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West品玩

科技创新者的每日必读

打开APP
关闭

王飞

发布于 3月7日

是特斯拉挤兑了蔚来汽车么?

说没有压力,那是不可能的。

3月6日上午,蔚来公布了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2018年Q4财季,以及2018财年的年度财务报告。

财报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ES8交付数量为7980辆,2018年ES8交付总量为11348辆。2018年第四季度总收入为34.356亿元人民币(4.997亿美元),而2018年第四季度汽车销售额为33.812亿元人民币(4.918亿美元)。2018年年度总收入为49.512亿元人民币(7.201亿美元)。2018年汽车销售总额为48.525亿元人民币(7.058亿美元),占总收入的98.0%。

其中,2018年第四季度经营性亏损为34.469亿元人民币(5.013亿美元),和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106.4%,同上季度相比增加了22.7%。2018年总经营性亏损为95.956亿元人民币(13.956亿美元),去年总运营亏损为49.536亿元人民币。

简而言之,交付数据在逐渐增加,但亏损仍然在扩大。

对于蔚来这家企业的运作模式,可以掰成两瓣儿来看:它是一家靠卖车为盈利的传统汽车公司;在这之上,它建立了一个支撑“未来”想象空间的用户企业模式。

但眼下,2018年汽车销售仍然占据公司收入的98%。2018年总经营性亏损为95.956亿元,而截至2018年12月31日,蔚来汽车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限制性现金和短期投资总额为83.456亿元人民币。

这意味着,虽然蔚来一直在讲“用户企业”的故事,这个概念目前还没有起到多少作用,仍然是作为“传统汽车”的业务部门产生的巨大现金流推动着公司向前发展。

蔚来目前的发展,重点仍然是现金流。

对此,财报上的重点是,蔚来已经宣布取消2017年签订的在上海嘉定独立建厂的计划,将战略聚焦于整车制造合作模式,现有的合肥江淮蔚来基地能满足未来2至3年的产能需求。

从部分自建工厂转而强调全面拥抱江淮,长期来看是从另一方面缓解蔚来现金流的压力,也不排除这一决策和特斯拉超级工厂率先进驻上海有关。

PingWest品玩此前也有报道,2019年1月7日,特斯拉在上海为超级工厂举行了奠基仪式,标志着这一上海迄今为止外资投资规模最大的项目正式开工建设。

而去年12月18日发改委下发的《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其指出新建独立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所在省份,上两个年度汽车产能利用率均高于同产品类别行业平均水平,现有新建独立同产品类别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均已建成且年产量达到建设规模后,才批准新的备案管理。

特斯拉超级工厂率先入驻上海,则意味着蔚来嘉定工厂计划在特斯拉工厂产量到达实现建设规模前已经泡汤。

特斯拉宣布在上海建设的超级工厂将供应电池和组装Model Y和Model 3。不少分析还认为,特斯拉国产后价格将进一步降低,车和家创始人李想则认为Model 3 国产版本将低至25万元左右。

尽管李斌此前曾对PingWest品玩提到不关心特斯拉入华,“他来挺好就来吧,我相信,未来中国市场一定是中国造车新势力胜出。”

如今在建厂上,特斯拉已抢得先机。而总经营的持续巨额亏损和关注现金流,仍然是摆在蔚来面前的最重要问题。特斯拉已经宣布2019年底将会交付部分Model 3,2020年持续扩大产能交付,这样算来,蔚来的窗口期只剩不到一年。

可以预期的是,当2020年大量国产Model 3投入市场,将会产生比现在更为巨大的竞争压力。而如今,蔚来取消自建工厂储备现金流更应解读为规避风险之举。

PingWest品玩(公众号:wepingwest)估算,此举可能正为蔚来如今的现金流实现近百亿元的腾挪空间。

上海嘉定独立建厂的消息由来已久。2018年2月,传蔚来第二工厂将落户在上海嘉定外冈镇,蔚来嘉定工厂是自建工厂,实现独立生产,而不是蔚来合肥工厂与江淮合作建设的模式。嘉定工厂原计划2018年中旬动工,规划用地800亩左右。

2018年5月,《蔚来纯电动乘用车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公示》文件显示,蔚来纯电动乘用车生产基地建设项目主要包括车身件冲压、焊接、涂装,能量储存系统生产,新能源汽车总装,年生产纯电动车整车约15万台。

2018年10月,上海市政府举办外资大项目签约仪式,正式宣告了蔚来嘉定工厂的增资项目。“蔚来汽车将在嘉定区增资166.6亿元人民币,加大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轻量化领域的研发投入。”

自建工厂曾对于蔚来意义重大,江淮合作生产和自建工厂曾被认为是蔚来“两条腿走路”。蔚来在纽交所上市时也表示,其所获资金将用于上海工厂的建设。

如今取消了嘉定自建工厂,就像是“断了一条腿”。蔚来首席财务官谢东萤回应称,这一决策主要基于两个原因:其一,2019年中国政府推出一些新政,鼓励车辆生产商和研发机构通过合作方式研发车辆;其二,蔚来在江淮安徽的工厂,能够在未来两三年生产相应车型,“以和江淮合资生产的方式进行车辆生产。”

蔚来财务副总裁汪东宁则回应,停止上海工厂建设,短期确实会对资本支出有些许影响,但从长期来看,这一战略调整会给蔚来带来更高的资产回报率。

江淮合肥生产基地已经加大了产能,“通过去年下半年的改造,我们已经达到100000台/年的产能。而近期和JAC也在进行更近一步的讨论,蔚来的第三款车型还会在JAC进行生产。”蔚来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透露。

对于江淮工厂,李斌曾说:保时捷的工厂肯定比不上江淮工厂的标准和水平。“后续生产制造的基地,蔚来还会采用这种制造合作模式,能帮助我们节省更多的支出。

有分析师问李斌,特斯拉在中国大幅降价,蔚来如何直面竞争?他仍在强调不会以调低价格的方式扩大市场,“我们有超过70%的用户采用了电池租用模式。如果今年有一些补贴,采用电池租用在某些城市车价是25万8,并且还不需要交购置税。”

“我们还是希望通过更多的服务创新,去增加我们用户这边的忠诚度和增加用户的满意度,来推进我们汽车的销量。”

只不过,先发培养用户忠诚度和满意度在国产低价特斯拉到来之前能换取多少市场,这就不得而知了。

下载品玩App,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电池」的新故事

下载品玩App

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电池」的新故事

iOS版本 Android版本
立即下载
王飞

关注硬件、汽车及大公司新闻。联系:wf@pingwest.com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