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玩

科技创新者的每日必读

打开APP
关闭
虾米音乐

虾米创始人王皓:我觉得没什么好怀念的

如果虾米音乐有幸活下来了,跟腾讯、网易也不会有太大区别。

第三方认证作者

颛顼

发布于 1月7日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摩登天空ZERO”(ModernskyMag)


坏蛋调频 :你看到网上怀念虾米的声音了吗?有哪些是你觉得想去回复人家的

王皓 都没太想去回复,因为如果说告别的话,我两年前已经告别了,现在好多人都在怀念,事实上,我觉得也没什么好怀念的。

前天,虾米正式发布了即将停止音乐服务的公告,2月5号起,虾米音乐服务就要正式终止了。

在这之前,倒闭传闻满天飞的时候,坏蛋调频就联系到了创始人王皓,做了一期节目,聊了聊他理想中的虾米,以及在现实中都是哪些原因阻碍了这些理想的实现。

王皓如今在泰国的生活
王皓如今在泰国的生活

现在的他,讲起这些故事来云淡风轻,一方面是因为他两年前就正式退出了虾米,该做的告别也都已经做完了。

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现在已经提前进入了养老状态,和家人一起住在泰国普吉岛,平时生活就是健身、弹琴,然后接送孩子上学,让他们快乐地成长。

可偶尔提到了使用同行 app 的用户体验时,他也忍不住吐槽几句。

“ Spotify 给我推荐的歌太烂了,一直试图给我推荐什么全球最流行的100首歌,令人发指,播放不出我想要听的歌。”

手机虾米开屏画面
手机虾米开屏画面

直到现在,王皓对虾米的音乐推荐功能都很有信心。首先,他自己就是一个乐迷,圈内人叫他时用的昵称——南瓜,就取自他喜欢的另类摇滚乐队 Smashing Pumpkins。

他在浙江工业大学读书时组过一支叫黑水的乐队,后来和他一起创办虾米的朱七,就是黑水乐队的吉他手。如今闲下来了的王皓,拿起了吉他重新系统学习布鲁斯,最近他在听 Eric Clapton 和 Stevie Ray Vaughan。

正因为创业的起点是出于对音乐本身的热爱,所以他很在乎虾米的用户体验和音乐性,随时发现有关音乐的问题了,就会去找工程师要解决方案。

但就像他的好友付翀说的:干掉虾米的不是对手,而正是对品质的优劣、资讯的准确性以及产品体验均“不介意”的用户。用户的“不介意”这三个字,足以干掉任何产品。

“音乐推荐领域,虾米在2013、2014年左右已经做到极致了,后来就没怎么投入了,但即便在现在很糟糕的情况下,我觉得对其他平台还是有碾压的。”

再比如,虾米的横屏播放界面是一个打口带。对于手机这个拥有无数功能的电子产品来说,他们设计打口带界面,是想让人们听音乐更有仪式感一些,但实际情况是90后不介意这些。

他还开玩笑说,网易云播放界面的那个黑胶盘,悬臂方向一直是错的,甚至,90后根本没有黑胶盘时代的记忆,但用户也都不介意。

慢慢的,王皓听到的越来越频繁的词就是流量。一个设计、一个想法,如果不能带来直观的流量收入,就会被否掉。

简而言之,谁抢到了热门综艺偶像歌手的版权,谁就是版权大战中的赢家。音乐推荐,或者说音乐审美的传播,平台的付出基本是徒劳无获。

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环球、华纳、索尼
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环球、华纳、索尼

王皓觉得,以前的唱片公司基本都是一个个厂牌,他们自己制作音乐,是有审美取向的。但现在,比如三大唱片公司,他们在全世界各地采购音乐,然后卖到世界各地去,已经不介入音乐生产的本身了。

“版权方完全控制了整个市场,Spotify、腾讯、网易,他们其实都陷入了版权游戏的漩涡里,他们其实非常被动。”

王皓说现在唱片公司卖版权时,基本都是打包发售,可能买来了3000个艺人的音乐,里面只有周杰伦一个人是赚钱的,而且版权费只有升没有降的道理,所以平台的钱,很多时候都花在了莫名其妙的地方,他觉得长此以往,对整个行业都不好。

至于“什么是虾米绝对不会做的事情?” 王皓说,能做的他们也都做了,比如在竞争期间给小鲜肉们卖产品,毕竟要生存么,没有什么是不能做的。

但他说虾米绝对不能放弃的就是付费,绝不能抛开音乐本身去寻找盈利模式,如果只以流量为判断标准,找人把流量卖出去是很容易的,但这就和音乐没什么关系了。

“如果黄色网站在中国是合法的,为什么要去做音乐网站?”

这两天,很多虾米的老用户都在网上写小作文、记录虾米给自己留下的十多年回忆,并且幻想、假设虾米依然会存在的世界。但当王皓被问到“如果一切现实条件都具备,会把虾米做成什么样子?”时,他回答得很干脆。

“如果有幸活下来了,跟腾讯、网易也不会有太大区别。不存在真空环境里的假设,如果可以的话当年也应该做到了,我们或许是错过了一些机遇,但最后看,也许这就是必然结果。”

虽然在种种阻碍虾米实现理想的原因里,有唱片公司、版权问题等等,但王皓心里觉得最无力改变的、或者说最终阻碍了理想无法实现的,就是现在的年轻人。

他们大多都欣然接受了系统塞给他们的东西,忘记了自己还有主动选择的权利,他说豆瓣和虾米都尝试让用户去记录自己喜好、发现更多有价值的推荐结果,最后也失败了。

王皓还调侃了抖音的推荐算法,说如果看了一次爱国视频,接下来天天推荐的都是爱国视频,原本以为互联网是让人扩展眼界的地方,但最后反倒是被加强了边界。

“能被允许活下来的,都是按照某种故事情节发展的东西,给你提供了选择的那些平台,都已经被干掉了。”

包括他最终能决定和家人搬到泰国,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发现大女儿从幼儿园升到小学时,竟然还要考试,家长也要接受学校面试。

他不想女儿从小就陷入了这种“别无他选”的漩涡里,于是就搬到了普吉岛。

其实,无论单纯从听音乐的角度还是整个人生的维度上来讲,选择都至关重要,最可怕的是人主动放弃了自己选择的权利,那便是把人生交到了别人的手上。

我们失去虾米的原因,是因为虾米先失去了我们

这样一个 app 的消亡史或许能给我们一个警示:面临选择,或许真的应该认真审视一下,这是否真的是我们自己做出的选择。

下载品玩App,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虾米音乐」的新故事

下载品玩App

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虾米音乐」的新故事

iOS版本 Android版本
立即下载
颛顼
第三方认证作者

这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却只想留下你!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