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屏蔽插件Adblock Plus:所谓的“大公司付费放行广告”,背后真相其实是这样

adp

这个标志,你熟悉吗?

如果你讨厌一切的弹出广告、有声广告、侵入式广告……那么你很有可能安装过某一个广告屏蔽插件,如果你网龄够长,很有可能上面那一个标志一直出现在你浏览器的右上角——Adblock Plus。

作为一个广告屏蔽插件,Adblock Plus存在了差不多快10年的时间,它登陆了五个浏览器平台,3亿的下载量,每天都在帮超过5000万的用户屏蔽各种烦人的广告。

但是,从2011年开始,它推出了“可接受广告”计划(Acceptable Ads),也就是说,它不再屏蔽一切广告,而是开始有选择性地放行一部分。这给本来就处在广告商、网站主和用户的夹缝中的Adblock Plus,带来了更多争议。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对它进行批评。直到最近,这件事又被翻了出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Google、亚马逊、微软等悄悄付给流行广告屏蔽软件Adblock Plus背后的开发商Eyeo一笔钱,换取后者不再屏蔽其广告。

它把控着数千万人的网页显示入口,决定他们可以看到、或者看不到什么广告——看似非常恐怖的力量,实际上却是一个始于2006年、由独立开发者做出来的开源项目。即使现在,它变成了一个30多人的团队,但是一旦加上“大公司”、“悄悄”、“付费放行”的字眼,似乎就更加具有阴谋性。

究竟付费放行的真相是怎么样的呢?PingWest品玩和Adblock Plus团队负责社区的Ben Williams聊了聊。

Ben告诉我们,Adblock Plus最开始是CEO Till Faida自己做的一个开源项目,主要是在火狐浏览器上的一个插件,但是在这样做了5年之后,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下载,Till开始觉得这不是一个好主意。“没有了广告的互联网变成了完全免费,是危险的,所以对于广告,我们还是要有一定的妥协,一方面是面向用户,一方面是向广告主。”

而他们的解决办法就是推出“可接受的广告”,建立一个白名单,有选择性地对一些广告放行。这个决定,可想而知,引起了多大争议。

但Ben一再强调整个过程是非常透明、公开的。他说,整个流程是这样的:公司向Adblock Plus提交白名单申请,填写表格,然后Adblock Plus团队会有成员和几条申请的公司联系,了解他们想提供什么样的广告、在哪里提供,更重要的是,那些广告有什么元素。

Ben说,对“可接受的广告”,有非常严格的要求,比如说,不能闪烁、不能占据屏幕太大的空间、要有正确的标签、必须要和正文内容是明显区分开的、不能弹出来,等等,只有完全符合这样的标准,广告主们才可以申请,Adblock Plus的团队会进行审核,然后再把他们加入白名单。

而且,名单还会在社区里公示好几天。只有当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的时候,才会最终通过。

我们妥协的原因是因我们想要鼓励‘好的广告’。而我们相信,只要越多的人加入到白名单上来,那么糟糕的广告就会相应减少。”Ben说。在他看来,不是所有的广告都要一网打尽,那些不破坏用户体验的广告,就是“好的广告”。

但是,Adblock Plus面临的另外一个“污名”是,他们向Google、微软等公司收费,从而让他们的广告可以出现在用户的浏览页面上。Ben完全不接受这种指责,他说,无论是Google,还是其他大公司,都是走一样的流程。

“和其他人一样,我们测试了他们的广告,我们把名单向社区公开了,而且Adsense搜索广告是符合我们的‘可接受广告’的标准的,所以,他们加入了白名单。”而且,他强调,任何提出申请的广告主,他们都会把申请放在论坛里,会有几天的时间来展示,如果有人反对,他们会继续协商,“所以放行这些公司,并不是我们单方面就决定了的。”

Ben也承认,他们确实会收取一些大公司的费用,但是,和“付费放行”的逻辑完全不一样,Bne说,他们收取的是“服务费”。也就是说,Google、微软等的广告,本来就符合他们的白名单的规定,但是因为他们的广告多且复杂,需要大量的人力来审核,所以才有了收取费用一说。“他们付钱,是服务费,我们白名单上很多事都要人工去做的,这并不轻松。”

人们总盯着白名单上的大公司,Ben也很无奈。“我们白名单上大部分的公司,都是免费的。现在有超过250的广告主在白名单上,但是只有不到10%的人是付费的,另外90%多的公司都是免费的。”他说,“为什么人们看不到免费的那一部分呢?”

另外一方面,Ben也很坦诚,Adblock Plus是一个开源的项目,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使用,它需要一个越来越多的技术人员来支撑、也需要专门的人来运营,“我们也要支撑我们的团队。”而为了找到更好的商业模式,他们也在不断尝试,比如开发其他的产品,其中有一个,Bne说,做的还很好。

事实上,类似《金融时报》这样关于Adblock Plus的报道,网上还有很多,而且是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这些事情对于Ben和Adblock Plus团队成员来说,都已经习惯了。

Ben说,他记得在他入职的第一天,就有德国的一个科技博主写了一篇很长的文章来批评他们,“每个人都在问我,你有没有听说那篇很狗屎的文章?他说我们都是坏人,甚至把我们比喻成罪犯!——这是我第一天上班的场景。”Ben说。后来他去参加广告行业的Ad Conference,结果被人们“围攻”,“很多人都对我说,你们很坏,你们让整个互联网都变了,但是我的回应就是,嘿,谢谢,这正是我们想做的。”

而事实上,关于类似的诉讼Adblock Plus还经历很很多,大概一年多以前,他们突然发现德国所有主流媒体都开始反对Adblock Plus,称他们提供的免费内容、不能被屏蔽广告,但是最后技术查出来,是因为他们的广告里放有追踪码,所以才被屏蔽了。“这些事,我们都交给律师。”Ben说。

他们唯一在做的事,就是试图把自己变得更加透明,“我们的白名单是开放的、透明的,一直都是,无论是大部分免费的小公司,还是一些收费的大公司。我们站在中间,那么保守的一方必然会受到冲击。网站主们和广告主们都会问我们,为什么你们要拿走我们的收入,我们的回答就是:提供坏广告不是我们,是你们自己。而且是用户们决定要屏蔽那些坏的广告,我们只是一个工具、一个解决方案。”

Ben现在对于这个已经很淡然,甚至把它变成了一种激励。他说,“我们本来就是一个反传统的产品,后来又做出了‘可接受广告’这么一个反传统的决定,那是很有趣的,很有挑战。”

但是事情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Adblock Plus也会遇到自己啃不动的硬骨头。比如他们在Android上的同名应用,就被Google踢出了Play Store。直到现在,用户想要下载这个应用,还得去他们的网站上。

虽然肩负着在线广告抵达用户的道路上的“守门人”(Gatekeeper)这么一个重要的角色,但是Adblock Plus仍然是一个很小的团队。他们的亚洲负责人Vicky Yu找到我们的时候,对我说,“我希望人们了解,其实我们也只是一个很年轻的创业团队而已,和硅谷、北京的那些创业团队,是一样的。”

Adblock Plus的总部在德国科隆,他们的成员平均年纪也才20多岁,来自13个不同国家,比如荷兰、德国、美国、乌克兰,等等。

“我们团队里的人,平时都很爱交流,一点也不像It男,但是工作起来,就都很德国人,一根筋一定要走到底。”Vicky说,“每天下午4点多,我们都会一起打打乒乓球,放松一下。”

除了员工之外,作为一个开源项目,Adblock Plus也一直有着很强大的社区力量,Vicky说,他们在中国国内的列表维护员以前一直是志愿者,自发做了一个中国的广告屏蔽列表,最后成为了Adblock Plus的兼职成员。“我们说一周只要工作10个小时好了,但是他自己就要做100个小时。”

“国内广告太复杂了。”Vicky说。复杂到什么程度呢?Adblock Plus在每个国家都有一个列表,针对该国广告的过滤,但是中国列表特别长,以至于他们不得不专门找一个程序员,来做中国的部分。而且广告很含糊,不像这边的可以清晰地定义。有的不像广告、但是又有第三方获利链接,比如百度上面,就有有很多生活健康理财的知识弹出,被Adblock Plus屏蔽后,还是会出现带图形的推荐链接,虽然这是百度自己的推广,但是是第三放的,而且用户反对声也很大,对于这种情况,他们就很困扰。“所以我们还在决定能不能屏蔽。”

现在Adblock Plus在国内有几百万用户,但是占比并不高,反而是欧洲和美国用户的比例高。无论是对Ben、Vicky还是Adblock Plus的团队来说,中国市场还像一“谜一样的东西”,但是他们已经在小心尝试。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