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West品玩

科技创新者的每日必读

打开APP
关闭

品玩小程序

长按二维码识别体验

美团

美团配送新边界

满足自身业务需求之后,希望找到多元的盈利方式。

寒冰

发布于 5月11日

美团再一次向外界展示了它的边界。

近日,美团正式推出新品牌“美团配送”,开始在技术平台、运力网络、产业链上下游等方面向B端开放配送能力。家乐福、CFB集团(DQ、棒约翰母公司)、百果园、多点等已与美团配送达成合作。

和京东物流的开放一样,美团配送将配送网络彻底开放给了第三方,这意味着,即使不入驻美团平台,也可以采购美团的配送服务。比如,家乐福同时在美团和饿了么上线,但美团作为社会化开放平台,与家乐福库存体系打通后,除了配送美团上的家乐福订单,也可以配送后者其他渠道的订单。

为什么是现在?

美团配送总经理魏巍表示,美团配送已修炼4年,技术能力和运力网络具备了开放的技术能力要求。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崔忠付表示,即时配送已经成为了产值超千亿的行业。未来几年,即时配送预计保持30%以上的增速,到2020年,市场的规模将突破2000亿。美团外卖日完成订单量超2500万单中,有上百万订单的来源并不是餐厅,而是来自超市、菜市场、便利店、美妆店等。

从商业的角度来看,配送这门生意,在一定范围内,订单密度越高,人力成本就越低;配送员在用餐高峰外配送闲时订单,能够进一步摊薄成本。

和京东物流的开放一样,美团配送在满足自身业务需求之后,希望找到多元的盈利方式。

如何开放?

在美团配送的1.0时代,美团自建配送团队,解决了外卖配送的问题;从2016 年开始,美团整合众包推出“快送”产品,提供多样化产品配送,非餐品类订单已经超过百万量级。

但这种“通过配送网络实现最终的商品和用户之间的连接”,在魏巍看来“非常浅”。美团希望配送在3.0时代在TO B上开放,提升总体的配送效率,帮助商户提升交易额,提升客户体验,同时降低物流成本。

挑战在于,美团配送原本就是为了解决餐饮外卖的配送搭建,其线下业务管理、产品架构、技术构建都服务于餐饮外卖的业务逻辑。而传统零售在配送时,库存管理、门店之间的调配、缺货率的实时管理都非常重要。美团配送要做“更深度的连接”需要在to B做更多功课,比如,如何与传统给零售企业打通库存体系、如何让配送体验更加深入、如何打通双方技术能力,以及跨越“仓”和“配”这两个完全不同的能力沟渠。

经过四年锤炼,美团配送已经锻炼出了一颗聪明的“美团超脑”。美团配送CTO孙致钊透露,2015年美团开始切入即时配送领域时,可借鉴的经验并不多,那时站点的配送任务分配还要依靠“调度员”,他根据所负责区域里商家的出菜速度、地理信息、骑手经验,人工分配派单任务。

超脑系统则通过算法和大数据技术,对配送进行规划、调度、运营。美团外卖拥有360多万商户和4亿多用户数据,每天日活跃60多万骑手上报每天高达40亿次的数据,这种高频率高密度的数据,能够精细地刻画数据地理信息,比如——一个小区有几个门?应该从哪个门进入?这栋楼是否有电梯?小哥需要爬楼梯吗?如果一个骑手小哥手上有5个订单,路径规划引擎可以在0.55秒钟以内选出最优路径,系统每天要承载760亿次的路径规划。

美团的优势是,在外卖业务上沉淀的技术能力,跟即时配送本质上是相同的,人力、网络的复用程度也相对最高。

2015年美团配送的人效为8-10单/日,美团把外卖送到用户手上大约需要一个小时;现在,美团使用“美团超脑”即时配送系统,可以实现每小时路径规划29亿次,平均0.55毫秒为骑手规划1次路线,骑手小哥配送时间平均控制在30分钟内,配送效率3 年间提了2-3倍。

孙致钊透露,美团配送还有潜力把时间缩到更短,“但这需要考虑成本和安全”。

美团给骑手小哥配备了智能头盔,监控佩戴情况;还给电动车装上只能芯片,可以实时监测行驶状态、车速耗电等数据。魏巍告诉pingwest 品玩,美团配送在全国拥有270多万名骑手小哥,利用科技手段管理可以提升效率。他补充“这种监测仅限于骑手工作时间。”

在运力网络方面,美团配送针对便利店、传统商超、近场零售、写字楼等不同场景,已经形成了4种运力网络模式,分别为点对点网络的“巡游模式”、星型网络的“星系模式”、前置小仓+配送的“仓配一体模式”、配送+智能末端的“智能末端模式”。魏巍介绍,智能终端是指在部分区域铺设智能终端设备,骑手小哥可将餐品直接放进温区,用户自取,以提高配送效率;目前已完成若干点位的铺设。

To B 的竞争

百果园集团运营中心总监孙鹏表示,2018年集团全年销售额突破100亿元,线上生意占到了总体销量的20%-30%,有的城市甚至达到40%。他透露,接下来与美团还有更多合作,包括前置仓的配送和仓内管理,无人零售、会员数据等方面。

罗戈研究院院长潘永刚认为,零售企业对于配送的诉求是,希望把3公里配送扩展到全城配送,把虚拟门店的SKU复制到线上各个平台去;另外一方面,一日多配的需求,涉及到库存和B端需求与配送体系的结合。

这不仅是针对消费端的布局,更大的意义在于抢占B端场景。魏巍称,美团配送希望搭建技术类、应用层和生态,把自己打造成一个O2O行业类似“水电煤的基础设施”;未来1-3年内,希望能够开放商家赋能,技术平台外延,运力的整合和生态体系构建都有所进展。

除了美团外,阿里、京东都在即时配送领域有布局。阿里巴巴旗下的蜂鸟配送、点我达,京东的达达、京东到家,以及传统快递公司如顺丰都上线了即时配送业务。在被阿里收购前,饿了么董事长张旭豪就表示“配送是饿了么的核心价值之一。”

魏巍认为行业里存在两到三家竞争对手,对商家和消费者都是利好。在未来跨界竞争冲击下,线下实体将更加依赖这种即时配送能力。“我们的目的是把物流成本降下来。国内物流成本15%-18%,发达国家这个数字是8%-10%。如果家乐福产生了两个订单,两个订单都需要配送,如果配送员来自一个小区,甚至是同一个人,他就可以拿到两单工资,用户体验也没有损失。”

下载品玩App,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美团」的新故事

下载品玩App

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美团」的新故事

iOS版本 Android版本
立即下载
寒冰

饱食终日,有所用心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