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天起,平衡车上路请自备十元罚款

居然过了这么久才禁?

上周五,北京交管部门发布通知称,将对在市政公共道路上滑行的电动滑板车和平衡车进行处罚,但是罚款额度仅有 10 元。

北京晚报的报道,截至 29 日上午,一线的交警队伍尚未接到落实到文字上的书面文件,交警目前对骑手们,仍然仅是“制止、教育”。多位交警表示,考虑到这些设备使用者所在社会阶层,10 元的罚款,怕是很难起到真正的处罚和震慑作用。

上海警方日前也开始对电动平衡车、电动滑板车进行集中整治。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对在机动车道使用滑行工具的,将按上限处罚款 50 元;而对在非机动车道上使用滑行工具的,一律处罚款 20 元。

在交管部门看来,包括独轮车、两轮平衡车在内的电动平衡车和电动滑板车等代步工具,既不符合中国的机动车安全标准,也不在几类非机动车的产品目录内。它们不具备路权,不能在非机动车道上行驶,更不能驶入机动车道,仅限在封闭的小区道路和室内场地内使用。

周六晚上,我从朝阳公园看完演唱会出来,打算骑自行车回家。走在东直门外大街的辅道上,一名男子骑着平衡车从我身旁超越,他右手拿着手机,左手抱着一只白色的博美犬,车上并没有任何警示灯或反光标识。当时自行车的时速少说有10公里/小时,然而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平衡车不停加速,最后消失于我的视线之中。真担心男子一个不小心就把博美甩出去。

对平衡车的担忧令我想起一场发生在一年前的事故。2015 年 8 月 27 日晚,牙买加飞人博尔特在参加北京田径世锦赛男子 200 米决赛夺冠后,被跟拍的摄影师“追尾”。摄影师因为专注拍摄,没有留意脚下的 Segway 平衡车已经偏离直线,撞上赛道边铺设的摄影轨道。随后,失去控制的平衡车,带着摄影师向博尔特身后撞去,幸好事故没对两人身体造成大碍。

epa04900474 A Tv cameraman drives into Usain Bolt of Jamaica after the men's 200m final during the Beijing 2015 IAAF World Championships at the National Stadium, also known as Bird's Nest, in Beijing, China, 27 August 2015. Bolt won the race. EPA/ROLEX DELA PENA

近年电动滑板、平衡车等新型代步工具兴起,其售价变得越发亲民,充斥着北京的大街小巷。面对复杂的路况,类似的意外分分钟就发生在你我的身边。

平衡车虽然可以用作日常的代步通勤,本质上是属于滑板一类的娱乐产品,无质保、无牌照,甚至车子自身出厂检测都没有国家标准及规范。去年 12 月,亚马逊因为电池意外起火的风险下架部分平衡车产品。8月,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更宣布召回中国制造的 10 个品牌共计 50 万台平衡车,原因是这些平衡车电池可能过热,存在令平衡车起火或爆炸的危险。

在现有的道路体系下,平衡车不受机动车或非机动车的相关法律约束,与现行几乎所有的道路使用主体的功能发生明显冲突,而且它的速度远慢于机动车,远快于行人步行。直接上路不但容易对行人造成风险,对驾驶者本身也存在安全隐患。

8 月 28 日,北京市消费者协会抽查了上海、浙江、广东等省市 20 个企业生产的 20 个品牌的电动滑板车样品,试验结果显示,电动滑板车普遍存在车速过快、刹车不灵、蓄电池容量达不到明示标准等问题。

20 个电动滑板车样品中,16 个样品最高时速超过了厂家规定的 20 公里/小时。“美飞仑”、“了然”两款滑板车最高车速甚至达 27 公里/小时。过快的车速会导致刹车制动性能差,让使用者来不及对突发的路况作出反应。

我的同事光谱曾总结他在马路驾驶平衡车的感受,使用场景太危险。“顺行或逆行飞驰而过的外卖小哥们对于平衡车这个东西大多是没有概念的,不知道你能走多快,要往哪个方向拐……人行道上的地砖经常是年久失修,坑坑洼洼,还会遇到各种障碍。”

当然,在一些特定的封闭环境,平衡车不失为一款高效的代步工具,如那些道路宽阔、车寡人稀的大型园区或巨型展馆。此时的人们能够相对冷静、不受干扰且有合理预期地驾驶平衡车,以走完“最后的一公里”,对其安全的顾虑也会降至最低。在火车站或机场,我们甚至经常看到驾驶平衡车巡逻的警察叔叔。

至于平衡车上马路则是另一回事。在相关的安全规范以及交通法规出台之前,禁掉没什么不好。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