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玩

科技创新者的每日必读

打开APP
关闭
新冠疫情

疫情阴影下的海外华人:有的呼吁对华禁令,有的募捐万里驰援

每逢危难之际,虽然会见到最黑的暗,但也能见到最亮的光。

光谱

发布于 2020年1月30日

没想到2019年年底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让散落在全世界的华人,突然又一齐把目光投向了千里之外的祖国。

国内医疗资源紧张、防护物资短缺,硅星人也在尽自己所能,通过可靠的社会渠道捐钱、捐物,贡献一份力量。

必须说,这么做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同在硅谷朋友们的鼓舞:距离疫情爆发过去了一周后,截至今天,仅硅星人的一度社交圈子内,就有至少四组不同的硅谷人士已经筹集到了大量的口罩、眼镜、防护服、消毒药品等物资。

这些物资,有的已经抵达湖北一线医护工作者的手上,有的还在清关。但这远未结束,仍有大量的物资在飞往湖北、四川、广东等中国各地的路上。

然而,在满屏幕筹集善款、物资的情报中,总有那么几条糟糕的信息,叫人心寒。

华人自己宣扬“黄祸”论

这两天,华人圈子内小有名气的政治团体 CAFT (Chinese Americans for Trump) 的微信群里热闹非凡。

一些群友开始呼吁联系各州参众议员,要求美国政府、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 CDC 发布命令,对中国实行旅行禁令 Travel Ban.

(Travel Ban 指的是从该国始发的一切交通工具上的所有人,都将被禁止入境。)

这些人宣称,提出这些要求是为了保护自己,避免传染的危险。

这一呼吁,最初出现在知名的华人论坛“北美华人e网”上面,内容如出一辙,相信 CAFT 的群友是直接复制粘贴来的:

还真有不少华人响应。比如这位网友,不仅支持楼主的呼吁,还要求人们不要继续往中国寄口罩,而是留给美国人…………

(目前,该帖子已经无法访问,可能已经被删。)

有网友表示,这种丑陋的行径,简直有如华人主动宣传“黄祸”(Yellow Peril),恨不得美国已经存在的,特别是针对华人的种族歧视还不够强……

事实上,CAFT 是一个较为松散的华人组织,在最近一次美国总统大选中由于和其它少数族裔团体“逆行”支持特朗普而出了名。

此前,这个组织不少成员支持过特朗普终止链式移民……

至于旅行禁令,是极其严苛的外交政策,在美国历史上只有一任总统——特朗普——使用过。上一次旅行禁令也就是所谓的“穆斯林禁令”,针对的是伊朗、索马里、叙利亚、也门等主要人口为穆斯林的国家。

目前,美国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汤姆·考顿 (Tom Cotton) 已经致信白宫,要求其发布针对中国的旅行禁令。

可问题是,在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面前,旅行禁令管用吗?

题是,巧合的是,在这批华人发起呼吁的一天前,美国公共广播电台 NPR(地位和可信度非常高的公共媒体)就已经制作了一期节目,探讨了相同的问题。

马里兰大学公共政策学院助理教授凯瑟琳·沃斯诺普 (Catherine Worsnop) 在接受 NPR 采访时表示,在此时执行旅行禁令没有任何意义。请注意,他们讨论的主体是当地政府已经在武汉以及湖北各地执行的”封城“。

“首先,旅行禁令在此时对于阻止病毒蔓延没有效果,人们已经从武汉或其它(中国)城市离开,因此病毒已经得到了蔓延的机会,再实施旅行禁令没有意义了。”

该离开武汉的人已经离开武汉,同理,该抵达美国的人已经抵达美国,这也是为什么硅星人在这几天开始看到美国出现确诊案例,但并没有疫情发生。

如果美国现时启动针对中国的旅行禁令,距离疫情爆发已经过去了足够久的时间。此前,美国 CDC 已经就新型冠状病毒发布声明,指出在美国传播的风险为“低”。

这两天,包括美联航在内的多家航司取消了一部分往来中国大陆的航班,将会起到一定的作用。对于这些行为的道德性不置可否,毕竟它们更多是商业行为。

然而,此时如果再搞政策性的旅行禁令,不但没有切实的意义,反而会为美国移民政策对华人族裔,特别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群体的制度性歧视,制造一个危险的先例。

另外,呼吁“一揽子”拒绝中国人入境的,还有新加坡民众(当中许多为华人),超过10万人签名要求禁止中国人入境,所幸的是,新加坡教育部长王乙康出面表态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1]

拒绝美国撤侨?只是不想自己遭灾

一部分被恐慌支配后的华人,继续展现出让人惊讶的一面。

有的不想让中国人抵达美国,有人甚至连疫区的美国人都想拒之于国门之外。

上周,美国国务院宣布了从武汉撤侨的计划,最一开始宣布为在旧金山降落,后来则改为在阿拉斯加中转、飞机加油、观察,然后落地南加州圣伯纳迪诺的安大略国际机场 (ONT)。

这直接引发了当地以华人为主的一群人的质疑,一些华人直接跑到 ONT 机场抗议。

诚实地讲,这些民众走出自己的家门,在毫无必要的前提下去到人流密集的机场抗议,反而会增加被感染的风险……

圣伯纳迪诺县监事会主席,同时也是该机场管委会成员的科特·哈格曼 (Curt Hagman) 不得不澄清,该机场一直是联邦紧急计划的外国撤侨目的地。在西海岸有两座这样的机场,另外一座位于奥克兰。

哈格曼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时声称[2],由于联邦计划的安排,ONT 机场有责任,并且也有基础设施条件和规划能力,在类似的危机时刻做出响应。该机场完全有能力容纳超过200名美国人长达两周(正好是病毒的潜伏期)的时间。

究竟是什么致使他们做出这样匪夷所思的举动?

哈格曼认为,可靠信息缺乏、虚假信息则有所传播,加重了人们的恐慌情绪。“一些人认为这架飞机上装满了‘病人’,实际上只是美国的外交人员和他们的家属,想要躲避病毒而已。”

说到底,这些人关心的并不是整个美国的疫情扩散,而是撤侨的飞机会不会在自己家落地而已。

此前,就有微信群里流出据传为 ONT 机场防疫人员全副武装的画面。实际上,这幅图片并非出自 ONT 机场,而是位于加州圣迭戈和墨西哥蒂华纳之间的一座快速通过人行桥 CBX:

哈格曼也表示,理解这些陷于恐慌之中人们的情绪,“人们很担心,他们需要确认政府在保护他们。”

事实上,美国的各级别、各领域部门早已为类似的病毒爆发事件做了重组的准备,情况都在掌控之中。美国第一例确诊患者所在的华盛顿州 Everett 市 Providence 医院就曾表示,医院“每隔几周都会为类似事件进行演习”。

截至美国时间周二晚间,最新消息显示,国务院最终决定将这架装满美籍驻武汉外交官、家属和部分侨民的飞机,转移至位于河滨县 (Riverside) 的空军预备役基地。

持续发起请愿,大肆蔓延恐慌情绪

这两天,又有一小批美国华人生怕恐慌的情绪蔓延的不够,开始组织集体签名,有的要求 CDC 在美国实施公共卫生紧急状态,有的则要求国会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

好在,绝大部分美国人都是清醒、相信科学的,这些华人发起的荒唐请愿,得到的签名数寥寥无几。

和这些人相比,绝大部分北美华人的表现,非常值得赞叹。

在个人的层面,仅硅星人自己直接认识的在硅谷的朋友,就看到了不少于四组不同的人员和小规模社会组织在行动,竭力为千里之外的同胞提供援助。

硅星人还注意到一个细节:很多在北美的华人并没有一上来就进行了募捐,而是掏自己的腰包,购买物资、租用车辆,甚至包下飞机的货舱,将物资送到大洋彼岸。

这些千里驰援关怀同胞的举动,让不少人动容并且加入了志愿者团队。

就像最近很多华人在社交网络上转发的那段话所说的那样:

每逢危难之际,虽然会见到最黑的暗,但也能见到最亮的光。

[1] 《联合早报》网上出现禁止中国旅客入境言论 将心比心 王乙康:国人也不希望自己被赶出其他国家 https://www.zaobao.com/znews/singapore/story20200128-1024175

[2] 洛杉矶时报 Flight evacuating U.S. nationals from China amid coronavirus outbreak diverted to March Air Reserve Base https://www.latimes.com/california/story/2020-01-28/flight-evacuated-from-wuhan-will-not-land-at-ontario-airport

下载品玩App,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新冠疫情」的新故事

下载品玩App

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新冠疫情」的新故事

iOS版本 Android版本
立即下载
光谱

高级主笔@PingWest US team,报道科技、生活方式、游戏、娱乐。新闻线索请加微信 lichtspektrum 并适当表明身份。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