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时间,他做了一家不令人讨厌的“中国版Google”

“我就是为了那一张 PPT 来的,结果居然只放了那么短时间,”李志飞坐在硅谷山景城海岸露天剧场的草坪上,一边嚼着面包,一边嘟囔道。

二十分钟前,他的前东家 Google 每年一度的开发者会议 I/O 17,刚刚结束第一天最重要的主演讲。在正常演讲包含的数十个大小新闻发布中,有一页提到了 11 家音响品牌合作伙伴将预装 Google Assistant 语音助手。这些品牌其中有索尼、LG 等消费电子大厂,也有 JBL、B&O 等专业音响厂商,李志飞创立的出门问问 (Mobvoi) 也在其中。

由于演讲严重拖堂,导致这个本来很重要的宣布,这张带有出门问问 Logo 的这张演示文档,只在大屏幕上显示了短短三秒钟的时间。“太可惜了!”李志飞说。

但这句话里的兴奋比遗憾更多。

最像 Google 的中国公司

 

李志飞的上一份工作是 Google 研究科学家。他是 Google 翻译团队的重要成员,还曾开发被很多主流机器翻译系统采用的开源软件 Joshua,在自然语言处理(NLP) 方面已经成为一位顶级专家。

但跟科研相比,更让他兴奋的是商业。2012 年,李志飞拿到红杉资本和真格基金的天使投资,从 Google 辞了工作回到北京,当年 10 月在中关村创办了出门问问。2012 年的李志飞可能不会预料到,他和出门问问一起,见证了智能设备的几起几落。

早在 2014 年,Google 推出的智能眼镜 Google Glass 刚开始在科技圈成为流行单品,李志飞决定把当时出门问问的同名产品,一款安装在手机上,支持语音搜索和交互的智能搜索软件,移植到 Google Glass 上。

这对于当时无法正常连接 Google 服务,但又忍不住分分钟掏出 Google Glass 戴上以彰显自己极客属性的中国大陆用户来说,简直是个不能再好的好消息——当别人问起“你这玩意能用吗”的时候,他们终于可以体面地展示这款酷炫的产品了。

李志飞在公开场合佩戴 Google Glass

李志飞在公开场合佩戴 Google Glass

2014 年夏天我参加了一次谷歌中国开发者社群 (ChinaGDG) 的活动,出门问问作为参展商之一,在现场展示了包括眼镜应用在内的产品,备受活动参与者的欢迎。2015 年 5 月,当时在出门问问担任产品经理的马骥良告诉 PingWest品玩,按照他们的估算,中国境内 80% 的 Google Glass 都装了出门问问

在那之后没多久,Glass 项目被 Google 完全砍掉,出门问问也停止了对眼镜端产品的更新。和 Google Glass 一样,出门问问眼镜端也算是一个短命的产品,但它更重要的作用在于给公司带来大量 Google 粉丝和技术发烧友们的关注和支持。

李志飞自己就是个 Google 超级粉丝,对此丝毫不掩饰。出门问问最让他自豪的就是从 Google 继承来的企业文化:轻松但又能够刺激员工创造力的工作制度,以及每周五举行的“all-hands meeting”(员工和公司 CEO 等高管的透明会议,因为在周五举办,也叫 TGIF/Thank God It’s Friday)等。

在自己创业的头两年,但凡接受采访,当记者问起出门问问时,李志飞总会说,我们“要做像 Google 一样的公司。”

 

不靠谱却又幸运至极的硬件之路

 

仔细观察一下出门问问的产品,就会明白李志飞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你可能听说 Google Now(Google 在 Android 平台上和 Siri 对抗的智能助手),出门问问几乎就是 Google Now 的中国版本。至少在 2014 年底的时候,李志飞没有对这个标签感到反感,因为它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出门问问对外介绍自己时的认知门槛。

但出门问问的打法还是让很多人都看不懂:一家搞自然语言处理的技术公司,为什么要去做硬件?而且一做就是两年,还出了好几款不同的智能设备:

2014 年底推出的手表操作系统 Ticwear,需要用特殊手段才能安装到 Moto 360 手表里。李志飞思来想去,觉得让用户去海淘一个手表,本来就没保修,还去冒险刷机,这事怎么想都没道理。于是 2015 年夏天,出门问问推出了自己的智能手表 TicWatch,正式走上了硬件这条路。

出门问问开发的 ticwear 操作系统早期刷机设备

出门问问开发的 ticwear 操作系统早期刷机设备

对于创业公司而言,做硬件是风险极大的事。但你无法说服李志飞,因为他认为这些在外界看来不靠谱,极有可能让公司快速烧完风投资金的事情,都是不得不做的事情。

而在 2015 年夏天的末尾,Google 跟出门问问达成了战略合作,所有在中国大陆发行的国行 Android Wear 系列智能手表,都将用出门问问的语音搜索和应用服务替代原生 Google 服务。

随后的大新闻更是验证了李志飞的判断:在 2015 年 10 月,Google 出资约 5000 万美元参与了出门问问的 C 轮融资,这是 Google 在 2010 年业务抽离中国之后,首次投资在中国大陆注册的创业公司。这笔投资的主体是 Google,并非 Google 旗下的风投部门,这意味着出门问问对于 Google 有了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至少在中国是这样。

Google 的钱换了一种方式到了李志飞的手里。有了资本,他在这条“不靠谱”的硬件路上越走越远,却走得更加坚定了。整个 2016 年,出门问问除了继续推出了几款新手表之外,又进入了汽车市场,研发了一款智能后视镜 Ticmirror。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出门问问和 Google 的相似度从未如此高,都以语音搜索助手为核心,然后把助手放进手机、手表和汽车里。

就在人们以为这笔钱迟早要因为硬件烧光时候,出门问问又神奇地“续命”了:大众汽车集团(中国)决定出资 1.8 亿美元参与出门问问的 D 轮融资。不仅如此,双方还将共同出资成立一家研发智能汽车产品的合资公司,各持股 50%。就连李志飞自己都觉得,出门问问的运气真是太好了。

大众和出门问问签订合作协议

大众和出门问问签订合作协议

在上周 PingWest品玩在硅谷举办的中美人工智能论坛上,会议室挤进了 100 多人,很多人都是为了见见李志飞—— 这个前 Google 员工。他站在这间闷热屋子里,诚实地告诉所有观众,“现在来看,我们能活下来可能真的有运气的成分。”

除了运气还有什么呢?山景城市区的一次午餐上,对于出门问问到底为什么吸引了大众的投资,李志飞给出了自己的解释:

“大众想做智能汽车,可它不敢找平台级的大公司。大公司不可能独家的,它们想让自家的技术铺到越多地方越好。”

他的意思是,万一几年后智能汽车火了,成为一个大的市场了,结果这些跟平台级互联网公司合作的汽车厂家会发现自己成了互联网公司的 OEM,供应链和几百年的技术积累变成了低价值的管道——这不是与人做嫁衣吗。

而在面向中国市场的时候,出门问问基于中文自然语言处理的技术优势,反而比大公司更明显。设立合资公司,则能够保证公司的研发只为大众,或者双方都认可的第三方厂商服务,保证了排他性。

拿到了大众投资的李志飞,没有“见好就收”的意思,他要把这条硬件之路走下去。李志飞相信只有第一方的硬件,才能带来最好的软件和服务体验。他沉浸于,并且享受着一切和硬件有关的商业规划。他说前段时间出门问问差点收购了一家大牌公司旗下的音响品牌,结果当时迟疑了,结果被别人抢了先,“真是好可惜。”

在 PingWest 品玩的活动上,李志飞还兴冲冲地介绍了那个在 I/O 演讲里宣布的新合作——出门问问即将在北美推出,并内置 Google Assistant 智能语音助手的智能音箱 Tichome Mini。

包含出门问问 Logo ,只出现了 3 秒钟的 I/O 现场演示文档

包含出门问问 Logo ,只出现了 3 秒钟的 I/O 现场演示文档

尽管在北美,像 Echo、Google Home 这样的智能音箱产品已经非常受欢迎,但 Tichome Mini 不仅限于“座机”模式,轻巧的外观和内置的电池,让用户可以把它带到户外使用,这又成为了北美本土用户对它最感兴趣的地方。

李志飞对能够满足消费者的需求感到兴奋。更让他欣慰的是,在离开 Google 五年之后,自己创办的公司登上了 Google I/O 的主舞台上——哪怕只有三秒。

Tichome Mini

Tichome Mini

 

中国的 Google

 

然而成为 Google 的硬件合作伙伴并不是出门问问的终点。别忘了李志飞说过,给大公司当 OEM 有什么意思呢?

今年 4 月宣布大众注资之后没多久,出门问问再度宣布,推出“虚拟个人助理” VPA (Virtual Personal Assistant)开放平台。李志飞解释,VPA 包含四个核心特性:基于自研 NLP 技术的自然语言交互、基于用户数据分析和挖掘的个性化服务、允许第三方服务接入开放平台带来海量内容,以及通过出门问问手机、手表、车载和音响端实现“随时随地无处不在”。他认为,出门问问的 VPA,是中国第一个真正实现个性化多场景的助理技术。

这四大特性其实和 Google Assistant 的相似度极高。后者已经或者将被集成到 Android 移动操作系统、Google Home、 Android TV 和 Android Auto 汽车平台当中。如果过去的出门问问是“中国版 Google Now”,那么这张标签可以更新为中国版 Google Assistant 或者中国版亚马逊 Alexa 了。又一次,在美国最流行的技术趋势,被出门问问“复制”到了中国。

李志飞说,至于是否会再做一版 Tichome Mini,预装自家 VPA 面向中国市场,他还在考虑。毕竟对于带有语音助手的智能音箱这个消费品类,中国大陆市场还在习惯培养的早期阶段。但李志飞的理念很明确:出门问问没打算给 Google Assistant 当一辈子 OEM 。

对于自己的想法,李志飞一直都很诚实和直白,他不会保留对 Google 的赞美,也会直言吐槽 Google 犯下的错(比如 Google+) ,还会在大会上放完一段自家的演示视频后,一再向观众表示:“这是公关效果,真的产品还没有达到这么好。”

或许正是这样透明、直接的风格,让出门问问吸引了一群 Google 员工的加入。李志飞和他的 CTO 雷欣都曾在 Google 担任科学家,公司内也有很多员工之前在 Google 供职。这次来硅谷除了参加 I/O,李志飞还从 Google 挖走了曾在 Android Wear、Google Now 团队工作的梁宇凌,到出门问问负责 VPA 的研发。

Google 的存在培育了李志飞和他的团队,它在中国的缺位又造就了出门问问。这家公司继承了 Google 最好的东西,同时又享受着 Google 在中国缺位的红利,盼望着有朝一日成为中国的 Google。

Google 欣然接受了这一现状,事实上它对出门问问的信任正与日俱增。除了前面提到出门问问成为国行 Android Wear 手表的技术提供商、Google 对出门问问的战略投资之外,Google 还在去年 1 月宣布,授权出门问问代运营 Android Wear 在中国大陆的应用商城

你甚至可以说,在没有 Google 的中国,出门问问扮演了部分 Google 的角色。有趣的是你可能会头一次发现,自己对一家试图取代 Google 的公司讨厌不起来。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