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Wired Magazine)主编Chris Anderson的“个人制造业革命” 愿景

昨晚我在加州联邦俱乐部(Commonwealth Club of California)参加连线杂志(Wired Magazine)主编Chris Anderson的新书《Makers: the new industrial revolution》的签售讲座。此人向来是科技界的一位另类的观察员和思想者,曾著有著名的《长尾效应》一书。这次他的新作关注的是3D打印技术以及这项技术可能带来的商机、趋势和对经济的影响。说实在,关于3D打印的讲座我听过不少,不过这次讲的是最让我信服的。主要是因为他的眼界更广一些,可以站在多个维度上审视3D打印技术的价值,不但在纵向上指出了为什么3D打印和以往的很多重大革新一样有独特意义,也在横向上剖析了科技界的哪些其他领域的发展能促使这项技术脱颖而出转化为新的工业生产力。活动结束完以后我也有些心动,想弄台3D打印机玩玩。虽然起码几年以内像人们说的“打印个iPhone出来”还遥不可及,但去沃尔玛一大车一大车购买廉价加工品的时代恐怕是要渐行渐远了。

为了阐明“个人制造业革命”的历史背景。Anderson讲到了他自己对世界历史上的三次工业革命的划定。他认为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于英国,终于到了亨利福特和通用汽车时代时,这种集中的大型工业组织达到了巅峰状态,这倒是和一般的历史书用的断代方法不太一样;并且,他相当看重1970年代开始的信息技术革命,把它的地位抬到了“第二次工业革命”这么高。因为他看中的并不是电脑这个东西本身,如他所言,电脑之前就存在了,而且是被军方使用。与此相比,乔布斯和沃兹所开始做的事情代表着的是一种信息的民主化和分散化,这与电脑本身仅仅作为一个电器的概念是完全不同的。自然,从个人电脑一直到互联网,到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等等,都是这一波大潮的延续。现在,个人制造业革命是他眼中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用一句话讲,在过去的二十年中人们在数字世界中发现的创新方式现在都可以在现实世界中得到延续。而最近Paul Graham提到的“硬件产业的复兴”或许在另外一个方面证明了这个观点的正确性。

这种新的工业模式的影响还不仅局限于制造业本身,比如说,在新的制造模式下,项目融资模式也会和以前变得不同。比如说,crowd-funding (众募) 逐渐成为了对各种个人的创意项目最为适用的募集资金方式,其代表模式自然是像Kickstarter,Indigogo这样类似的分散化创意融资平台。Anderson尤其提到,站在新的制造业角度看,Kickstarter带来了三点重要改变。首先很明显,Kickstarter的这样项目把融资门槛降得比较低,钱也可以以更小的额度逐渐往里进,这样更符合3D打印机小规模多样制造的特点;其次,任意项目的启动成本和启动风险都大大的下降了。创业者不用再担心烧VC的钱血本无归,或者某产品拥有很多的库存最后销路不畅憋死自己,对于投资者(也就是这些网站的用户)来说,我们不需要像风投或者天使投资人一样就可以去资助一个项目;最后,企业家、制造者和客户之间的边界在逐渐消除,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广泛的社区,在这个社区之中每个人可以同时是企业家、投资人、用户、或者是粉丝,等等等。以全世界最棒的个人制造社区Maker Faire为例,大多数人都把Maker Faire称为他们所参加过的一切所有活动里最有创意最开眼界的,完全可能几年以后科技世界的殿堂就不再像TC Disrupt一样集中于数字领域。当然,以上提到的任何一种产业变革都不代表它将完全取代过去的生产方式,只是说新的模式会涌现,而且他更适合某一类产品。毕竟,就算有了个人电脑,主屏电脑依然存在;就算有了Kickstarter,VC也必将存在。然而我们都能看到,众募正在和个人制造业一起,相辅相成的构成未来的工业模式的支柱。

Anderson自己无疑是个人制造业革命的先行者之一。除了出版了这本新书以外,他还创办了一家3D打印制造业公司3DRobotics。当然,他下工夫最大的地方其实是自己的小孩。他想给自己的孩子以提前教育,让他们尽量从小接触这种新技术。可能是因为觉得自己已经赶不上这拨了,他在家里买了3D打印机,还带着孩子一起制作小型飞行器,可谓用心良苦。我记得前一段时间在硅谷参加一个叫做“5个VC,10股趋势”(5 Top VC, 10 Tech Trends)的活动,在里面几个顶级的VC聚集到了一起,讨论接下来5到10年的科技趋势。当时有一个观众提到了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就是那些十几岁二十岁的少年天才是怎么出现的,既然这么多有经验的VC在这里预测还预测不到。Reid Hoffman给出的答案是:“Kids have to grow up with a technology in order to revolutionize it.”能做到这一点的孩子,不光是聪明,应该也是十分幸运的。毕竟,只有那些 和某种技术一块儿长大一块儿玩大的孩子才能在长年累月中真正理解这种技术的内涵和精髓,也只有这样的人才有潜力对这些技术做出革命性的改变。

说到这一点的话,信息革命时代的企业家的例子无疑是非常多的,无论是Sean Parker还是Zuckerberg都是十岁左右的时候就开始编程了,Malcolm Gladwell在Outlier中指出一个人要从事某种活动10000个小时才能对他真正炉火纯青,而他们恐怕在二十岁不到时编程时间就已经超过10000小时了。而这些孩子当年是十分幸运的 – 因为他们的父母更有先见之明,在个人电脑刚刚开始发展的时候就让他们接触电脑。后来这些人功成名就之后接受采访经常会说到他们很小的时候接触电脑和网络如何改变了自己后来的人生轨迹。

Anderson因此在现场推荐所有有孩子的听众,也许可以买一台3D打印机放在家里,让自己或者孩子从现在就可以解除这个东西,然后耳濡目染的去逐渐发现这种神奇的新技术有什么样的使用价值。当然,如果在现在买一台3D打印机的话大概要花费2000美元左右,算是一笔不菲的投资,但这正就像在90年代初买一台个人电脑一样,这或许正说明他所说的“个人制造革命”就正像当年互联网时代的前夕一样,处在一个关键时刻。或许一二十年之后,会有另外一个用3D 打印技术变革了世界制造业的企业家,在自己的公司刚刚上市之后对大家说道:“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刻就是爸爸第一次给我展示他的3D打印机的那一天。”起码,以Anderson行动的速度来看,他自己应该是这么想的:他已经开始用自己的3D打印机给他的孩子们做准备了。当然,即使我们没有他的先见之明,也可以从这本新书中先睹为快,也许这就预示着几年后又一波创业大潮的到来。

订阅更多文章