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West品玩

科技创新者的每日必读

打开APP
关闭

品玩小程序

长按二维码识别体验

腾讯音乐

腾讯音乐“等风来”

上市对于腾讯音乐来说,是起点而远非终点。

李禾子

发布于 5月16日

上市对于腾讯音乐来说,是起点而远非终点。

去年12月12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简称“腾讯音乐”)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成为第一家上市的中国在线音乐巨头。因为在音乐行业出色的盈利能力,外界对腾讯音乐的好感度一直不低。继今年3月发布首份年报之后,这家公司又于日前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再一次印证了外界对它的想象。

这份截至2019年3月31日止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腾讯音乐在本季度总营收人民币57.4亿元(8.55亿美元),同比增长39.4%;净利润9.87亿元(1.47亿美元),同比增长17.36%。这些数字也暂时打破了2018年Q4多达8.76亿元净亏损带来的质疑。

但腾讯音乐也有它的烦恼。曾有媒体质疑腾讯音乐的本质是直播平台而非音乐流媒体——长期以来,直播以及由此带来的一系列收入都是腾讯音乐营收的很大一部分来源。这种定位上的微妙差异,也很容易牵涉到外界对它的价值判断。

对于这家想“创造音乐无限可能”的公司来说,优化收入结构是时候提上日程了。

两大营收来源

实际去年10月腾讯音乐递交的招股书已经显示,其营收来源分为了在线音乐服务社交娱乐服务两大块。

在线音乐服务的收入主要来自订阅用户、将音乐内容转授至其他公司(包括第三方音乐平台和腾讯集团)以及数字专辑销售等几个方面。

社交娱乐服务收入则主要来源于直播和在线K歌的虚拟礼物收入,以及相关的月度会员收入等。

今年Q1这两部分收入均保持了稳定快速增长。

其中,在线音乐服务收入为人民币16.1亿元(2.39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12.5亿元增长了28.0%,较2018年Q4的15.2亿元增长了5.6%。

社交娱乐服务收入则为人民币41.3亿元(6.16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28.6亿元增长了44.3%,较2018年Q4的38.8亿元增长了6.6%。对于这一块收入,官方解释为主要得益于在线K歌和直播业务的收入增长。

此外,两大营收来源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在线音乐服务28.0%,社交娱乐服务72.0%(2018年Q1为69.5%)。可见,腾讯音乐Q1的收入结构仍存在不均衡的情况,且依然是社交娱乐服务收入占了大头

提高在线音乐用户付费意愿仍是痛点

用户数据的变化也是这次财报中一个值得注意的点。

在线音乐服务方面,Q1付费用户为2840万,月度ARPPU(Average Revenue Per Paying User,单用户支付价格)为8.3元人民币。

社交娱乐服务方面,Q1付费用户为1080万,月度ARPPU则为127.5元人民币。

这其实是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在线音乐服务的付费用户数量是社交娱乐服务的近两倍,可月度ARPPU却不及后者的十分之一。

这也体现出现阶段用户对于直播等娱乐形式付费意愿更高的事实。不过,这并不能代表未来的趋势。

首先就移动MAU的增速而言,Q1在线音乐业务的移动MAU(Monthly Active Users,月活跃用户数)为6.54亿,同比增长4.6%;社交娱乐服务的移动MAU为2.25亿,同比仅微增0.4%。

在在线音乐业务的移动MAU已经是社交娱乐服务近3倍的情况下,依然能实现4.6%的增长,可见腾讯音乐依靠其行业地位仍在吸引着长尾用户,效果明显

此外,付费用户增速方面,在线音乐业务2840万的付费用户,同比增长了27.4%;社交娱乐业务1080万的付费用户,同比增长了12.5%。前者增速明显高于后者,也说明音乐付费仍是当下的一个趋势

综合以上分析,可见当下提高用户付费意愿对于音乐平台来说是一个很大的痛点。

收入结构优化已在酝酿

尽管收入结构存在不平衡,但从财报可以看出,腾讯音乐已经在努力改变。

这主要体现在它对于平台内容的巩固和提升上。根据财报,截至2019年3月31日,腾讯音乐曲库内包含来自国内外唱片公司超过3500万首歌曲,2018年Q4这一数字还只有3000万。

官方称其“巩固内容优势地位”的方式如下:

其中,腾讯音乐与韩国SM娱乐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发生在今年1月30日。此后,SM旗下艺人东方神起、Super Junior、SHINee、Red Velvet、NCT等知名组合及艺人的音乐作品上架了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极大地补充了腾讯音乐平台的优质内容。

好的内容也是促进用户付费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这也是为什么腾讯音乐乐于扶持原创音乐人的原因。类似还有音乐平台办唱片公司的逻辑:早在去年1月,腾讯音乐就与索尼音乐共同成立了国际电音厂牌“Liquid State”。今年4月,腾讯音乐又新增了演出经纪代理服务。

其实,在内容方面的投入也是造成Q1腾讯音乐营业成本剧增的一个重要原因。财报显示,Q1营业成本达到了人民币37.0亿元(5.5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24.3亿元增长了52.2%之多。

这部分成本的增长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内容成本的增长。其中内容成本的增加主要是因为从唱片公司及其他内容合作伙伴获取授权的音乐内容价格和数量的增加,以及在高质量原创内容的投入增加。

对于内容做如此之大的投入更有其背后的根源,因为相比于直播等带来的收入,对音乐版权的投资更能增强平台的核心竞争力,且更具长期效益

正如很多人所了解的那样,音乐是一门慢生意,尤其是在音乐产业还非常不健全的中国。想让绝大部分音乐用户养成付费意识需要时间,对于腾讯音乐来说,它要做的也许是等待一个时机。

但好在,改变已经发生。

下载品玩App,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腾讯音乐」的新故事

下载品玩App

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腾讯音乐」的新故事

iOS版本 Android版本
立即下载
李禾子

兴趣广泛。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