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West品玩

科技创新者的每日必读

打开APP
关闭

品玩小程序

长按二维码识别体验

高通

法庭手记:一桩美国政府VS科技公司审判案的背后

就连法官也不知道,这个案子还要拖多久。

邢逸帆

发布于 2月2日责编 : Vicky Xiao

周二,位于硅谷中心的圣何塞市加州北区联邦法院门口,在右侧排队等待安检的律师和记者们,罕见地比左侧办理移民诉讼业务的平民还要多。

因为这一天,美国政府监管部门联邦贸易委员会 (FTC,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FTC) 与高通的庭审终于迎来了结辩。此前,这场“可能影响移动通讯未来”的案件已经进行了一周的法庭辩论,其细节之多和流程之长都让人印象深刻。

然而,无论是坚持高通“垄断市场”,并利用垄断地位“收取高额专利授权费”的 FTC,还是在过去几天内不断论证其专利授权商业模式的合理性的高通,这都是他们争取胜利的最后机会了。

用法官 Lucy Koh 的话来说:“诸位,结辩结束后,接下来的一切就都是我的工作了。”

加州北区联邦法院大门
加州北区联邦法院大门

 

针锋相对的结辩

美国的法庭很小,陈设也非常简单。

进入法庭后,是几排供旁听人和媒体使用的长条椅,而在重要复杂案件的庭审中,前两排椅子会留给双方带来的替补律师。

因为法庭中不允许拍照,我们附上了加州北区联邦法院的官方照片
因为法庭中不允许拍照,我们附上了加州北区联邦法院的官方照片

在硅谷,法院也比传统法院先一步用上了投影仪,以便律师展示关键证据和图表。在这次结辩中,高通的律师甚至在大屏幕上播放了关键证人的采访录像。

法官 Lucy Koh 宣布开庭后,先由 FTC 律师詹妮弗·米利西(Jennifer Milici)进行结辩。

米利西先详细介绍了高通公司如何利用其在 3G 和 4G 芯片市场上的权力,迫使像苹果这样的手机制造商签署专利费过高许可协议。接着,她提出高通采取了“不签专利协议就不提供芯片(No License, No Chips)”政策,强迫他人在购买竞争对手的芯片时缴纳更高的专利费用,这种行为已经满足了垄断的两个条件——垄断的能力和垄断的行动。

米利西继续说,如果高通不改变现有的专利授与政策,它将在 5G 市场继续打压其他竞争对手。

然而,在高通首席律师罗伯特·梵·内斯特(Robert Van Nest)的结辩中,故事完全是另一番模样。

内斯特称,“收取专利费是一种业内常规,而不是垄断的依据,FTC 没有证明这种专利费对高通的竞争对手造成了伤害。” 内斯特补充道:“英特尔现在为苹果的 iPhone 提供所有调制解调器,联发科技是全球第二大无线芯片制造商,三星和华为已经开发了自己的调制解调器。 这是一个竞争激烈的繁荣市场,高通并不是业内的霸主。”

而在 FTC 使用的关键证据——专家证人卡尔·夏皮罗(Carl Shapiro )教授发布的证明高通在基带芯片市场有垄断行为的调查报告中,内斯特也发现了很多问题。

首先,这份报告中的只用了 2016 年以前的数据,对于近两年高通以及其竞争对手的发展置若罔闻,是一份过时了的报告。其次,这份报告流于理论,不能从事实上证明高通存在任何垄断行为。

“最好笑的是,这份报告预测高通的市场份额将进一步提高,而高通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因特尔的市场份额将下降,事实却刚好相反。就算在理论上,这份报告也是失败的。”内斯特说到激动之处,开始在辩论席上左右走动。

面对内斯特逆转裁判般的唇枪舌剑,FTC 的律师们明显开始紧张。

坐在我身边的几位 FTC 替补律师一直在总结可能有用的反驳论点,最后从侧面把一张写满了字的“小抄”递给了律师长米利西。在内斯特发言结束后,米利西还有最后九分钟的时间可以挽回局面。

然而在这九分钟里,米利西的发言卡壳了好几次,基本上重复了一遍自己结辩中的关键论点,没能有力地回应内斯特提出的质询。

 

既庄严又“随意”的法庭

在进入法庭之前,我特地备齐了自己的驾照和名片,却发现旁听庭审根本不需要证明自己的记者身份,也不需要解释自己旁听的动机,只需要通过简单的安检就可以了。

之前,我也非常担心因为法庭的面积太小,法院会限制旁听人数。事实上,结辩当天法庭中也确实座无虚席,仅 FTC 和高通双方带来的替补律师就坐满了两排,来自 CNET 和彭博社的科技记者们占满了另外两排椅子。

没想到两位工作人员在发现我没有座位之后,立刻搬来了一把很有年头的扶手皮椅,让我坐在了法庭的第一排。

尽管这样的入场让人感觉略显“随意”,在旁听席的坐次上也不分高低,但这个法庭中有一件事物是绝对高高在上的,那就是法官的地位。

法庭最中间、最高、最显眼的,就是法官的坐席。法官的席位在一个突出的讲台上,以至于法官坐着的时候也要比站着的律师高出一截,坐在长条椅上的旁听人更是只能仰望。

法官的权威不止体现在位置上,也体现在程序上。在法庭里,除了旁听者、辩护律师和当事人外,包括速记员、书记员和法官助理在内的所有人员都为法官工作,在维持法庭的秩序时,法官更是说一不二。

我的同事杜晨在旁听上周二 FTC 诉高通案的庭审时遇到的一段小插曲,很好地说明了“美国的法庭是法官的法庭”。

开庭后一小时左右,高通方面传唤的证人正在就技术类问题作证,提供给 Lucy Koh 法官的实时速记(软件)突然停止了工作。法官敲了敲电脑,询问书记官发生了什么情况,然后要求法庭除了控辩双方其余所有人都立即关掉自己的电子设备,不要继续占网。

类似的事情在前一周的庭审上也发生过,当时 Koh 法官也要求要求旁听者关掉手机,不过同样的状况出现第二次时,法官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她接着补充了命令,直接要求所有人离开法庭。

虽然在法庭上,法官有权力根据情况要求特定的或者所有旁听者离席,但是这通常建立在某一方要求证词保密的基础上,因为断网而驱逐旁听者闻所未闻。

Koh 法官的这一要求让在座的很多分析师和记者面露难色,按照美国法庭秩序,法官离席、到庭、宣判,以及发布法庭命令时,所有人都必须起立。Koh 法官下达了命令,法庭左半边的所有人以及右半边的大部分旁听者都直接起立,随后离开了法庭。不过,在场的记者们并未起立或离席,而是继续敲打着电脑的键盘。

所幸的是,在所有人离庭不到五分钟内,Koh 法官就叫了正式的休庭,走廊里的旁听者得以回到庭审现场,并且之后实时速记没有再出问题。

 

遥遥无期的判决

比起此前动辄延续一整天的庭审而言,结辩的时间只有几个小时,显得尤其的短。

在法官宣布休庭之后,包括律师、记者和速记员在内的所有人起立目送法官离开。

这在这时,一位 FTC 的律师突然喊住了法官。

这位律师焦虑地问道:“请问法院最早什么时候能做出判决?”

因为 FTC 作为美国政府的一部分,在这起案件的调查和举证阶段已经深受美国政府停摆的影响,而这次政府恢复运行的经费,也仅够支撑到三周以后。

三周之后如果案子还没有出结果,谁知道下次政府恢复运行是什么时候?

然而法官 Lucy Koh 的回复给所有人破了一盆冷水:“正常情况下,我的速度是很快的,但是这起案子涉及到的证据和细节过多,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案。”

“更何况,三周之后法院的工作会不会受影响也是未知。”Koh 回答道。

(注:因特朗普提出的美墨边境墙拨款法案被众议院驳回,美国政府因预算不足被迫停摆一个月。1月25日,特朗普总统宣布增加临时拨款,使联邦政府重新开始运行,然而拨款仅够支持政府运行三周。)

下载品玩App,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高通」的新故事

下载品玩App

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高通」的新故事

iOS版本 Android版本
立即下载
邢逸帆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