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玩

科技创新者的每日必读

打开APP
关闭
特斯拉

Model Y“降价”扇动了下翅膀,搅动了谁?

更大意义上的池水。

王飞

发布于 1月6日

“这个车现在只要三十万出头,比之前预估便宜了十几万。”

自特斯拉在中国市场正式公布国产Model Y的售价以来,在特斯拉门店前,用户关于定价的讨论仍然不绝于耳。

1月1日午间,特斯拉正式公布了国产Model Y“出其不意”的价格:国产Model Y长续航版起售价为33.99万元,Model Y Performance高性能版起售价为36.99万元——要知道,这比之前公布的48.8万元和53.5万元,便宜了十几万元。

有人说,这是中国造车新势力的噩梦,起步价在34万左右的特斯拉Model Y,最“直接”冲击的就是价格定在40万元左右同为SUV的蔚来ES6;也有人说,40万元内的高性能SUV市场,再也没有哪辆车可以向它叫板性能;还有人说,特斯拉Model Y终于补齐了国产轿车和SUV的产品阵营,准备开始清理战场了。

当然,最主要的讨论仍然围绕在——Model Y“降价”,造车新势力“凉凉”,特斯拉再一次降维打击......

一时间,网传蔚来ES6遭遇了大量用户的“退单”甚至把网站挤爆了,蔚来官方还专门出来做了个辟谣。

在特斯拉官宣降价当天,蔚来先是发布了一条看似漫不经心的“回应”。蔚来宣布针对特斯拉车主提供额外优惠,而最终试驾了蔚来,但还是选择购买特斯拉的用户,蔚来仍会提供免费NIO Power的三次一键加电服务。

在两天后的蔚来二手车NIO Certified业务沟通会上,蔚来继续强调了他们的定位以及瞄准的用户的不同,和特斯拉Model Y之间做了一定的区隔。

而上次高调宣称让特斯拉“找不着东”的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1月1日,先是宣布了与大疆孵化的Livox览沃科技合作激光雷达的消息。1月3日,何小鹏借着上海元旦活动的契机聊了聊友商,表示“友商在元旦的降价我们挺有信心,连内部电话会都没有开,数据也完全证明,降价已经(证明)仅仅是营销的方式而已,而且还肯定是双刃剑。”

就在这两天,包括蔚来小鹏理想威马在内的几家造车新势力公司也密集发布了2020年的交付数据报告。而这也被拿来和特斯拉全年接近50万辆的出货数据做对比。

这些连锁反应,其实正是人们预期的特斯拉入华后会造成的“鲶鱼效应”。而且从造车新势力的反应来看,他们也已经习惯这种局势,准备好特斯拉与自己的“长期陪伴”。Model Y的“降价”搅动了更大意义上的池水,某种程度上刺激了中国造车新势力们积极研究市场差异化竞争,布局技术创新,而且还促进整个乘用车市场的优化。

特斯拉的用户在下沉

一方面,如今特斯拉的用户群体已经在逐渐下沉,造车新势力有意在产品和目标客群上做区隔。

特斯拉自2014年进入中国以来,其智能、高科技的光环围绕左右,而且购买特斯拉的第一批车主不乏一些互联网领域的CEO大佬,甚至是如今已投身造车新势力行业的大佬。

几年时间,特斯拉经历了产能地狱,在中国市场也逐渐拼成了“SEXY”产品阵列的布局。从最近几次的降价措施来看,特斯拉的策略也一直是逐步降低成本,随后跟进降低拥有更多国产零部件的特斯拉汽车。随着特斯拉国产化,以及上海工厂产能的提升,这也使得特斯拉下沉到了更低价格区间的客群。

“控制成本让产品降价到达更多的用户手中”应该是特斯拉的一个主旋律。这也造成了一个问题,早期购买特斯拉的客群和现在的特斯拉Model Y抢订用户客群早已并非是一类用户。

在市场上的持续下探也给中国造车新势力们提了个醒——通过区隔用户群的方式也可以避免和特斯拉做直接正面对抗。

拿价格和车型最为接近的蔚来举例。一位仔细对比过蔚来ES6和特斯拉Model Y的蔚来准车主曾对品玩说:“我确实比较欣赏蔚来能提供的服务,这些年蔚来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对比其他品牌已经形成了一定区隔。”

在最新的一次沟通会上这种观点也得到验证。蔚来汽车CEO李斌也对两者加以区隔,“特斯拉想做的其实是福特和大众,而蔚来想做的是BBA”。他说,早就想到了特斯拉Model Y的价格会下探,甚至“(现在的价格)还没有他们预想的低”,言止于此,其实是想说,买特斯拉Model Y的人不是买蔚来汽车的目标用户——蔚来和他们完全不一样。

不管是想强调自己侧重不同,还是避免对抗,上市两年以来,蔚来确实在努力靠积累更好的口碑来区分自己的定位。特斯拉Model Y可能会分食那部分还在纠结蔚来ES6价格的潜在客群,但同时,随着大街上越来越多的特斯拉,一些追求差异的用户有可能选择蔚来ES6。

其他的新势力也拥有自己的“特色”。Model 3上市以来,明白不能硬碰硬拼降价的中国造车新势力主打的还是本地化的服务,以及技术上的创新。比如小鹏的本地化的自动驾驶,理想的无焦虑增程技术,也算是守得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在这方面,其实都算是在做自己的增量市场。

不只是在电车市场竞争

另一方面,特斯拉Model Y作为一款纯电动SUV车型,其实最直接冲击的是更大范围意义上的SUV市场。

SUV,目前也是中国最有竞争力的汽车细分市场。CIC(China Insights Consultancy)的数据显示,从2016年到2019年,SUV销量以1.5%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渗透率从38.9%增加到45.4%。从2020年到2024年,SUV的销量预计还将继续以3.9%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到2024年将达到49.2%的渗透率。

而在更细分的豪华SUV市场中,特斯拉Model Y和传统豪华SUV的关系应该会发生类似Model 3和豪华A/B级车似的转变。

且不论豪华车厂中直接竞品——奔驰EQC、奥迪e-tron和宝马iX3等纯电SUV产品,在产品和价格上遭遇的“价格战”。就算是传统油车奔驰GLC、奥迪Q5和宝马X3也会被Model Y“降维打击”。

所以我们也认为,特斯拉Model Y虽然现阶段被直接拿来对比的是造车新势力,但很有可能它会继续像Model 3一样——代表新能源汽车,在油车市场抢占份额。

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市场,Model 3抢占的就是一众诸如奥迪A4和宝马3系级别的油车市场。今年中国市场交付的特斯拉Model 3,也正是通过持续的降价,在豪华轿车市场占有率中持续走强——而这个数据也是在造车新势力持续提升的交付数据同时完成的。

这也意味着,当Model Y作为纯电动SUV因政策利好等原因逐步替代燃油SUV站稳市场后,可能对电动SUV市场也侧面形成一定的助推力。

人们可能更爱买SUV了

另外有趣的一点是,目前特斯拉在国内最便宜的产品是下探到24.99万的Model 3,而零件通用率高达70%,最新推出的Model Y定在了33.99万起售。从Model 3的价格持续下探,以及蔚来“预想的价格在30万以内”来看,随着Model Y的零部件国产化的进一步深入,将继续带动相关产业链在中国市场的发展,有理由猜测:Model Y的价格也许会继续下探,继续缩小与Model 3之间的售价差额。

在这方面,传统汽油SUV往往售价大幅高于同平台的汽油轿车,这主要是因为SUV通常是大排量叠加税收政策方面的影响。

全国乘用车联合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特斯拉正在尝试改变传统汽车关于轿车和SUV之间的价格体系——以后可能就没有SUV与轿车之间的高溢价了——电动SUV更大更便宜,看起更有竞争力。这也侧面推动了SUV市场的走高。

* 图片引用自网络

下载品玩App,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特斯拉」的新故事

下载品玩App

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特斯拉」的新故事

iOS版本 Android版本
立即下载
王飞

资深记者 线索采集微信:xcodejk 关注智能硬件市场及汽车商业领域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