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品玩APP 注册
关闭

品玩APP, 重版出来!

点击下载

玄宁

发布于 11月7日责编 : Vicky Xiao

喝进咖啡,码出句子

中期选举结果出炉:隔阂加深,但沉默者开始发声

美国中期选举投票结束,两院的结果基本确定。共和党继续掌控参议院,并且扩大了他们在席位上的优势。而众议院则被民主党重新控制。

民主党众议院领袖佩洛西在华盛顿发表“胜选演说”,表示美国将进入“新篇章”,民主党将有更多力量制衡特朗普政府。而特朗普则致电佩洛西表示恭喜。

在这次的选举背后,是美国人对特朗普的不满,以及因此而重新找回的投票热情。

年轻人开始站了出来 投票率大涨

Dale 还记得两年前的11月8日,她在 Palo Alto 的投票站把票投给希拉里-克林顿后转身离开,一名她不认识的中年女子冲着她微笑。

“我们正在创造历史。”她对她说到。 

当时 Dale 也和她一样充满信心,以为美国将迎来第一个女总统。但后来的事情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如今两年过去,美国人依然没有真正的“move on”,而是继续活在这种惊讶中。 

今天是美国中期选举的日子,这次选举是美国今年最重要的政治事件,甚至被一些人形容为史上最重要的中期选举。 

而当 Dale 今天再次进入投票间时,她又想起了那个女人。而这一次,她的心情已经完全不同。

 “我投票时更多的是愤怒。” Dale 对我说。“受够了特朗普的破事。”

“我一直都会投票,但我身边的同龄人并不如此。”Dale 今年22岁,刚刚大学毕业。

“我身边的朋友也在越来越多的参与到投票中。以前他们觉得投票不是很酷的事情,但2016年之后,大家的想法改变了。我在Facebook上看到很多以前的同学在展示’我投票了’的贴纸。”

根据 ABC 的一份出口民调,这次中期选举,18到29岁的选民占了13%,比2014年的中期选举大涨11%。而提前投票的人数在许多州已经超过了2014年时全部投票人数总和。

同样的,其中18到29随的投票者增长最为明显。根据政治数据分析公司 TargetSmart 的数据,多达330万的提前投票者来自这一年龄段,比2014年增长了188%。 

而在不允许提前投票的密苏里州,密苏里大学的一个学生组织成功让2000多名学生注册成为新选民。

一名负责人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些学生在2016年以前都对政治不怎么感兴趣,而2016年的大选之后,校园的情绪起了变化。年轻人更加积极参与到政治话题中,他们意识到自己应该更清楚正在发生的事情。

“这次选举中,这些年轻人充满能量。”而这一切都源于特朗普。 

在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两年后,美联社两天前的一份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美国人认为,自己的国家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特朗普上任后的首次中期选举,成了对他的一场公投。 

人们不再沉默,不再忽视选举。 

在选举的这一天,我来到硅谷 Palo Alto 市的一个选举投票点,这里的选民跟我分享了过往两年特朗普任下对他们生活带来的改变,以及这一次选举的不同。

利用中期选举表达对特朗普的抗议

中期选举是美国总统大选过后第二年进行的议会选举,参议院的部分席位以及众议院的全部席位要重新选举。

而在各地的选举中,包括州长、副州长,学区委员,以及多项新的民生政策都会一同进行投票选举,往往后者其实才会对当地居民带来最直接的影响。在像palo alto这样的小城,街头看到的更多的竞选标语其实是针对学区委员或是某些新政。 

因此,选民拿到的选举卡上,会有好几页的长长的名单和选项。但尽管如此,对于美国人来说,这一次的中期选举,选票的字里行间只有三个字:特朗普。 

目前,美国的众议员和参议院都是共和党占据多数。美国的所有政策法规都需要众议院起草通过,之后交给参议院审核。参议院有100名议员,任期六年但相互交错。每两年重新改选1/3的议席。而众议院按照各地人口比例分配,共有435个席位。每两年选举一次。 

此次的选举,将重新选举参议院的35个席位,和众议院的全部435个席位。 

对于 Palo Alto 的选民来说,此次的选举主要在众议院代表人选上。参议院方面初选后两名人选都是民主党人。众议院方面则是长期担任此职的民主党人安娜·尔肖和另一名民主党新人竞争。不过前者的优势很大。 

Palo Alto 属于硅谷最富裕的几个区域之一,人们的政治偏向普遍支持民主党。

对于此次中期选举来说,Palo Alto 等湾区选区并不是两党竞争的关键,但虽然如此,席卷全美的选举热潮同样给这里的选民带来改变。 

投票站的工作人员对我说,Palo Alto 的投票率本身就比较高,而这一次虽然还没有官方数据,但据他的感受,投票的人数确实比往常要多一些。 

在投票站外,我遇到了中年白人男子 Alex。 他也感到今年的投票积极性大了很多。

 “我投给了民主党。也许Palo Alto本来就是个投票积极的选区,而且这里的人们大多偏向民主党。不过今年的投票热情的确不一样。” Alex 说。他表示,这一切都是因为人们希望对特朗普的两年执政作出回应。 

Alex 在加州长大,过往10年都在硅谷的科技公司工作。周二,他特意请了半天假来到投票点投票。提到特朗普上任后这两年的影响,在南湾秋季依然灼人的阳光下,他一直保持微笑的脸划过一丝担忧。 

“直接的影响其实还好,主要是我要交的税会更多了。”他说。“但最可怕的是他带来的心理层面的影响。我们怎么会选出一个这样的人,每次听他讲话我都觉得我的天呐这人怎么了,我的国家怎么了。”Alex 边说边作出抱头的手势。 

我的国家怎么了。特朗普上台后,不少自由派的美国人一直在问这个问题。 两年前特朗普的当选,在很多美国人眼中仍然是一个小概率事件。就像被闪电击中一样。两年过去,人们还是没有接受这个现实。每一天,特朗普都充斥了所有媒体的报道中,支持者和反对者的矛盾不断加剧。 

而就在此次选举前,这种抽象的威胁,开始变成真切的暴力事件。特朗普的批评者们接连收到邮件炸弹,共和党议员吉安福特动手攻击记者,并得到特朗普的赞扬,甚至,特朗普还暗示,军队应当对边境的扔石头的移民开枪。 

虽然,在高收入者聚集、被称为硅谷中心的 Palo Alto,人们的政治倾向极度一致,并没有发生这些极端的冲突。但谈到选举,所有人都忧心忡忡。 

因为两年前的选举后,他们第一次发现,与自己意见不同的人居然有这么大的势力,而以前可以进行的正常交流,无法继续了。 “我的亲戚里,我不算自由派的极端,但却有很多在遥远的另一端的人。”Alex 用手比划着一个想象的政治光谱说到。

 “以往的共和党人,比如麦凯恩,我也不同意他的主张,但我会尊重这个人。而现在总统的表现实在太糟糕。”Alex说。“我的许多支持特朗普的亲戚,也变得不可理喻,我们曾经也会讨论政治话题,还可以求同存异。但现在不了。我发现我一点都不能理解他,也不可能说服他,他也不能说服我。所以,我们干脆不再交流了。”

这些直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让 Alex 的投票有了更多的意味。除了政治选举,这更像是对特朗普给自己生活带来的消极影响的一种抗议。

华人选民:我投票就是为了反对那些华人“川粉”

根据美联社的调查,此次中期选举,选民最关注的议题是医疗保健,其次是移民问题,经济问题和枪支管制。 

而对于特朗普来说,他希望大家在选举前主要讨论移民问题。因为这是他2016年当选的重要原因。

在中期选举前,特朗普连续参加多场集会,无一不把移民问题当作最重要话题。他还在几天前提出,将通过总统令更改宪法保障的“出生公民权”,不停挑拨选民在移民问题上的神经。 

硅谷所在的旧金山湾区,是美国移民聚集的地区之一,也是华人最多的地区之一。而在已经入籍的华人之间,关于特朗普的政策的分歧也在扩大。

 “我投给民主党的候选人,很大原因只是因为他们是民主党。”在午休时间来投票的 Zhou 对我说。他是一名一代华人移民,这是他第一次投票。

过往他对政治的参与度并不高,但这一次他觉得自己必须做点表态。 “虽然Palo Alto 的一票肯定不如那些摇摆州的一票重要,但这是一种态度。” 

Zhou 表示,让他改变态度的最重要原因,是他看到最近两年身边的一些华人朋友在非常高调地支持特朗普。 

Zhou 给我展示了一份名为“硅谷华人协会”投票指南的文档,很多支持特朗普的华人在此次中期选举前在社交网络上传递着这个文档,鼓励大家按照上面的背书来投票。 

在这份文档中,对于所有选举席位,基本都按照“有共和党选共和党”的逻辑作出选择。在选择原因一栏,也很直白,多个选区的众议员人选的原因只写了一个词:“共和党人”。 

一名匿名的华人特朗普支持者在电话里对我说,她选择支持共和党是因为在加州民主党有些一党独大,偏左的政策比如男女同厕、大麻合法等都让华人感到担忧。

 “我们是从加州的情况出发的,这些对我们的影响是直接的。” 但当我问到特朗普的移民政策是否会最终对华人不利时,她说,如果你这样认为,说明我们之间没什么说的。之后挂断了我的电话。 

在选举站门口,我问 Zhou,那些一长串的社会民生提案中,他认为究竟哪个是最重要的,Zhou 皱皱眉说,他刚刚投完,提案太多现在有些记不清楚。 “所以选民主党就对了?”我问到。“算是吧。”他笑着说。

每个人都很焦虑

“我直接投给民主党。”一名白人中年女子走出投票站后对我说。当我问到过往两年让她感到有何变化时。她直接爆了粗口:

“那个男人就是个傻x。”

这种“一点就着“的反应,在我当天的采访中遇到了多次。 

“美国政治没救了。” 仍在读研究生的 Chris 对我说。“哪怕这次选举人们都出来投票了,民主党最终拿下了众议院,也一样。”他认为,这一次虽然是对特朗普的公投,但美国的这种分裂是很难回头了。

“如果民主党获胜,他们就会追着特朗普屁股后面,加大对他的调查力度,反对他提出的政策,甚至尝试弹劾他。”Chris 说。“但是,别忘了那些投票给特朗普的人,他们是无论如何都坚信特朗普的,而且他们也同样数量巨大。到时候他们可能只是和我们这些自由派互换身份而已,割裂只会越来越大。” 

Alex 也认为,这一切虽说是关于特朗普,但是“问题的根源不在特朗普”。 

“我认为特朗普某种程度只是一种‘映射’,其实这些支持他的人早就存在,而且数量巨大。只不过我从来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两年前的选举结果是躲不开的。美国社会正变得极端化和更加割裂。我已经不敢在办公室讨论政治,比如今天,我就不会在办公室说,嘿,今天我去投票了。因为我知道有同事是支持特朗普的。”

Chris 说,自己与同龄的年轻人不同,“我一直热衷政治”,但他如今对选举的观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2016年以前,选举对我来说是积极的事情。但2016年之后,选举对我来说变成一件有压力的负面事件。” 

有人将这种现象形容为是2016年大选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症”(PTSD),旧金山州立大学的一份研究显示,25%的学生因为2016年的选举而产生了明显的不适(distress)。

更让他们担心的是,这一次的中期选举,和2016年的总统大选非常相似。特朗普依然主导着人们的讨论,形成了某种闭环。就算人们再恨他,却也在讨论着他制造的话题。 

人们希望改变这种死循环,而最好的办法就是站出来投票。用选票来表达自己的观点。

“我觉得民主党可以取得这次的胜利,但我也认为我们需要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特朗普还会在这个位置待很久。所以,我现在已经尽量不去讨论他了。”Alex说。

“我只想投下我的票,然后静静地等着他离开的那一天。”

硅谷 Palo Alto 特朗普 共和党 民主党 中期选举
  • 2
玄宁

喝进咖啡,码出句子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