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玩

科技创新者的每日必读

打开APP
关闭
腾讯

从事基础科学,更应该站着把钱挣了

这一次,有50位青年科学家每人拿到了300万的奖励。

油醋

发布于 11月22日

下午四点半,50位年轻的科学家们依次走上红毯,其中的一些人对这么瞩目的仪式感到局促。在签名墙上留下字迹并合影后,科学家们进到主会场列席入座,接下来是一场关于他们的颁奖礼。

11月14日,2020年“科学探索奖”颁奖典礼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隆重举行,来自数学物理学、生命科学等九大领域的50位获奖人依次从饶毅、潘建伟、邬贺铨、程泰宁等发起人手中接过奖杯,以及未来5年内总计300万元人民币的奖金——可以自由支配。

“科学探索奖”今年已经是第二届,是由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腾讯基金会发起人马化腾,与北京大学教授饶毅,携手杨振宁等十几位知名科学家共同发起的公益性奖项。该奖项面向基础科学和前沿技术领域,支持在中国内地及港澳地区全职工作的青年科学家。

在奖项从提名到评审的过程中,有超过800名“两院院士”参与其中。仅在提名推荐阶段,就有13位诺贝尔奖、图灵奖、菲尔兹奖得主,和100多位发达国家的院士参与,奖项的含金量很高。

“科学探索奖”监督委员会主席、清华大学文科资深教授钱颖一
“科学探索奖”监督委员会主席、清华大学文科资深教授钱颖一

“科学探索奖”围绕的核心词是“基础科学”。

相比于应用科学的遍地开花,中国在基础科学的研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处于停滞。

生命科学领域的获奖者之一的黄志伟教授表示:“过去资源有限,这决定了过去很长时间内国家政策的倾向是希望青年科学工作者更多做一些能够很快能够产生应用效益的研究。”这种长期形成的偏重影响到现在,就是对产学研的过分强调。“现在大学里计算机专业的分数很高,但是科学相关的专业,学生相对来说就比较少。“

这与基础科学本身的属性有关。纯科学研究不以应用和产业为目的,也意味着其不能被估值和拿来致富。“麦克斯韦到1879年死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的电子理论、电子方程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孟德尔发现的遗传规律在30年内无人问津。”

在三食简餐的实验室外,是这个被房、车和整个消费主义所定义的社会。如果埋头坐基础科学的冷板凳意味着天然的与物质追求背离,而只要轻巧地从科学转向工程,随之而来的可能就是金山银山。那么应用与基础科学的失衡也怪不到青年们追逐眼前的个人选择。

“但对大自然的兴趣、对其中奥秘的好奇心,对认识生命基本规律的好奇心,这才是科学,这就是科学,不是工程。”

“这个奖给做基础科学研究的年轻人一个信心。“黄志伟教授说。

这场颁奖礼的主角是一群“青年科学家”。

奖项对年龄设定了45岁的年龄上限。而从本届获奖人年龄分布来看,50位获奖人平均年龄不到40岁。35岁及以下获奖人6位,最年轻的获奖者仅30岁。

中国科协2018年发布的《第四次全国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报告》显示,我国科技工作者群体平均年龄为35.9岁。显然45岁以下的科研工作者群体占了很大比重。相比资历更深的成名学者,青年科学家的收入可能更少,但在体力和脑力上正处在做科学研究最好的时候。

这两者的矛盾正好是科学探索奖这样的“外力”可以发挥影响的地方。

2018年诺贝尔医学奖得主本庶佑教授(Prof. Honjo Tasuku)在颁奖礼的致辞中说道,“当我们环顾周遭,会发现我们对科学的支持,尤其是对年轻科学家的支持,尚难以令人满意。因此,对年轻科学家早期科学研究的鼓励,显得尤为重要。从这个意义上说,‘科学探索奖’的发起人做得非常出色。”

与第一届不同的是,今年的评选人范围首次将港澳纳入其中。50位获奖人中有三位香港科学家,香港城大的王钻开教授是其中之一。他向品玩透露一些关于国内从事基础科学研究青年的现实处境。

“做科研的肯定要读到博士或者博士后,所以‘起步’阶段就在30岁以上了,这对于你个人生活的压力是很大的。香港和大陆对科研人员的待遇很不一样,香港你做研究会有一万八的基本工资,而在大陆只有几千,不够生活。”

这说远一点就是科研工作者没有得到他们应该有的社会地位。“哪个娱乐明星会去嫁给教授?不会的。”

这使得这笔由腾讯基金会所出的,强调青年科学家可以“自由支配”的奖金有了另一层意义。

腾讯高级副总裁奚丹在采访中表示,在奖项发起时马化腾已经明确定义这个奖项和腾讯业务本身没有关系,也因此这笔奖金会由腾讯的公益基金会来出,而不算在腾讯的科研费用中。“300万的奖金会给直接给到科学家本人,并且是税后”。

腾讯高级副总裁奚丹
腾讯高级副总裁奚丹

谈到奖金如何使用的问题,天文和地学领域的获奖者李婧教授表示目前还没有想好,“可能会拿一部分来还房贷。但至少这笔钱足够让自己可以心无旁骛的专注于科研。”

虽然几位获奖科学家都表示用这笔钱让生活环境发生质变不太现实,但至少这会使得科研工作能够看到一定物质上的回报——科学是美的,但是追求科学的过程不一定非要伴随着清贫的痛苦。

王钻开教授表示,他会把部分奖金投入到科研里,另一部分则会奖励自己带的一些研究生和博士生。但他特别强调,包括他本人在内的这些获奖科学家都已经是目前中国科学界各个领域的顶尖人物,从这个方面来说,他们不缺科研经费。所以这笔奖金可以算作每个人的另一笔“个人工资”。

但在这一席金字塔顶端人物下面,更大多数的科研工作者处境困难。“在香港,教授是社会中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前5%的群体”,王钻开教授表示,“但在大陆,大量科研工作者只能拿着年薪10万不到的工资。”

就像王晓东院士在另一次采访中对记者的反问那样:“科学家也是人,不谈钱怎么生活?”

改变这一现状除了等待社会对科研人员的重视程度进一步提升以外,短时间内的期待是类似奖项在未来对科研人员的奖励机制是否能够进一步下沉,在基础科学各领域更早期的时候介入。但基础科学出成果的周期不定,如果不依结果论,如何对青年科学家们半道上的研究进行评审会是新的课题。

但至少比起第一届,今年的评审更为权威,获奖人平均年龄也更低。奖项发起人马化腾表示,“腾讯会长期保持对‘科学探索奖’的投入,助力国家基础研究的长远发展。我们也希望同更多的人一起努力,让科学成为时尚,让创新成为年轻一代的追求。”

这看起来是一个积极的趋势。

(下附“科学探索奖”2020年获奖人名单)

下载品玩App,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腾讯」的新故事

下载品玩App

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腾讯」的新故事

iOS版本 Android版本
立即下载
油醋

品玩记者 线索采集微信:myfelix177 关注大公司、科技初创公司的有趣商业故事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