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West品玩

科技创新者的每日必读

打开APP
关闭
卡洛斯·戈恩

堪比间谍片!戈恩大逃亡背后居然藏着这么多秘密

戈恩牌行李箱肯定会大卖。

lianzi

发布于 1月10日责编 : Vicky Xiao

回看这场密谋的逃离,如同七巧板缺了一个角,没有人能够拼凑出真相。但仅有的那些线索,已经让人感到惊乍。

曾经力挽狂澜,20多年来被看作是“英雄”和“商业奇才”的前任CEO在2018年底在日本成为了阶下囚。而400多天后,在2019年的最后几天,他决心“逃离”,也许是利用了一个箱子,也许是利用了多国警察的帮助,他顺利将自己肉身翻墙逃往和日本没有引渡条例的黎巴嫩。

整个故事,像是个传奇。而这个传奇的主角就是日产(也就是大家熟悉的尼桑)前任CEO卡洛斯·戈恩。

更惊讶的是,尽管诸多猜测,但还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逃脱、如何离境、如何落地的。 不过,随着更多碎片化的证据被披露,故事有了它大概的样子。

一场发布会

“我不会说我是如何从日本逃脱的。”戈恩在沉寂几天后,再次主动站上了风口浪尖的舞台上。这是一场他主动举办的新闻发布会,操着一口法国口音颇重的英语,为自己进行着辩护。

“我想说下我为什么要逃离日本。”站在演讲台的他看起来和曾经那个风采奕奕的日产CEO毫无两样,丝毫看不出几天前,他刚刚作为逃犯从日本潜逃、途径土耳其转机到达黎巴嫩的困顿。

已经65岁的戈恩曾经执掌世界上最大的汽车联盟(雷诺-日产-三菱),曾经利用诸多商业手段将已经负债累累、难以存活的日产和三菱纷纷救活。而这段故事至今仍然是商业史上的一段经典案例。

“他们不喜欢法国人来指手画脚,想把我踢走......我为日产贡献了17年的青春,最后却遭到逮捕和逼问......”戈恩甚至不断强调,自己担心自己甚至可能会死在日本。而他开这场发布会的宗旨就是控诉在日本所遭受的不公正和暴力的对待。 

这场发布会让他和他嘴里“不堪的日本司法体系”彻底在全世界面前对立了起来。

这是一场诬告。这是戈恩想要通过这样一场筹谋的发布会所传达给世界的信息。“他们抓我的第一天就逼迫我承认罪名。而那些关押我的人对案件的描述和事实完全不同。”

此外,他不断强调自己“出逃”并不是为了逃脱自己的罪名,而是想要获得公平的对待。“(我的逃亡)是为了寻求公正。”戈恩在发布会时表示自己在被关押期间,每天都需要接受接近8小时的质询,也无法接触家人朋友。

而他想要洗脱的罪名主要包含起诉书中提到的违反信托罪,以及隐瞒巨额收入,伪造商业报告,少报了8000多万美元的工资,以及挪用公司资金用于个人用途等等。对此,戈恩全盘否定,暗指日本这样做是因为反对雷诺、日产合并。

“很遗憾的,我们之间没有任何信任。以及很多日本人相信逃脱雷诺对尼桑的控制的唯一方法是让我出局。”他在发布会接受采访时表示。

“在审判前,我需要在日本再停留五年。”扬言在日本“可能会死”的戈恩决定实施自己的大逃亡计划。

一场秘密大逃亡 

在2019年最后一天,65岁的戈恩抵达了黎巴嫩首都——这是他母亲的祖国。而戈恩本人也合法持有黎巴嫩护照。 

当戈恩成功踏上和日本没有引渡条例的黎巴嫩土地上,他对外公开表示自己已经成功逃脱。
 

戈恩抵达黎巴嫩后,他的脱逃计划如同间谍大片一样,被各国媒体猜测渲染。而日本本土甚至有游戏厂商已经打算利用科恩的故事来研发一款“大逃亡”游戏。

到底是如何躲避日本的看管?如何在护照收回的情况下离境又入境?甚至还在土耳其进行过一次转机?

根据调出的监控视频来看,戈恩当地时间12月29日,从自己位于日本东京的家里出来后,在家附近的一家旅馆遇见了两个人(有日本报道表示是美国公民)。之后三人乘坐新干线经过三个小时的行程抵达新大阪站。

之后三人前往日本关西国际机场。而这时安全摄像头仅拍到两个“美国人”带着两个大箱子行进。根据土耳其警方公布的猜测,科恩就藏在其中一个箱子中。 

再之后,他将自己藏身于一个箱子中被运往一架早已准备好的私人飞机,并乘坐一这架飞机抵达土耳其。土耳其调查人员表示这架飞机被庞巴迪公司标记为TC-TSR, 于12月30日当地时间5点15降落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并停在机库中。 

日本一位官员向法新社表示,私人飞机运营商不需要对行李进行安检,且由于行李箱尺寸过大,无法通过机场的X光检查机器,所以很可能被放行了。 

根据《CNA》的报道,土耳其调查结果显示在藏匿戈恩的箱子上有一些提前被钻好的洞,让戈恩可以顺利呼吸。 

伊斯坦布尔警察局于1月8日对外提供了两个箱子的图片——两个音响设备的存放箱。

在抵达土耳其45分钟后,在伊斯坦布尔,戈恩登上了第二架私人飞机,飞往黎巴嫩布鲁特。

土耳其司法部长阿卜杜勒哈米特对外表示,目前已经拘留和这架飞机有关的7人,将进行进一步审讯调查,其中包含四名飞行员,一名货运公司职员以及两名机场工作人员。同一时间,戈恩所乘坐的私人飞机“主人”——私人飞机公司MNG也对这几位员工提起诉讼,指控飞机被非法使用,并表示一位雇员承认伪造单据,让戈恩的名字没有出现在乘客名单上。 

而抵达黎巴嫩后的故事就如同前面所说,戈恩主动公布了自己已经成功逃亡的“喜讯”。

这一消息出炉让很多人觉得吃惊——有他在日本的律师,在美国新泽西接受采访时对记者表示“我和你同一时间知道这个消息”的姐夫,还有被彻底羞辱的日本东京官员:直到科恩自己发出“已成功逃离”的公开言论后,他们才发现保释金15亿美金的嫌犯已经不在视线内。 

至此,两天两夜的这场大逃亡画上了句号。

根据《泰晤士报》的报道,有消息人士爆料,整个逃亡“价格不菲”,花费了戈恩“几百万美金”。而逃出日本的转机地点曾经考虑过菲律宾、印尼、韩国等国家。

不过相对比这几十万美金,戈恩的这一逃脱意味着他的15亿日元保释金彻底打了水漂。

故事还在继续

尽管科恩的大逃亡告一段落,但逃脱日本审判的戈恩的故事并没法到此终结。 

1月7日,日本当局对科恩的妻子罗尔 那哈斯发布了逮捕令,指控其曾经提供虚假证言。

今天(1月9日),黎巴嫩贝鲁特法院对戈恩进行了问讯,并在问讯结束后根据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缉令针对戈恩颁布了禁令——禁止戈恩离开黎巴嫩。但因其持有黎巴嫩护照,且为黎巴嫩合法公民,法官决定允许其在黎巴嫩合法居留。

根据黎巴嫩本地媒体报道,法官已经要求日本东京提供戈恩的卷宗。而戈恩表示将配合黎巴嫩司法部门完成进一步调查。

背景:昔日英雄,今日通缉犯

尽管现在日产和戈恩的恩怨难解难分。但日产的发展过程中,戈恩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功臣”。

1999年,日产汽车曾因其错误的全球战略深陷债务危机,不但全球市场份额下降到不足5%,还背负着高达2.4万亿日元的债务。

而后,自救失败的日产最终获得了法国雷诺汽车的帮助——雷诺汽车决定以54亿美金购买日产36%的股份。由此,雷诺-日产联盟成立,雷诺当时的高管戈恩被派往日本“拯救”日产。

在接下来的几年内,戈恩推出堪比外科手术般的“复兴计划”:推行了跨职能管理,实施了两万人裁员,关闭5家工厂,大幅压缩采购成本,将1300多家供应商压缩到600家等改革。

仅一年后,日产的盈利就已经高达27亿美金。而后,他又将同样的联盟计划拯救了另外一家日本车企——三菱,至此世界上最大的汽车联盟(雷诺-日产-三菱)成立。

而戈恩也将自己彻底和日本的汽车制造业挂上了钩。

下载品玩App,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的新故事

下载品玩App

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的新故事

iOS版本 Android版本
立即下载
lianzi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