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West品玩

科技创新者的每日必读

打开APP
关闭
电影

《隐秘的角落》原作者紫金陈:每一部小说,都是要卖的

我只赚了三四万块钱,想想半夜都在流泪。

第三方认证作者

颛顼

发布于 6月30日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每日人物(ID:meirirenwu)丨作者:林秋铭

他觉得自己仍然是一条生产流水线上的产品经理,只不过换了一个领域,而每一部小说,其实都是被摆上货架的商品,“都是要卖的”。

《隐秘的角落》开播的那个晚上,紫金陈安抚完女儿,一个人走到窗边的书桌前坐下。那是家里唯一一块安静的角落,女儿熟睡后,他常在那里写稿。

正值深夜,他打开电脑,墨绿的色调在画面上铺开,一座名叫六峰山的景区内,秦昊饰演的张东升在为一对老年夫妇拍照。下一个镜头,是这对夫妇被推下山崖。

这个画面如同紫金陈原作小说中的楔子,在闷热的夏天投下一颗炸雷:“谁知,这一幕却被三个在远处玩耍的小孩,无意中用相机的摄像功能拍了下来。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三个小孩,一点都不善良。”

▲ 《隐秘的角落》剧照。图 / 豆瓣
▲ 《隐秘的角落》剧照。图 / 豆瓣

《坏小孩》是紫金陈2014年完成的小说,由它改编的电视剧《隐秘的角落》在今年夏天大爆,全集播出后,豆瓣评分稳定在8.9分,至今共有42万人次打分。改编的成功也引发了对原作的讨论,有评论倒向对紫金陈写作的质疑,“文笔烂”、“故事会文风”、“几乎没有什么文学性可言”。看过几条相似的,紫金陈就不再看了,他删除了微信以外的所有社交软件,等待这些声音平息的一天,他可以躲回角落,继续写作。

紫金陈今年35岁,毕业于浙江大学,更早的时候,他是互联网公司的一名产品经理,到2012年才开始专职写作之路,从天涯免费连载推理小说开始,两年的蛰伏后,站上了IP改编的风口。

那是资本大力吸纳现有优质IP的年代,仅2015年,国内市场发起的IP收购就有42起,金额也超过了209亿元人民币。也是在这一年,爱奇艺买下他的《坏小孩》和《长夜难明》两部小说的改编权,当时,《长夜难明》还未付诸笔端,仅仅有一个故事框架。

▲ 紫金陈作品。图 / 豆瓣
▲ 紫金陈作品。图 / 豆瓣

“IP向作者”也应运而生。他们为影视公司提供强有力的故事模本,创作之初,已经将笔下的小说盖上了影视化的钢印。相比于创作出“文学性”和“大师级”的作品,他们更看重作品的可读性和售卖的可能,一切朝市场发展。

紫金陈便是其中之一。和菜头在文章里评价《坏小孩》,“紫金陈最大的长处不在于文笔优美,架构精巧,叙述熟练,而是他能够写出很强的核心故事。你不用管他是站着说,躺着说,翻滚着说,姿势难看好看与否,只要他让读者感知到他要说的核心故事,读者就跑不了。”

这与紫金陈的认知相符,他觉得自己仍然是一条生产流水线上的产品经理,只不过换了一个领域,而每一部小说,其实都是被摆上货架的商品,“都是要卖的”。

以下是每日人物与紫金陈的对话。

1.我从来不问他们怎么改

每日人物:作为小说原作者,看《隐秘的角落》的感受会不会很不一样?

紫金陈:看了前两集,我就觉得拍得很好,不知道后面情节能不能继续保持这节奏,后来追下去发现并没有垮掉,我就放心了。因为疫情,我之前几个月也一直在家里闭关,整个剧的制作从头到尾我都没有参与,我也不知道剧情的走向。

每日人物:为什么没有选择参与剧本改编?

紫金陈:我从来不过问他们怎么改,我也不会挑选团队。我一直把我的小说比喻成毛坯房,我把它卖给卖家,他要怎么装修,我还干涉他吗?这不合适吧。改编好不好,能不能成,纯粹是运气,对一个作家来说,这已经超出他能力的控制范围了,我能控制的,只有下一本故事的质量。

我们都没有想到《隐秘的角落》这部剧会爆,如果我有这个预期的话,出版商也不可能只备货15000本《坏小孩》,第三天就卖断货了。那么大的流量,天天上热搜,结果我只赚了三四万块钱,想想半夜都在流泪啊。

▲ 《隐秘的角落》热门搜索话题。图 / 微博@网剧隐秘的角落
▲ 《隐秘的角落》热门搜索话题。图 / 微博@网剧隐秘的角落

每日人物:但有些原作者可能会觉得小说是自己的孩子,交出去了,也得关注。

紫金陈:我不是这样,我对写出来的东西没什么感情,过段时间看,就会觉得挺讨厌的。那这本书卖掉之后,我也不想要了,我的爱全都给了下一个孩子。

每日人物:所以你和剧的制作团队也没有特别沟通什么?

紫金陈:对,我和这次制片人的审美是完全一致的。开拍之前,我说,原作色调是阴冷的,但我希望这部剧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故事,越是阳光明媚,越能衬托出阴冷。制片人卢静的想法和我一模一样,整部剧的光线是很鲜艳明亮的。找到审美跟你在同一频道的人很难,尤其是在影视行业的创作中,所以我现在就敢说,我和她一定会有后续合作。

▲ 《隐秘的角落》剧照。 图/ 豆瓣
▲ 《隐秘的角落》剧照。 图/ 豆瓣

每日人物:《无证之罪》和《隐秘的角落》都有很高关注,有媒体因此把你评为爆款发动机,你怎么看这个?

紫金陈:这东西纯粹是运气。前几天我醒来之后,收到十几条信息,别人跟我说,你上热搜第一了。我看了一眼大概是因为什么事情上的热搜,一条评论和留言都没看,就关掉了。我根本没有预期,天天上热搜我也很烦。热搜并不是因为我小说写得好上的,是因为其他各种各样的原因,对作者来说,并不是什么很光彩的事情。

每日人物:很多人会把可能你的小说跟影视化的作品进行比较,你对这样的比较有什么看法?

紫金陈:无所谓吧,每个人的审美不同,我觉得没什么好计较的,这个东西其实是互相成就的一个过程。剧好,我当然很开心;如果别人说小说已经够烂了,剧拍得还要烂,那才是一个悲剧。

每日人物:《坏小孩》影视化之后,多了很多闲笔,比如之前小说里不存在的一些描写。

紫金陈:对,有些人觉得小说里需要添加,我考虑过这些问题,但是真添加进去效果是不好的,对文学性有要求的并不是我的目标客户群,以后的作品他们也不会看,我的目标客户群就是平时会读通俗小说的那些人。

每日人物:剧集也补充了很多书里没有的血肉,你在看剧的时候,有没有过一些“这不符合我预期”的时刻?

紫金陈:我看改编的剧集,通常最担心出现逻辑问题,这部剧里基本上没有。我唯一的遗憾就是朱朝阳是不是可以再可怜一些?可以再塑造几个细节,更让人感同身受,同情他前期的遭遇。

2.三年没卖出,好故事就烂掉了

每日人物:最近几年,推理类小说改编的影视剧越来越有关注度了? 

紫金陈:推理类不像古装、甜宠类电视剧,有用户性别的天然天花板,只要拍得好,受众就会很多。但目前来看,和古装、甜宠类的小说比,推理小说改编成的电视剧,还是相对小众的。真正的全民爆款就是《白夜追凶》和《隐秘的角落》。国内这一块还是做得不够大,以后肯定会发展得更好。

▲ 《白夜追凶》海报。图 / 豆瓣
▲ 《白夜追凶》海报。图 / 豆瓣

每日人物:有作家提到过,任何题材都是有周期的,后面热度会慢慢下降,你会担心推理题材也这样吗?

紫金陈:我个人觉得,推理类也会经历这样的周期,但不是指推理大类。专注于不可能的犯罪这样的传统故事题材,现在来看挺老土的。我这几年没想过做传统类的推理故事,我预期社会推理类的题材,在未来几年还会有市场。

每日人物:这是不是作为一个IP向作者必须需要考虑的?因为IP可能要在几年之后才能付诸影视化?

紫金陈:对,我是会考虑到这些的。有些创作者不是这样,现在发生了一个什么重大新闻,他围绕这个案件来写推理小说。可是小说创作完成、出版,至少一年过去了,影视化就更晚了。五年之后,这新闻还有人关注吗?IP向作者的创作选材是需要前瞻性的,我们要读懂现在年轻人想要的是什么。

每日人物:《坏小孩》的诞生也是出于这种考虑吗?

紫金陈:我当时创作《坏小孩》的时候,觉得这个话题很新颖,哪怕放十年之后,一些问题也是很普遍的。这种前瞻性没法量化,我只是预感这个问题可以持续很多年,还可以经得起讨论。

每日人物:一部小说写完后被买走,中间会经历些什么?

紫金陈:首先得版权采购部门的编辑看中,他们每个星期的部门会,要讨论十几部网上搜来的作品。每个人用一两分钟介绍。如果其他人听了没兴趣,这一轮它就直接被淘汰了。听起来挺有意思的故事,其他人也会读一下,下一次开会商量表决上次看的东西怎么样,觉得好就找人跟作者联系,商量价格,把它买下来。

买下来之后,变成影视公司的项目储备,就会有制片人来选项目,制片人看中这个IP,再去找团队,把它给拍出来。影视产业链是很长的,一部作品被拍出来,背后是无数艰难的流程。

每日人物:在影视化的过程中,中间会有哪些力量在相互博弈?

紫金陈:IP改编市场里面骗人的套路太多了。一个皮包公司会用明星、导演这些名头忽悠新人作者,一分钱都没掏,就把新人作者的独家代理权签下来。如果碰巧卖得出去,就分作者一点钱,卖不出去,他也没有任何损失。现在这个市场,一个故事三年没卖出,就很难卖了。一些好故事很可能直接在他们手里烂掉。

每日人物:你也说过跟这个圈子里的人打交道挺费劲的,是指什么?

紫金陈:我自认为是个读书人,卖版权、提钱总是很不好意思,很奇怪,很不适应。所以现在卖故事,都是对方让我开个价,我开了之后,别人都没有再还价,卖版权就花了一两天的时间,每一次我都觉得卖亏了。我后悔,所以赶紧写下一本。

每日人物:你所经历的IP改编市场,这些年有一些变化吗?

紫金陈:2014年改编权是很便宜的,2015年开始才比较值钱。2014年到2016年之间,价格应该涨了十倍。影视行业发展是IP价值爆发的根源,当年网上的大IP,十万、二十万卖掉了自己的改编权,如果放到现在卖的话,至少是几千万的起步价。

很多人认为我靠《无证之罪》发家致富,其实并不是,《无证之罪》上映之后口碑挺好,但我的书版权费涨幅大概只有20%左右。《无证之罪》开拍之前,我就已经是影视公司很喜欢的作家了。IP向是to B的,影视公司的IP采购部门认就好了。2016年之后,我的IP已经挺难买了,因为我的产能也是有限的。

这几年影视行业普遍不太好。热钱退了之后,现在大家是认质量,而不是看IP的知名度。影视公司买的时候,他会看你这个故事硬不硬核,适不适合改编,这个是最重要的衡量角度。现在大家更理智地看待这个市场了。

▲ 《无证之罪》上线发布会。图 / 视觉中国
▲ 《无证之罪》上线发布会。图 / 视觉中国

每日人物:你在创作的时候会不会也有所考虑,让小说能够更好地在银幕上呈现?

紫金陈:对于IP向来说,故事线大方向适合改编者就行。影视公司买一本小说,它肯定是买你这个故事框架,不会买你里面的描写。作家在其中的作用就是提供核心的故事核,需要考虑的,就是能不能打动制片人。能打动制片人的故事,才是好故事。

每日人物:你对自己的作品有感情吗?

紫金陈:其实也谈不上什么感情,我只是把它当成一个商品,生产出来的商品,它一定是要卖的。

3.像创业一样,我会选天花板高一点的领域

每日人物:一开始你不是作家,大学毕业后,你进入了同花顺工作,后来为什么辞职呢?

紫金陈:公司给的工资太低了,工作强度又大,大小周,996,看不到上升的空间。后来回了宁波,家里人让我考公务员,自学了大半年,快报考之前,我逃回杭州。一想到要在象山考个公务员,一辈子在办公室里坐着,就觉得太恐怖了,我本来就一个很向往自由的人。

为了养活自己,我零基础学了编程。那时流行搞网站群,打开网页就会弹出一个弹窗,用户点一下弹窗,我能分到0.5分钱。弄了之后发现没人点击,根本不赚钱,还亏了好几百块钱服务器租用费。我当时有30万存款,但是存款是不能动的,我就把钱放在支付宝里,花里面的利息,每天在家,也不买新衣服,把消费控制在每个月500块,只是用来吃饭,抽烟。

每日人物:那你怎么开始专职写作的?据说开始之前你是对这个市场做过调研和分析的。 

紫金陈:我之前做产品经理,也是从产品经理的角度来决定写小说的职业发展路线,主要是看选题。国内最热门的,女频向的小说我肯定写不了,男频向的话,最热门肯定是玄幻修真,但这块竞争实在太激烈了。我是一个零基础的小白,不适合这么激烈的竞争环境。就像创业一样,我会选一个天花板稍微高一点的领域。

▲ 玄幻类网剧《陈情令》剧照。图 / 豆瓣
▲ 玄幻类网剧《陈情令》剧照。图 / 豆瓣

你会看到,东野圭吾的书一直霸占着各种图书销售排行榜榜首,但是国内推理小说是很难上榜的,叫得出名的推理小说没几部。市面上的推理小说,大部分是模仿欧美,还有日系的古典推理。世界范围的类型小说中,推理类小说是一个最大的市场,为什么中国市场这么小?关键是质量问题。如果我可以做出比国内大部分推理小说质量更高的作品,比大多数人做得好,至少是能赚到钱的。至于能赚到多少钱,我没有仔细地去想。但我知道天花板是很高的,出于这样的考虑,我决定了写推理小说。后来发现,写作这条路是最适合我的,不用跟人打交道,一年只要跟影视公司打交道一次就好了。

每日人物:那全职写小说的时候能养活自己吗? 

紫金陈:2012年,我全职写小说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卖影视版权。我当时算了一下,如果沉淀几年之后出书, 3万的销量,一本能收2块钱版税,再加上一点电子书的稿费,一本书出版后大概能赚10万块。一年写两本,就能赚20万。当年我上班,一年5万块都没有,对我来说,一年赚20万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所以我就决定坚持几年,把推理小说这块做起来。

每日人物:最开始,你的四本小说都是免费连载的,几乎没有收入,会有压力吗? 

紫金陈:我这种确实不常见。大部分人的做法是连载几个月,随着人气增高,出版商会看到你的小说,联系你,让你不要再更新了,由他们出书,最后的大结局是在实体书里面呈现。这是当时天涯小说普遍的一种模式。

但是我的策略不一样。我的小说大部分不到15万字,最多两个星期就全部连载完了。推理小说必须要连贯性地读,最好一口气看完,要不然别人想不起来伏笔,那结局再翻转也没用。所以我先用四本免费的小说积攒人气,第五本《无证之罪》,才走了实体出版的路线。

每日人物:从哪个时刻开始,你觉得自己被看到了?

紫金陈:第一部小说很快就沉下去了,第二部才有了一些好的反响。我并没有觉得从哪一刻开始,我就被看到了,《无证之罪》播出之后,短时间带动了一些书的销量,但对其他书也没什么影响。这次《隐秘的角落》比较火,带动了《坏小孩》一下。这些年我是慢慢扩大读者群的一个过程,曲线是很平缓的。

每日人物:网络写作这个市场,淘汰机制也是很残酷的,能被看见的非常少。

紫金陈:网络写作,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全国真正吃这碗饭,一个月能赚5000块以上的,不会超过两三千人,比上班的工资更高的,可能只有几百个人,收入很高的大神是极少的。实事求是地讲,如果单纯从IP向小说来说,我确实属于那个市场上收入相对还可以的。

▲ 紫金陈。图 / 受访者供图
▲ 紫金陈。图 / 受访者供图

朱朝阳的原型就是我

每日人物:你说过自己有个目标,每一年写一部不是用于改编的小说,回头看这个想法,有做到吗?

紫金陈:我本来是想每年写两部,一部是为了赚钱的,一部是给读者看的。我现在最大问题是产能不足,高估自己的能力了。

每日人物:你提到过,其实自己一直有个大师梦。

紫金陈:大师梦是过去的想法,人年轻的时候总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但到一定年纪,总会认清现实。推理小说跟传统文学不一样。传统文学一部封神,推理小说既要数量也要质量,数量我上不去,而且经常感觉有创作瓶颈,几个星期就会遇到一个比较大的困境,挺痛苦的。写一些让读者喜欢的好看的故事,就行了。好看是我对小说唯一的评价标准,我目前的小说大部分都达到了。如果不好看,你做得再有深度,谁看?故事一定是建立在普罗大众喜闻乐见的东西上,不是建立在象牙塔上的。

每日人物:你写作已经有 8年了,对自己有过不自信的时刻么? 

紫金陈:刚开始,我创作的感觉挺强烈,但这几年好像压力越来越大,没有表达的欲望。我对自己的文笔还是挺自信的,只是这几年被人说得我有点烦。有些人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私信骂我,说我文笔太破烂,根本不配写小说。就像前几天压力挺大的,这几天已经想开了。大众分不清通俗文学和传统文学的不同,从业内来说,出版社编辑、影视公司,在我没有名气的时候,他们就说我文笔很好,很干净,写得很流畅,他们的评价是更准确,更专业的。

我写的全是快节奏的小说,你也可以理解成是快餐文学,我只希望好看,通过各种技巧,让别人从头到尾一口气看到底,就是我最大的目的。不是非要思考人物有多立体,这个是影视化考虑的过程,我一切都以情节为第一位。

每日人物:你以前有提到就是说你骨子里是一个很自卑的人,现在也是如此吗?

紫金陈:自卑这个东西是根深蒂固的,我解决不了。这次火了之后,图书出版商纷纷叫我去签售,我拒绝了。我这辈子不可能去签售的,从来没有,以后也不会有,和读者面对面交流是我很恐惧的一件事。

每日人物:你在恐惧什么?

紫金陈:可能和童年经历分不开,朱朝阳的原型就是我。小时候,我家里虽然不富裕,毕竟是生活在城市,我妈也是有份工作的,比起农村的赤贫好很多。但和我爸很有钱的对比之下,心理还是有创伤。写这本书的时候,我更强烈地想起小时候的事情,挺难受的。我很想把现在的钱寄给20多年前的自己,我希望他变得有钱,那样就不会自卑,生活会过得开心一点。

▲ 《隐秘的角落》朱朝阳。图 / 豆瓣
▲ 《隐秘的角落》朱朝阳。图 / 豆瓣

每日人物:写作的时候,是怎么跟这段经历相处的?

紫金陈:写作的时候,肯定会沉浸到这个情绪中,但也是一种快感。我写小说会把不喜欢的人写进去,给他一个不好的结局。当时写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这个故事会被其他人知道。但我觉得万事万物都是修行,童年经历让我不自信的同时,也造成我敏感的性格,观察事物更加仔细了。如果没有这些经历的话,我也写不出深刻的故事。

每日人物:为什么会想写完手上这一部作品,就去送几个月的外卖?

紫金陈:我这几年绷得太紧了,需要一个人出去走走。2012年到现在,我一直是处于创作中,没干过其他事情。我记得,2012年年底,我要结婚了。结婚当天刚好是元旦,我还在网上更新,得赶紧把结尾结掉,所以后半部是写得不好的。很多人骂我江郎才尽,我当时心里压力很大,最怕积淀的人气全都没了。前面积累的这些东西,要把它维护住。

我不喜欢外出,这辈子只出去旅游过一次,去了杭州旁边的千岛湖。平时在家,只是在自己的城市里走,家里、公司,两点一线。我想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生活几个月,送外卖是短期维持生活最好的方式,可以去体验不同的人生,我觉得那很自由。

*文章经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PingWest品玩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下载品玩App,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电影」的新故事

下载品玩App

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电影」的新故事

iOS版本 Android版本
立即下载
颛顼
第三方认证作者

这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却只想留下你!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