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West品玩

科技创新者的每日必读

打开APP
关闭
电影

不是主角为女性就叫女性电影

只是女性题材作品实在太少太少了。

巫冬

发布于 8月19日

姚晨主演、女性主义电影,“著名导演谢飞弟子”的长片处女作。

这是文艺片《送我上青云》唯有的三个可能吸引人的卖点。没有意外地,影片周六排片率仅 1.5%,甚至很少人知道有这么部电影刚在周五上映了。

许多观众在推荐或者批评它的时候,都用上了“女性主义”这个标签作为支撑。推荐的理由是“这是少有的女性视角电影”,批评的论据是“一个大女主+几个渣男配角,通过踩低男人来抬高女人”。

然而在我看来,这部电影中出现女性视角的地方其实少之又少,影片所传达的主题也并不在于此。

刚好主角是女性罢了

主角盛男因一次报道活动受伤,到医院检查后发现自己早已患上卵巢癌,为了筹手术费她不得不去为一名商人的父亲写传记。因为做手术后可能会丧失性欲,她希望能在那之前再有性体验,于是与自己偶然邂逅并心动的一名男性、以及多年好友先后有了性爱方面的纠葛。

生殖器官癌变、切除后可能丧失性欲;寻求性与爱而不得,异性表现不如人意;为了金钱不得不与讨厌的人打交道……这些主线剧情所带来的问题,将主角换成男性同样成立。

只有女性才可能经历的独有情境在影片中也有出现:

路人聊天说到女性超过 27 岁仍未结婚就可定义为大龄剩女,而男性则是黄金单身汉;
妈妈让盛男将一大袋水果抬上车顶,盛男照做之后她又数落对方“这么能干,难怪没有男朋友”;
盛男想与异性发生性关系,都没有成功,而四毛反过来想单方面强上时却可以因体力优势而如愿;
四毛与盛男发生性关系后便很快进入美梦,与此同时盛男却在靠自己的双手获取性高潮,这与四毛此前所吹嘘的“你没经历过我这么好的”形成反差。

除此之外,没有了。也就这几个片段,称得上“女性视角”,而其他情节中盛男所面临的问题,都不是女性这个身份所带来的。

尽管如此仍然有男性因此感到被冒犯,尤其是第四点。实际上,这只不过是还原了一个此前很少被人说出来的事实而已——诸多研究数据表明,只有约25%-30%的女性能通过阴道性交达到高潮。

而影片所展现的女性可能面临困境,不及现实之万一。

开头主角作为记者到偏远山村做报道,不用因为自己是女性而担心安全问题;
盛男是独生女,硕士学位,家里人并没有因为她是女孩子就认为没必要花钱接受高等教育;
妈妈仅仅是数落她太要强找不到男朋友,并没有因为她的年龄而着急催婚;
与李平打交道谈合作时,对方没有因为她的性别而看低她的能力,尽管定位是“油腻商人”,也没有开低俗性玩笑;
双方发生冲突是因为李平说“要把甲方当衣食父母”,被嘲讽后他也没有对盛男实施荡妇羞辱,更没有利用自己作为男性的体力优势来欺负她;
……

片中的配角,普遍没有因盛男的女性身份而做出区别对待,她所面临的大部分难题基本都来自她的心高气傲和理想主义。换句话说,主角所面临的,是理想主义者的困境,而非女性的困境。至于“找不到合适的对象”,更是无关男女。

总体而言,在主题的展现上,盛男的性别定位大部分时候都是中性的。

怎样算女性电影?

逆向角度来思考,很多时候女性需要靠表现得像男人一样才能展示自己能力或是获取公平对待,也是另一种性别困境。

主角“盛男”的名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种情况。然而她所哭诉的是,“我努力学习努力工作,我那么努力,还是要死”,而非“我那么努力,还是要因为性别而如何如何”。

如果你想通过这部电影来了解女性视角或女性可能遇到的难题,大概率并不能达到目的。

《女性电影史纲》作者应宇力曾为女性电影做出了概念上的界定:所谓“女性电影”,并非单纯指女性导演的或是以女性为主角的影片,其准确的含义应该是由女性执导,以女性话题为创作视角的并且带有明确女性意识的电影、录像、DV和多媒体实验作品。

《末路狂花》
《末路狂花》

这个标准不能算业界权威,还有点偏狭义,但既然要评判是否“女性电影”,女性话题和意识自然是不可少。而《送我上青云》与其他女性主义电影最大的区别在于,导演并没有利用主角的性别身份而去设计她独有的经历,也没有将性别话题作为主要讨论的主题。

这部片子之所以给人感觉像是女性视角,不过是因为,导演没有像其他男性视角作品一样输出对女性群体的刻板印象——没有利用其身材相貌特征做文章,也没有展现“顺从”或是母性特质。导演不过是单纯创造了一个独立有自己想法的女主角,并自然而然地以正常视角去展开她的生活。

再加上另外几个男配角都不完美,《送我上青云》因此便被定性为女性主义甚至“仇男”。只能说,市场上的女性题材作品实在是过分稀少,影视生产圈子中女性主创的缺席也太严重了。

反观市面上大部分影视作品,大部分都是以男性为主角,其他女性配角很少有自己独立的人生观或行事逻辑,有时甚至前后矛盾,似乎她们的存在就是为了推动剧情发展,帮助男主进一步变大变强。而《送我上青云》中的男性角色如四毛和刘光明,人生经历都有所展现,他们的困境和心志也都得以被完整表达,并没有因为其是男性配角就不丰满立体,也没有单纯以女主角的视角去观察这些人。

《送我上青云》完全不是一部主要站在女性视角、讲女性故事、探讨女性话题的电影。实际上,这部影片所表达的不过是有关理想主义、尊严,与孤独。

每个人都渴望被尊重

电影中主要的配角有盛男多年好友四毛、在途中邂逅的善良文艺男刘光明、妈妈梁美枝、李平父亲。尽管主角是盛男,但影片后半部分却更像通过她的行动来推动展现这些配角的完整人生轨迹和内心想法。

梁美枝 19 岁便嫁人生女,皆因“年轻漂亮”,到了中年却经历丈夫背叛出轨而毫无办法。女儿得知内情也不告诉她真相,还嫌弃她蠢。在女儿的指责中,她终于说出“难道你要妈妈承认这辈子全都白活了吗”。

她只有在这一段有肆意绽放的感觉
她只有在这一段有肆意绽放的感觉

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再夸过她“年轻漂亮”,丈夫也不多看自己一眼,岁月似乎把她最大的优势带走了。女儿也不认可她,否认她以前的教育方式,对她来说,如今自己身上似乎已经没有值得被人肯定的地方了。

李平父亲死后,梁美枝蹲在地上痛哭,大概哭的不是想念,而是世上唯一一个愿意用闪闪发亮眼神盯着自己的人也走了。给她带来尊严的寄托,就这样随着老人的离世而消失了。

刘光明将自己的照片贴在玄关鞋柜处,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在每日客人换鞋弯腰时感受到别人对他的尊重。尽管读了很多书,却仍然不得不在岳父家中当着诸多客人的面表演背诵圆周率。在老人的葬礼上,他移身至画像前,假装送殡来客是在对着自己鞠躬。

连他想跳楼自杀,最终都只落得骨折坐轮椅,看起来就像一场闹剧。

四毛在油腻的商人之间周旋,奉承讨好对方,只希望能赚钱成为成功人士。而他做这一切的出发点,仅仅是为了获得别人的尊重。他曾经也有过新闻理想的时候,但却频遭投诉最终连饭碗都保不住。

从理想主义到拜金主义的过程改变,来自现实击碎自尊。

这些人在各自的人生中都面临着同样的困境。他们都渴望被尊重,身边却没有一个人能够理解自己,这一路他们都只能孤独地走下去。

成年人想坚守自己最初的理想,还要活得体面,太难了。更别说还想被感同身受地理解,简直就是奢望。

主角盛男在寻求爱情的路上也同样发现,只能独自对抗孤独,除此之外没有人能帮自己。而为了做手术,她不得不接受讨厌的工作,或是接受家人的帮助,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与现实和解的过程。

但结尾盛男的心理转变过程几乎没有过渡,而其他几位配角的细腻情绪却得到了大篇幅展现,以至于看起来其他人更像是主角,或者说电影只是通过盛男的视角讲其余几个人寻求尊严的故事。

考虑到这部电影是导演滕丛丛毕业后的第一部长电影,总体完成度其实已经很高了,片中穿插的笑点也超出预期。

文艺片本身就排片少,再加上导演是新人缺乏号召力,因此这部影片的排片量极低。如果你感兴趣,抓紧时间去影院吧,没准很快就没有场次了。

下载品玩App,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电影」的新故事

下载品玩App

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电影」的新故事

iOS版本 Android版本
立即下载
巫冬

爱笑的姑娘食量不会太差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