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品玩APP 注册
关闭

品玩APP, 重版出来!

点击下载

玄宁

发布于 10月31日

喝进咖啡,码出句子

特朗普要取消出生公民权?!快看看你受影响吗

10月30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接受媒体 Axios 专访时突然爆出猛料:

自己将签署总统令,推翻“出生公民权”,也即取消非公民及未记录在册移民(non-U.S. citizens and unauthorized immigrants)在美国生下的婴儿自动获得美国公民身份的权利。

而且,特朗普表示,他不只是在考虑这件事,而是已经在进行中。 

“它正在进行中,它会发生… 通过行政命令的方式。” 

毫无疑问,这件事可能会彻底改写移民在美国的命运,而华人可能位列受影响最严重的群体之一。 

对于华人并不陌生的“赴美产子”,正是依靠所谓的出生公民权才得以实现。无论是何种身份造访美国,只要是在美国产下的婴儿可以自动获得公民身份。

这个现状也造就了赴美产子的产业。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中汤唯饰演的文佳佳就是这样一位产妇。

显然,如果特朗普得逞,赴美产子并不是不可能,而是将彻底失去其最重要的意义——婴儿的公民身份。

不仅如此,另一个萦绕在美国老移民心头的问题是:那些早已赴美,长期生活于此,但还不是美国公民的人们,他们在美国的后代,是否也会因此被剥夺身份?

为很多人所不熟悉的是,拿到绿卡并不意味着就成为了美国公民。实际上,在美华人很多一部分是拿着工作签证,或者拿到绿卡但却选择不入籍,或者还未完成归化 (natualization) 程序的。

这些工作者、老移民,都属于特朗普此次表述当中的“非美国公民”。也就是说,按照特朗普现有的陈述,拿着合法工作签证和绿卡的在美华人,他们的孩子同样会受到这条法令影响。

目前尚不清楚特朗普是1)只禁止未来的婴儿取得国籍,还是 2)更进一步,追回已经有身份者的国籍——不管怎样,这都是一个很令人难以置信的情况。

在硅谷的朋友可能了解,因为华人数量众多排队很久,从在科技公司就业直到入籍的整个流程十分漫长而且险象环生:抽 H-1B 就是一道坎,然后要排好年年的时间拿绿卡,拥有绿卡超过5年才可申请归化,真正完成入籍,中间有一点差错都有可能付之东流。如果算下来,整个过程可能长达10-20年。

试想一下,如果特朗普的计划实现,那为了保证自己孩子可以拥有美国公民身份,那些仍然仅持有H1B或绿卡的人们,可能就需要等到自己拿到公民身份后才能生小孩——这无疑是一段极其痛苦和充满不确定性的旅程。

一位一代中国移民张先生对硅星人表示,如果最终特朗普成功,他计划离开美国。他说,

我靠着技术来到美国,然后我一直拿着 H-1B 的签证,未来十年我也看不到我拿到绿卡的可能,”张先生表示,“我给美国交税,买了美国的房子,把钱都花在了这里。我的孩子肯定出生在美国,现在他却连身份都可能没有了。”

如果这样,我们会离开美国,去那些欢迎我的地方,美国的吸引力就在它的民主体系上,但是如果现在这个趋势继续下去,一个美国总统能改变宪法,下一个总统又能修改回来,美国宪法成什么了?(届时)美国吸引人的地方其实已经没有了。我也没必要留下了。

张先生的担忧不无理由。好在,他还不必为此事太过担忧。

因为,特朗普想要取消出生公民权,并不是签一纸公文这么简单。请注意:出生公民权是写入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的,属于宪法条文。

而总统令可以改变政策,却不可以修改甚至推翻宪法。

根据美国宪法,出生公民权具体指的是:凡出生在美国领土和领地的儿童,都能自动获得美国公民身份。

这项权益的确立并非一朝一夕,而在历史进程中,华人更是重要的推动者。

出生公民权在1868年以第十四修正案的形式加入美国《宪法》,在当时主要是针对的是黑奴的合法身份问题。但真正让这项权利得到整个美国社会和法律认可的,则是美国最高法院的多项判决。

其中最具里程碑的正是一起涉及旧金山湾区华人的判例。 

1871年,两名华人在旧金山生下一名男孩,取名黄金德(Wong Kim Ark)。黄金德1897年出国旅行回到美国时,却被海关拦下,移民局以当时的《排华法案》为由,拒绝承认他是美国人,不允许他入境。

之后黄金德起诉美国政府,而两年后联邦最高法院在判决中认定,根据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即使黄金德父母是外国人,他因为出生在美国,因此自然就是美国公民。这一判决成为出生公民权的最重要判决先例之一。 

这之后,在各种战乱、难民潮中,大量外国人来到美国,而他们在美国出生的后代,自动获得美国身份。移民也成为美国发展壮大中的重要力量。 

(当年《排华法案》下黄金德用于出境的证件)

在美国,修宪并不容易。只在经过繁冗的立法过程之后,修宪才有可能通过:

首先需要提出宪法修正案,并获得参议院和众议院同时超过2/3的议员投票支持;或者由2/3的州议会召集成立制宪议会,提议进行修改。

特别是在当下中期选举的当口,竞选者不大可能在就此事修宪上做出支持的表态,或者提出相应的法案。

如果特朗普坚持要通过总统令 (Executive Order) 来取消出生公民权,最后只会被公民团体甚至美国政府律师以违宪为名告上法庭。

不管怎样,特朗普随口一说,就带来巨大恐慌。有些二代移民虽已经获得美国国籍,但也对特朗普政府的这种不稳定感到担忧。

有法律专家直呼,特朗普的做法会产生很多“二等公民”。对于极度重视子女教育和未来的华人家长,这样的影响将是痛苦的。千辛万苦移民美国,遵纪守法,工作交税,自己的子女却无法享受作为美国人的福利和资源,还被人看低一等,无比讽刺。

在此之前,另一群美国人就已经被迫经历了这样的悲惨故事。

美国有一项政策简称 DACA,对非法被带入美国的幼儿暂缓遣返,赋予他们求学工作的权利但不能投票。由于 DACA 是政策而非法律,特朗普有充分的权力推翻它。结果很多 DACA 幼儿长大,成为了社会栋梁,甚至加入美国军队、警局和消防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最后却被特朗普一纸总统令遣返至原国家。

虽然,在美出生并获国籍的二代移民不必忍受这种非人的待遇——实际上,在特朗普统治的美国,有移民背景的、非高加索人种族裔的存在仍然面临着极大的威胁。

一名二代移民告诉硅星人,他的父母是在本国战争时代来的美国,一直没有申请公民身份。他对父母在美国生活的那种尴尬感同身受:他们看上去和美国人全无不同,早已不说母语,却在当下成为了“不属于任何地方的公民”(citizen of nowhere)。

另一个值得观察的现象是,很多网上评论都提到,现在的出生公民权实在太宽泛了。

这些评论认为,特朗普通过行政法令来修改宪法的做法将是危险的,但是,现在的出生公民权在落实上确实有问题。

“一开始是为了解决黑奴问题,后来是帮助那些在美生活的没有身份的外国人的孩子解决身份,但现在已经成了被利用的工具,一些游客也可以来生个孩子就走,这明显需要立法者们去做出改变。” 一篇评论写道,并已经获得了138个点赞。

也许特朗普的计划最终很难成行,但是美国移民政策的收紧早已是不争事实,美国社会的主流观点也在发生着潜移默化的改变。

特朗普 移民政策 出生公民权
  • 3
玄宁

喝进咖啡,码出句子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