人。

“我非常反对别人把来Offer叫做刷题班。”Rick说俞敏洪本人看中来Offer,并进行战略投资也是希望新东方能够给中国留学生获得出国留学的offer,而希望来offer把毕业之后的事情做好——帮助这些留学生提高职业素养,顺利找到工作。

“既然是战略投资,未来一定会有更多可以期待的合作。”Rick说具体合作形式还需要些时间才会公布。

在美国科技公司中摸索上升模式的华人工程师需要的是全方位的建议和职业素养的提升——他们需要有人告诉他们该如何表现地让面试官满意,该如何修改简历,甚至入职的第一天该做什么、第一周该做什么、第一个月该做什么,以及第三个月该如何和manager进行入职后的第一次review沟通。

“而从我的个人经历来看,目前工程师们最该获得的能力是无人车研究的技术。”Rick说之所以开设这门课,主要是看到了未来十年硅谷科技圈的下一个爆发点。

这门课除了技术知识的讲解外,也非常注重实践。Rick介绍说本周,来Offer已经和硅谷最前沿的、专攻无人驾驶精准定位技术的无人驾驶公司DeepMap一起合作,在无人车课程上提供相关的技术实操项目,并由DeepMap的资深工程师进行课后审核。学员甚至有希望获得DeepMap公司的面试直通车,拿到高薪工作。

“未来15年内,只要政策跟得上,无人车领域都会是下一个爆点。现在几乎所有汽车公司都在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在无人车领域的研究上,那些科技巨头也是。无人车平台未来会像是Apps store平台一样,和其他各种技术相整合来彻底改变人类的出行。”Rick说他在卡耐基梅隆无人驾驶研究的导师告诉他,每周都有各种汽车、无人车厂商来向教授询问有没有要毕业,甚至还没毕业的学生可以提前超高薪挖过去。

“这个行业发展越来越快,但是人才储备完全跟不上。”Rick说不是所有工程师都可以当无人驾驶方面的工程师的,需要额外上专业课。

而这也就是来Offer主推这门课的原因——我们觉得对那些有编程基础的人来说,这是最有价值的知识和技术。Rick说毕业两年的无人驾驶方向博士,年薪没有低于25万美金的,每个公司都求贤若渴。

“这门课的老师都是活跃在第一线的人工智能领域的老师和工程师——有来自卡耐基梅隆、华盛顿大学的教授,连助教都是Uber Motion Planning组的工程师。”Rick说这门课是小班教学,一门课就三十个人,老师都能叫出每个学生的名字。

在采访最后,Rick和我强调,哪怕只要有一个人读了这篇文章能够对自己的职场获益,他都觉得是值得和开心的。

想要了解更多的硅谷科技圈升职打怪秘籍,不如扫下方二维码直接进群和Rick讨教:
 


 

有兴趣了解课程?不要停,往下看

 

点击上方图片,即可查看课程内容

本课程将传授学员们无人车最核心技术 —— Planning & Decision-Making。经过15周的系统培训和专业的指导,让学员将具备成为一名专业无人车工程师的水平和素质。

 

点击上方图片,即可查看课程内容

理论知识系统 + coding 动手能力 + 面试技巧的全方位提升!本课程旨在让培训学员在3-6个月左右时间达到面试硅谷大部分IT公司的水平,并有冲击一线顶级公司的能力。

本课程已成功帮助上千名学员拿到Google、Facebook、LinkedIn、Amazon等一线公司的offer。


课程咨询

添加来Offer课程顾问为好友

直接进行课程报名咨询

如需电话咨询,请发送简历至

ask@laioffer.com

老师将会在24小时内与你联系。

求职,你只需要一门课程

硅谷 美国 Loser
lianzi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