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玩

科技创新者的每日必读

打开APP
关闭

站在“第一份工作”的十字路口:搞科研还是进企业?我选了后者

9月24日

对于应届生来说,第一份工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它不仅奠定了未来薪资的起跑线,在工作中所遇到的同事、领导和平台机会,也是未来的种种机会和可能的第一道门。换句话说,第一份工作,很可能决定着你将成为谁。

有这样一群正面临第一份工作选择的年轻人。他们之中:

有的人清华工学博士毕业,只因希望自己的科学研究落地、实践、造福于人,毅然进入企业到一线去接触用户,让每一个普通患者感受到AI的普惠;

有的人原计划出国做博士后,却因疫情影响留在国内继续量子算法,为了实现最初的梦想,他找到了最适合自己专业、最能体现技术实力的国内互联网企业工作,一起探索未知的科学世界;

有的专业和AI并不对口,却坚定选择成为AI领域从业者,通过自己过硬的专业能力和特有的亲和力,做用户和研发团队的桥梁,帮助开发者们获得成功;

有的人选择走一条“没有人走的路”,探索自动驾驶,哪怕需要经历一次次挫折、失败、偶尔也需要重复枯燥地调整测试,但看到无人车最终成功运行,他感觉这份工作给予了他在学校里不敢想象的成就感。

在他们身上,不止有年轻人的热血和冲动,也让我们看到了当代年轻人的担当——渴望创造价值、利用科技改变社会。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博士毕业,为什么不继续做科研?”

“博士毕业,不做科研去企业干嘛?”

“互联网能给时间让你出成果吗?”

“读了十几年书去自己不熟悉的企业里工作,不担心吗?”

“要不再想想?这可是博士毕业。”

……

这是加游决定毕业加入百度后,在毕业季听到的最多疑问。

加游是清华大学生物医学工程专业博士,在校时曾在实验室里做了几年的专项研究,先后在核心期刊上发过不少论文。

加游的大部分师哥师姐选择在毕业时留校继续做研究,或是转入其他高校带领学生一同搞科研,但加游不愿意,她有些“离经叛道”。

毕业前一年,加游感觉自己进入瓶颈期,“做科研这么久,总有种悬浮在空中的感觉,也质疑自己发表的论文、创新的想法是否真的可以落地”。

如果大部分论文无法落地,加游会感到挫败,“不能落地,不能实践,那研究的意义又在哪里?”加游不想继续留在象牙塔,她想出去闯闯,“最好的办法就是去企业,到一线去接触用户”。

但找到一份能寄托自己期望、让技术落地的工作并不容易——市场上除了极少数公司具备研发实力外,大量企业并没有足够的经费投入研发。担心自己选择错误,在博士毕业前夕,加游决定来百度实习。

选择百度的原因也很简单,“作为大公司,愿意在研发上投入,支持技术改变行业。”加游说道,“百度的工作氛围简单,都是想做事的人,目标就是要实现技术落地,贴合实际。”

和加游做出同样选择的,还有阿欧。1993年出生于辽宁的阿欧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高考时他拿下了数学满分,考入中科大少年班学院华罗庚数学科技英才班之后,大三又直博中科院。

阿欧原计划在博士毕业后计划去美国进站读博士后,做量子算法。但受到疫情影响,去美国读博士后的计划搁置了,阿欧不得不在国内找博士后点。

可阿欧的研究方向在国内“高精尖”,难以找到契合的站点,更不要提找和专业研究对口的工作了。

经行内人的介绍,阿欧得知百度量子计算研究所正在招人,带头人是国际知名的一位量子研究专家。不假思索,阿欧投递了简历,通过校招加入了百度。

每年,都有新鲜的血液加入百度,他们拥有各异的背景、不同的初衷和梦想,但是在百度,他们开启自己的职业生涯,并获得成长。

“在这里,人人平等包容,没有束缚”

多久能从一个新兵成长为独当一面的骨干?皮皮的答案是2个月。

因为对自动驾驶感兴趣,2019年,皮皮从北京大学研究生毕业后进入百度自动驾驶事业群,担任决策规划工程师。他形容自己的工作,“是车辆的大脑,负责告诉自动驾驶的车辆,接下来应该按照怎样的轨迹来驾驶”。

入职2个月后,皮皮就成功地充当其团队大脑,配合团队飞速前行。

2019年,百度接到长沙自动驾驶团队接待重要嘉宾考察任务,需要提起半个月到现场去测试乘车。恰逢负责项目测试的负责人妻子刚刚生产,紧急出差的任务落到了还是新人的皮皮身上。

“啊?我真的可以吗?”接到紧急通知的皮皮有些紧张。

“肯定没问题”,同事拍拍他的肩膀给他打气,指了指身后,“我们是一个团队,会在北京支援你。”

长沙和北京的气候、路况完全不同,9月室外依旧是高温,湿热的空气让人喘不过气。

皮皮需要顶着毒辣的太阳,配合大家一遍遍试乘自动驾驶汽车,统计时间、调整算法,晚上汇总后再传给北京的同学,修改完算法后第二天再重复测试。

图 | 乘客试乘百度无人驾驶车

那段时间,皮皮经常凌晨一点还在和北京的同事沟通,电脑那头没人因为皮皮是新人而懈怠。

直到任务结束后的第二年,皮皮还不断回味那两周的出差时光。“人人都是平等的,朝着一个方向努力,只要你愿意去面对挑战,每个人都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想法”。

和皮皮有同样感受、喜欢百度平等氛围的,还有自动驾驶事业群的感知算法工程师叶扬。

“我是一个有许多奇思妙想的人”。叶扬,研究生毕业于德国卡尔斯鲁厄理工学院,是德国自动驾驶方向积淀非常深厚的一所学府。

叶扬加入百度的初衷有些“中二”:作为漫威影迷的他,对《钢铁侠》里的人工智能贾维斯痴迷,于是投递了百度智能驾驶工程师的岗位,“希望通过自己努力让贾维斯在自动驾驶汽车上成为现实。”

这个中二的梦想,没有被嘲笑,反而获得了团队的支持。他们配合叶扬一点点做测试,总结并优化每一个失败点去接近“贾维斯”。

图 | 钢铁侠和他的人工智能“贾维斯”
图 | 钢铁侠和他的人工智能“贾维斯”

除了愿意给新人机会、鼓励创新之外,百度还体现了极强的企业包容性。

在叶扬的合作团队中,有一个喜欢女装妆扮的男生,每天都会穿着洛丽塔风格的服装上班,公司没有人因此对他指指点点。

“在这里,大家用都是用实力说话、用技术创造价值,不会用有色眼睛去看待个人的选择“。

对女生依依来说,包容也意味着平等的机会和上升空间。

依依是百度深度学习开源平台飞桨的一名产品经理。用户可以直接通过飞桨0-1去开发自己的应用,而依依的工作则是将工程师们基于框架搭建的方向模型分类,方便大家直接去调用,带领开发者创造出有创意、能使用的各类应用。

依依原本在国外学习的是商业技术分析,担任AI产品经理对于依依来说充满未知挑战:对于人工智能,她并不是科班出身;要配合的技术研发团队中男生占据大多数,“不知道会面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做不做的好”。

进入百度之后,依依发现她所在的技术大团队里,有好几个重要leader都是女性。甚至,对方还会给自己的成长的提供建议,发掘依依在技术沟通中的独特优势。职场没有受限的依依成长飞速,加上身处“产品经理”这个链接用户和技术团队之间的桥梁,依依经常会获得成就感。

今年父亲节,依依帮助开发者利用飞桨开发了一个应用,让开发者已世爷爷的老照片呈现了点头、微笑、摆头等自然的动作,并把这个作品送给了父亲,父亲看到熟悉的音容笑貌以新的方式呈现在眼前时,忍不住一时哽咽,这件事也一度登上热搜。

许多开发者也学习用这个模型去修复老照片里亲人表情,配上音乐生成了视频。

图 | 依依当时负责的项目
图 | 依依当时负责的项目

有的开发者告诉依依,他通过该技术修复了离世亲人的图片;也有许多人留言感谢依依,称其为“特殊的父亲节礼物”。这让依依感受到了工作以外的价值感,“技术是有温度的,科技是能带给人温暖的”。

“再年轻的星辰,也有光芒”

进入百度一年后,叶扬发现实现“贾维斯”并不容易。

他每天的生活并没有表现得多酷炫,也谈不上和钢铁侠一样直观地“改变世界”。更多时候,叶扬的工作是面对屏幕中一行行代码和同事反复沟通、调试。

叶扬依然觉得未来充满希望——如今搭载百度AI系统的百度Apollo无人驾驶汽车在识别具体情况上有了极大的提升,并已在全国多个城市运行,乘客们可以通过手机端预约乘坐,“朝着智能化,迈进了一大步”。

图 | 投入运营的百度Apollo无人驾驶汽车
图 | 投入运营的百度Apollo无人驾驶汽车

叶扬记忆犹新的是雨天这个场景。

对于无人驾驶汽车来说,下雨天的水雾会对传感器、相机和激光雷达造成影响、干扰,识别不准就会带来安全隐患。但对于团队来说,这个问题并没有现成的解决方案,需要从算法上一点点调整,摸着石头过河。

历经了数不清的推翻重来,看过了无数次的清晨和日落,在反复的尝试里,团队没有一个人想过放弃,而是相互鼓励,直到胜利的曙光来临的一刹那。

“我们就是一个开荒团队,在没有前人来到过的领域,不断摸索、前行”,叶扬相信,坚持下去,梦想必定实现。

依依回顾这一年,她见证了自己如何通过努力,去帮助更多开发者实现梦想、创造价值。她记得,有个独立开发者想利用飞桨平台做一个可视化工具。但没有团队的帮助,这名开发者很快就陷入停滞状态,看完文档也没头绪后,他找到依依求助。

依依和他沟通后,发现对方只是需要调节参数的经验,于是依依申请在文档里加入相关方面的经验分享,还一起解决了有类似需求的用户痛点。“我们会去寻找用户的真实需求,尽可能帮助他们”。

在互助互利的过程中,依依完成了自己的成长,见证了他人的成功。团队开放共赢的文化,也反哺着平台去链接更多优秀开发者,“帮助并见证他人成功,这种成就感是发自内心的,不能用物质去衡量”。

加游博士也在百度实现了当初的愿望——她目前在智慧医疗方向做高级工程师,眼底相机就是她负责的项目之一。

图 | 加游负责的项目
图 | 加游负责的项目

实际上,眼底相机这个项目此前在设备端上已经比较成熟,也有很多厂商可以提供相关技术,但是大家始终是围绕着同一个点来做,功能雷同;而且普通医院采购预算有限,只有三甲医院才有办法推广使用眼底相机。

为了让这项技术普惠给更多普通人,加游和团队选择了“软硬件”结合的方式,不仅将算法直接介入到眼底相机里面,提升了功能效果,降低了设备费用,让设备能够更方便推广到更多的基层医院,提升基层医院的诊疗水平。

此外还研发了一款业内首创的本地边缘计算单元“I-cube眼底影像智能终端”,解决了基层筛查网络不便的问题。接下来,加游还要带领团队切入到更多帮助普通患者的垂直领域中去。

“没人可以预判未来的模样”,但加游希望,这个未来必须是低门槛的、更普惠的、可以切实帮助到每一个普通人的,“如果不能帮到行业、患者,那技术再先进、赚再多的钱也有没意义。”

对于这群年轻人来说,在百度,获得的不仅仅是一份工作,一份薪水;更重要的是,能在这样一个平台上,实现年轻人的光荣与梦想,创造出自己想要的世界。

阿欧形容百度工作,就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朝着共同目标努力,“在这个过程中,或许有坎坷、或许有分歧,但总会柳暗花明。”

加游也感受到,自己不再是实验室中做着超前研究的年轻人,而是将自己研究落地、推动行业发展,“让患者享受到AI+医疗的便利”。

依依通过飞桨和那些有理想的热血开发者们,利用技术克服困难、解决痛点,她说自己特别享受“在解决问题中获得成就感”。

皮皮邀请了自己的朋友一起乘坐百度无人驾驶车,看着自己的汗水落地成现实,他“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就是未来应该有的样子”。

叶扬则在每一次自我总结中触碰年少时的梦想,对他而言,每一次当下的努力,都是同未来的自己对话。

意义、成就、改变,是这群年轻人提及最多的词汇。

没有人永远年轻,但这个世界上永远有那样一波年轻人。每个时代的奇迹都由这些年轻人创造,他们热忱又敬畏,灿烂又浪漫,他们愿意努力,但也需要被更多人看见。

2000年出生、如今青春正盛的百度,同样以热烈的态度欢迎着他们。

你我正少年,便是最好的遇见。百度2022届校招进行中,想加入这些年轻人,一起用科技改变世界。

取消 发布

下载品玩App,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业界动态」的新故事

下载品玩App

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业界动态」的新故事

iOS版本 Android版本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