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West品玩

科技创新者的每日必读

打开APP
关闭
亚文化

穆勒调查结果公布:特朗普没有通俄!但不一定无辜

特别检察官穆勒的报告显示,特朗普并未通俄。但其是否妨碍司法公正,报告没有给出决定。

光谱

发布于 2019年3月26日

当地时间周日下午,就对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涉嫌通俄和妨碍司法公正一事,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 (William P. Barr) 向美国参众两院司法委员会的议员发出信函,总结了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三世 (Robert S. Mueller III) 提交的调查报告。

本周五,穆勒已经把报告正式递交给了司法部。由于报告全文还未公布,巴尔的总结信是关于这份报告最权威的解释。

穆勒报告主要针对两项不同的指控做出了调查:1)通俄,也即参与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2)妨碍司法公正。

特别检察官在报告中指出,没有发现特朗普及其助手,通过与俄罗斯方面共谋或者协调的方式,参与这些针对2016美国大选的干预活动。

针对妨碍司法公正的部分,穆勒报告指出:由于涉及到复杂的事实核查,以及在法律上困难重重,对特朗普及其助手的行为是否涉嫌妨碍司法公正,无法做出判断。

巴尔在发给国会议员的信函中提到,穆勒及其团队彻底调查了特朗普竞选活动的成员以及与之相关的其他人与俄罗斯政府密谋干涉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或阻挠相关联邦调查的指控。

调查过程中,在大约40名 FBI 特工、情报分析员、法务会计师和其他专业人员的协助下,穆勒团队聘请的19名律师一共:发出了2,800多张传票,执行了近500张搜查令,获得了230多份通讯记录,发出了近50份电话拨出号码监听命令,向外国政府提出了13份取证请求,并采访了约500名证人。

作为本次调查的结果,穆勒团队完成了对一些个人和实体的起诉和定罪,并已悉数公开披露。 

穆勒团队目前没有对其他个人或实体正在进行秘密起诉,这份报告也不建议任何进一步的起诉。

一、通俄

司法部长巴尔指出,对于通俄的指控,特别检察官穆勒的调查思路主要是“是否有任何美国人——包括与特朗普竞选团队有关的个人——参与了俄罗斯的阴谋,以影响选举。”因为这将是一项联邦重罪。

作为这一部分调查的结果,穆勒没有发现特朗普及其助手,通过与俄罗斯方面共谋或者协调的方式,参与这些针对2016美国大选的干预活动。

报告指出,在2016美国大选期间,俄罗斯总共对美国发起了两起大规模的选举干预活动:

第一波攻势,是俄罗斯政府使用网络水军机构“互联网研究局”(Internet Research Agency, IRA),在美国社交网络上传播假新闻、发起社交媒体攻势,旨在传播不和、分裂社会,并最终干扰选举。

对于这一部分,穆勒团队没有发现特朗普竞选班子成员以及相关人士当中的任何美国公民,有故意参与或知情参与 IRA 攻势的行为。

与此同时,美国司法部已经对一些俄罗斯公民和实体发起了刑事指控。

第二波攻势,是俄罗斯政府针对希拉里·克林顿竞选班子、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等机构组织进行黑客攻击,成功获取了大量电子邮件,然后通过维基解密 (WikiLeaks) 等第三方渠道公开传播这些资料。

对此,穆勒团队已经对一些俄罗斯军方人员发起诉讼。

但正如前面提到的,穆勒团队没有发现特朗普竞选班子成员主动或知情参与到这些黑客攻击当中。

二、妨碍司法公正

对于报告当中涉及妨碍司法公正的部分,司法部长巴尔指出,特别检察官穆勒最终没有作出“是否正式控罪”的决定(ultimately determined not to make a traditional prosecutorial judgment)。

这句话的意思比较复杂,为方便理解,我们多给一点解释。检察官在调查报告中需要建议权力部门是否对嫌疑人发起诉讼。通常,控罪代表着报告的制作者找到了足够确凿的证据,认为嫌疑人有罪;不控罪意味着报告的制作者无法找到足够确凿的证据证明嫌疑人有罪。

这意味着,穆勒没有对“特朗普及其班子成员和助手的行为是否妨碍了司法公正”做出肯定或者否定的判断。

巴尔在总结信中提到,穆勒报告采用了“both sides”的做法,对于两种截然相反的可能性,都陈列了大量的证据。

但是,对于特朗普的行为及其意图是否妨碍了司法公正,调查在法律上和事实核查上遇到了巨大的难题。因此,穆勒团队没有做出一个是或者否的决定。

报告中有一句话比较重要:

“虽然本报告没有断定总统犯了罪,但也不能免除他的罪行。”

不过,按照法律流程,针对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公正,接下来该由穆勒的上级,也即司法部长巴尔来做出决定。

巴尔指出,对于妨碍司法公正的罪名,政府需要在合理怀疑的基础上证明嫌疑人带有罪恶的主观意图,并且在事实上干预了待决或已决的政务程序。

经过和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 (Rod Rosenstein) 商议后,巴尔已经做出决定:特朗普没有妨碍司法公正。

他还指出,这一决定的法理基础,并非宪法赋予在任总统的豁免权(Our determination was made without regard to, and is not based on, the constitutional considerations that surround the indictment and criminal prosecution of a sitting president)。

三、报告能否/何时公开?

司法部长巴尔表示,在适用法律、法规和部门政策的框架下,司法部将会尽可能多地公布这份报告。

但是,由于司法部需要对这份报告进行完整的梳理,确认其中哪些信息可以公开,那些信息依照法律不能公开——之后才能公布该报告。

以下是司法部长巴尔的信件全文:

下载品玩App,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的新故事

下载品玩App

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的新故事

iOS版本 Android版本
立即下载
光谱

高级主笔@PingWest US team,报道科技、生活方式、游戏、娱乐。新闻线索请加微信 lichtspektrum 并适当表明身份。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