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玩

科技创新者的每日必读

打开APP
关闭
拼多多

中国的田间地头,正在诞生一批“科技农民”

一群研究生,进村搞科研之后。

李禾子

发布于 1月26日

施肥不是越多越好吗?

两年前刚刚来到五星村时,刘烨东耳边总能听到来自农户这样的疑问。这是一个位于福建漳州平和县的村子,以生产琯溪蜜柚出名,蜜柚也是平和县的农业支柱产业。刘烨东则是一名来自福建农林大学的研二学生,20226月,因为课题研究需要,他和同课题组的其他几名同学一起入驻学校建在五星村的蜜柚科技小院,一直待到现在。

截至2023年年底,平和县的蜜柚种植面积有大约100亩,产量高达近250万吨,种植面积、产量、产值、市场份额和出口量等都创下了全国第一。然而在这些光鲜的数字之下,不少农户却苦恼于近几年树上结下的蜜柚,果实品质有慢慢下降的趋势。

他们没有意识到的是,果实品质的下降,很大一部分原因正是来自不科学的施肥方式。

这也是刘烨东所在的平和蜜柚科技小院驻扎五星村后最突出的发现。平和蜜柚科技小院正式挂牌是在2019年,刘烨东告诉硅星人,小院成立后的这几年,最主要的研究方向就是如何运用科学技术和理论知识,让村里蜜柚树的施肥方法更科学,继而改善当地因为施肥过量导致的土壤酸化严重问题。

科技小院实际并不是福建农林大学的首创。早在2009年,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张福锁和团队便在河北省曲周县创立了这一新型的研究生培养模式——由研究生驻扎农业生产一线,专家、教授提供技术支撑,研究解决农业农村发展中的实际问题,培养农业高层次人才,服务农业农村现代化建设。

如今,像平和蜜柚科技小院这样的科技小院已经遍布全国,结出的果实也非常丰硕。比如中国农业大学科技小院的研究生育人模式荣获2022年高等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唯一的研究生类的特等奖;题为《科技小院让中国农民实现增产增效》的论文在国际著名科学期刊《自然》上发表,科技小院模式更是推广到了老挝和非洲地区8个国家等等。

来自不同大学的研究生各自在农村基层看似微小的努力,汇聚成了这些亮眼的结果。而比这些光环更重要的是,有一批农民正在科技小院的影响下从过去的依靠经验,成为懂科学会技术的科技农民

只靠经验无法解决的难题

刘烨东所在的平和县,蜜柚种植栽培历史已有500多年,当地有不少农户祖祖辈辈都以种植蜜柚为生,现在全县更是有90%的农业人口都在从事蜜柚产业。可以说,农户们最不缺的就是经验,有时只要看一眼叶片的颜色分布、卷曲程度,就能判断出柚子树出现了哪些问题。

但经验也有失灵的时候。

60岁的林新民是最早与平和蜜柚科技小院合作的农户之一,在五星村经营着1100棵蜜柚树,已经能称得上是当地的种植大户。种植蜜柚20多年一度带给他的经验是,给树施肥越多,收成越好。

1937年中国第一包红三角牌肥田粉诞生起,中国开始自主生产化肥也不过几十年时间。经验没有告诉林新民的是,长期过量施肥,带来的影响将可能不可逆转:土壤酸化、板结严重,会对水源、环境造成很大压力,并最终影响到蜜柚的品质和收入。不只是林新民一个人,这几乎已经成了当地农户面临的普遍问题。

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林新民每年每株柚子树最多要施多达8公斤肥,用肥量是国际上柑橘优势产区的6倍;土壤pH值低于5.0,也明显低于蜜柚适合生长的土壤pH值(5.56.5)。

更关键的是,这次的问题已经不是他靠过去的经验和技术能够解决的。

来自广西兴宁富凤鸡科技小院的学生张浪也有类似的感受。

最近几年,南宁市兴宁区开始集中推动当地富凤鸡现代化产业建设,成立于2021年、依托广西大学的富凤鸡科技小院便诞生在这样的背景下。因为产业建设的要求,当地的农户开始从分散化养殖转向集约化养殖,不少养了二十多年鸡的散户突然发现,自己曾经的养殖经验行不通了。

集约化养殖意味着更大的规模。张浪向硅星人举例说,每年春季转夏季的阶段,南方地区的小鸡苗都深受鸡腺胃炎传染病的影响,发病率高达70%-80%,死亡率也很高,严重影响经济效益。

如果放在过去,养殖户可能还能用积累了几十年的土方法给这些鸡苗治病,毕竟数量少,治疗起来也相对容易。但现在,集约化养殖动辄就会将一万多只鸡放在一个鸡棚里养,鸡群密度变大,鸡的患病率也相应提高,当面对大量病鸡时,养殖户基本是束手无策的。

并且不只是传染病的问题,鸡群密度变大后,如何保持卫生的养殖环境、处理鸡群每天产生的大量粪便,以及避免其他疾病的产生,也给习惯了分散养殖的农户们提出了更多挑战。

养了这么多年的鸡,农户多多少少从表观就可以看出鸡的状况是什么,他们也养得很好,经验很丰富,张浪说,但是另一方面,他们并有把这些经验转化成技术的积累和沉淀,或是去向别人传授,他们还没有这方面的意识。

村子里来了年轻人

当很多问题无法靠经验解决时,借助外力就显得非常重要。

学习资源利用与植物保护专业的刘烨东,已经是第五批来到平和蜜柚科技小院的研究生。按照学校的培养计划,选择研究蜜柚课题的研究生,研二一整年都会来科技小院位于五星村的办公地,一幢农村常见的三层小楼常驻。在村子里大部分年轻人都选择外出打工的情况下,他们的到来就好比一场人口的反向流动。

接受过专业系统教育的学生们给村子增添了青春的气息,也带来了更先进的农业知识。

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也非常明确。刘烨东告诉硅星人,尽管蜜柚科技小院2019年成立,但早在2016年,福建农林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的副教授吴良泉就已经来这里探过路了。吴良泉当时是带着自己关于柑橘高效专用复合肥研制与应用的课题项目来的,结果发现当地农户的施肥方式和土壤质量都存在很大问题。

此后来到科技小院的研究生,也都是奔着解决农户的这些问题去的。

在五星村的很大一部分时间,刘烨东都是在地里度过的,这可能也是身为城里人的他和土地接触过的最长时间。他有很重要的一部分工作是取土。取土一般是在夏天,也是福建最热的时候,为了躲避酷暑,他和同学需要在早上7点去到实验地,一个人抡锤,一个人拿着一把洛阳铲似的工具挖土——这并不是个小工程,两人配合一共要取4麻袋,再用电动车小心地运下山。

这样的劳动,他一天要重复两次,上午下午各做三小时,强度大到吃饭甚至捏不住筷子。晚上的时间,则是整理土样,坐在电脑前看文献,处理数据。

和刘烨东相比,张浪的工作看上去则没有那么辛苦,他更多需要面对的,是大批来自各地农户的各种询问。

准确来讲,张浪所在的广西兴宁富凤鸡科技小院是挂靠在广西富凤农牧集团有限公司,这一广西当地的龙头企业下面。办公地也设立在这家公司位于南宁市兴宁区的总部内,离学校大约只需40-50分钟的车程。张浪形容在科技小院的日子,就像上班一样需要打卡,每天的工作基本则是跟着企业的经理,下农户做调研,解决鸡的疾病等问题,给农户做技术指导和培训等等。

因为企业覆盖的农户更多,基本上每个月,张浪都会给农户做养鸡科学知识的培训,这些农户有来自广西省内,比如百色、河池、贵港和北海等其他市的,也有来自云南和广东等外省的,一年下来能培训1000多人。

张浪也摸索出了一种能让更多农户听懂的培训方式,比如专门挑他们最感兴趣的务实的生产问题,多增加PPT里图片的比重,多讲常识少讲理论等等。这些农户的年纪大多在五十岁以上,尽管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奔着想找赚钱的门道来的,也很难说到底有几个人真正明白了当中的科学原理,但至少和以前相比,他们在面对一些看似难解的生产问题时,不再是两手空空。

当农民成为科技“代言人”

虽然来了一批愿意主动提供先进科学技术帮助的年轻人,但对从事了几十年农业生产的老农户来说,建立彼此间的信任并不是个容易的过程。

农户非常害怕失败,也害怕自己利益受损。张浪告诉硅星人,兴宁当地,农户们从分散化转向集约化养殖的时间并不长,面对这种新的生产方式,他们的态度开始都非常谨慎,很多人一开始都是观望,如果别的农户养的好了,他们才会模仿别人去做。

兴宁富凤鸡科技小院用的方式是,给农户保底

因为挂靠在企业下,富凤鸡科技小院也有了给农户保底的资本。他们和农户的合作方式是,农户出地和出力,企业发放鸡苗和饲料,同时在养殖过程中提供疾病、环境控制和生产管理等方面的技术指导,一年养两批鸡,到鸡出栏的时候,企业再回收。企业和农户之间通常会签订保底合同,给到农户保底价,饲养状况和市场行情好的状况下,农户还会赚到更多钱。

农户至少是不亏的。张浪说。他们算过,一年下来,农户靠这种方式养鸡基本能赚7-8万元。也正是因为有了保障,一批农户开始成为科技小院的代言人,自发地在村子里做起了宣传。

被动员的有很多是村里的老人,他们的子女常年在外打工,自己则常年种地,农闲的时候基本也没有太多事做。养鸡对他们来说是锦上添花的事,一些没有养过鸡的农户,通常只要花1-2万元的成本在地里建造鸡棚,不需要向企业支付押金,再按照科技小院提供的技术流程和养殖规范进行饲养,一年也就有了一份额外收入。

更先进科学的农业技术就这样慢慢推广了起来。

平和蜜柚科技小院和富凤鸡科技小院的思路类似,只不过因为不是和企业合作的模式,前者传播科技知识的过程还要更加曲折一些。

很多村里种了一辈子蜜柚树的农户,第一次见到20岁出头来村里推广技术的小院学生,不理解、不认可和不搭理的态度居多。最早和小院合作的林新民,也是在听到吴良泉亏了算我的的承诺之后,决定尝试小院减肥增效的技术。

林新民
林新民

减肥这件事当时在村里的农户中间,基本还是闻所未闻的。林新民拿出了自己的110棵柚子树给小院做实验,用肥量从开始的每株8公斤减到了4公斤,就这样坚持了一年。

同期也有和小院合作的其他农户,因为担心减产,中途给柚子树偷偷施肥过。但一年之后他们发现,林新民的实验树和其他树有了明显不同:果树更加健壮,结出的蜜柚水分更足,甜度也更高。当时有收购商给林新民开出的每公斤收购价,比周边农户还高出了0.4元,按亩产3500~4000公斤蜜柚算,2亩多的地,增收了大约3000元。

林新民减肥增收的故事就这样开始在村里流传,有越来越多农户加入到了尝试新技术的行列。第一个尝到甜头的林新民也和小院有了更密切的接触,每次小院学生给村里农户做培训,基本都会带上林新民。

他开始还只是把学生的话翻译成闽南语讲给其他农户听,到后来,学生甚至不用讲太多,他自己已经可以熟稔地解答农户们各种各样的问题。

做一件有结果的事

福建平和蜜柚科技小院和广西兴宁富凤鸡科技小院,其实代表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科技小院实践模式。

前者带着为农户改良土壤和施肥方式的明确目标而来,在已有技术课题的前提下,在五星村的柚林里更像是进行一场田间试验。发展到现在,小院已经形成了减肥压酸,补镁增效的蜜柚绿色减肥增效技术,以及调整施肥位置+蜜柚改土专用有机肥+冬种油菜+禁用除草剂的提质增效技术两项较为完善的技术模式。

几年下来,平和蜜柚科技小院合作的农户数量已经大约占到了当地农户数量的41%,并且也累计为当地农户节约了11亿元的化肥成本。以林新民的1100棵柚子树为例,现在每年每棵树的用肥量已经可以控制在2-3斤,一年下来就能节省2.9万的化肥成本。不仅如此,土地减肥后种出的蜜柚在拼多多等电商平台上也卖得更好了。

相比之下,富凤鸡科技小院的工作方式,更像是一个从发现问题到解决问题的过程。

因为挂靠企业的原因,小院在科研工作过程中更多需要以实际为导向。

张浪向硅星人介绍,当地养殖户最关心的问题包括了品种、疾病、环境和收入等等,通俗来讲就是鸡好不好养,生病了之后怎么办,怎么能让养殖环境更好,以及是不是能赚钱。而这些问题,也是富凤鸡科技小院的师生们在经过了大量农户调研之后发现总结得出的。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小院先是从最重要的品种选育入手。培育一个优质新品种能带来很多好处,比如可以提升鸡的抗病能力,让鸡的肉质更加鲜美,生长速度也可以更快——小院研发出的新品种能够让鸡提前7-10天上市,料肉比更低,也能够为养殖户节省更多饲料。至于环境问题,小院也研发出了更能适应集约化养殖的发酵床,用来把鸡粪消化成有机肥,保证养殖环境的干燥清洁等。

截至20229月的数据是,富凤鸡科技小院已经带动广西全区1万多名农民利用果园林地发展生态养鸡,农户年养殖平均收入则增加了8-10万元,这不是一个小数字。

尽管实践模式不尽相同,经过几年的努力,两家科技小院都在各自的领域为农民做出了有结果的事。当然,以上所述都还只是科技小院解决的诸多问题的一部分。

科技小院努力的成果,也正在被越来越多人看到。

作为国内最大的农产品上行平台,拼多多深度认同科技小院在人才培养、科技创新、社会服务等方面发挥的巨大作用,积极支持科技小院赛事。在本月初举行的拼多多杯科技小院大赛中,拼多多第二次作为赛事支持方,助力高校学子比拼兴农强农技艺。全国22所院校的46支队伍近200名师生参与了决赛的角逐,最终,兴宁富凤鸡科技小院拿到了决赛的一等奖,平和蜜柚科技小院也拿到了二等奖的好成绩。

在颁奖仪式上,拼多多副总裁侯凯笛作为代表发表讲话:如果说科技小院拆了学校与社会之间的墙、学科与学科之间的墙、教学与科研之间的墙、教与学之间的墙,那拼多多则要助力破开科研与市场之间的墙,助力推动农特产的标准化、品牌化、数字化发展,完善现代农业产业链。

我们有时候发现一个问题其实很难,张浪向硅星人讲述小院科研工作的不易,我们小院经常会说的一句话就是乡村要振兴,为企业必先行,解决企业的问题就是解决农户的问题,我们也不只是在做我们毕业论文的科研,发现农民的实际问题,真正能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很多时候也更重要。

下载品玩App,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拼多多」的新故事

下载品玩App

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拼多多」的新故事

iOS版本 Android版本
立即下载
李禾子

品玩作者,关注技术和内容的结合,负责报道有趣。欢迎关注「22世纪漫游指北」公众号,线索采集微信:lhz_940107。

取消 发布
AI阅读助手
以下有两点提示,请您注意:
1. 请避免输入违反公序良俗、不安全或敏感的内容,模型可能无法回答不合适的问题。
2. 我们致力于提供高质量的大模型问答服务,但无法保证回答的准确性、时效性、全面性或适用性。在使用本服务时,您需要自行判断并承担风险;
感谢您的理解与配合
该功能目前正处于内测阶段,尚未对所有用户开放。如果您想快人一步体验产品的新功能,欢迎点击下面的按钮申请参与内测 申请内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