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West品玩

科技创新者的每日必读

打开APP
关闭
苹果

深度|“天下苦苹果久矣”,面对苹果税,开发者揭竿而起

傲慢与垄断,正在让苹果成为它曾经最讨厌的样子。

光谱

发布于 6月24日责编 : Vicky Xiao

iOS 开发者圈最近炸锅了。

占有移动端半壁江山的苹果,在一夜之间千夫所指。从科技大佬到普通开发者,无一不声讨它的傲慢,和它利用垄断地位对开发者的欺压。诉苦的声音充斥了 Twitter 和媒体头条。

起因是一个刚刚上线的付费邮件服务被威胁下架,背后,却是深受其苦的开发者再也无法忍受,在 WWDC 的前夜揭竿而起。

💊 “不交钱就下架”

你可能听都没有听说过付费电子邮件服务 HEY,但这一点都不妨碍它成为了这次开发者声讨苹果的导火索和旗手。

HEY 这个月刚刚上线发布 iOS 版本,不过开发公司 Basecamp 准备发新版修复漏洞时,却收到了苹果应用商城 App Store 的审核通知,告知他们必须在产品里加入苹果自己的内购买(以下简称 IAP)功能,否则将拒绝发版,甚至可能会将产品彻底下架。

需要指出的是,HEY 和常见的“邮件客户端“有所区别。 它是一个垂直整合的完整服务,用户支付$99年费,获得一个专属的 @hey.com 后缀电子邮件地址,以及在网页、桌面和移动端上使用 HEY 电子邮件服务的权利。

尽管 HEY 的最初 iOS 版本此前已经成功上架,但苹果在6月14日拒绝了 v1.0.1 的发版,并引用了 App Store 审核指南的 3.1.1 条指出:HEY 作为一个付费服务,iOS 产品里必须包含 IAP 功能。

问题是包括 Basecamp 在内的绝大多数开发者都认为,3.1.1条并不适用HEY 这样的服务。

因为在本质上,HEY 的 iOS App 是 HEY 服务的客户端而已。开发者并没有允许用户在 iOS App 里直接完成注册。它目前采用邀请码的机制,只有联系 Basecamp 团队,获得邀请码,在网页上填写付费信息(头14天免费),才可以完成注册。

事实上,业界有很多采用相同注册机制的付费产品,包括并不限于 Netflix、Kindle、Slack、Dropbox 等等,都没有添加 IAP,并且它们的 iOS App 在苹果应用商城里活得好好的。

Basecamp 以为苹果搞错了,没有放在心上,很快就完成了 1.0.2 版本开发并送交审核。令他们感到震惊的是,这次苹果的做法,从绑架发版,变成了威胁下架。

这次审核员直接给负责发版的 Basecamp 员工打了电话,要求 Basecamp 承诺增加 IAP,设立明确期限,如果到期还未达成,将直接从应用商城下架。

这种极具威胁意味的沟通方式,让 Basecamp 的 CTO(同时也是 Ruby on Rails 框架创造者)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在 Twitter 上公开了这件事。

一串推文发出后,DHH的私信箱爆炸了:很多开发者纷纷跟帖或者私信他吐苦水,分享自己类似的遭遇。原来,苹果这么做已经有大约半年的时间了,对很多 SaaS 类开发者都发出过相同的威胁。

注:3.1.1 指的是 App Store 审核指南对应的条款编号
注:3.1.1 指的是 App Store 审核指南对应的条款编号

许多开发者和大佬纷纷下场,指责苹果借助垄断力量欺压开发者,引爆了关于苹果 App Store 垄断和滥用权力的舆论炸弹。

💊 凭空执法,区别对待

苹果凭什么威胁下架 HEY 的 iOS 应用?

苹果发言人告诉科技媒体 Protocol,平台最一开始允许 HEY 的 iOS v1 上架就是个错误,因为这个最初版本已经违反了 App Store的规则:

他宣称,App Store 允许那些在应用内只登陆、不注册的付费 app 存在,但是前提是这些 App 必须是“企业产品”(business services),而非 HEY 这样的消费级产品 (consumer products)。

问题是:无论是直接字面对应的条款,还是隐含指向这个意思的条款,在 App Store 审核指南里都根本不存在。

HEY 违反了一条并不存在的规则。

而且凭什么苹果就拥有定义谁是企业产品、谁是消费级产品的权力呢?

Daring Fireball 作者、Markdown 语法发明者 John Gruber 也在博客里抨击了苹果的这种做法:

苹果为何居然能把这种区分方法写出来?的确有些应用是商业服务,有些肯定是消费产品(比如游戏),但这两个概念中间的灰色地带实在太大了。整个移动计算的时代——很大程度上由苹果所定义的这个时代——其意义就是消除商业和消费者之间的区隔……

照这种分法,iPhone 算什么?商业设备还是消费产品?

苹果在“商业”和“消费”之间用“或”,而不是“和”——这样的分法着实可笑。

Gruber 还引用了那张苹果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对着 IBM Logo 竖中指的经典照片,写道:对于任何试图刻板地划分“商业”和“消费”的行为,这才是最佳的回应。

与此同时,App Store 审核指南的 3.1.3(a) 条款中定义了一类所谓的 "Reader"(阅读器)应用,可以包括报刊图书、音像服务等。只要开发者不刻意引导用户使用非 IAP 的支付方式,平台可以允许这一类产品不采用 IAP。

针对 HEY 的案件,苹果进一步解释称,电子邮件不属于这一类 "Reader" 应用,所以 HEY 不可以享受这一条的待遇。

问题在于:App Store 上也有其他的电子邮件客户端或服务,比如 Spark、Spike、Outlook 等 ,都在应用内提供付费服务,却没有提供 IAP 付费渠道——苹果对此似乎没有任何意见。

在和 Basecamp 的电话沟通中,苹果对此回应绵软无力:“我们不会讨论其它应用。”

💊 绕不开的苹果税

眼看着事情越闹越大,苹果全球营销高级副总裁 Phil Schiller 接受了 TechCrunch 的采访,重申了苹果在这次争议当中的立场:

从商城下载下来的 HEY 无法使用,违反了 App Store 平台规则;HEY 有很多方案可以采取,以实现平台合规。

但是,这两点都充满了漏洞。

首先,正如前面提到的,App Store 审核指南当中并没有相应的条款,而且也不乏类似的 app 上架的先例。比如和 HEY 类似的 Salesforce 旗下的邮件服务 Salesforce Inbox ,也没有 IAP,却活得好好的。

有的被顶格执法,有的却被睁一只眼闭只眼放过,这也是苹果饱受开发者诟病的一点。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比如违反了在应用内进行应用分发禁令的小程序被允许存在,同样逾越了 IAP 的公众号打赏功能在停运了一年后又恢复…与此同时,很多小开发者却被严格审核折磨得苦不堪言。

其次,Schiller 建议 HEY 采取其他方案实现合规,却也是在实行平台霸凌。

Schiller说,HEY 有几种合规方式:一是在应用内和网页端采取不同的定价;二是做一种另类的免费增值模式,也即在应用商城里提供一个可以免费使用的基础功能版本,然后在非应用内渠道(HEY 的官网)售卖可以在应用内享受的增值服务;三是做正常的免费增值,基础功能免费,IAP 付费升级。

这几种方案,乍一听都很有道理,但是它们隐含的问题是,苹果这样做其实是越俎代庖,强行按照自己的规则去更改开发者既定的,且并未违反苹果条款字面的商业模式和定价策略。

很多常见软件和服务的应用内收费,比如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会员充值、手游道具购买等等,一度在 iOS 平台上比在网页端或者 Android 上都更贵。这种情况通常是由苹果在 IAP 渠道上30%的抽成,也即业界俗称“苹果税”,所导致的。

这种情况的存在,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开发者不想在 iOS 上损失收入,所以他们只能把平台对自己的压榨外部化,转嫁到用户的身上,也就客观造成了 iOS 用户享受相同的服务,却比其它平台用户花钱更多这一可笑的现状——现在不光开发者交苹果税,用户自己也在交苹果税。

另有开发者告诉硅星人,在 App Store 审核实务当中,通常会有要求,如果用户能在别处付费购买高级服务,开发者必须也在应用内提供同一服务的 IAP 购买渠道。

这一要求似乎遵循的是 App Store 审核指南的 3.1.3(b) 条款。首先,这一条和刚才列举的 Schiller 提出的第二条建议,实际上是相违背的;其次,根据多个不同开发者的描述,这一条并非硬性要求,对不同流量的应用执法力度也不同,也就是再次进入了差异化执法的黑盒子。

为什么很多开发者,特别是那些跨平台产品的开发者,都不愿意做 IAP?30%的“苹果税”只是一部分原因。对于跨平台开发者来说,诸如 Square、Stripe、PayPal 此类的支付接口比 IAP 好用的多,手续费也比 IAP 要低得多。

明明有更好用的跨平台支付解决方案,“为了给 iOS 用户提供服务,就得再接一个逻辑不同且非常难用的 IAP,和接受30%的手续费,这里整合多套订阅平台的成本,比单纯整合多个支付渠道还要麻烦的多。”一位跨平台开发者告诉硅星人。

“更别提 App Store 的订阅对于开发者来说完全黑箱,很多时候是无法应对订阅服务的许多复杂场景的。”他说。

不仅 IAP 让开发者遭殃,消费者也不一定在 IAP 上完全获益。

Basecamp CEO Jason Fried 没有联合创始人 DHH 在 Twitter 上高调,不过这几天他在官网上发布了多篇声明,其中一篇点出了苹果刻意针对 HEY 的敌对行为,实际上对消费者也有害。

Fried 指出,当用户通过 IAP 完成付费服务购买时,“他们就不再是你的顾客了,而是苹果的顾客。他们付钱给苹果,苹果才付钱给你。那些你花了时间、财力和名誉去争取来的用户,拱手交给了苹果。更别提你还得付30%的佣金从苹果那里购买这种特权!”

Fried 还指出,Basecamp 公司过去的产品和服务为什么不走 IAP,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订阅服务的客服工作是人性化,是很复杂的。

一个最直接的例子就是,如果用户在 iOS 上通过 IAP 完成了注册和订阅付费,然后换了一台 Android 手机,需要账单迁移,或者哪怕是关于订阅有任何的客服需求,Basecamp 都没有办法伸出援手。

因为所有的工作都被 App Store 接管了,任何客服需求都要从苹果那边走。接受 IAP 的开发者都明白这一点,他们是无法在后台查到这部分苹果用户的付费记录的,也就没有办法提供任何客服。

并且,Basecamp “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给用户免去费用,为教师提供折扣,对救援人员免费,为有需求的用户延长试用时间,为手头紧张的用户暂缓收费。我们会提供各种各样的例外 (exceptions),因为每个人都是不同寻常的 (exceptional),”Fried 在声明中表示。

“如果我们要走苹果的支付系统的话,这些事情我们一件都做不了。苹果的规章制度让我们没法更好服务用户,同时它却要求我们遵守这些繁冗的规则,‘否则别来。’这对我们,对于我们的顾客,对于整个开发者群体,都是充满敌意的。”

Fried 在声明中呼吁苹果把选择还给开发者,让开发者能够向自己的消费者,通过自己的系统收费,自己处理客服需求,“这是我们的生意,不是你的生意。”

💊 天下苦苹果久矣

事情越闹越大,最终,HEY 和苹果都各退了一步:

Basecamp 更改了功能,给 iOS 用户增加了免费的注册功能,自动生成一个随机的地址(原本的付费服务是用户可以自选地址前缀)可以使用14天,用完即抛。

用这种方法,HEY 暂时“合规”了。上周五,苹果通过了修改后的 HEY iOS 版本。

DHH 也承认,这次跟苹果公开叫板,确实冒着非常大的风险。他在接受 Protocol 采访时表示,“如果上不了 iOS,我们就无处可去了。我们必须要上这个领域内最大的平台。苹果深知这一点。”

同样经历的开发者也有许多。但是,他们的沉默,并不代表对苹果这种做法的默许。DHH 自己就收到了大量开发者表示支持的私信。

资深分析师 Ben Thompson 在他的博客 Stratechery 中提到,有不下50个开发者跟他私下反映过,最近半年以来,苹果围绕 IAP 政策的应用审核之不讲理程度,已经令人发指。

这些开发者,有的是孤军作战的个人开发者,有的是世界知名的科技公司。Thompson 在他的博客里写到,在这次争议当中,除了 Basecamp 实名之外,和他取得联系的其他所有开发者都希望匿名,因为他们“都无比害怕苹果。”

巧合的是,在 App Store 审核委员会给 Basecamp 发拒信的同一天,欧盟宣布对 App Store 和 Apple Pay 发起反垄断调查;

与此同时,美国国会反垄断委员会对苹果 App Store 的调查,也已经持续了一年之久。预计在七月,国会就将聆讯包括苹果 CEO 库克在内多家科技公司 CEO。

在公开场合,乐天、Spotify、Epic Games 和 Match Group 等更大规模的公司都公开表达了对苹果税的不满和对反垄断调查的支持。

硅星人和多位 SaaS 行业开发者就此事沟通,得到的答复也是一样。

他们提供的往来邮件截图里显示,由于他们的 iOS app(包含付费才可以使用的功能)缺乏苹果官方内购买,苹果拒绝给他们发新版,并且威胁如果不配合的话,将会面临彻底下架的处罚。

和我们沟通过的开发者,有负责 App Store 发版工作的员工,也有中层和高管,但没有一家公司胆敢实名指摘苹果——所有开发者都害怕它。

在 HEY 第二次发版被拒后,除了打了电话,App Store 审核委员会还给 Basecamp 另外发了一封邮件解释他们的做法。这封拒信,苹果首先发给了媒体,信中内容见报之后,才发给 Basecamp。

在有限的记忆中,苹果似乎从来没有这样做过。DHH 跑到社交网站上曝光此事的行为和他一次次关于“垄断”的呼喊,让这件事变成了苹果公司层面上的公关危机。

最搞笑的是,在苹果早前版本的 App Store 审核指南当中,在引言部分明确规劝开发者:如果和审核人员起了争执,别找媒体,没用。

然而,在 Basecamp 和苹果的这次争执当中,正是因为 DHH 借助了社交媒体和传统媒体的力量,才最终解决了问题。

在发给 Basecamp 的第二封邮件里,苹果将贪婪和不体面展现到了极致。

它的原话是这样说的:

“多年以来,App Store 给 Basecamp 带来的 iOS 平台下载量数以百万计,而这些应用都没有 IAP 功能,相应地,在过去的八年以来没有为 App Store 带来任何收入。

有网友评价:

Ben Thompson 在另一篇博客文章中指出,苹果越来越明显地表示现在是平台“得到应得的那一份”的时候了。这种沟通口径的本质就是:苹果想要更多的钱,并且有权力可以从你们的身上压榨,并且做这件事情的决心越来越大。

对于外界指控苹果滥用不断增强的垄断地位,加重对开发者的压榨,Phil Schiller 是不同意的。他对《纽约时报》表示,“这些(IAP 相关)规则自从 App Store 上线的那天就存在了。“

然而,IAP 在2008年 App Store 正式上线的时候并不存在,2009 年才加上的。

在本周一召开的 WWDC 同期发布的公关稿当中,苹果再一次低调退让,表示将会启动一套新的机制,允许开发者挑战审核指南的条款(在过去他们只能挑战审核员作出的拒绝决定,必须遵守指南条款);并且,漏洞修改的发版工作不会再因为非法律相关的条款违规遭到拖延。


 

但是,如果苹果不修改关于审核指南当中关于 IAP 部分的条款,以及彻底改革 App Store 黑箱式的差异化执法,它终将成为自己——或者更准确来说——创始人乔布斯最讨厌的样子:

像曾经的 IBM、施乐、微软那样,傲慢的垄断者。

(题图为后期修改,原字样为“科技与人文” Technology & Liberal Arts.)
 

下载品玩App,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苹果」的新故事

下载品玩App

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苹果」的新故事

iOS版本 Android版本
立即下载
光谱

高级主笔@PingWest US team,报道科技、生活方式、游戏、娱乐。新闻线索请加微信 lichtspektrum 并适当表明身份。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