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做一家Google那样的创业公司?

创业两年,李志飞从未像最近一样受到如此多的关注。各种媒体上开始频繁出现他、他创立的公司出门问问,和这家公司的最新产品Ticwear的名字。Ticwear是一个智能手表操作系统,出门问问是一家“语音搜索”公司,而李志飞是一位前Google员工。而如果你和这家公司、这个人熟络一些,就能发现在这三者身上存在着一种共性,用一个词最好形容,那就是Google。

李志飞是湖南人,之前在Google担任机器翻译科学家;出门问问的业务是通过语音交互的方式查询本地信息、获取服务,被称作中国的Google Now(Google推出的移动语音工具产品);而Ticwear更有意思,它是市面上为数不多的智能手表操作系统之一,而且还是首个、唯一一个中文版智能手表操作系统——过去同样或类似的事情只有Google、Pebble、苹果等公司曾经做过。

对此,李志飞感到非常自豪。“中国的Google Now”这个标签让出门问问这家公司十分受用。从开始到现在,出门问问都在仿照Google设立种种模式和制度,构建最核心的工程师文化,以及首先从技术层面出发的问题解决方式。具体来说,李志飞认为出门问问有如下几个Google特质,容易让用户——特别是中国用户,对公司和产品产生好奇。

数据驱动,产研结合

不用多说,技术优势在当下移动互联网时代非常重要。和出门问问功能类似,业务处于上下游的一些公司,比如美团、大众点评、滴滴等公司,同样拥有不错的技术,但这些公司的发展前进更多是由市场需求来驱动的。在这方面,Google表现的很不一样,它很少因为市场有了什么样的需求而研发什么样的东西,它的很多产品,甚至是很多至今都没有投入商业应用场景中的项目,都是来自于团队内部。

李志飞介绍,出门问问拥有目前移动搜索领域识别率最高的中文语音识别技术,可以理解多达11个维度的自然语言查询,支持超过70个垂直领域的语义理解。可以这么说:如果Google是最懂搜索数据的公司,那么出门问问就是最懂中文语音搜索的公司。

产研结合是所有类似的数据驱动的公司的群像,创立仅两年的出门问问也不例外。李志飞对PingWest透露,目前出门问问和美国著名研究型私立学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也是李志飞的母校)的语言语音处理实验室之间有研究合作,双方正在一起做一些语音方面前瞻性的技术探索。双方的合作中,出门问问赋予科研成果投产机会,同时也可以将自己的系统及时和最新的科研进展同步。

产品面向最广大消费者

To C是出门问问产品的一个最重要特征,即便这些产品诞生于一个工程师文化主导的团队。李志飞对PingWest表示,尖端语音技术可以用于多种场景,但他从Google工作经历当中得到的最大收获就是:将其投入面向消费者用户的产品中,获得的收益是最大的。

“比如说Google有Gmail,有Google Now,有日历和地图,这些都是Google的技术强大允许的,也是所有用户都能用到的。比如语音的儿童手表,或者语音控制的车载系统,这些技术都很强,但并不是所有用户都可以用到。我们做的出门问问app,或者Ticwear,大众消费者都可以使用并从中获益。”李志飞解释道。手机人人都有,可穿戴设备的普及程度也在提高。虽然技术转化为商业利润在C端不如B端好走,但李志飞始终相信,移动互联网的趋势是由移动计算设备流向更小型的随身设备,出门问问可以驾驭这股潮流。

(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买到Ticwear操作系统适配的Moto 360,不过李志飞对摩托罗拉明年中国化加深是有信心的——他在之前接受PingWest采访的时候就提到过。)

Google文化的一次落地,而非照搬

中国飞速发展的互联网行业造就了许许多多的优秀公司,也就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公司文化。但当人们谈到中国互联网公司文化的时候通常都少有褒义,比如“狼性”、“996”等。

而在另一方面,Google为代表的硅谷互联网公司文化,并不止于开放的工位、弹性的工作制度和免费的午餐。

出门问问目前正在沿用Google的多项团建和运营制度,比如在每周的TGIF(Thank God It’s Friday)活动上,管理层会和全体员工一起暂时放下手里的工作,通报一些最近在考虑的公司战略级事项,解答员工提出的问题,分享想法交换灵感;再比如,公司和Google类似,也是采用严入的制度——入职和面试等审核严格,但一旦进入之后就会分配给员工较为轻松,同时富有挑战性和激励性的工作环境和任务。

Google文化的中国落地,也体现在了产品当中。Ticwear操作系统也不是一次简单的Android Wear汉化。在之前的一篇报道里我们曾经提到,Ticwear采用了Android Wear的一些优秀交互逻辑,但系统中仍然随处可见对中国用户的优化,比如语音搜索信息反馈的结构化和卡片化,或者将应用列表的层级提高等等。

但落地和照搬是不一样的,李志飞承认在中国仍然需要一些有特色的制度:“比如Ticwear操作系统是每星期版本迭代两次,我们希望任何尝试到产品的用户都能体验我们最新的版本,最新的优化。而据我所知 ,Android Wear是三个月迭代一次……”


“中国版Google Now”的标签,在过去并不知名的日子里成就了出门问问这家公司,而出门问问也没有亏待这个标签。李志飞说:“它的确让我们节省了很多对外界描述自己的时间,也帮助我们时刻保持对自己目标的专注。”Google Now这个产品固然很好,但出门问问学习了它的优点,比它做的更适合中国人使用,这才是参照Google做一家初创公司的正确结果。

其实无论参照Google、Facebook,甚至是苹果都是一样。那些非常努力去照搬的人,一般做出来产品都不怎么样,或者拼尽全力做出来了一个像模像样的却耗尽了全部的力气。聪明地采纳好的制度、文化和行事方式,用合适的方式落实,是李志飞创业两年整理出来的公司运营小技巧。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