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West品玩

科技创新者的每日必读

打开APP
关闭
贾跃亭

恭喜贾跃亭“成功”破产

那什么时候回国呢?

光谱

发布于 5月24日


经过了半年多的谈判与庭辩撕扯,贾跃亭终于成功在美破产。

在通过电话进行的破产重组听证会上,加州中区破产法院法官 Vincent Zurzolo 下达判决,批准了贾跃亭提交的个人破产重组方案。

该方案显示,贾寄希望于继续为 FF 获得新的融资,盘活公司、生产并销售 FF91 汽车、开展和其它中美汽车和其它行业公司的合作、提高 FF 的经济效益、公司发展壮大、上市。

贾跃亭成功说服了上述的债权人接受他的条件,也即让债权人加入债权人信托,成为 FF 的间接股东。简单来说,如果 FF 被盘活并最终 IPO,债务人在 FF 持有经济权益就可算清偿债务。

破产重组方案将在6月初正式生效,届时贾跃亭将把个人所持有的 FF 股权转入信托,归债权人持有。贾跃亭虽然不再持有 FF 股份,但将继续拥有公司首席产品和用户官和合伙人身份。

在一份发给 PingWest品玩的声明中,贾跃亭债务小组表示:

相信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的成功将为国内个人破产相关法律的出台提供重要的参考。同时,贾跃亭的案例对于国内打造更好的营商环境,以及创业创新氛围,尤其是对中国创业者同样有很重要的借鉴意义。

“众叛亲离”?没有的事

在最后一次债权人投票当中,人数过半、债权金额占绝大多数的债权人,同意了贾跃亭将其在美国创办的电动汽车公司法拉第未来 (FF) 捆绑到其个人破产案件当中。

这份方案得以通过,除了大债主平安系、鑫根资本、民生信托等之外,贾跃亭最应该感谢的就是他的哥哥、姐姐和妻子甘薇。
 

这是因为哥哥贾跃民一度向其索赔超8亿美元,妻子甘薇在成都提起离婚诉讼(审核中)并一度索赔超5亿美元,姐姐贾跃芳索赔超5,000万,在贾跃亭高达数十亿美元的估计债务总额中占了较大比重。

好在,经历了“众叛亲离”,坐在百万美元豪宅中的贾跃亭,最终还是得以和他的兄姐妻子重修关系。

其家人取消或调低了一部分索赔的额度,并为最新的破产重组方案投出了关键的赞成票。

根据媒体报道,仅在乐视网,贾跃亭的合并欠款的额度就高达19.75亿美元。

家人的债权主张,显著提高了贾跃亭的总债务额度,但同时也稀释了反对该方案的少数债权人的影响力,使其的反抗很难达到效果。

这部分赞成票,帮助赞成派对应的债务额最终达到了总债务额的三分之二,满足了投票通过的要求。

贾跃民
贾跃民

在方案正式获得法官批准之后,贾跃亭将开始按照方案中定下的步骤开始进行偿还工作。

首先,贾跃亭将在方案生效当天,向已经提起离婚诉讼的妻子甘薇每月支付三名子女人民币12.5万元(约17,757美元)的子女抚养费,直至子女年满18岁,并根据正在进行中的离婚诉讼最终审判结果支付其它费用。

贾跃亭和甘薇所生的两个双胞胎女儿今年5岁,儿子3岁。

由于甘薇和贾跃亭在国内有共同债务人的关系,该方案在生效日支付应付的费用之后,要求其它中国债权人不得继续对甘薇进行索赔,并要求他们向中国有关部门申请取消对甘薇的被执行人限制。

保留资产,解套,继续拿工资和激励

贾跃亭将把资产转交给债权人信托。该信托将拥有贾跃亭声明的全部资产,包括并不限于其控制的多个实体的所有权,在 FF 公司的股份,以及尚未被没收的金融资产,包括账户、证券和不动产等等。

值得提及的是,根据方案,贾跃亭在申请破产之后,通过其它亲信(比如 FF 公司同事、家人等)间接持有的一部分资金、权益和不动产,将不会转移到信托当中。这意味着贾跃亭及其亲信得以继续保留一些高价值资产,免受破产债务索赔的侵扰,比如被部分债权人指责其隐藏的房产。

贾跃亭去年在美国特拉华州提交了个人破产重组申请,后来该案被特拉华州法庭转移至加州中区。

尽管贾跃亭多次出示并更新了自己的财产披露声明,至今许多债权人仍不清楚,贾跃亭到底有多少钱。债权人律师指责贾跃亭很多问题回答不上来,“这个也说不清楚,那个也说不知道,一问三不知。”

贾跃亭此前在加州通过亲属、同事等关联交易代持的方式隐藏了至少五处房产,被债权人律师指责“左手倒腾右手”,被特拉华州破产监管人办公室指责“财务糟糕,毫无诚信。”

(关于贾跃亭破产的庭辩交锋,欢迎移步阅读 独家直击|狙击贾跃亭破产,千里之外的猫鼠游戏:海景豪宅“移花接木”,资产几何激烈交锋

贾跃亭还必须返还其在破产申请期间获得的 DIP 贷款(持产债务人融资)。该笔贷款用于支付贾跃亭的破产事宜,借款人是贾跃亭实际控制美国特拉华州实体 Pacific Technology,资金由 FF 实际公司出资。

(这只是贾跃亭在个人破产案件中多个“自借自还”案例的其中之一。比如,贾跃亭的一部分国内小额债务的债权人,也是由他指使创办或实际控制的实体,如下图。在国内活跃期间和逃至美国那段时间,贾跃亭曾多次采用类似的方式进行资本腾挪。)

至于债权人索赔的先后顺序,方案也有明确写出:当信托通过处置其拥有的资产获得可分配的收入后,债权人需要向信托提交申请,预约进行分配。不过,信托委员会选出的受托人可以以符合债权人最大利益为由,延迟进行分配。

实际分配的过程非常复杂。简单来说,债权人将按照合理的索赔额度最终得到 FF 公司的相应股权。总计债务索赔额度最高可达80亿美元,不过贾跃亭债务小组此前披露的债务总额为30多亿美元。最大债主包括贾跃民、甘薇、鑫根资本、平安银行、民生信托、浙江中泰创展、宁波杭州湾新区乐然投资等。

为了激励贾跃亭实现 FF 的战略目标,方案还将对其采用管理层激励股权计划,在实现财务目标的前提下,向其继续收于股权奖励。

如果 FF 公司的估值达到50亿美元或以上,贾跃亭将获得公司全部流通和保留股份的2%,折合价值至少1亿美元;100亿美元,获得合计5%,至少5亿美元;210亿美元,合计8%,至少16.8亿美元。

另一方面,随着方案生效,贾跃亭以及甘薇等其他密切相关人士,将在很大程度上自动解除被债权人继续在中美两国追讨的个人责任。

也就是说,方案一旦生效,除了前述必须尽快支付的款项之外,债主将不得继续再进行方案之外的追讨行为了,目前在美国进行中的一些追讨行为也将自动终止并不得重启。

贾跃亭将摆脱“老赖”的骂名,重获债务上的“自由”,和明星创业者的光环。

当然,下周回不回国也无所谓了。

债权人到底得到了什么?

贾跃亭设计了一个极其复杂的破产重组方案,一层一层来看。

通过参与债权人信托,债权人持有 Pacific Technology 20%的经济权益和来自贾跃亭额外至多8.157亿美元的优先分配;PT全资拥有英属维京群岛实体 FF Peak;FF Peak 全资拥有英属维京群岛实体 FF TOP;FF TOP 拥有 FF 公司30.8的经济权益和1:10的超级投票权;同时,债权人信托还额外拥有10% FF 公司的经济权益。

也就是说,通过强行捆绑 FF 公司到贾跃亭的个人破产重组当中,最终债权人信托获得了 FF 公司大约16%的经济权益。

为什么债权金额占绝大多数的债权人支持贾跃亭的决定?

贾跃亭在方案中指出:

由于贾跃亭与 FF 集团关系密切,因此贾跃亭认为必须尽快确认方案,以便 FF 集团获得所需的融资,与其供应商以及与贾跃亭和/或 FF 集团有业务往来的其他各方重新建立正常的关系。

若方案未及时完成,贾跃亭认为其所持的 FF Intelligent(FF公司实体)权益价值,即用于解决与方案索赔的主要资产和基础,将会大幅缩减,并且可能会丧失全部价值。若无法及时完成方案,FF 集团不能再次按照其商业方案开展业务,则 FF 集团可能无法继续经营,可能被迫清算其剩余资产和/或启动破产程序,贾跃亭的 FF 集团权益价值将会大幅缩水或者消除。

具体来说:

1)贾跃亭认为,按照该方案进行重组,自己能够得到 FF 股权激励,从而更好地管理公司,让 FF 获得更好的发展,让债权人获得比索赔金额更高的回报;

2)只有采取破产重组,债权人才能获得 FF 公司的经济价值;如果采取破产清算,债权人只能瓜分贾跃亭声明的有限资产,无法收入最大化。

方案的风险

一个一直以来极少被讨论的问题是:这明明是贾跃亭的个人破产重组,为什么要把 FF 牵涉进来。

这也是除了隐瞒资产之外,贾跃亭最让少数维权债权人感到不满的地方。当然这些维权债权人也有自己的算盘:他们比其他债权人离贾跃亭更进一步,有的已经拿到了美国和英属维京群岛当地法院的赔偿裁决,可以直接对贾跃亭已有的资产(而非在他们眼里不值钱的 FF)进行追讨清算。

这样做对于其他没有主动出击维权的债权人,这样就很不太公平;如果按照贾跃亭的方案,似乎对其他债权人公平了,对已经拿到裁决的少数债权人又不公平了……

所以贾跃亭破产这件事已经很难用公平不公平的角度来审视了。实在没有最完美的结局。

贾跃亭的破产重组方案,目前来看,是包括其哥哥姐姐妻子和其他机构等在哪的主要债权人的首选。不过即使如此,它仍然有着巨大的风险。

比如,FF 公司现在存在着巨额债务,这首先会极大影响 FF 本身获得融资的能力;其次,贾跃亭的债主想要拿到钱,还得先等 FF 公司把它自己的债还掉。

FF 公司自从创立以来,缺钱比有钱的时候更多,截止2019年7月底,累计亏损21.5亿美元。面临着营运资本短缺、可用资金和流动资金有限等问题,这将会极大影响其进一步融资的能力。

直到今天,FF 公司尚未启动包括 FF91 在内任何车型的量产,没有产生过任何收入,其开发、生产、销售和交付汽车产品的能力存在很大不确定性——不用说,所有人都清楚这一点。公司目前只有一款 FF91 汽车可以指望,如果市场反响不佳,甚至因为安全问题被强制召回,都会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方案还指出,如果 FF 集团采用可转债或权证的方式融资,可能会稀释债权人的信托权益;如果融资营运不顺,公司估值可能会进一步下跌,将会对债权人信托的价值造成更严重的损害。

如果和破产清算做对比,显然贾跃亭的破产重组方案是“两害相权取其轻”。更何况,绝大部分债权人在中国跟贾跃亭已经没官司可打(他也不在国内),在美国也无力进行长期的法律行动(考虑到疫情影响)。

或许,再信他一回,是最好也最无奈的结局。

 

注:本作品著作权归PingWest品玩/硅星人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下载品玩App,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贾跃亭」的新故事

下载品玩App

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贾跃亭」的新故事

iOS版本 Android版本
立即下载
光谱

高级主笔@PingWest US team,报道科技、生活方式、游戏、娱乐。新闻线索请加微信 lichtspektrum 并适当表明身份。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