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玩

科技创新者的每日必读

打开APP
关闭
TSMC

台积电正在坠入“美国陷阱”

它将向美国政府交出的,包括其在中国大陆的芯片订单和生产数据,以及其在大陆的工厂的产能数据,这将严重侵害我们的利益。

玄宁

发布于 10月24日

美国政府看起来很快就会掌握中国台湾的半导体晶圆代工商——台积电的商业机密数据了。其中就包括中国大陆芯片企业与台积电的重要商业往来信息。

10月23日,据多家媒体报道,在被美国商务部召集开会,并要求提供库存和销售数据来帮助解决芯片荒后,早前曾表示要“保护客户隐私信息”的台积电终于“袒露真心”,表示将在11月8日按美国政府要求提供相关资料和数据。

一个月前的9月23日,白宫邀请了企业界代表就芯片供应链问题展开讨论,参与的厂商包括苹果、微软等科技公司,三星、台积电、英特尔等芯片厂商,以及戴姆勒、宝马、通用、福特等汽车厂商。

此次的召见是美国政府的一系列会议的“最后通牒”阶段——此前拜登政府已经通过几次会议成功让台积电许诺继续加强在美国的投入。而再往前,台积电已经在美国对华为进行制裁后,停止了与华为的合作。在因为美国的原因丢掉了华为这个它曾经最大的客户之一后,台积电还在特朗普政府时期决定在美国亚利桑那建厂。尽管美国政府承诺的30亿美元补贴至今迟迟没有到位,且这个计划中的5纳米工厂也传出因招工难而可能推迟的消息,但台积电依然不停强调自己在美国扩大投资的决心。

然而,这些都没能让美国满意,尽管近期台积电表示芯片产能已经同比去年增加了60%,芯片荒将得到缓解,但美国政府显然不愿“浪费”这次缺芯危机。在9月的这次会议上,美国商务部直接向台积电们索取机密数据——据路透社报道,白宫分别针对供应链的生产环节和消费环节要求上述企业在45天内填写调查问卷,提供芯片库存和销售数据。

美国商务部称这些举措是为了“让芯片供应链更透明,进而解决芯片荒”,但拉长来看,很明显,这一切并非什么正常的市场监管行为,也不是要与其他国家一同合作解决共同面对的缺芯危机,而是美国振兴本国半导体的计划中的一部分——4月时,当美国总统拜登首次召集芯片上下游公司的高管开会时,就展示了他雄心勃勃的“让芯片产业重回美国”的计划。当时他表示,美国政府将为芯片工业提供500亿美元资金,且已经获得了跨党派支持,这也是他2万亿美元基建计划的重要部分。

而美国的这个计划里,主要瞄准的对手就是中国。

甚至有媒体报道称,这次向台积电们索要数据,美国政府还考虑援引《国防生产法案》。这是一部因朝鲜战争而诞生的法律,它“授权美国总统要求公司接受被认为是国防必要材料的合同,并优先履行这些合同;禁止囤积或价格欺诈的材料;甚至是可以通过行政命令强制某个行业扩大基础资源的生产,并直接优先将原材料分配给国防部门”。

这一切都是在用一国之强权来控制企业并完成国别竞争的目的,而且,基于其国际地位,也只有美国能在解决本国经济遇到的问题时,要求非本国企业牺牲其核心商业利益。这都在暴露联邦政府试图用非市场方式掌控美国芯片供应优势的企图,让美国对包括中国在内任何国家“非市场化”行政手段的指控显得可笑,也缺乏道义基础。

吃相难看,但美国政府也早已不在乎。此前在谈到台积电等公司是否会配合时,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也说的十分直白:

我们的工具箱里还有其他工具,可以强迫这些制造商提供数据。但我希望不要走到那一步。不过,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就会这么做。”

台积电决定不去体验这些工具,但当它赤裸地站在美国政府面前时,它自己的商业利益将首先受到冲击——晶圆代工厂的库存情况是是与芯片上游厂商议价的重要砝码,而晶圆代工厂的成品率是衡量其技术水平的重要指标,当这些关键信息被美国政府掌握后,台积电在芯片市场上没有了秘密,产品价格将任由美方企业拿捏。

而更重要的是,美国商务部调查问卷设置的26个问题中,针对台积电等的问题一个比一个敏感。

如:

“公司顶级半导体产品的库存情况,包括成品、在制品和入库产品?”

“公司订单挤压最大的产品,以及产品总数、产品属性、过去一个月的销售额、以及生产、组装、包装的位置;还要列出每项产品的3个最大客户,以及每个客户的产品销售额占比?”

“如果产品需求大于供应能力,公司如何组织分配供应?”

据Capital Economics 的数据,世界上92% 的高端芯片都是台积电生产,剩下的基本来自三星的工厂。而美国和中国大陆的芯片设计公司是台积电最重要的芯片生产需求方——今年三季度的最新财报显示,台积电来自北美的客户收入占65%,来自中国大陆的收入占总数的11%。

拿到这些数据,除了能让美国政府更清楚本国企业在芯片供应链中的话语权(苹果和特斯拉等公司本身对于数据的提供也感到反感——这些从未公开的信息可以用来判断他们的产品技术水平);更重要的,是这些数据里将会不可避免包含大量中国大陆的芯片设计商的订单数据和生产数据,以及在建在大陆的台积电工厂的产能数据。这些才是它费尽周折的最大目的,美国政府可以借此来一窥中国大陆半导体产业技术演进、产能需求和设计生产能力的秘密。美国政府已经毫不掩饰对这些数据的兴趣,而台积电在里面扮演了一个十分暧昧和不光彩的角色。

可以试着想象一下,当美国政府得到这些数据后会做什么?

没人知道他是否会继续从工具箱里寻找榔头,来直接要求重新分配产能——台积电们现在显然无法满足所有国家对芯片的需求。而且,目前美国已经有不少声音在试图把缺芯的原因引向中国大陆和中国大陆的市场参与者,单方面掌握了这些数据后,美国政府对这些数据的解读也无人可以干预了。

当这些数据交到美国政府手中,会严重侵害中国大陆芯片厂商的商业利益和商业机密,也自然严重地侵害中国大陆的利益。

若这样的非市场化手段得逞,我国恐将不得不予以警惕和必要的反制。而除了进一步规制台积电在大陆的生产和经营,重新思考台积电在大陆的生产线引入以及大陆厂商与台积电之间的合作之外,如何进一步提升我们自己的芯片生产能力同样值得关切。

如今我们已经有了对芯片行业追求自主可控的共识,但在这些越来越多冲破基本商业和竞争底线的行为出现后,可能仍需要进一步对自主路线的艰辛与效率之间的权衡做更多的思考——只有真正握在自己手里的产能才是真的产能。

当台积电交出数据的一刻,改变的将不只是芯片行业多年建立起来的商业体系,更多的共识可能会随之遭到破坏。它将不再值得被信任。

下载品玩App,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TSMC」的新故事

下载品玩App

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TSMC」的新故事

iOS版本 Android版本
立即下载
玄宁

品玩资深作者,关注商业世界里钱的流动、公司的变革和人的故事。联系邮箱:wangzhaoyang@pingwest.com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