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玩

科技创新者的每日必读

打开APP
关闭
夸克

未来的高考填报志愿,可能离不开AI了

“做好高考服务是承担最朴素的用户价值和社会使命。”

油醋

发布于 6月21日

高考填报志愿越来越难了

随着新高考的志愿规则变化,填报志愿这件事的门槛变高了。

先看两个例子:

浙江(普通类)

普通类从2021年起招生录取由三段调整为两段。第一段线按实考人数的60%划定,第二段线按实考人数的90%划定。
提前录取院校设5个院校传统志愿,每所院校设6个专业志愿和专业服从调剂志愿。投档录取按第一段线、第二段线根据志愿顺序一次进行。
专业平行志愿分两段填报志愿,每段均可填报不超过80个志愿。

河北(普通类)

本科提前批分为A、B、C三段,每段为一个独立的小批次,依次进行录取,除B段外,其他两段学生每次可填报1所学校,每所学校设6个专业志愿和一个专业服从调剂选项。
本科批包括未列入本科提前批的普通类本科专业、地方专项计划、本科预科班等,实行以“专业(类)+学校”为单位的平行志愿模式,一个“专业(类)+学校”为一个志愿,设1次集中填报志愿和1次征集志愿,每次最多可填报96个志愿。

是不是很难看懂?那你就懂我意思了。

2021年对于高考这件事本身来说是重要的一年。8个省份在今年开始实行新高考,目前全国实行新高考的省份已达14个。按计划,到明年有8个新的省份和地区将要完成高考综合改革,进入新高考的第一年。

问题也随之显现。

以今年新增的8个新高考省份为例,填报志愿的数量变多,往年报考数据不能直接作为参照。考生得到更多自主选择权的同时,也不得不面对严重的数据和知识盲区,这使得两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愈发严重。

河北是今年实行新高考的省份之一,但一位考生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去研究完“96个志愿”呢?

于是随着新高考的普及,提供高考填报志愿服务的机构和软件跟着火了。

艾媒咨询的分析报告显示,2021年上半年通过志愿填报辅导或辅助软件获取志愿填报信息的比例为32.2%,比去年同期又高了4个百分点。

据新华社报道,志愿填报软件的价格接近1000元,而一对一咨询辅导的价格甚至可以达到近40000元。而所谓的一对一咨询也只是提供几次线上或线下的面谈,为学生拿出来一个个性化的填报方案。这其中的猫腻很多,比如速成上岗的规划师,滞后的学校数据,但焦虑的学生和家长是大多数,相比一个理想大学的可能性,这些钱不那么重要。

“反正几百元也不贵,买了就等于多一个信息渠道,孩子能选个好学校好专业最重要”,一位北京高三家长的回答很有代表性。

但高考志愿填报是一次太切身的人生选择,家长永远不会真的信任这些第三方机构,规划师也不会为任何一次最终被证明错误的志愿填报负责。

大部分家庭仍然希望能把选择掌握在自己手里,但这前提是要收集到尽可能广泛和权威的报考信息,并且这信息要足够新鲜,能为当下提供参考。另外,如果面临“96个志愿”这样的艰难选择,大部分人可能都需要一个更加智能的工具来辅助自己理清思绪,甚至帮忙筛选和预测,最终服务于自己做出选择。

随着新高考的推进,夸克察觉到这个问题背后考生和家长的需求,2019年夸克高考智能信息服务上线,上线之初这个服务平台并不完美,打磨到现在已是第三年,夸克的高考服务开始趋于成熟。

服务高考志愿填报,为什么是夸克?

这个转折有点突兀。

在这个问题之前,有另一个问题需要回答,为什么是搜索?

现在在很多搜索平台里键入“高考”两个字,你会发现这些搜索平台都为高考做了定制页面。在这些页面中的显眼处,汇集了像招生政策、院校背景的相关信息,都是原来需要自己一项项去网上查的。

从院校到城市背景,甚至城市的吃喝玩乐以及毕业后的就业空间,在填志愿期间,考生及考生家庭对搜索平台的需求会极其强烈。换句话说,高考是非常典型的搜索场景。

对于搜索平台来说,通过填志愿阶段介入服务,占据这些新鲜血液的用户心智,成为自己未来的核心优质用户,这在每年一千万左右高考考生的基数面前,是很有性价比的事情,

分野在于,不同搜索平台的高考服务除了一些基本项之外,仍然以自身内容生态为主。这意味着在泛搜索结果中,大量信息的权威性难以被考证,影响考生家庭判断的因素可能来自各种网站文章、自媒体、甚至网友的一时兴起。

这时候就可以回答,这么多搜索工具里,为什么是夸克?

当你从夸克首页上的夸克高考入口进去,首先会看到一个围绕高考成绩的智能搜索框,再往下是两列包含院校查询、历史分数线等信息整合入口的按钮,下拉到最后则是各地高考政策和大学官方咨询的发布。

页面简单,关键信息的来源都有权威背书,这对于很大程度上基于信息准确、高效的高考志愿填报来说是最重要的,这背后是夸克为庞大的基础数据付出的巨大心力。

夸克高考服务里,纳入了全国3000所左右的院校,所有招生计划和院校分数线信息,再加上历年的分数统计,数据总量有好几百万条,并且各省的数据公布会于两小时之内在夸克上更新。

这其中可能的错误信息也达到十万级,这些错误的数据被大规模数据分析筛选出来,夸克会人工逐一地去学校官网等官方渠道校验,完成数据的纠错。

“这部分我们投入了非常多的人力去解决的问题,据我了解,市场上没有一个同类产品在这方面做这么大规模的投入。”夸克APP技术负责人蒋冠军表示。

夸克APP技术负责人蒋冠军
夸克APP技术负责人蒋冠军

这其中也包括了很多意外情况,比如一些学校不公布数据导致的数据缺失,或者同一个学校和专业在不同省份公布出来的数据不同等情况,夸克会利用已有的整个基础数据体系去做跨省、跨专业、跨学校之间的交叉对比,最后预估出一个相对合理的趋势和回归数据以供学生和家长用户参考。

高考信息的精准和整合,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报考和院校等信息的透明度,也降低了志愿填报的门槛。而其中提到的,错误和缺失信息的鉴别和还原,都需要依靠夸克高考的AI预测系统来进行,这个智能预测系统也是夸克高考智能信息服务的核心。

AI加入高考

在过去两年,夸克高考的服务用户达到1000万人,其中300万是学生。再把这些用户拆开,数据显示二至四线的学生及家长是其中占比最高的群体。

由于教育水平和学校资源的分布在一定程度上偏向于一线城市的学生,二至四线城市的学生往往成为正态分布的中间段。国内大量的高校不在985和211之内,无法去到最好的学校意味着需要退而求其次,面临更加复杂的择校场景。这时候新高考带来的志愿填报的个性化选择,一定程度上更受到学生、家长与学校之间存在的信息鸿沟的影响。

夸克APP产品负责人郑嗣寿举了个例子,“我们聊过一些海淀的家长,家长本身有可能是北大的教授,钻研填志愿几个月了,规则摸的很透,但四五线城市的家长,他们可能没有这个能力和知识水平。”

夸克APP产品负责人郑嗣寿
夸克APP产品负责人郑嗣寿

这也是为什么二至四线的学生更加需要夸克的高考服务。

郑嗣寿介绍,夸克高考服务的核心策略是冲、保、稳。一定程度上,高考志愿填报上需要首先保证下限再去向上冲击,基于统计、概率和算法的智能预测可以在这里帮上忙。这个基于AI的预测系统都集中呈现在页面最显眼处的那个智能搜索框里。

蒋冠军介绍,夸克高考的智能预测在输入端主要基于两方面信息。一方面是客观信息,比如本人的高考成绩,考试选科等等;另一方面是主观信息,比如你对城市或专业的倾向。输入完整信息后,最后会生成一个个性化的志愿填报清单,并且可以针对个人对就业、读研或者留学的不同发展倾向,对清单做进一步调整。

对学生的志愿填报来说,高考本身有很多难以预测的变化。举几个例子,不同的学校每年的报考条件在同一个专业同一个地方都不一样,比如说一些院校在浙江省招生从今年要求物理必选,就意味着浙江省考生的名次数据上,去年跟今年的数据就会有区别和变化;并且高考分数存在“大小年”的区别,怎样通过近年趋势和实际学生考试数据来规避大小年带来的风险,合理填报志愿每个考生需要考虑的重点。

在一些更宏观的角度上,如果对一个学校的院系专业进行深度分析,可以得到这个学校办学水平的升降趋势,“识别出这样的学校其实对学生来讲是非常重要的”,蒋冠军表示,“因为他很可能用一个比较普通的分数去上到一个特别好的专业,对他将来择业进入社会有更大的好处。”

但对于任何考生或家庭个体来说,这些趋势性的信息很难通过高考指南发现,在有限的数据里无法得到这样相对准确的趋势分析,这只有建立在大量历史基础数据的收集和比对上才能办到。

“在产品的设计上,我们给用户一些空间去选择,然后我们的系统能够把中国几乎所有高校的所有专业其对应的,他的录取成功概率给相对准确的计算出来”,蒋冠军说。

这也是为什么这个页面极简的高考服务,实际上背后是“沉甸甸”的。在这些清晰罗列的个性化方案背面,是百万级的数据、千台服务器以及上百名工程师的协作保障。

而这一套高考智能信息服务将会一直免费提供给所有用户,已经包括OPPO在内的厂商合作伙伴。今年,夸克高考服务还首次与淘宝、支付宝等产品连通,考生和家长们可以提前订阅信息,发榜后即可收到小程序的查分提醒推送。高考服务是一种基本的社会民生服务,相比之下,其作为一种获客手段的意义并不重要。

“这是夸克提供高考服务的第三年,我们不是心血来潮,也不是追热点,做好高考是夸克要承担的最朴素的用户价值和社会使命,这是我们的出发点。”郑嗣寿说。

下载品玩App,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夸克」的新故事

下载品玩App

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夸克」的新故事

iOS版本 Android版本
立即下载
油醋

品玩记者 线索采集微信:myfelix177 关注大公司、科技初创公司的有趣商业故事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