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评君、陈杨辉和千千万万的抄袭号们,请捡起你们的羞耻心

这年头儿,会用Ctrl+C的就是好作者?错,那是没有羞耻心的“贼”。

我是个内心正义,但是偶尔准备要伸张正义的时候会打退堂鼓的人。我想,正是和我这样的人太多,才纵容了另一些人的抄袭。

上周,我的一篇题为《神秘照片连续曝光,“钢铁侠”伊隆·马斯克从科技头条火到娱乐头条》的文章本身打算通过我所就职的PingWest品玩发布公众号。但当我们决定给这篇文章修改一个题目再在公众号发布的时候,后台告诉我们——不行,这篇文章只能转载,且没法修改“别人的”题目。

对,你没听错,我要转载一篇别人公众号刊登的,但实际上是我自己写的文章。

这篇文章在我发布在官网上半小时内,还没来得及发布到当天的公众号上,就已经先一步成为了陈杨辉公众号下署名夫子的文章,并被标注了“原创”。
IMG_8432

更无奈的是,在我们最终无奈选择“转载”陈杨辉公众号盗取的文章时,还不得不遵循微信公众号的规矩在文章结尾给陈杨辉留个广告位,做个推销。

IMG_8429

造成了读者对我们的误会,认为我们作为一家媒体却在报道当日新闻内容时选择转载。以下为微信后台读者的留言:

IMG_8504

尴尬的是,这位陈叔叔是这样介绍自己的:“专注于第三代智能硬件+互联网+新媒体的战略运作模式,对互联网+领域有深刻的认识和独到的见解。” 看来,他对于新闻媒体的模式总结大概就是Ctrl+c吧。

IMG_8430

我只能无奈地自我安慰:

Screen Shot 2017-05-03 at 4.59.22 PM

如果把他公众号的其他文章的题目都进行搜索,你会发现实际上这些都是未经其他媒体授权就发布的文章。那篇《科技飞速进步,为什么旗舰手机越来越贵》实际上是腾讯科技记者的作品。

最后让我们认识一下这位陈杨辉先生——根据他本人在微博的认证来看,他是一家名为保千里视像科技集团的董事和副总裁,在微博上拥有52万粉丝。

截至目前,陈杨辉并没有回复PingWest品玩给他发出的消息,也没有主动撤稿。

“贼喊捉贼”的差评君

本来这个故事我打算让它烂在肚子里不要大惊小怪。但当我决定忘掉这件事儿时,我又收到了同事的提醒——“同一篇文章又被洗稿了,这次是差评。”

老实说,差评从最早有这个公众号的时候,我很喜欢看。可惜的是,由于我和我的多位同事、同行多次被差评洗稿,我才意识到,这不过是一个比较会“抄作业”的公众号罢了——看谁家的文章好,内容有意思,洗一洗就当做是自己的作品了。

洗稿,说简单一点,就是高级抄袭。

在这篇马斯克建立新隧道公司的文章里,我针对马斯克这家公司在2017年1月27日以及2017年4月28日先后两篇报道的大部分内容被抄袭在了差评在4月28日的文章《上天就算了现在还要挖地?马斯克是要变孙猴么?》。

首先,差评和我文章中对于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公开隧道项目内容的截图完全一致。在我本人写这篇文章时,阅读了马斯克个人社交媒体上超过百条回复内容,并截取了我个人认为最重要的几段。如果你仔细对比这三篇文章,你会发现差评君和我真的是心有灵犀到实在让人害羞。

不过,以上这些可能还能用巧合来解释。那下面这个呢?

先看我们文章里的这段话:

再看看差评的:

IMG_8506

不光是文字一字不差,连我给“开发”和“发射”添加的双引号都没忘记贴过去。复制黏贴技能真是用的666啊!

还有这里是我对于这个隧道项目具体位置的描述:
Screen Shot 2017-05-03 at 2.15.41 AM

差评君也是懒到一个字都没有删减——真想给对懒癌晚期的差评君一个XL号的差评啊。

Screen Shot 2017-05-03 at 2.33.12 AM

实际上,差评君对于洗PingWest品玩稿件这件事儿真的算得上情有独钟,历史悠久。早在去年底,我的同事光谱对于亚马逊华裔员工跳楼的报道就已经被彻彻底底、赤裸裸地抄袭了。

这是PingWest品玩当时发布的内容:

Screen Shot 2017-05-03 at 12.39.33 AM

这是当天差评的内容,画圈部分全部是一字不落的抄袭:

IMG_8494

其实,被差评洗稿的绝对不只是PingWest品玩一家,导致江湖上出现了这么句话:没有被差评君抄袭过的记者都不算是真的科技记者。

而为了抄袭的事儿,差评君也没少和圈儿内的作者们掐架,其中最有名的就是霍炬一纸诉状将差评告上法庭。

2015年,公众号歪理邪说的作者霍炬控告差评抄袭了他早前的文章《Telegram传奇:俄罗斯富豪、黑客高手、极权和阴谋》,并指出全文有19处相似,且“最底层的简单API实现”和“兼具数学和工程之美”都是他本人为防抄袭发生特意创造的不符合文法的短语。而这些短语全部一模一样出现在了差评君的原文中。

尽管差评说写文章之前没看过霍炬的文章,但作为见证差评n+1次抄袭行为的人来说,就真的有点呵呵了。

不过,你以为差评君只会抄袭吗?错,差评君其实是个特别“有意思”的人——他会贼喊捉贼。差评君这位抄袭达人曾洋洋洒洒几千字写了篇名为《一夜多了600个“差评君”,这事真得给差评》的文章讥讽过这种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高级抄袭技能。

那篇文章中,差评一张一张截图直白讽刺了抄袭他的“点名时间”。结尾,差评君还嘲笑了人家的slogan——支持创新的力量。差评君表示这样支持创新的前辈怎么能做出“抄袭”这么丢脸的事儿呢?

Screen Shot 2017-04-29 at 3.07.33 AM

那个时候的差评可能忘了爱抄袭的自己也有个“原创不易,需要尊重”的口号了吧。这脸打的真是pia pia的啊。

dalian

其实,差评在吐槽“点评时间”时早已看透了这种套路和举报审查的漏洞:

Screen Shot 2017-05-02 at 4.41.58 PM

真没想到,有一天,差评君把这种漏洞当成了自己发稿的捷径,坑了一家又一家原创媒体。

当然,差评君也没有说谎——他们抄来的文章的确会被更多的公众号继续复制,稍微编辑加工成为十几篇甚至几十篇披着李逵外衣的李鬼。

尽管如此,但仍然有大量的作者、媒体坚持在原创的第一线坚守着自己的底线,发布有价值的内容,而无论那些巧取豪夺的公众号还是个人都不过是榨干原创作者和原创媒体的价值,进行没下限的整合拼凑而已。讽刺的是,尽管一篇原创所要花费的思考和时间成本,与洗一篇稿子的时间和成本,根本就不成正比,但是一群帮凶,让这些巧取豪夺的人,攫取了大量的利益,而不用付出相应的代价。

谁是公众号洗稿抄袭的帮凶?

在国外读书这么多年,“给你的每一句借鉴标明出处”是所有教授永远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也是每所学校内的第一准则。这不光是对其他人劳动成果的尊重,也是在遵守法律、规定。

相对比国外校园里一次作业抄袭就能开除学生学籍,媒体圈一次抄袭就能让记者终生背上职业污点,学术界一次没有标明来源的复制黏贴甚至能让学者永远离开学术界的惩罚来看,国内对于抄袭者的惩罚大多是小惩大戒,点名批评,求情了事的态度也滋生了不少抄袭的风气——从学生写论文高级抄袭,教授发表期刊抄袭,到作家文章抄袭,甚至到小说、电视剧剧本抄袭,抄袭这件事儿变得习以为常,但真正受到严厉惩罚的人少之又少。

在我针对陈杨辉的抄袭行为对微信公众号平台进行举报后一天,微信做出了撤销文章的决定。

尽管微信本身对抄袭和洗稿秉持着不姑息的态度,也做出了不少的努力,但实际操作中却为了保证更多的原创文章能够首发于公众号平台,只针对公众号上已经发布的文章进行保护。直接点来说,如果一篇文章没有被作者在公众号平台发布,甚至只是没有第一时间在公众号平台发布,那其他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在微信上把这篇文章据为己有,标注原创,而后续的抄袭举证,想要得到及时处理,真是难之又难,有时候甚至会被“举报不通过”。

可以说,在整个抄袭、洗稿的生态链中,微信像个温床,仍然对保护作者权益这件事儿存在暧昧的保护。

截至发稿,陈杨辉公众号针对我文章内容的抄袭已经被举报删除。而其他作者的那些文章,仍然还出现在他个人的公众号里。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