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玩

科技创新者的每日必读

打开APP
关闭
云记

在平板电脑上写字,怎么就这么难?

希望能看到一款自鸿蒙而生的软件,占有一席之地。

李晓贤

发布于 11月20日

平板电脑这个3C数码品类,在过去几年似乎除了iPad之外都有些日薄西山之势。

但通过数据可以看到,现实和感觉仍有偏差。从全球范围来看,自疫情爆发至今的仅两年时间里,搭载安卓和鸿蒙系统的平板迎来了长达6个季度的增长期,仅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第三季度因为市场的短期饱和出现了下滑的趋势。受到疫情的影响,教育、办公以及大屏终端娱乐等使用场景,人们对平板电脑的需求大幅增加,可以说这段时间里,安卓和鸿蒙平板从iPad的手里抢到了不少市场。

对于平板产品的市场份额来说,苹果的优势没有想象中巨大,安卓、鸿蒙阵营的劣势也并非沉入谷底。甚至在2021年第三季度,国内得益于“双十一”活动将平板电脑的均价拉低到2580元,国内安卓和鸿蒙OS的操作系统市场份额增长到62.3%,而iOS则为35.3%。

但之所以造成了这种感知上的偏差,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安卓生态系统的混乱,生态的混乱导致用户难以找到这类产品的准确定位,只能将其沦为一部“廉价”的纯娱乐设备。安卓软件的生态乱局就连谷歌自己都头疼不已。但似乎华为搭建起来的HMS生态,正在慢慢的改变这种难以收拾的局面。

一个优秀的笔记软件的开始

如果将iPad买回家只是看电影玩游戏,其实iPad和其他安卓、鸿蒙OS的平板电脑并无太大差别,甚至作为教育使用,两者差距也并不十分明显。但要是用来记笔记、绘画、批改PDF文档等涉及到“生产力”的部分,安卓和鸿蒙OS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在苹果的生态系统下,有大量像是Notability、Goodnotes、Procreate这样的优秀应用作为支撑,让iPad的强大机能得以发挥应有的作用。iPad的胜利,在某种程度上是生态的胜利。

国内其实不乏优秀的开发者,只是作为初创团队,只有开发经验缺少运营经验以及充足的资金,很难在“用钱开路”、“盗版盛行”的安卓生态里找到出路。哪怕已经颇具名声,但接踵而至的就是“破解版”的出现。在付费习惯上的差异,也让这些国内初创团队的商业化道路举步维艰。

就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个几乎完全由程序员组成的20人的初创团队开发出的笔记应用,却在短短的一年半内积累起了230万用户,于今年7月也开始尝试付费项目,截至目前,这款名为“云记“的笔记类应用仍未上架过GooglePlay和iOS,土生土长实在是难得。

“云记”从诞生到用户实现爆发式增长,在其CEO 李佳凝看来是一种巧合。但这种“巧合”在旁人的视角中,就是一款为“需求”而生的优秀应用应该有的一种健康的状态。这种“巧合”,正频频在苹果软件生态中上演。

时间回溯到2019年,彼时云记母公司技德科技研发了一款面向政企的12英寸平板电脑,为政企解决无纸化办公的需求。但在硬件研发结束后,却发现在向客户展示的过程中,在当时的安卓市场里并没有一款好用的手写应用,不是延迟高就是功能少,整体体验非常痛苦。

在这基础上,技德科技决定自己成立一个小组,专门来开发一款适用于安卓硬件的笔记应用,也就是现在的云记团队。

在2019年底的时候,云记在华为应用市场上架。也没有想过如何运营,或是追求用户的增长,能给自家硬件使用,云记本身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上架华为应用市场沉寂了大约一两个月的时间,云记突然发现用户的增长从每天几十个开始攀升到上千个。复盘时,云记发现如此爆发式的增长,是因为华为将云记APP放到首页应用专区的推荐位上,有了流量的入口,自然也迎来了快速增长期。而这一切,对于云记来说都是在意料之外的事情。

没有花钱买流量买推荐位,华为生态需要优秀应用,优秀应用需要流量推广,两者一拍即合而已。

现如今,云记的用户有60%来自华为生态系统,80%的用户是在校大学生。有230万的累计用户,日活在15万左右,付费率能到10%,平均使用时长能到1小时40分钟,这些出色的数据都在证明着,国内华为和安卓市场不是不需要这些应用,而是像这样的应用确实太少了。

难走的路才还在后面

云记可以说是华为伯乐识马挑出来的。

10月24日,云记作为获奖者参与了2021年度华为开发者大会“HDC Together”,获得“华为HMS全球创新应用大赛最佳应用奖”和“华为开发者大会最佳产品合作奖”。

背靠华为生态,云记在前期开发阶段很多问题都能够轻易的解决,比如云存储功能解决了多设备间同步的问题;HMS Core的分析服务提升了开发团队精细化运营的能力以及PencilEngine功能更是能直接的提升书写体验。在缩短团队开发周期的同时,也能让团队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产品的完善上面。

但鸿蒙解决不了所有问题。

国内平板市场除了华为系,还有小米、联想以及其他多家厂商,加起来市场份额也不容小觑。每个设备的参数都有所不同,想要在不同设备上都能有同样的使用体验,就需要每个设备都进行单独的调教。简单来说,就是个体力活。

李佳凝开玩笑的说道:“为什么GoodNotes和Notability迟迟不做安卓?他们来了未必能做得好。“不可否认的是,苹果生态之所以能诞生很多优秀的应用,团队的开发能力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苹果将开发生态建立的足够舒适,这一点鸿蒙在努力,但安卓却跟不上。

为了保持产品的活力,后续的更新也是重中之重。目前云记保持着每周一个更新的快速迭代阶段,追赶苹果生态中的手写应用,毕竟GoodNotes迭代了10年了。很多时候用户并不管你是不是新生应用,也少有人会对于见证一个应用从稚嫩到成熟的过程感觉到欣慰。不好用就会弃掉,实属人之常情。

目前在大功能更新上,云记计划在2022年第一季度推出“字迹美化“功能,有些类似自拍修图的功能,只不过对象是手写出的文字。目前还没有在其他手写应用上见过。

面对大量用户的涌入,团队规模也计划从目前的20人扩展到30人,来保证APP的迭代和稳定性。云记会有专门的人员从花粉俱乐部、酷安、微博、知乎等平带上收集用户的意见,每天要处理的邮件在400封以上,对于意见和BUG的收集和整理以“天“为单位进行汇总。整个团队也都保持着较高的热情在向前奔跑。

今年7月份,云记迈出了艰难的一步——上线了会员机制。别说是云记这种名不见经传的新生APP,哪怕是像Notability这样成名已久的应用,在付费问题上都栽了跟头。

对于一款初生的、功能型应用,商业化是一个大问题。买断制、订阅制的取舍,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选择题。对于买断制,如果不能保证有源源不断的新用户进来,那不亚于慢性死亡。而订阅制对于功能型应用来说,用户花过一次钱,却在一段时间后不能在使用,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人们往往更愿意为服务进行订阅制付费,而非功能。

在确定某一种付费模式之后,想改就困难了。Notability就是一个很好的反面典型。

其实苹果生态已经有了很多灵活的付费的种类,订阅和买断看起来都较为死板。比如知名的RSS阅读器Reeder,就采用了版本更新付费的模式,每次大版本更新,都要重新购买。还有一些像是Pin apps这样的小众应用,则采用某项单一功能买断制或是功能订阅制的服务,也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目前云记上线的付费项目,是69元买断或是29元一年的模式,定价可以说非常的良心,能否支撑其长久持续的更新以及团队规模的扩充,目前看来还需要打一个问号。

一款像云记这样小而美的应用想要在安卓生态中保持长久稳定的更新,需要克服的困难还有很多。但鸿蒙生态的出现,对这些开发者的帮助和扶持至少能够让他们处于健康的环境成长起来。

下载品玩App,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云记」的新故事

下载品玩App

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云记」的新故事

iOS版本 Android版本
立即下载
李晓贤

品玩要闻 联系邮箱:lixiaoxian@pingwest.com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