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玩

科技创新者的每日必读

打开APP
关闭
爱奇艺

XR虚拟制作,爱奇艺打造中国样本

不只是把“绿幕”换成了LED屏。

李禾子

发布于 11月18日

爱奇艺的虚拟制作基地位于横店一座新建的影视产业园内。从一排颇为复古的西式建筑进入,便是爱奇艺刚刚在此搭建不久、占地约2400平米(约为三分之一个标准足球场大小)的虚拟制作棚。一块巨大的弧形LED屏幕立在摄影棚中央,今年7月,这块大屏刚刚从河北大厂搬迁过来。

 图源:微博@新加坡小笔尖
图源:微博@新加坡小笔尖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虚拟拍摄还等同于绿幕拍摄,但在爱奇艺的规划里,未来大部分的虚拟拍摄,都可以由这块屏完成。

上周刚刚宣布杀青并登上热搜的古装奇幻题材新剧《狐妖小红娘月红篇》,就是这块大屏第一次投入使用于拍摄商业剧集。

 图源:《狐妖小红娘月红篇》官方预告海报
图源:《狐妖小红娘月红篇》官方预告海报

说得更具体一点,所谓的XR虚拟制作,就是将提前制作好的数字场景投映到LED屏幕上,让演员置身于这面随着视点位置随时变化的屏幕墙前进行表演。实时引擎的图像输出和摄影机的追踪能实现同步结合,也就是说摄影机取景框在虚拟环境下拍到的画面,就如同在实景中拍摄那样,能够实现所见即所得

相比以绿幕为主的虚拟拍摄需要耗费更多的后期处理时间,XR虚拟制作能比绿幕提供更真实准确的光照效果,同时给予演员以更强的沉浸感信念感。正如《狐妖小红娘月红篇》导演杜林谈到的那样:

“目前大多数特效拍摄中演员的支点来自于导演的描述和概念设计图,需要脑补能支撑其表演的各种氛围和细节,但XR虚拟拍摄让演员置身于一个令他们信服的氛围里,从而最大限度地感染他们,激发他们的表演细节。”

当然这还只是XR虚拟制作在影视制作中带来的看得见的改变。如果将目光放得更加长远,就会发现不仅是在拍摄层面,XR虚拟制作不管是对影视制作流程,还是对整个行业的运作模式,带来的改变将是深远的,甚至是颠覆性的

不只是把“绿幕”换成了LED屏

理解XR虚拟制作的价值,还是要先将关注点放回到影视行业中。

正如前文提到的那样,特效类影视作品的制作通常需要用到绿幕拍摄,再通过后期制作完成特效。换句话说,影视作品的制作往往是从策划、到拍摄、再到后期,流程是线性的。同时,因为绿幕拍摄过程中难以避免的种种问题,比如脑补与幕布素材的构图、角度、视线、调度等不匹配,常常也会面临补拍和重拍等等繁复的状况。

XR虚拟制作正是改变了这个线性流程,前期和后期并行,分散了后期的压力。

由于XR虚拟制作需要提前搭建数字场景,相当于是把过去影视制作的后期工作前置了,这就使得一部影视作品的策划、拍摄和后期工作几乎是并行的,避免了漫长的后期制作;而即便是面临补拍和重拍,也可以通过调用已经制作好的数字场景快速实现一键切换,根据内容需要快速便捷地调整虚拟场景中的置景。

 《狐妖小红娘月红篇》虚拟拍摄现场(图源:@新加坡小笔尖)
《狐妖小红娘月红篇》虚拟拍摄现场(图源:@新加坡小笔尖)

显然,在提升制作效率的同时,未来XR虚拟制作的影视作品在拍摄时间和资金成本上更为可控

这也相应地要求创作团队在拍摄之前,就做好万分周全的准备。据爱奇艺智能制作部负责人朱梁介绍,《狐妖小红娘月红篇》在拍摄前,创作组和技术团队就已经开始了非常深度的协调和磨合,来保证拍摄时能够严格按照预演好的过程进行,因为所见即所得意味着拍摄完毕之后更改和调整的空间非常小

这些恰恰又和影视工业化的要求是相符合的,即能够最大限度地在控制成本的基础上,保证影视作品保质保量地产出,避免出现过去因为从业人员的不职业等人为因素造成的损失。

XR虚拟制作作为在国内刚刚兴起的技术,第一步往往也是最难的。《狐妖小红娘月红篇》恒星引力制片人沈京京介绍说,《狐妖小红娘月红篇》光是虚拟资产的制作就花了至少半年时间。虽然在现阶段,XR虚拟制作看上去是把后期工作需要的成本挪到了前期的筹备上,但长期看,早期投入的这些成本在日后都是有很大发挥空间的。

虚拟数字资产的复用,爱奇艺已经有所尝试

爱奇艺曾在去年11月推出过一支名为《不良井之风云再起》的虚拟制作实验片,可以说是数字资产复用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

 《不良井之风云再起》场景数字还原演示(图源:爱奇艺)
《不良井之风云再起》场景数字还原演示(图源:爱奇艺)

据朱梁介绍,这部实验片中的所有场景都来自对爱奇艺去年热播的自制剧《风起洛阳》片场不良井场景的高精度数字化扫描。所谓的高精度,就是即便是对某个场景中的任何一处进行放大(比如一扇门后的场景),都能非常准确地还原出放大后的细节。

这就给数字资产的后续复用提供了空间。

今年年初,爱奇艺发布了包括六件道具数字藏品和一件场景藏品不良井在内的《风起洛阳》主题数字藏品;7月,又初步完成了对《风起洛阳》VR全感沉浸项目的制作——所有这些项目,用到的都是当初扫描自《风起洛阳》片场的数字虚拟资产。实际已经跑通了实景扫描资产重建虚拟拍摄精修入库多业务复用的制作流程。

 图源:爱奇艺
图源:爱奇艺

相较《风起洛阳》,《狐妖小红娘月红篇》实则是从一开始就把虚拟资产的复用纳入了规划。沈京京提到,虽然单纯看这一部虚拟拍摄的占比不多,但后面两个篇章复用的虚拟场景占比可能是不错的,这是一个不断尝试和学习的过程,这部剧只是一个开始。

而如果放到更广泛的场景下思考,数字资产的复用也不只限于围绕影视作品。

譬如早在去年,爱奇艺就曾制作过一场“THE9虚实之城虚拟制作XR直播演唱会,粉丝在感受偶像在虚拟世界中精彩表演的同时,也获得了在虚拟世界中拥有分身、虚拟坐席和同频联动应援棒等等的新鲜体验。这不如说也是虚拟资产应用一个非常适合的方向。

 图源:“THE9虚实之城”演唱会截屏
图源:“THE9虚实之城”演唱会截屏

据朱梁透露,爱奇艺未来在虚拟制作方面的构想,就包括了将数字资产能力进行更广泛的分发和变现,形式包括但不限于发行数字藏品、广告和翻外剧的拍摄、云演出、VR体验、游戏和元宇宙等等。

显然,尽管从表面上看,XR虚拟制作只是把绿幕换成了LED屏,但它背后包含的,却是对设备、技术和摄制流程的一系列改变,是在应用新设备和新技术的基础上,影视行业正在形成的一种全新生产力

虚拟制作席卷好莱坞

虽然在国内,XR虚拟制作还是一项比较新的技术,但结合国外虚拟制作技术的发展来看,这种制作方式已经多有应用,并且正在展现其独特的价值。

自从在2019年的SIGGRAPH大会上,虚幻引擎与合作伙伴们共同展示了一支虚拟LED片场Virtual LED Stage)和摄影机内特效In-camera Visual Effects)的演示视频,虚拟制作的概念此后便席卷了影视行业。

 虚幻引擎2019年发布的虚拟制片演示视频(图源:源于网络)
虚幻引擎2019年发布的虚拟制片演示视频(图源:源于网络)

2019Disney +上线的星球大战番外真人剧集《曼达洛人》,常常被从业者视作是XR虚拟制作的经典案例。当年为拍摄《曼达洛人》,电影特效制作公司工业光魔就联合Epic Games专门搭建起一座22.86米宽、6.4米高的全LED虚拟片场“The Volume”

 《曼达洛人》拍摄现场(图源:源于网络)
《曼达洛人》拍摄现场(图源:源于网络)

《曼达洛人》用到了许多虚幻引擎曾为游戏创建的资产,并总结出一套工业光魔虚拟制片方法论,此后便不断被同行所效仿。

为满足当时暴涨的关注和需求,虚幻引擎还在2020年把专为影视行业举办的虚拟制片峰会特别升级为“Unreal Build”线上大会,不少好莱坞顶级制片公司的高管们都在圆桌讨论中表达了自己对虚拟制作的看好:

Netflix虚拟制片总监Girish Balakrishnan:与其说虚拟制片是种新技术,倒不如把它看成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它史无前例地解决了创作过程中的沟通障碍。

环球影业视效高级副总裁Christopher Cram:虚拟制片的最大优点,是让制片流程中的“视效预览”(Previs)更高效。导演和摄影指导在早期就对实时渲染出的画面效果做讨论、达成共识,减少了制作盲区,极大地提升了沟通和后期的效率。

卢卡斯影业执行副总裁兼总经理Lynwen Brennan:一旦导演们尝试过虚拟制片,就再也回不去了……传统制片和虚拟制片不是割裂的,后者让前者更强大。

此后,不少好莱坞顶级视效公司和游戏开发公司,纷纷在毛发实时渲染和表演捕捉实时渲染等等更细分的方向进行了诸多探索。

曾执导过《回到未来》和《阿甘正传》等经典影片的奥斯卡金像奖导演罗伯特·泽米吉斯,也在2020年推出了利用虚拟制作技术拍摄的奇幻电影《女巫》。《女巫》拍摄搭建了全虚拟场景,并配备了一台虚拟摄影机,供导演在实时渲染出的场景中随意找角度、看画面,帮助创作团队更清晰地根据导演意图完成制作。

 罗伯特·泽米吉斯移动着虚拟摄影机,预览实时渲染出的画面(图源:源于网络)
罗伯特·泽米吉斯移动着虚拟摄影机,预览实时渲染出的画面(图源:源于网络)

虚拟制作最近的一次著名应用则是HBO在今年夏天推出的重磅新剧——《权力的游戏》首部衍生剧集《龙之家族》。《龙之家族》是第一个在华纳兄弟英国利维斯登工作室(WBSL)最新的虚拟制作摄影棚“V Stage”进行的拍摄项目。

V Stage是目前欧洲最大、最先进的虚拟制作摄影棚之一。24000平方英尺的场地里分布着92台先进的Vicon动作捕捉相机,7100平方英尺的环绕式虚拟制片环境则由26000多个LED面板组成的矩阵构成,还有一个由5544平方英尺LED面板组成的定制动态顶棚,能根据需要倾斜和变换角度。

 《龙之家族》龙石桥拍摄现场图(图源:源于网络)
《龙之家族》龙石桥拍摄现场图(图源:源于网络)

这使得《龙之家族》在新冠疫情肆虐的背景下,也能顺利进行拍摄。创作者对这种更先进的拍摄方式显然也是感到兴奋的,就像HBO西海岸制作执行副总裁Janet Graham Borba提到的,

“《龙之家族》雄心勃勃的虚拟制作规模确实需要一个可以提供尖端设施的工作室,V Stage虚拟制作摄影棚使我们能够充分利用技术进步”。

此外,虚拟制作技术也在HBO今年上线的剧集《海盗旗升起》第一季以及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今天》节目中多有运用,《奇幻森林》《狮子王》和《指环王》等电影也有所涉及。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The Insight Partners去年发布的统计数据,2020年,全球虚拟制作市场价值为14.6亿美元,预计在2028年将达到47.3亿美元,20212028年的复合年增长率预计将达到15.9%

不管是虚拟制作在好莱坞的风靡,各制片巨头和大导演对虚拟制作的试水,顶级视效公司和游戏引擎选择入局影视虚拟制作,还是种种市场调研数据,其实都在说明,XR虚拟制作正在成为如今影视行业不能忽视的一个新兴力量

需要一个样本

在影视工业不断走向成熟的中国,各方从业者自然也不会错过拥抱新技术的机会。

以爱奇艺为例,去年上线的《不良井之风云再起》虚拟制作实验片就是其在虚拟制作领域一次积极主动的尝试。据朱梁介绍,因为带有实验片的属性,《不良井之风云再起》的目的非常明确,用小体量实验片考验我们的系统、我们的技术能到达怎样的极限

 图源:爱奇艺
图源:爱奇艺

所以在这部实验片的创作中,创作团队加入了许多极限性质的,可能仅仅是为了做镜头调度技术测试的剧情,比如要测试一个飞行镜头,就会加入剧中角色在天上飞的的桥段。

通过《不良井之风云再起》,我们其实找到了自己在那个阶段里面的一些上限,在这些上限的基础上再去做一些取舍,比如哪些东西可以做,哪些东西最好不要碰。在这个过程里我们也会不断升级我们的系统,不断用到最新的引擎技术来优化效率、质量和效果。朱梁说。

但朱梁也告诉品玩,国内的XR虚拟制作技术依然处在慢慢起步的阶段。

一个体现便是,XR虚拟制作在商业片中的运用尚不成熟。实际的商业项目和实验片的要求不同,后者允许创作团队有试错的机会,也允许其花很长时间把每个细节打磨得很细;但实际项目因为有剧情的框架在,通常不能为了炫技而改写剧本,同时商业项目的生产节奏非常快,往往不容有失。所以当下,技术的使用也要更多建立在稳妥的基础之上。

尽管我国的影视工业在显卡、算力、高阶的芯片、核心引擎和人才储备等等问题上,和起步更早的美国相比依然有所欠缺,在整个影视制作技术和生产理念上,也依然处在学习的阶段。

但是并不代表我们未来一定会落后。朱梁说。

至少就目前,我们在LED屏幕的搭建、工程的质量和速度上做得都非常好。在他看来,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并不是要往里面投多少钱或者是买多少软件,而是需要有一个能够在行业里起到示范作用的好项目出现。

这或许能够解释为何爱奇艺和恒星引力愿意在《狐妖小红娘月红篇》中支持XR虚拟制作技术的投入。我们的核心困难是行业对这件事情的认知,现在按照原来的制作方式,完全也可以交片,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愿意尝试,这是一个挺大的问题,朱梁告诉品玩,爱奇艺不想自己完全成为运动员,纯做一个视效公司,这不是我们该做的事情,我们还是希望把新的生产模式带给整个行业,核心目标是给大家做个样子,通过项目的落地给大家一些新的支撑,告诉大家能够在剧集里展现什么样的可能性。

 《狐妖小红娘月红篇》虚拟拍摄现场(图源:爱奇艺)
《狐妖小红娘月红篇》虚拟拍摄现场(图源:爱奇艺)

虚拟制作会改变影视产业整体的制作模式,影响力会非常大,但它的意义是需要漫长时间才能展现的,沈京京说,如果我们不迈出第一步,更不要说后面几步。为什么好莱坞做得很好,好像我们不行,不是说我们做不到,关键是要迈出这一步,需要大家有更多信心,把现在的基础做好。

总要有人开始做这件事情。沈京京补充道。

我们关注XR虚拟制作,并不意味着它将成为取代传统影视制作的新方法,而是期待着XR虚拟制作作为科技改变世界的注脚,未来能够给影视工业带来哪些补充和帮助。改变已经发生,我们也有理由相信,XR虚拟制作会在中国找到属于自己的生存空间。

下载品玩App,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爱奇艺」的新故事

下载品玩App

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爱奇艺」的新故事

iOS版本 Android版本
立即下载
李禾子

品玩作者 线索采集微信:lhz_940107专注于影视、音乐、综艺等泛文娱领域报道。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